這是一次世紀談判。

現在,這場談判正進入最關鍵階段。

表面看,磋商氣氛還很不錯,特朗普一些表態也值得肯定,而且,一個月之內,他已經兩次在白宮見了劉鶴副總理。

但國家利益至上,談判桌上,雙方都是據理力爭、寸步不讓,甚至有時是疲勞作戰、通宵達旦。

2月22日下午,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特朗普再次會見了來美磋商的劉鶴副總理  圖源:新華網

史無前例的貿易戰,影響深遠的世紀談判。留給中美的時間都不多了。對可能達成的結果,肯定也會有不同的解讀,甚至也不排除有各種誤解乃至雜音。

但站在中國人的立場上,有三個問題必須搞清楚。

問題一,備忘錄取消的後果。

表面看,中美團隊這麼多天的忙碌,似乎都白忙了了。

因為外界此前普遍預計,這次中美貿易協定,主要以諒解備忘錄(MOUs)的形式來體現,雙方最近的談判,應該也圍繞着MOUs的具體文本來展開。

但計劃趕不上變化。

按照一些美國朋友的說法,2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宮當場定調:要協議,不是備忘錄!

戲劇性的過程,大致是這樣的:

特朗普總統:(中美第七輪貿易)磋商的成果,用什麼表示?你們怎麼定的?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我們正在起草諒解備忘錄。

特朗普:有沒有諒解備忘錄沒關係,我不在意。諒解備忘錄只不過是表明有這麼回事。應該是協議。

萊特希澤:可以改過來,直接把諒解備忘錄改稱貿易協議(草案)。

特朗普:我要的是協議。

萊特希澤:OK……

很多人可能擔心,美國說變就變,是不是提高要價呢。

擔心有道理,畢竟特朗普的風格,跟以前的美國總統,確實不大一樣。

但實際結果,換湯不換藥。

萊特希澤當場就說了:這仍舊是同樣的文件,只是不再叫MOUs,而是被稱作貿易協定……

當初之所以採取MOUs的形式,是因為各國法律制度不同。在一些國家,貿易協定還需國會批准才能生效,這會就陷入冗長的法律程序中。MOUs則比較快速地規避了這些問題,也算一種國際慣例。

現在,MOUs沒有了,但文本還是那個文本,只不過改稱協議了。

至於實質影響,對中國來說,再強調一句:還是原來那個文本,該怎麼談還怎麼談,外甥打燈籠——照舊!

問題二,中美談判中的「大豆邏輯」。

談判還在進行中,一些實質性內容也逐漸釋放出來。

比如,美國農業部長珀杜在推特上透露,中國這次承諾再購買1000萬噸美國大豆,他為美國農民感到高興。特朗普立刻轉發了這條推特。

很多人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估計會覺得有點困惑。

在之前中美貿易戰時,大豆是中國對付美國的「武器」,現在又承諾採購這麼多,中國到底是怎麼考慮的?

這裏面,就有一個中美貿易戰的「大豆邏輯」在裏面。簡單幾點吧:

1,當初貿易戰時,中國需要武器,那對不起,美國大豆,我們不買了。

2,其實,中國比需要石油還需要大豆,畢竟,中國一年缺口9000多萬噸,90%的大豆,都依賴進口。

3,沒辦法,那就買巴西等國的大豆吧,自然價格也高了不少。

4,所以,從美國進口大豆,首先對中國有利,今年是豬年,豬更高興,花同樣的錢,可以吃到更多的大豆飼料了。

5,一句話:不進口大豆,是我們反制的需要;現在進口一些大豆,是談判的需要,也是自身需要,也是向美國釋放善意和誠意。

6,換句話說,大豆這張牌用好了,就是中國的一個籌碼,籌碼就是要用的。

所以,質疑中國進口大豆,其實大可不必。

進口大豆,從某種意義上,就是進口土地、進口淡水、進口資源。

而且,中美貿易不平衡是一個事實,中國每年幾千億美元的順差,確實也不可持續,多進口一些美國的貨物,而且還滿足中國的需要,真不是壞事。

當然,如果美國反悔,那中國肯定會不客氣,不再進口就是了。

農產品不同於工業品,轉型很困難,賣不出去就真砸手裡了。那到時,美國人會更抓狂。

問題三,最終結果到底誰輸誰贏。

貿易戰沒有贏家,這個常識大家都清楚。

因此,只要中美達成一致,當然前提必須是平等互利、相互尊重,合作解決問題,雙方都可算做贏家;反之,雙方都是輸家。

當然,我也知道,肯定會有人計算,最終的協議,美國讓步了多少,中國付出了多少,然後統計:到底中美哪個是贏,哪個是輸?

我總覺得,首先要算一下,什麼是中國最大的利益。

幾個觀察點吧:

1,特朗普原來最不滿的,中國每年順差幾千億美元,美國太虧了。貿易有買有賣,但如果太不平衡,確實也不可持續。因此,中國適當多進口一些美國產品,而且還是中國需要的東西,對中國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2,到過美國的人都知道,美國東西便宜,不管是牛肉豬肉,還是衣服鞋襪,同樣品牌,有的價格只有中國的一半。如果中國消費者能夠以同樣的價格,在國內買到同樣的商品,對中國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3,市場經濟,公平競爭,美國的低價優質商品進來,必然對中國企業構成壓力,促使他們不得不降低價格提高競爭力。這種鯰魚效應,對中國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所以,還是昨天說的那幾句話:

從一個更長遠的角度看,這次挑戰,對中國來說,何嘗不是第二次入世呢?

美方提出的一些結構性訴求,乍一看似乎咄咄逼人,但仔細想想,很多又何嘗不是我們深化改革開放進程中正要做的?

沒有入世,就沒有今天的中國;沒有這次挑戰,中國就不可能這麼深刻認識到自己短板;沒有因此進一步的深化改革開放,就不可能有中華民族的真正復興……

我們可以把這看作挑戰,看作危機,但更要看到其中的歷史性的機遇。

沒有壓力,就沒有動力。改革進入到深水區,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有的時候,沒有喘不過氣來的壓力,就不可能痛下決心進行壯士斷腕式的改革。

中美關係穩住了,中國就不會失去戰略機遇期。

當然,短期內,肯定有陣痛,就如同當年入世,肯定還是有不適應的。但從長遠看,這麼勤奮的中國人,有什麼可怕的呢?

也許,若干年後回頭看,我們還要感謝美國人呢!

當然,合作是有原則的。如果得寸進尺,漫天要價,那中國除了堅決頂回去,肯定別無他法。

那就只剩下「雙輸」一種可能,那就真是中美的共同悲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