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美國高校逐年上漲的學費,已是留學圈人盡皆知的舊聞。

雖然學費高漲,但美國教育作為最成功的高等教育體系之一,依然吸引着全球頂尖學子欣然前往。然而比起絡繹不絕的國際生,越來越多的美國本土學生正感到心灰意冷、不堪重負。

圖片來源:Reader`s Digest

現如今,美國近四分之一的成年人都背負着高昂的助學貸款,貸款總規模已經超過1.5萬億美元,也就是說,平均每名本科生一畢業就背債29650美元,這也成為全美僅次於住房抵押貸款的第二大貸款。

更糟糕的是,辛苦取得的大學文憑,並不能明顯提高大學生們畢業後的工資,即使研究生學位在就業市場有一定的競爭力,但在龐大的資金壓力面前,很多人還是選擇放棄深造。

為了償還債務,有人赴阿富汗從軍賣命、有人投身情色尋找“suger daddy”…這些背負高昂債務的年輕人,還未踏入社會卻已深受其累。

為了償還債務,他冒着槍林彈雨去阿富汗

2010年夏天,20歲的美國步槍兵Saul Newton正在危機四伏、槍林彈雨中的阿富汗服役,就在幾個月前,他還是威斯康星州大學的一名大二學生。

兩個身份的急速轉換,對這個來自密爾沃基郊區的男孩來說,是一場巨變。

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國士兵

圖片來源:Google

在經歷了連續兩年的學費暴漲後,Saul Newton意識到自己已經欠下一萬美金的助學貸款,如果繼續留在校園,這個雪球將毫無疑問地越滾越大。

“我實在承受不了了”,Saul Newton說,最終,這個勇敢的大男孩想到了休學參軍,將當兵獲得的費用用來償還學費。

就這樣,Saul Newton冒着挨槍子的危險,踏上了異國他鄉的戰場。

在阿富汗服役的美國士兵

圖片來源:Google

在阿富汗攻打塔利班組織的那段時間,Saul Newton說自己不論遇到什麼困境,都會去部隊的一個特定地方。在那裡,他會用營地唯一一台筆記本電腦,按時、定期繳納100美金的助學貸款,“這樣才不用擔心,因為延期支付造成的信用問題”。

以生命代價為籌碼,如今已經退伍並回到家鄉的Saul Newton,支付完了最後一筆學貸費用。但辛苦抵達這一里程碑的他,依然對其他背負助學貸款年輕人的前景,不抱樂觀態度。

正如Saul Newton所說,學生的債務危機是如此普遍,就連美國前總統也沒能倖免。

圖片來源:Google

事實上,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直到當選總統的前4年(2004年)即43歲時,才還清了自己的學生貸款。為了不讓更多年輕人面臨自己的困境,奧巴馬上任後就為美國學生設立了相應的豁免項目,以幫助年輕人減輕負擔。

例如,2012年,奧巴馬就曾推廣一項名為還款預扣法(Pay As You Earn)的按收入比例還貸計劃,是其豁免項目中的一部分。

圖片來源:Google

但這項計劃推出時條件限制較多,僅針對2007年10月1日之後獲得聯邦助學貸款的借款人,同時還需要滿足一定的家庭經濟困難條件。

並且,即使在奧巴馬這項計劃的作用下,美國學生的還貸壓力依然沒有減輕。

為了交學費,她找了“乾爹”包養

有人自力更生繳納助學貸款,也有人“另闢蹊徑”。

圖片來源:Google

點開美國一個名為“Seeking Arrangement”的約會網站,首頁上赫然寫着:“幫你渡過經濟難關,與成熟風雅的男人約會,盡享奢華生活。”

由於美國大學學費暴漲、學貸負擔沉重,越來越多的成年學生開始在約會網站上尋找“乾爹”幫助自己支付學費。作為回報,女孩子們則自願成為提供性服務的“甜心寶貝”(Sugar Baby),滿足付費者的種種需求。

圖片來源:seeking arrangement官網

在形形色色的學生中,其中不乏來自哥大、哈佛等頂尖名校的學子。

在Business Insider的報道中,居住在拉斯維加斯的29歲女大學生Christina成為“甜心寶貝”以來,已經從“乾爹”那裡得到了超過9萬美金的酬勞。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起初,在美國某大學攻讀MBA學位的她,一直依靠叔叔的借款來支付高昂的學費,但當叔叔意外逝世,Christina就失去了主要經濟來源。

雖然此後Christina也曾做過一些類似於酒吧招待員、內衣模特等等的兼職,但顯然難以支撐讀MBA的昂貴開支。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不得已之中,Christina最終走上了“找乾爹”這條路,同時她也坦言,做出類似選擇的女學生並非少數。

在Seeking Arrangement平台,如果學生使用edu後綴的學校郵件賬號註冊,將可以獲得網站贈送的額外優惠福利,機構每年也會根據郵箱分類,整理來自不同高校的“Sugar Baby”榜單。

可以看到,天普大學、紐約大學、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Sugar Baby”數量佔據了榜單前三。

圖片來源:Business Insider

從用戶提交的數據來看,Sugar Baby“約會所得”的最主要兩項支出,36%都用來交學費,23%則用來付房租,學費仍舊是“糖寶”們的最大花銷。

事實上,Seeking Arrangement網站的創始人,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的新加坡人Brandon Wade就曾坦率表示,平台的價值之一便是“能解決政府無力解決的問題”。

圖片來源:Google

類似的事情也在美劇《實習醫生格雷》中有過呈現,劇中,一位女實習醫生為了償還助學貸款,曾在大學期間為情色雜誌拍攝寫真,賺取薪酬。

沒想到在醫院實習期間,一位男同事在情色雜誌上發現了她的秘密。

圖片來源:美劇《實習醫生格蕾》

一時間,鬧得滿城風雨。

面對這一切,女實習醫生高傲地昂起頭“I don’t give a damn shit, I am out of debt (隨你們怎麼說,我TM不在乎,老娘無債一身輕)!”

或許,對於這些走投無路的女孩子們來說,相對於能否走出困境,怎麼走出困境已經變得不那麼重要。

280萬美國老人,60多歲還在還大學貸款

在過去的30年間,根據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的數據,美國公立大學學費上漲了213%,而過去30年的通貨膨脹率則為111.8%。

據悉,目前美國有4400萬人背負着總共1.5萬億美元的學生貸款,平均每名助學貸款持有者負債超過25000美元,而這一數字總額預計到2022年,將達到2萬億美元。

數據與製表:http://Collegeboard.org

與此同時,從1999年至今,美國學生貸款規模增長超過了500%,但大學應屆畢業生的平均工資卻不升反降,比2000年低了10%。

在這沉重的債務壓力下,700萬人因無法及時還款而出現債務違約,信用記錄遭到破壞。剩餘的大多數年輕人則為了及時還貸,必須一直工作賺錢,不敢冒險,更無暇顧及長期目標與規劃。

數據:thomas reuters datastream

高昂的學費和隨之而來的需要償還的學生貸款,一直以來都讓美國年輕人倍感壓力,甚至轉移到了他們的上一輩身上。

2004年,66歲的Richard Brown和妻子,都曾有一份穩定且薪水不錯的工作,因為不想女兒背上債務,他們替女兒申請了5萬美金的聯邦助學貸款,並承擔了償還貸款的責任。

對助學貸款遊行抗議的學生

圖片來源:Google

然而,隨着2009年次貸危機的爆發,夫婦倆相繼失業,欠下的債務則不斷累積。到2013年,算上複利和違約金,他們需要償還的助學貸款飆升到了13萬5千美金。

雖然兩人申請了破產,但助學貸款是非極個別情況下,唯一不能隨着破產申請而一筆勾銷的債務。此後Brown震驚地發現,聯邦政府正每月從他1500美金的社保基金中,扣除250美金用以償還助學貸款。

數據來源:FRBNY

來自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D)的報告顯示,60歲以上還在還助學貸款的美國老年人從2005年的70萬,已經飆漲到2015年的280萬人,是增速最快的年齡段,他們的債務金額也從 12100 美元增加至 23500 美元。

性價比極低的大學文憑,並沒有給窮人帶來成倍提高的生產力,反而讓他們陷入了終生的債務。在這些老年人當中,73% 的人是在為孩子和孫輩背債。

圖片來源:Google

幾百萬美國老人到了60歲卻還在氣喘吁吁地還貸,這不免讓人唏噓。

為貸款發愁的美國千禧一代

如此規模龐大、數目巨額的學生貸款,為年輕一代的成長打下了濃重的陰影,對美國經濟與社會的影響更是不言而喻。

正如奧巴馬在任期間談到學生貸款問題時反覆提到的那樣:“還貸負擔會讓美國年輕人只能做些犧牲,比如推遲買房、成家,或者放棄追求自己真正想要從事的工作。”

圖片來源:Google

紐約聯邦儲備銀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就在最近的一項報告中指出,沉重的助學貸款已經影響到了美國房地產。

報告中指出:2007 年至 2015 年期間,美國年輕人住房擁有率顯著下降,35% 的原因是高額學生貸款債務。

圖片來源:NYFCCP

目前美國 20 歲出頭的年輕人中,將近 45% 的人和父母住在一起,但2004 年這個數字還只是 33.5%。而美國年輕人的住房擁有率,則是從 2007 年的 32% 下跌到 21%。

美國《福布斯》雜誌網站則援引德沃斯的原話提出警告:學生貸款債務正在傷害學生、納稅人,甚至透支下一代人的生活。

圖片來源:參考消息

一項由NBC新聞和Genforward在2018年9月聯合進行的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美國千禧一代(80後、90後)都背負着某種形式的債務。

該調查報告指出,這一債務數額巨大,卻仍在持續增加中。四分之一的受調查者負債3萬美元,11%的人有超過10萬美元的債務。該報告還發現,僅有22%的千禧一代處於無債狀態。

美國網友紛紛吐槽,美國千禧一代的夢想都被學生貸款給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