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世界上暴利的犯罪行業,

古典藝術品盜竊絕對是其中之一…..

偷走一幅價值連城的名畫,立馬變現就能獲利百萬甚至千萬美金…

也因此,全世界範圍,每年都要發生高達50,000多起藝術品失竊案,

這背後的犯罪動機,99.9%都是為了錢….

然而,

有一位史上最牛的藝術品大盜,

他曾經縱橫歐洲10年,偷遍了7個國家的數個博物館,

竊獲了200多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累積金額高達14億美金…

然而,這位獨樹一幟的史上頭號藝術品竊賊,

坐擁數億美元的藏品,卻不拿去變現,卻每天放在家裡把玩,欣賞,體會每一刻審美上的愉悅……

這位不貪圖錢的史上最牛藝術品大盜,讓我們從頭說起…..

1971年10月1日,Stéphane Breitwieser出生在法國東北的阿爾薩斯地區,

家族世世代代紮根於此,阿爾薩斯和德國接壤,Breitwieser從小就能說流利的法語和德語,英語也講得不差。

老爸是個在瑞士做買賣的商人,母親是個護士,家境還算優渥。

Breitwieser是家裡的獨生子,從小就很受寵愛,

那時候,Breitwieser一家住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大房子里,

家裡充斥着從16世紀到18世紀的藝術品古董,

如路易十五時期的椅子,法蘭西第一帝國時期的梳妝台,應有盡有….

從小耳濡目染,

Breitwieser對藝術品有了濃厚的興趣,尤其鍾愛16世紀到18世紀藝術品,

他對這一時期的很多名畫,雕塑,其誕生背後故事,藝術價值也都如數家珍,

那時候的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古典藝術品愛好者:

「無論是不知名的藝術家還是價值連城的名畫,只要它是精美的畫作,我都會被它們深深地吸引….」

儘管對藝術品情有獨鍾,父母卻一直希望Breitwieser去當個律師,

Breitwieser卻沒什麼興趣,進了大學沒讀幾年就果斷退學了,那段時間,Breitwieser沒什麼別的愛好,

就喜歡去博物館參觀名畫,名雕塑,每次看完那些傳世精品,Breitwieser總會興奮到徹夜難眠….

這樣的感覺開始越來越強烈,

他開始有了一種衝動:

想把它們據為己有!

一開始,這個年頭只是停留在腦海里,

然而到了1993年,家庭一場突如其來的變故,讓Breitwieser的人生從此改變….

這一年,父母的婚姻走到了盡頭,父親帶走了所有的家產,Breitwieser和母親不得不搬到更小的房子去住,住所也從隨處都是古典傢具的房間,變成了如今一貧如洗的小房子….

Breitwieser深受打擊,他開始懷念從前,身邊觸手可及的都是古典藝術品的日子,

這個時候,Breitwieser遇見了一個名叫Anne的女孩,兩人一見如故,彼此都對古典藝術品有着異乎尋常的熱愛….

交往了一陣子之後,兩人確立了男女朋友的關係。

幾個月之後,Breitwieser和Anne兩人去參觀坦恩一家村莊的博物館,

一個精美的,始造於1730年的古典手槍深深地吸引了Breitwieser,

他想起父親曾經也收藏過一把古典手槍,卻遠不如這一把精美絕倫,

參觀完之後,那把古典手槍像毒品一樣,令Breitwieser難以自拔,

他有了一種瘋狂想據為己有的衝動….

這是一家非常小的博物館,沒有像樣的安保,只有一名當地的志願者心不在焉地守在那裡,

Breitwieser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把古典手槍,

他心裏在掙扎,在猶豫,

這時候,一旁的女友Anne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她輕聲說:

「動手吧!拿走它!」

就這樣,Breitwieser在女友的慫恿下完成了人生第一筆古典藝術品的盜竊,從那以後,潘多拉魔盒被打開了,一切再也收不住了….

他開始到處尋覓自己喜歡的古典藝術品,

一開始,他下手的都是一些小型博物館,趁着保安不注意,或者讓女友幫忙分散注意力,

然後趁機順走他看中的東西…..

從偷完第一把古典手槍開始,

之後的三年里,Breitwieser陸陸續續偷了100件古典藝術品,

有的是畫作,有的是小型雕塑,還有的是金銀製品….

然而,

最讓人無比困惑的是,

Breitwieser偷來的東西,有一些價值不菲,

然而,Breitwieser把它們放到藏身的地方,卻從不拿出去銷贓….

倒不是因為Breitwieser沒有路子,

而是他本人真的很享受收藏古典藝術品的樂趣…..

他常常和女友把偷來的藝術品擺放整齊後仔細欣賞,把玩:

「我們非常享受這種感覺,彷彿自己是國王和王后,擁有了一個無比巨大的寶庫,那一刻,我倆感覺到自己的人生有了意義…..」

隨着藏品的增多,

Breitwieser慾壑難填,膽子也開始大了起來,

他和女友Anne的作案手法也越來越熟練,

一個周末,他們在比利時安特衛普剛偷完著名荷蘭畫家保羅·魯本斯的「亞當和夏娃象牙雕」,

接着就在大雪中跨越瑞士邊界,跑到蘇黎世的藝術展上偷了一個16世紀的鑲銀高腳杯。

之後倆人又馬不停蹄地趕往荷蘭作案,整個過程無縫銜接,一氣呵成….

Breitwieser下手偷的這些東西都不是隨機的,

他的品味非常高,所有偷來的藝術品都是工業革命以前的東西,他對近現代的東西不屑一顧:

「從廚房用品到醫療器械,工業革命以後的東西毫無藝術感,16世紀到18世紀的東西都是手工製作,包含大師們的心血,代表了人類文明的真正高度。」

隨着盜竊次數的增多,Breitwieser的偷盜經驗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走進一家博物館,他能準確地發現攝像機的視線死角,

瞅準時機迅速下手:

「你需要有一種掠食者的本能,當佔有的喜悅遠遠超過了盜竊的心虛時,就會進行地很順利了…..」

轉眼,Breitwieser已經偷了快兩年了,

他仍然沒有把這些畫拿去賣,

對藝術品的喜愛也是真實的,他偷畫會把畫從畫框中切出來,藏在夾克里,

但非常小心,從不把畫摺疊或捲起來,用他的話說,這些古畫卷一次,損害幾乎是毀滅性的,

在家的時候,他經常仔細保養,偶爾還給名畫換個結實的畫框….

他已經在家收藏了價值上千萬美金的藝術品,

其中包括了他盜竊生涯中最值錢的一幅畫,德國文藝復興時期的畫家老盧卡斯·克拉納赫所作的Sybille,

當時的估價就高達730萬美元….

老盧卡斯·克拉納赫的名畫Sybille

然而,坐擁這些傳世名畫和藝術品,Breitwieser卻只是享受擁有這些物品的快感,從不拿出去變現:

「擁有這些藏品,我已經是全歐洲最富有的人了…..」

漸漸地,Breitwieser開始形成自己的套路,

他先瞅鎖定一副名畫為目標,

然後先到這個城市的飯店或咖啡廳當服務生,

駐留下來之後展開行動,

他作案的技術手法並不算高超,但他堅持一個原則,

絕不在同一個博物館偷第二次。

憑着這個原則,

幾年間,

他分別在歐洲7個國家,平均每個國家作案幾十次,一直沒有被逮住。

在瑞士偷了66次,法國偷了68次,比利時19次,21次在德國,丹麥,奧地利等國…

然而,

像很多犯罪故事一樣,事情進展過於順利,遲早是會出事的…..

2001年11月,Breitwieser到瑞士盧塞恩Richard Wagner博物館偷畫,第一次打破了自己絕不「回頭再偷一遍」的原則,

在從博物館偷走了一把1584年造的古典軍號之後,過了僅僅兩天,

Breitwieser又跑回去準備偷另一件物品,

這一次,

他沒想到的是,自己陰差陽錯被一名路人記者盯上了…..

當Breitwieser的身影出現在博物館時,那位記者正牽着狗在博物館裏看展,

他注意到了Breitwieser,發現這個男人穿着和身材不符的大號外套,他覺得這一切很不正常,於是馬上通知了保安留意這個人…

保安們很快採取了行動,他們仔細觀察了Breitwieser之後認為,這個人的身影越看越像兩天前偷走古典軍號的那個人,於是偷偷打電話報了警,

很快警察趕到,所有人一擁而上,將Breitwieser當場擒獲,

Breitwieser被瑞士警方抓獲,判了兩年有期徒刑,然後會被引渡回法國….

由於Breitwieser作案的次數非常多,且屢屢得手,

瑞士警方懷疑,Breitwieser的身後,一定隱藏了一個龐大的犯罪集團,Breitwieser盜竊的藝術品數量,應該是遠超常人想像….

於是,瑞士警方打算第一時間追回這一批數量龐大的藝術品.…

然而,就在這個節骨眼上,卻出了一個岔子,

瑞士警方申請的國際搜查令,卻花了整整19天才批下來,

而這期間,Breitwieser的母親已經得到了兒子在瑞士被捕的消息,

這位對藝術不感興趣的母親,並不清楚兒子偷來的都是傳世之作,

她本着第一時間銷毀證據的想法,

把兒子那些看上去「像是偷來的」東西,全都扔進了萊茵河裡…….

等待瑞士警方和法國當地警方姍姍來遲,進屋搜查時,

只發現了Breitwieser的母親因為不了解而忘了扔掉的藏品….

這可急壞了警方,

大家順着Breitwieser母親交代的拋物地點去打撈,

總算打撈起來一部分名畫和藝術品,

然而,

有一些畫作,卻被徹底毀壞,永久地失去了重見天日的可能…..

Breitwieser的女友,母親也相繼被捕,

2005年1月7日,Breitwieser因盜竊文物在法國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女友被判處18個月有期徒刑,而Breitwieser的母親因毀壞文物罪同樣被判處了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的牢獄生涯,

Breitwieser終於落到了一無所有的境地….

他處心積慮,花了將近10年時間,

偷到了239件價值連城的藝術品,總價值高達14億美金,

成為史上最大的古典藝術品盜竊犯,

然而,他卻像個真正的藝術品收集癖一樣,

把這些藏品緊緊攥在手裡,一個也沒有拿去變現…..

儘管他坐擁價值數億的藝術品,卻只是享受欣賞,把玩它們的快感….

他長期做着服務生的生活,經常入不敷出….

他對這些藏品也無比愛惜,如數家珍,記得每一個藏品的故事和偷盜的細節,在法庭審判期間,

他甚至多次糾正檢方在藝術品方面的知識性錯誤…..

然而,

10年偷盜聚集的價值數億的藏品,

卻最終被母親扔進了河裡,毀於一旦:

「我女朋友離開了我,我沒錢,沒了家…」

入獄服刑的Breitwieser無比沮喪,在關押期間,他還試圖自殺,最終被人救下。

然而,在獄中待了三年之後,他似乎是終於看開了,「大徹大悟」,不再像往日那麼「清高」了….

於是一改往日的頹廢,開始了新的人生…

他首先出版了一本自傳《一位藝術品盜賊的懺悔》,

以史上最牛藝術品盜賊的身份,講述了自己盜賊生涯的故事….

Breitwieser

然而,事實證明,三年的牢獄之災,

讓Breitwieser在懺悔反省的,並不是盜竊這件事,

而是,他決定放棄「操守」,不再痴迷於守着那些藝術品不去變現了。

出獄之後,他又開始重操舊業,這不過這一次,他徹底墮落為一個庸俗的藝術品竊賊,偷藝術品來就是為了銷贓換錢….

2011年4月,警方又一次在他的房子里發現了新偷的30件藝術品,他再一次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

這一次,他似乎已經破罐子破摔了….

蹲號子已成習慣的他,不打算再收手了,

出獄之後又操起了偷藝術品的勾當….

今年2月初,Breitwieser又一次被逮捕歸案,

因為警方再一次在他的房間里搜到了一堆從阿爾薩斯博物館偷來的羅馬硬幣,除此以外,現場還發現了16萬歐元的現金鈔票,

顯然,這是Breitwieser偷玩藝術品變現換來的,

這位曾經為了滿足自己的審美癖好偷竊的史上最牛藝術品竊賊,已經徹底走上了大多數藝術品大盜的道路,

但願這一次入獄,

他能最終醒悟到:

真正熱愛藝術品,是要想盡辦法令它常存於世,而不是將它們據為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