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個有趣的問題上了熱搜:“不考慮收入和面子,你最想做什麼工作?”

大家的答案五花八門。

有人想當考古人員,拿着小刷子刷掉寶藏上的泥土;

有人想騎着單車送報紙和人互道早安;

有人想當熊貓飼養員被小糰子抱大腿;

也有人想去新西蘭幫牧羊人抖一抖羊毛上的雨水……

就像《百日告別》里的台詞那樣:

紐西蘭有一種工作,有一個人,下雨天,會搭直升機巡邏草原。

他要找到那些倒在地上的羊,因為那些羊的毛在下雨天吸了太多水,會倒在地上起不來。

他就要找到那些羊,然後一隻一隻地把它們扶起來,搖一搖,把它們身上的雨水抖掉。

在大學時,我曾經瘋狂地渴望當出租車司機,對我而言,那份眾人眼中很辛苦的職業其實是一場很棒的遊戲。

接單就像接遊戲任務,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你會遇到不同的人,了解讓你歡笑或流淚的故事,你也會賺到錢,去買更好的裝備。

雖然日子一直平淡到今,但每次想到這個念頭,我依然會暗暗激動。

我做着白日夢,等待着那一天,找到一個突破點,然後把一切實現。

本文由LinkedIn原創,作者芋圓。

原來人們真正想做的

都是這麼奇怪的事

小時候問起長大以後想幹什麼,大部分人的答案都比較趨同。

科學家、宇航員、警察等千篇一律的答案主要是來源於父母老師的渲染與教導。

然而,隨着眼界的擴大,我們想做的事情也越來越奇怪,越來越不同。

知友@玉樹擋風想當“程序員鼓勵師”。

“名義上是助理,整天跟你聊天,甜的不得了。那幫軟件狗,衣服都整齊了不少,梳頭剃鬍子,連腳臭都沒了。”

讀者@李嘉圖想做“地鐵站推手”,幫乘客擠地鐵。

圖源:@李嘉圖

讀者@佐小花兒說:“我最想開一個醒酒湯店,有點像深夜食堂,專門為喝完酒,應酬的人,提供一個可以歇腳暖胃的地方。”

電影《萌寵入殮師》的女主,工作是和木匠一同為寵物做盒子,給寵物做最後的送行。

圖源:《萌寵入殮師》

英國的湯馬斯(Thomas Curwen)博士,每天的工作就是花幾個小時盯着油漆變干。

圖為湯馬斯博士在觀察油漆變干

知友@西慶余里厲害了:“想當許願池裡的王八。一動不動,還有人往我身上扔錢。”

這個世界最奇妙的地方就在於,它充滿了可能性,充滿了未知的魅力。

脫下統一的制服,卸下規範的工牌,才意識到自己想要做的,竟然都是些這麼奇怪的事情。

真想不拘泥於所在的體系,勇敢地跳出去!

即便是那些普通工作

也既溫暖又有趣啊

書店老闆、快遞員、出租車司機、小賣部老闆……在看留言時,我驚訝地發現,那些看似稀鬆平常的職業,卻成了大家夢想工作的高頻選項。

我們總以為升職加薪,不斷向上攀爬才是人生的意義,殊不知,回歸地平線的感覺是那麼舒適和愜意。

知友@禾染提到了她和想當小區門衛的德國同事的對話:

周末跟我德國同事吃飯,聊到了養老問題。他是一個賺多少花多少,及時行樂而且不婚主義的人。

所以我問他:“你有沒有想過老了怎麼辦?”

本以為他不會考慮這麼長遠的問題,哪知道他繪聲繪色地描繪起自己的晚年生活:

我白天坐在小區門口的亭子里,有陌生人來,我就攔住他,不能進,登記身份證;晚上,我騎着小電車,拿着手電筒,檢查小區安全。

我說:你想當門衛?這是你理想的工作?你為什麼不去培訓機構當外教老師,教英語或者德語?

他說:不要,那樣不舒服,我在亭子里可以眯一會,聽廣播,玩手機。別人看見小區門衛是外國人,都會說這個小區好,高級。

圖為@禾染的德國同事模擬攔住陌生人進小區的樣子

在上班時還可以打着雞血,為升職加薪的光明未來拚命。

但每到下班,整個人就好像垮了一樣,尤其是在出地鐵口時,擠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只想一秒鐘原地爆炸。

但讀者@四公子很幸運,在那個滿身疲憊的時刻,他被一個賣花的大叔感動了。

他說:

每天從地鐵站走回家的15分鐘路程中,總能看到一個賣花的大叔,耐心地一遍遍地介紹這是什麼花那是什麼花。

11月份的上海已經很冷了,大叔卻始終洋溢着笑臉迎接着來去匆匆充滿人間煙火的人群。

忽然之間覺得他很偉大,那些買花的人不管前一秒心情如何,下一刻都手捧着花滿心雀躍地走了,應該治癒了很多人吧。

圖源:@四公子

和鮮花一樣治癒人心的,還有在大街小巷不經意出現的娃娃機。

投幣,晃動搖桿,摁下按鈕,看着爪子一點點收緊,緊張地期待好運的降臨,整個過程一氣呵成,頭腦清空,壓力也隨之消散。

知友@Kim Joe就有個和娃娃機有關的,一生都想實現的夢想:

“在豪華的地段開一間街機廳,裡面只有抓娃娃機,難度調到最低,找個休息日蹲在旁邊,看着一個個小夥子把他女朋友最喜歡的那個娃娃抓給她。”

圖為知友@Kim Joe2014年在公司放置的

一台抓娃娃機(可調難度)

還有讀者把目光放到城市之外,放到父輩賴以生存的土地上,想逃離高度現代化的都市,當個安安穩穩卻樂趣十足的農民。

讀者@錢陽慧就對那樣的生活充滿了嚮往,她說:

指導着小母雞,排好隊,一個個跳進澡盆里洗澡,然後一個個出來,在太陽底下晒乾,回窩裡生雞蛋;

生完雞蛋去石頭槽里吃東西或者青草地上抓蟲子玩耍,而我在那個時候,就去撿雞蛋,放進籃子里。

平凡生活里有太多可挖掘的溫柔與樂趣,每個人都散發著光與熱,或羨慕他人,或被他人羨慕着。

圖源:電影《You’ve got mail》

看來,人們真正想做的工作,未必光鮮亮麗,未必收入可觀,卻一定能讓你感到快樂和溫暖。

別丟掉本心

你想要的其實觸手可及

我最佩服兩種人,一種踏踏實實追求金錢,賺夠了錢再去享受缺失的其他東西;

另一種人不看重功名利祿,就要做自己喜歡的事,忍得了貧苦,受得了孤獨,只為了堅守心中的凈土。

最怕的就是那種賺了錢卻對失去的夢想念念不忘,想去追求詩與遠方卻又怕餓肚子。

想要什麼,現在就去吧,你會發現有些東西其實伸伸手就夠到了。

在與世隔絕的Khodovarikha氣象站,有位工作了十幾年的氣象學家Vyacheslav Korotk。

他每天獨自一人測量着氣溫、風力、降雪等數據,在無盡的極地中孤獨地堅守着。

對他來說:

在這個無人踏足的荒野邊陲,即使每一秒都面對孤獨,也要恪守着那一份執念。

圖源:evgeniaarbugaeva.com

我們習慣於把期待寄托在未來,想着有朝一日,等我有錢了,等我功成名就了,我就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卻忽視了無數個現在。

在Safe Haven Pet Sanctuary動物收容所里有位特別的志工,他是75歲高齡的泰瑞爺爺。因為一直非常喜歡貓咪,所以他向收容所申請了這個機會。

他一有空就去陪伴貓咪,幫它們梳毛,雖然年紀大了容易犯困,經常一不小心就抱着貓咪在沙發上睡著了,但泰瑞爺爺仍在堅持着。

在北京有一家燒烤店,叫“柳葉刀”燒烤,和其他燒烤店不同的是,創辦它的人是一群清華北大畢業的醫生。

圖源:大眾點評

他們白天在北京各大醫院的科室上班,晚上在燒烤店裡忙碌。

在他們看來,他們不過是利用了別人休閑娛樂的時間做了一件自己喜歡的事情。

做想做的事情,上着班不礙事,年齡大了也不晚。

只要你努力,就能成為自己平凡生活里的英雄。

那麼,下了班的你,打算去干點啥呢?

如果沒有限制,你理想的職業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