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2月25日

第91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举行

45岁华裔摄影师金国威

(Jimmy Chin)

与妻子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

(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

共同拍摄的《徒手攀岩》

获得最佳纪录片奖

而这部作品也被誉为史上最棒的攀岩电影

2018|美國|金国威 / 伊丽莎白·柴·瓦沙瑞莉 |97′

豆瓣评分高达9.1

在国外电影专业网站上

IMDb8.5分

Metascore83分

烂番茄98%新鲜度

第72届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纪录片

现在又勇夺第91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

这部《国家地理》出品的纪录片背后

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震撼故事?

先看下这部电影的预告片:

(完整攀登视频在文末…)

01. The Film

电影《徒手攀登》(Free Solo)记录了美国攀岩大师亚历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2017年6月3日无辅助徒手攻克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3000英尺(约914米)高的酋长石(El Capitan)的全过程。

此次攀爬用时3小时56分钟

酋长岩西南面的Freerider路线

难度定级5.13A

是酋长岩上50多条攀岩路线中最难的路线之一

美国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酋长岩 Freerider 路线

本片的拍摄地——酋长岩

又名酋长巨石,EL Caption

耸立于美国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

片中主人公称之为地球上最美的山谷

约塞米蒂之春

它在群峰之中兀自突出

高耸入云  壮阔伟岸

像个高居发号施令的印第安酋长

因此而得名

约塞米蒂之夏

经历了 5700 万年的自然作用

形成的海拔 1100 米的一整块花岗岩

约塞米蒂之秋

酋长岩近975米高

是全球最大的花岗岩巨型独石

岩壁呈90度的花岗岩山体

也是全世界攀岩爱好者都想征服的圣地

约塞米蒂之冬

是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标志性的地貌

它曾经出现在无数照片,电影,纪录片中……

约塞米蒂之夜

是的,前两天刷屏的“火瀑布”

也叫马尾瀑布(Horsetail Fall)

就位于酋长岩东面花岗岩石壁

每年2月下旬的某天

在特定天气状况下会映出耀眼的橘红色

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般

本图摄影:SANGEETA DEY

本片的导演——

金国威和瓦沙瑞莉夫妇

一个是世界知名的纪录片制作人

一个是美籍华裔登山家及国家地理摄影师

他们曾一起拍摄《攀登梅鲁峰(Meru)》

这部电影也获奖无数

本片的主角——Alex Honnold

一位徒手攀岩的大神

亚历克斯·杭诺尔德(Alex Honnold)

拍片计划始于 2015 年 10 月,

到 2016 年春正式拍摄,

最终花了约三年半才完成。

电影上映后,口碑好到惊人

光看画面就知道,

拍出这样真实的纪录片,

难度极高。

垂直90度的花岗岩山上,

寸草不生。

在这样野草都很难生存的岩壁上,

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慢慢地,这个小红点逐渐变大,

原来,这是一个人。

他在斧劈刀削般的光滑岩壁上艰难地攀登着,

几乎不用任何装备,

也没有任何安全保护措施。

全程只带一个镁粉袋,

里面的镁粉用来增加摩擦力。

这一路唯一能用、

也是最有用的装备,

就是双手和双脚。

一旦出现失误,

哪怕最微小的错误,

结果只有一个,

死亡。

而这次挑战,

也被认为是攀岩史上最伟大的尝试之一。

因为即使酋长岩被攀爬过无数次,

但是却从未被无保护攀登过,

如果成功,

他将是第一个无保护攀登酋长岩的人

02.  The Man

Alex Honnold——

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徒手攀岩大师

或许有之一

或许没之一

你在百度输入“Alex Honnold”,

便会自动弹出“Alex Honnold死了没?”

为什么这么多人关注他死了没?

他是否还活着?

答案是肯定的:他现在很好的活着!

Free Solo Climbing

也被称为 Free Solo

是一种没有使用任何绳索、

保护带或者其他保护设备,

完全靠整个身体完成的单人徒手攀岩!

这种攀岩,

通常攀爬的高度超过安全限定,

一旦跌落,非死即残。

它是一项极限运动,

位居世界十大极限运动之首!

徒手攀岩没有第二次机会,

它不允许任何失误。

一旦失误,

惩罚就是攀爬者的生命。

徒手攀岩不允许后退,

因为后退的难度远远大于继续向上。

一旦攀上岩壁,

便无法再回头。

攀岩界中有人视徒手攀登为不该做的事,

认为此举无异是鲁莽炫技;

太多人因这项疯狂运动而丧命;

让攀岩运动蒙上恶名。

仅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1955年以来已经有83位攀岩者葬身绝壁,

其中包括曾被称为最好的徒手攀登者:

英国人Derek Hersey,

1993年从温赛拉瑟岩壁坠落,

和美国人John Bachar,

2009年在猛犸湖附近掉崖。

Alex 出生于1985年,

从小就是一个好学生,

17岁就进入美国顶级名校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19岁决定退学,全职徒手攀岩。

2008年,23岁的Alex只用了4个小时,

就登上了著名的Half Dome岩壁,

其他攀岩者花2天时间才能上去。

酋长岩的“The Nose路线”在1958年

由沃伦J.哈丁(Warren J Harding)

韦恩·梅里(Wayne Merry)

和乔治·惠特莫尔( George Whitmore)

三位攀登者采用围攻的方式,

总计用时47天,

历经18个月完成。

Alex Honnold仅用2小时23分钟

就爬上了“The Nose路线”

酋长岩的“The Nose路线”

2012年,在《纽约时报》的见证下

Alex更是实现了一个疯狂的计划:

在24小时内连爬了约塞米蒂的三大岩壁:

The Watkins、El Cap 和 Half Dome

沃特金斯山(The Watkins)

半圆顶(Half Dome)

酋长岩(EL Cpation)

这三块岩壁加起来一共有7000英尺高

“无辅助、无保护、单人徒手”

Alex攀爬总共用时18小时50分钟

Alex就这样创下许多惊人的世界纪录

看过他的攀登视频

相信你会隐约感受到上帝的存在

他仿佛就是为Free Solo而生

▌Alex Honnold惊险攀登视频

在而立之年已经功成名就

这个过着游牧民族生活般的世界级大师

游走在世界各地寻找挑战的悬崖岩壁

他的生活极为环保简洁

生活在自制的小房车里

只携带生活的必须品

保持素食的习惯

一个塑料瓶都会用上很多年

Alex在自己的房车里做引体向上

他将一些赞助收益专门成立了“Honnold基金”

用于偏远地区清洁能源的项目

让可持续能源给当地生活和教育带来改变

大神还出了一本自传

《孤身绝壁 / Alone on the Wall 》

今年新出了中文版

想了解这位超凡的大神的话

不妨买来看看

03.  The Climbing

在专业攀岩者看来

徒手攀登酋长岩基本上都跟送命差不多

用安全绳攀岩都九死一生

在完全没有保护措施的状况下攀岩

那就是十死无生

攀岩示意图 @National Geographic

Alex 要挑战这个不可能

此后尝试了1000多次,

为了实现自己的 “终极目标”

他准备了一年半的时间

借助绳索攀爬过近60次酋长岩

反复尝试不同的岩点

研究攻克最难的区域

身上系着绳索的杭诺尔德在练习攀爬酋长岩

经过两个季节的努力

他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工作

他知道这条路线上的每一个手点和脚点

他也知道该怎么做

他已经准备好了

是时候出发了

2016年寒冷的11月

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清晨4点54分

皎洁的满月在酋长岩的西南壁映照出诡秘的光芒

他仅靠双手十指,

仅靠穿着橡胶鞋的双脚,

便抓附于近乎垂直的花岗岩壁,

尝试专业攀岩者长久以来认为不可行之事——

他抬头看着岩壁 信心十足

然后 开始爬山

“一旦上路了就回不了头,

必须一口气攀爬到山顶,

不能说中途没力气了,状态不好,

或者感到恐惧就算了,

这样的话,基本就和死神见面了!”

离地数百米,独对坚硬岩壁。

一般人仅仅想一想,都会两股战栗。

但Alex却能在攀爬中无比淡定,

有时还会绽放羞涩而灿烂的笑容。

好似在阳光灿烂的午后,

闲庭信步在自家花园里。

“在攀爬中,我能将精神封装保护起来,

形成独立精神领域,防止多想别的东西。”

职业运动员有多恐怖?

就是这么恐怖这么牛。

▲ Alex Honnold选择的,都是这样高难度的岩壁

他说:这里,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地方。

破晓前,

灰蒙蒙的高草上覆着露水,

我透过望远镜眯着眼看:

亚历克斯就在那儿,距离谷底180米,

他正又一次往“自由爆破”进发——

那处像玻璃一样光滑的岩壁折磨了他快十年了。

图片来自Jimmy Chin的Instagram

连平时非常流畅的动作,

这时也显得有些磕磕绊绊,

令人忧心极了。

然而一转眼,

亚历克斯已经更上一片岩架!

告别下方一米处困扰他多年的“自由爆破”!

花岗岩在经历过几万年时光的冲刷已经无比光滑,几乎不存在任何手点。
亚历克斯说:

“在这里,

就像沿着玻璃表面往上走一样。”

我长舒一口气

虽然后面还有数千个动作,

教人生畏的“抱石难题”也还在遥远的上方,

但这次他不会再回头、不会再下撤。

此时,他已经朝着完成史上最伟大的攀岩壮举稳稳迈进。

淡定 纯粹的笑容

卸下盔甲的武士。

亚历克斯这次登顶酋长岩之后

同年10月

又以2小时19分44秒,

徒手攀爬成功

2018年6月6日

亚历克斯·杭诺尔德和汤米·考德威尔

成功打破纪录,

以1小时58分零7秒

世界最快速度登顶优胜美地酋长岩

 
04. The Photo

《徒手攀岩》是一部真实的纪录片,

没有预演,没有重拍,

Alex Honnold唯一使用的“装备”,

就是他自己的身体和头脑。

 导演 Jimmy Chin 是一位职业运动员、登山家、冒险家

导演金国威曾在采访中说:

“我们为此准备了数个月,

虽然保证安全,

但如果有一点差错,

就可能有人丧命,

可谓“用生命在拍戏”。

要拍摄到最真实的画面,

摄影师需要全程跟踪,

在危险的岩壁上作业。

所以,参与拍摄的摄影师几乎个个都是

飞檐走壁的攀岩高手。

摄影师之一,Tommy,

也是资深攀岩家,他说,

“我用了20年的时间才敢爬酋长岩,

最后登上山顶,

我也从来没想过徒手攀登这座高山,

因为没有丝毫误差的余地,

就像在奥运会中拿不到金牌就得死一样。”

高空拍摄需要非常严密复杂的准备

他们不仅有丰富的经验,

设备也非常专业,

对地形了如指掌

拍摄的机位,

是摄制组和亚历克斯商讨之后确定的,

主要有三种:

远距离跟踪拍摄、

固定点安全绳近距离拍摄,

以及航拍。

航拍镜头非常少,

都是为了保证主角的安全。

最常用的方法,

是在山下固定机位远程拍摄,

所以经常会出现跟丢,

导演要用对讲机找人的“尴尬”状况…..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因为最重要的事,

是要优先保障主角亚历克斯的安全,

在拍摄时不能对他有任何的干扰和影响。

摄影师们比攀岩的亚历克斯都要紧张,

他们必须小心翼翼,

以免对亚历克斯造成干扰。

因为看着这样无保护的攀登,

真是心惊肉跳,还完全无能为力。

片中的一位摄影师就说,

“以后我再也不拍这个了”。

即将登顶

感谢这些出色的摄影师,

让我们知道地球上还有这样的人,

还有这样过自己人生的人。

徒手攀岩酋长岩程完整视频:

“Free Solo对我来说,

是一种人生的巅峰体验,

是一种我很享受的、美好的人生经历,

为之冒险,我甘之如饴。”

——Alex Honn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