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

一件几年前轰动纽约的“皮划艇杀手”案又重新引吸引了媒体的关注,

案件一波三折,它一开始被警方认定为二级谋杀案,却最终被判决为“疏忽过失杀人”….

至今仍有谜团。

最近,“皮划艇杀手”Angelika Graswald假释出狱,她拍了这样一张照片被发表在了《Elle》杂志上,作为对媒体关于“皮划艇杀手案”的回应:

照片中的她躺在浴缸里,从水下睁开眼看着镜头,露出了意味深长的表情….

这个迷一般的案子,让我们从头说起….

本案的女主角Graswald生于1980年,她生在拉脱维亚的一个俄罗斯裔中产之家,从小就兴趣广泛,热爱运动,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20多岁进大学读书,没多久Graswald就休学出去旅行,

她先是去挪威当了保姆,

每天就是做饭,看孩子,打扫,喂狗等琐事,

半年之后,觉得保姆干着也没意思的Graswald选择了辞职,

飞回拉脱维亚之后,她没有直接回家,

而是选择了更远的冒险,直接买了一张机票飞往大洋彼岸的美国….

21岁生日的前一晚,她走进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一家酒吧,应聘成为这里的服务生。

Graswald就这样在美国待了下来,

接下来的十几年里,她一直斯坦福德生活,工作,读书,约会,结婚,生子,之后又离婚恢复单身….

Graswald一边做着各种工作,一边拓展着自己的爱好,

她学会了摄影,潜水,尤其钟爱皮划艇…

在一次皮划艇爱好者的聚会中,他结识了比自己大11岁的Vincent,

Viafore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也结过婚有过孩子,有一份稳定的,收入颇丰的工作。

共同的爱好和相似的经历,让两人很快走到了一起,漂泊多年的Graswald也有了安定的想法,

恋爱一段时间之后,两人顺理成章地开始谈婚论嫁了,

2015年,两人正式订婚,如果一切顺利,那将是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

然而,

2015年4月,哈德逊河上的一场皮划艇探险之旅,却让一切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4月19日这一天,尽管天气预报已经预测,哈德逊河流域的天气不是很好,可能会有大风,Graswald和未婚夫Viafore却照常出发了,

未婚夫Viafore在看了天气预报之后并不打算去,但经不住Graswald的一再坚持….

两人计划从哈德逊河西岸的Plum Point出发,划到哈德逊河上的著名景点Bannerman岛上去,游玩之后再坐皮划艇返回来….

Bannerman岛上有一座苏格兰风格的古堡,自1969年烧毁之后一直荒废至今,

这座古堡废墟于是成为了不少探险爱好者光顾的地方。

下午4点30分,两人的皮划艇正式离岸出发,一前一后向Bannerman岛前进….

一开始,哈德逊河还算平静,两人花了一个半小时便划到了岛上,

之后他们四处转了转,喝了点带的啤酒,拍了几张照,

大约7点的时候,两人决定坐上皮划艇,绕到岛的另一边去看看,

这时候,太阳逐渐落下,哈德逊河的天气开始越来越恶劣,

眼瞅着风浪越来越大,浪高已经达到了0.9米,Viafore划在未婚妻Graswald的前面,

他一边勇敢地划,一边喊到:

“亲爱的,这是值得一辈子的冒险运动。”

然而殊不知…

这却是他这一辈子,最后一次冒险运动了。

大约傍晚7点40分左右,

纽约911报警中心接到一个求助电话,

一位名叫Graswald的女士焦急地求助,所他的未婚夫Viafore落水了,

他的皮划艇翻了,人正在水里挣扎,他没有穿救生衣,河中的浪把他推到越来越远的地方,

而Graswald自己却没法救到他:

“我够不着他。风很大,浪不断涌过来,我划不到他那里….坚持住,亲爱的!”

之后,电话那头一片沉默….

随后便断线了…..

很快,纽约警方派出了救援队火速赶到附近,

把Graswald从只有7摄氏度的冰冷河水中拖了上来,送往医院救治…

她的未婚夫Viafore不见了。

第二天,纽约警方的调查员根据Graswald的供述,前往Bannerman岛附近寻找打捞Viafore的尸体,忙活了一整天,却一无所获….

之后的几天,纽约警方又加大了力度,依然没有发现Viafore的尸体。

调查人员很快展开了初步的调查,调查人员首先把未婚妻Graswald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原因是,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的调查人员觉得Graswald的神情“过于平静”,没有显露出悲伤,十分可疑….

第二就是Viafore在死前投了意外伤害保险,总获赔金额高达50万美金,Graswald是受益人之一(其余两个受益人是Viafore的母亲和弟弟)。

就在调查人员对Graswald进行重点观察时,

他们却意外获得了一条线索,原来,Viafore的朋友们发现,在Viafore被宣布失踪后仅仅10天,

他的未婚妻Graswald出现了不少反常的举动….

她的脸书上竟然Po出了不少欢乐的照片,喝着啤酒,抽着雪茄,甚至还有一个翻跟头的短视频,

这是痛失爱侣应该有的样子吗?!

调查人员迅速把调查的重点投向Graswald,

一天,调查人员要求Graswald配合调查,和三名警员一起去Bannerman岛上,帮忙指认现场和进一步调查…

到了岛上之后,Graswald的神情就变得很不正常,

她先是告诉调查人员,自己一直以来并不快乐,

多年来,Viafore经常强迫她拍色情视频,

因此,Viafore死去,她没有特别的悲伤,反而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我确实觉得自己终于自由了…”

之后,她把其中一个调查人员叫到一边,忐忑不安地问到:

“你们已经发现了吧?那个塞子?”

塞子?!什么塞子?

调查人员大吃一惊….

然而,既然当事人主动爆料了线索,当然不能这么轻易地放过,

在调查人员的追问下,

Graswald交代了她知道的一切:

原来,Graswald以前偷偷拔掉了Viafore皮划艇上,充气口的塞子….

调查人员追问:

也就是说,你拔掉了塞子,导致Viafore落水?!

Graswald点头承认:

是的…

调查人员继续追问:

那么,在Viafore落水之后,你有机会救他,却选择了不救,对吗?

Graswald接着点了点头:

是的….

Graswald主动招供令调查人员大吃一惊,

原来,这位看上去无辜的未婚妻,竟然真的是一个冷血杀手!

然而,以上的所谓调查人员和Graswald的对话只发生在岛上,除了调查人员,没有其他任何的记录和证明….

之后,Graswald被带到警局做进一步审问,

这一场审讯无比漫长,在审问总,Graswald却在监控摄像头下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回答:

“关于那个塞子,我确实拔掉了,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事发那天,我并不清楚那个塞子还在不在….

我并不想他死….在他落水之后,我也尝试着去救他,最终失败了…”

此外,Graswald又一次谈到了Viafore对她的虐待和性侵:

“我受不了他长期的操控,他死去令我确实感到高兴…”

此时,调查人员又抛出了之前他们掌握的背景问题:

“他的意外伤害保险的受益人是你?”

Graswald回答:

“是的。”

调查人员对Graswald进行了车轮战式的盘问,整整11个小时之后…..

调查人员做了总结性的发现:

“你拔掉了塞子,导致Viafore死亡,之后他落水了,你却见死不救,因为你想杀了他?对吗?!”

Graswald看上去无比疲惫,她几乎没有力气地回答到:

“我只能说,他死了我确实为此高兴….”

而另一方面,在落水34天之后,Viafore的尸体终于找到了,经法医鉴定,Viafore的身上没有任何别的伤痕,排除了被殴打,枪杀的嫌疑,

死因是溺水…

Graswald很快被纽约警方以二级谋杀罪起诉,提交法庭审理,

这件案子很快轰动了纽约,结合Graswald本人的出身和背景,

大多数小报将这起案件报道为一个酒吧女招待出生的“皮划艇杀手”,处心积虑杀死了自己的未婚夫,为了在死后获得未婚夫意外身亡的理赔保费…..

在法庭上,检方拿到了警方准备的各项“关键证据”,

首先是供词,其次是关于皮划艇上的塞子被拔掉,会导致Viafore的皮划艇侧翻的实验,纽约警方的陈述是:

“我们做了所有实验,聘请了皮划艇专家,在拔掉塞子,有风浪的情形下,能证明皮划艇会很快进水后下沉….最重要的,我们找到了那个塞子,就在Graswald的车里,和Viafore的皮划艇完全吻合…”

其次,Graswald是保险受益人,能证明Graswald的犯罪动机,

看起来,如果只相信检方和警方的一面之辞,Graswald被定性为谋杀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案情发生了180度的逆转,

Graswald的律师经过仔细调查,

透露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结果,一个完全不同于警方的调查结果:

有照片显示,虽然Graswald说很久之前她拔掉了未婚夫Viafore皮划艇上的塞子,实际上,

Viafore的皮划艇上,那个塞子一直都没有盖上,

他们一起出游时,塞子正是故意被拔出来,用来穿上绳子,以便将皮划艇绑在车顶上….

后来有可能是忘记塞上了。

而最有力的反驳,乃是律师提交的,同样的“沉船实验”,

所谓的拔掉塞子皮划艇就会很快沉下去的实验,根本就不成立!

他怀疑警方根本就没有做实验,用说谎和吹牛就下了结论了….

律师表示,

他们也做过实验,那个充气塞子的洞只有1.6厘米,且在皮划艇上方,

无论浪多大,水都不可能从这个塞子里一直精确地灌进去,

换句话说,那个橡皮艇不可能在几分钟内,被浪头精确地打到那个没有塞子的洞,然后一直通过这个洞灌满水后,让皮划艇沉下去,

因为浪打不了那么准…..更不可能因此导致侧翻…..

而至于Graswald为什么说是自己拔掉了充气塞,

Graswald的律师透露,他们还有目击证人,能证明Graswald那天和三名全副武装的男性探员到岛上协助调查,其实受到了殴打和威胁:

“我的当事人是受到过警方的威胁,有证人目击了这一切,看到警员给她带了手铐,甚至还动手打了她….我的当事人实际上是被逼供的…”

之后在警局的审讯,有一些片段就很可疑,

例如调查人员竟然问:

“你刚刚供述的很不合理,而你在岛上对我们交代的一切才是合理的….”

之前的威胁连续11个小时的车轮战式的审讯下,让Graswald不得不承认自己杀了人,而她只不过是对未婚夫Viafore怀有恨意,没有在他落水之后尽全力去救援…

Graswald的辩护律师认为,

事实上,导致Viafore船侧翻的唯一因素,就是那天哈德逊河上巨大的浪花….

而警察逼供才让Graswald“坦白”了一切。

而至于Graswald本人在未婚夫死后竟然喜悦地庆祝,

律师表示,这一切说明不了什么:

“她是直来直去的人,俄罗斯人的性格就是不善于遮遮掩掩,她恨那个男人,表现出高兴不是正常的吗?”

律师还认为,

以当时的天气条件,Graswald即便全力出手相救,也不一定能成功….

双方对案情各执一词,之后,进入了漫长的法庭审理,

庭审中,控辩双方激烈交锋,从始至终,Graswald都坚持自己是无辜的:

“我天真地以为自己可以救他。但我错了。我以前在哈德逊河遇到过那样的情形,虽然也一度有些危险,但我总能最终化险为夷,于是我以为那天晚上我也可以做到。你能想象自己有多大意吗?我就是太大意了。他也是。最终牺牲了他的生命。”

最终,陪审团讨论出结果,认定Graswald故意杀人罪名不成立。

2017年7月,法庭最终以“疏忽过失杀人罪”判决Graswald39个月有期徒刑。

不是故意杀人,

是过失杀人。

“皮划艇杀手”案,最终以这样的判决结果落下帷幕….

最近,

案件的当事人,“皮划艇杀手”Graswald获释出狱,

再一次引起了吃瓜群众的讨论,

那张在《Elle》杂志上发表的迷之照片,也引起了全世界吃瓜群众的激烈讨论:

“人命看起来不值钱啊。人性本恶!”

“一些刚出道的摄影师就想博出位,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女权主义者,都会认为这是一张令人讨厌的照片,”

“《Elle》杂志就是个耻辱。他们这是在挑衅受害人。抵制!”

Graswald究竟有没有杀害未婚夫的主观动机,

还是刚好未婚夫遇上了一场意外,而她选择了见死不救,

背后的真相,恐怕只能留给时间去揭开谜底了….

Ref:

https://www.elle.com/life-love/a26453558/angelika-graswald-kayak-killer-profile/

————————————–

Neon9933:都可以拍电视了,这剧情简直了

橙雪berlin:我能说律师很牛逼

好孩子陈特勒:女主应该是知道未婚夫忘了把塞子塞上,但没提醒他,然后在未婚夫落水的时候没有尽全力救他吧

yanyan靜音模式:还要特意在一个会有风浪的日子游说他去划艇,还晚上划。

宋窅然:我真的心好累,麻烦说女方故意谋杀的睁大你们的眼睛把这段多看几次,不管你们心里女方律师多么无所不能神通广大,证据说不了谎,如果女方真的想用拔掉塞子这种方法谋杀未婚夫,那我看她这种智商,还是不要想要啥保费了吧。

RealMadrid-Kadirya:看事儿君这几年发现现实比电影小说丰富太多太多

饮尽忧伤:我看过有一部小说和这件事很像,叫《长夜难明》,我越往下看发现这不就是长夜难明的剧本么……

天啟大亂:那張照片彷佛在訴說:她,就是深淵……

loky啷个哩个啷:额,所以反转就是警察严刑逼供,而女主是无辜的嘛。。。但我没看懂为啥要骂杂志

猫空祭麋芜:其实有两种看法,一种就是你说的这种,还有一种就是其实是女主故意的,她就是凶手,引导警察向这方向查案,在警察证实可行性后在推翻之后她就会被无罪释放。骂杂志的情况应该是认为女生是凶手,杂志社还利用凶手噱头,娱乐至上,不考虑被害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