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2月27日发布了一篇题为《民粹政治的崛起》(The Rise of Populacracy),文章核心观点认为:

全球化无法兑现他的诺言,但民粹主义不是最后的答案。

这就是欧美国家现在面临的最大挑战。

这才是西方国家真正的大麻烦,问题已经积累半个世纪

图 / Pixabay公有领域

从二战后开始,世界进入了一个不同于以往的时代。除了冷战,作为世界中心的西方国家形成了一套新的全球秩序。一方面,我们看到世界上绝大部分殖民地都通过各种形式独立,老牌殖民国家纷纷放弃了巨量的海外驻军和领地,去殖民化、撤离,成为20世纪50至60年代世界的热潮。但是另一方面,西方国家仍然维持着世界的领先地位,我们看到无论是经济增长、生活水平、新技术应用和组织效率,西方国家的优势仍然极为明显,而新兴国家大部分并没有因为独立而变得更好,其中一部分还陷入了持续动荡。换言之,更加平等的世界并没有出现,不平等反而在加大。

不平等一直存在

这一现象的背后是西方新的全球秩序,以美国取代英国控制全球海权和欧洲防务的安全格局;以减少国家干预、私人企业为主的自由主义经济配合着产业链全球化布局形成了经济格局;强调多元价值以及个人主义在社会层面形成了规范。这三个领域的新变化逐步构建了现有世界的政治-经济-文化格局。通过这种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最终成形的新自由主义结构,夹杂着冷战结束后的红利,一直维持到今天,并且以更高的运转效率继续维持着西方的绝对优势地位。二战后的新兴国家中,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跟上了这个战略机遇。

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跟上了

但是现有全球化秩序的背后却有一系列问题,那就是在越过主权之后,发达国家的精英与民众之间脱钩了。华盛顿特区和纽约市的精英突然间发现,除了四年一度的选举,伦敦、巴黎、柏林、东京、香港、北京、上海的事务与他们的关系要远比居住在怀俄明或者亚利桑那的普通美国人更为密切。世界秩序正在形成一个以跨国节点而不是国别为核心的新结构。作为这一结构的受益者,精英正在远离选举他们的普通民众。对于西方国家的普通民众而言,世界市场尽管更有效率但并不能让他们真正获益,而世界秩序的运行却需要他们承担越来越多的成本,比如产业升级带来的失业、远道而来的难民。无法从世界获益,却要为此承担成本,普通民众不满可想而知,英国的“脱欧”、法国的“黄背心”,欧美国家的民众真实地表达着不满。全球化曾经许诺可以带来普遍的富裕和机会,但是现在看起来,一切仍然是遥不可及虚的。从贫富分化上来看,相对低福利的美国已经造就了非常可观的贫富分化,二战前那种相对平均的财富分布态势已经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成为过往云烟。

黄背心游行 图 / wiki公有领域

这也是西方,特别是欧美国家,民粹主义开始兴起的重要原因。美国的特朗普在2016年当选拉开了这一系列序幕,而美国确实也是承担全球秩序运行成本最大的国家。欧美国家出现了极右翼、民粹主义的抬头趋势,法国的国民阵线、意大利的五星运动、德国的德国选择党、奥地利自由党和人民党、波兰的法律与公正党等等。这些政党纷纷在各国的大选中斩获颇多,形成了一股重新强调主权、寻求内部优先、排外主义的浪潮。这些民粹主义政治力量对传统政治精英产生了强力地挑战,他们打破过去40年政治精英形成的共识和规则,毫不犹豫地试图阻断传统精英所仰赖的全球化。民粹精英们依靠着在全球化中被抛下的选民登台,而他们的反对者却又是如此坚决的反对,几乎没有妥协的余地。

美墨边境隔离墙 图 / wiki公有领域

但是民粹主义真的就能拯救欧美国家的普通民众吗?很显然,民粹主义精英没有受到足够的教育,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能够提出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方案。全球化事实上是对西方发达国家而言最为有效率的进程,阻断全球化必定意味着更大的效率代价。除了煽动民粹主义、排外情绪、制造贸易壁垒以外,民粹主义领导人并不能实现效率的提高。全球化带来分配机制的调整,阻断这一切更像是让所有人一起受损而非形成更高效的分配。西方国家的民众也许对传统精英不满,但是他们对民粹主义领导的不满形成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目前来看,可能很难形成真正意义上的解决方案。不过现在的全球化可能确实也将逐步淡出,国家集团抱团集中发展可能将逐步变成主流,比如TPP或者TTIP这样的协议或许会是一个对欧美国家而言解决全球化代价的办法。不过即便如此,TPP和TTIP门槛实在太高,谈判之艰难,还没有真正实现就遭到了民粹精英的阻击,以致于何时重启都还是个未知数。

集团化可能也是个趋势

然而,这样的国家集团一旦建立,这样的秩序对于世界其他国家将更加不友好,换言之,发展中国家可能会因为发达国家抱团而丧失由于发达国家产业链全球化带来的发展机遇,差距会越来越大。西方国家有西方国家的问题,但是他们解决了问题之后是否对于其他国家仍然是个有利的因素就不得而知了。要看到,发达国家的优势仍然十分巨大,这种领先优势其实不是完全体现在GDP上,我们只能庆幸我们已有不错的基础,至少还处于追赶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