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反诉加拿大政府 梳理案件背后决定因素

一场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律师团与加拿大政府之间就其被捕和引渡的拉据战上演了。据加拿大当地媒体报道,孟晚舟律师团队已经对加拿大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和皇家骑警(即联邦警察)提起诉讼,指控他们在未告知她的情况下,就对她进行逮捕、搜查和审讯,这些做法都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

就在两天前加拿大司法部向检察部门签发引渡授权,标志着引渡孟晚舟进入司法程序。加拿大将在3月6日决定对其引渡聆讯作出安排。

两个月前,美国司法部起诉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及孟晚舟,指控其向美国银行隐瞒出售给伊朗的设备,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并提出窃取商业机密等23项指控。

美国向加拿大提出引渡孟晚舟到美国受审。中国要求释放孟晚舟,并对加拿大施压,质疑其司法独立。

此案件涉及多个国家的利益,其法律程序极其复杂,并可能受到政治因素左右。BBC中文为你梳理关键点,并分析背后的决定因素。

第一阶段:引渡聆讯的司法程序

加拿大司法部3月1日向其首席检察官签发引渡授权进行书(Authority to Proceed),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British Columbia Supreme Court)将在3月6日确定引渡聆讯的具体安排。

引渡聆讯并非刑事审判,其法律程序是为了确定如果孟晚舟在加拿大审判,其涉嫌的罪行有可能导致一年以上的监禁。根据加拿大《引渡法》和美加引渡协议,引渡人涉嫌的罪行需两国都认定为犯罪行为,才符合引渡条件,即俗称的“双重犯罪”(dual criminality)。

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法律学院教授哈里顿(Joanna Harrington)对BBC中文说,3月6日还可能确定聆讯的期限、是否有证人出庭等。通常来讲,聆讯阶段需要数天时间,并经历证人出庭、证据呈堂、法官检阅材料及作出决定等程序。整个过程可能历时数月。

哈里顿说,引渡聆讯主要考虑是否有充分证据证明案件符合进入审判程序的要求。呈交给法庭的证据仅来自一方,即由美国在提出引渡时通过加拿大提供的案件记录(record of case)。记录不需要完整,充分即可。

哈里顿说,法官在聆讯程序中的角色“非常有限”。“加拿大的司法系统非常强大,法官独立且公正。《引渡法》明确了法官的职责。”

加拿大和美国之间存在长期的引渡关系。鉴于两国地理位置接近,加拿大的许多引渡请求都来自美国。两个国家具有共同的法律文化、相似的法律制度,因此存在高度信任。哈里顿分析,根据过去的案例来看,可以预测加拿大将批准引渡请求。

第二阶段:加拿大司法部长决定是否移交

一旦法官认定,如果孟晚舟在加拿大审判,其涉嫌罪行可导致一年以上的监禁,将发布拘押令(order for committal)。之后案件转交给司法部长,由其决定是否最终引渡。如果成功引渡, 孟晚舟将在美国受审。哈里顿说,最关键的决定在于加拿大的司法部长。不同于此前的司法程序,加拿大司法部长在审理引渡时会有“更广泛的考虑”。

司法部长将参考美加引渡条约的条款和加拿大《引渡法》的立法要求,来确定引渡后是否会对引渡人产生不公正的处理,或案件是否将会因外界因素承受压力。其还会考虑保障公平审判权利的加拿大《权利与自由宪章》(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以最终确定是否执行引渡。

在聆讯的司法程序和司法部长审理阶段,孟晚舟均有机会上诉。哈里顿说,在引渡之前穷尽各种法庭程序并不罕见,而上诉亦将拉长整个审理时间。

中国一直要求加拿大释放孟晚舟。3月2日,在加拿大司法部签发聆讯授权之后,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发言人发表讲话,对签发行为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认为事件呈现出“明显的政治干预”。

发言人说,“孟晚舟案不是一起简单的司法案件,而是对一家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政治迫害。”

哈里顿认为,孟晚舟的律师的确可能用政治迫害的观点反驳指控。但只有在加拿大司法部长的审理阶段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政治因素也可能令案件在此阶段承受压力。

两案交错,美加合力决定华为命运

引渡程序进行的同时,另一单涉及华为的案件刚告一段落。两件案件的时空交织,令华为备受关注。

美国政府控告华为子公司窃取美国电信公司T-Mobile商业机密。起诉书提及,华为在2012年至2014年期间窃取T-Mobile用于测试智能手机耐久性的技术。

2月28日,该案在美国西雅图西区法院进行答辩程序。华为否认全部控罪。法院判定,案件将在明年3月2日正式审讯。

哈里顿认为该案件不会影响美国向加拿大提出的引渡孟晚舟的决定,除非美国决定撤销对孟晚舟的起诉。她说,无法预料美国将在未来做出什么决定,也许到案件审讯之时情况有所变化。

美国金理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昶对BBC中文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撤除引渡要求的几率为零,原因在于“美国保守派中的极右势力在现政府中主导对华政策,其主要干将均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

在宣布对华为及孟晚舟的指控时,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称,华为无视美国法律及国际商业准则。“华为这样的公司对我们的经济和国家安全都构成威胁,”他说。

克里斯托弗·雷是美国新任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的部下。据王昶观察,巴尔对华态度非常强硬,认为中国对美国的威胁高于直接干涉美国政治和选举的俄罗斯。

他提到近日美国极右势力举行的保守派政治行动大会(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认为会上已经达成共识,“淡化或忽视俄罗斯对美国的威胁,强调中国威胁论。”

王昶认为,在这样的基本策略指导下,特朗普政府将继续在美国境内抓捕中国间谍,同时在全世界范围内打压可能对美国国家安全和商业利益造成危害或构成挑战的中国公司。

“现政府在打压像华为这样的公司上不会手软,不会后退”,王昶说。

虽然美国撤销对华为的指控和引渡要求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王昶认为,“仍有不确定因素可能改变一切”。不确定因素包括美国国内政治和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集团可能发生的突变。


孟晚舟违反人权如属实 引渡聆讯将取消

多伦多的刑事律师栗钧表示,从孟晚舟律师入禀的民事诉讼通知书(notice of civil claim)来看,孟晚舟的宪法权利被严重侵犯,又遭强迫提供证据及信息。

这可能令主理引渡聆讯的法官在判词中包含”不公平”与”压迫性”的元素。若果如此,判词交到司法部长手里时,司法部长就不能引渡孟晚舟到美国。

不过,栗钧补充说,若排除刑事诉讼中涉及上诉的时间,通常刑事诉讼审讯比民事诉讼审讯快。假如引渡孟晚舟的刑事诉讼很快便有法官的裁决(不管之后有没有上诉),判词又交到司法部长的手,但此时民事诉讼却仍未启动,那么”不公平”与”压迫性”的元素便不会被包括在法官的判词里。

按规定,司法部长要在90天内就法官的判词,决定是否作出引渡。而这90天的计算究竟是根据法官最初的判决,还是完成所有上诉后的判决呢?一旦是根据法官最初的判决,司法部长可以很快便收到判词,从而作出引渡决定。

熟悉引渡法的卑诗省律师李克伦(Richard Kurland)表示,孟晚舟提出的民事诉讼成败与否将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他说如果法院最后判孟胜诉,并确认CBSA和皇家骑警在拘捕孟的行动上有违反人权,即当日获取的所有证据都作废,甚至会导致法官撤销整个引渡聆讯,令孟毋须被引渡到美国受审。

西门菲沙大学(SFU)政治科学系教授Stewart Prest则认为,孟控告加拿大政府目的是向渥太华施压,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和制造舆论,相信是孟晚舟律师团队的策略之一。

联邦司法部上星期五表示,在详细检视案件证据之后,认为符合引渡法案的要求,同时有足够证据令引渡法官作出裁决,所以发出”授权进行书”,正式启动引渡孟晚舟往美国的聆讯。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即时回应,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对;将该案列作政治迫害;又说加拿大不能以”法治原则”、”司法独立”掩盖其在孟晚舟案上犯下的错误。无论如何,孟晚舟将在周三出庭。

去年12月1日,加拿大应美国要求在温哥华机场拘捕孟晚舟。美国司法部上月正式刑事起诉华为和孟晚舟一共23项罪名。

孟晚舟起诉加拿大政府 “鹰派”戴旭说三个世界大战

近日,中国电信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控告加拿大多个政府部门侵犯她的宪法权益,中国鹰派人物戴旭评价此事时连说三个世界大战。

戴旭3月4日在其微博指出:“华为孟晚舟已经宣布要起诉加拿大政府和几个部门。接下来还将把美国政府和司法机构等部门送上法庭。打一场科技世界大战!打一场法律世界大战!打一场人类正义的世界大战!

戴旭强调,美国当年没有赢,今天它依然赢不了。华为以自尊中国人的姿态,创造了历史!

“孟晚舟”的图片搜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