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高層孟晚舟狀告加政府,加拿大公安部只肯回應加國是法治國家。

孟晚舟律師表示,加國當局不是立即逮捕她,而是在海關常規檢查的幌子下,對孟晚舟進行審訊,並利用這個機會強迫她提供證據及信息。

她的代表律師指出:”原告是最先離開飛機棧橋的十幾名乘客之一……在確認原告後,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官員逮捕了她,然後立即停止了對乘客的檢查。加拿大邊境局官員駐紮在飛機棧橋的唯一目的是拘留原告並非法搜查和審問她,然後將她交給加拿大皇家騎警。”

律師又說,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官員沒有立即通知孟女士為何被拘留或允許她”立即”聘請和請示律師的權利。

加拿大皇家騎警對於傳媒的查詢,表示無法立即回應。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發言人多里昂(Nicholas Dorion)表示,他們不對法院面臨的法律事務發表評論。

公安部長及緊急應變部長葛代爾的發言人巴德斯利Scott Bardsley說,加拿大是”一個受法治治理的國家”。他在上周日(3日)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加拿大正在就孟晚舟的逮捕進行公正、公正、透明的法律程序。關於她民事訴訟通知書,我們不會在法院開審對事情發表評論。”

代表孟晚舟的公司Gudmunseth Mickelson不願透露他們何時被聘用。

孟晚舟的入稟狀全文:

卑詩最高法院

溫哥華註冊處

S-192260

原告人:

孟晚舟

被告人:

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人員無名氏1、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人員無名氏2、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人無名氏3、Winston Yep警員和加拿大司法部長

第1部分:事實陳述

A、概覽

1. 本案涉及被告人員在知道其採取的行動構成嚴重侵犯原告人在《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下獲賦予的權利,採取蓄意預謀的行動,從原告人處取得證據和資料。

2. 在2018年11月30日,被告人Winston Yep警員協助提出請求的美國,並預期原告人將於翌日早上11:30抵達溫哥華國際機場,取得即時逮捕她的手令。不過,Yep警員與原告人加拿大邊境服務局(“CBSA”)人員合作,蓄意違反法庭命令,延遲立即執行手令。取而代之的是,被告人CBSA人員以例行邊境檢查作掩飾,在她被逮捕和獲得《憲章》賦予的權利前,對她作出違法拘留、搜查和訊問,以摘錄證據。

 

B、雙方

3. 原告人孟晚舟是一名中國商務行政人員,其用作送達文件的地址為Gudmundseth Michekjson LLP, 2525-1075 West Georgia Street, Vancouver, British Columbia。

4. 被告人加拿大司法部長代表加拿大女皇陛下(“加拿大”)。根據《君權責任和程序法》(最高法院規則(1985年))C-50章,加拿大司法部長被指稱為代表加拿大代理機構CBSA和皇家加拿大騎警(“RCMP”)及其僱員所採取的行動。

5. 被告人Winston Yep警員是RCMP的一名人員(“Yep警員”)。

6. 被告人CBSA人員無名氏1、CBSA人員無名氏2和CBSA人員無名氏3是CBSA的人員(統稱”CBSA人員”),其名稱不為原告人所知。

C、關鍵事實

a. 臨時逮捕手令的發出

7. 在2018年11月30日,加拿大根據《引渡法》(最高法院(1999年))18章13節單方面申請臨時逮捕原告人的手令(“臨時逮捕手令”)。

8. 加拿大的臨時逮捕手令單方面申請以Yep警員的宣誓誓章作為依據(“Yep誓章”)。

9. Yep誓章指出多項內容,當中包括紐約東區(“EDNY”)裁判官發出逮捕原告人的手令,以就Yep警員描述為”涉及數百萬元詐騙的嚴重控罪”(“美國控罪”)的控罪在EDNY對原告人進行審訊。

10. Yep誓章進一步指出,原告人預定在2018年12月1日(星期六)上午11:30乘搭國泰航班CX838(“CX838航班”)由中國香港抵達溫哥華國際機場(“YVR”)並轉機往墨西哥。

11. Yep誓章繼而列出幾項理由,點出在原告人”短暫停留溫哥華”期間逮捕她屬於緊急和必需,當中包括防止她逃離管轄區。Yep誓章以美國請求逮捕原告人為依據,表明除非原告人在停留加拿大期間被逮捕,否則”即使並非不可能,也極難確保她前往美國接受檢控”。

12. 為促成此項逮捕,Yep誓章提供了識別原告人的資料,包括她的年齡、航班時間、護照號碼和她的兩幅相片。

13. 在2018年11月30日,費林明法官女士大人以Yep誓章為依據對原告人發出臨時逮捕手令,當中包括以下強制性條款:

致所有在加拿大擁有管轄權的治安官員:

謹此命令你們立即逮捕孟晚舟,並在逮捕她後廿四小時內,將她交由法官或大法官處理,但若在此時間內沒有法官或大法官當值,孟晚舟則應儘快交由法官或大法官處理,而你們應有權決定何時交給法官;

(強調部分由本人標明)

14. 在執行臨時逮捕手令時,作為《加拿大法》(1982年)(英國)11章附表B的《憲法》(1982年)第I部分《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憲章”)的規定包括,治安官員必須告知原告人有權知道被捕的理由和有權聘請律師,並給予原告人機會在沒有延誤下聘請和延聘律師。在執行臨時逮捕手令時,原告人亦有權保持緘默。執行臨時逮捕手令的治安官員沒有權力強迫被捕人提供資料。

“加拿大政府”的图片搜索结果

b、CBSA與RCMP合作拘留原告人

15. Yep警員及姓名目前不為原告人所知的其他RCMP人員和/或美國司法部(“美國司法部”)的代表,沒有遵從臨時逮捕手令中的法庭命令立即逮捕擁有《憲章》權利的原告人,反而與CBSA和CBSA人員協定,安排CBSA人員以例行海關或入境檢查為掩飾,在原告人抵達YVR後對她進行拘留、搜查和訊問而不作出逮捕,並利用此機會違法強迫她提供證據和資料(“違法YVR拘留”)。包括CBSA人員在內的CBSA、包括Yep警員在內的RCMP和/或美國司法部的代表之間通訊的完整詳細資料,都是被告人完全知道。

16. 正如下文詳細所述,CBSA人員以海關或入境檢查作掩飾拘留、搜查和訊問原告人,而非按照臨時逮捕手令作為治安官員立即逮捕她。這項行動既屬嚴重也屬蓄意。在《海關法》(最高法院規則(1985年))1章(第2增補)(“《海關法》”)和《入境與難民保護法》(最高法院(2001年))17章(“《IRPA》”)下,CBSA人員可在入境港口對旅客進行例行檢查。在這些情況下,CBSA人員擁有強制和搜查權力。旅客被要求回答問題和接受搜查。例行檢查在《憲章》7、8、9或10節中不被視為觸及旅客權益的”拘留”。不過,在檢查不屬例行性質並特別在有人(在臨時逮捕手令規定下)被逮捕時,旅客則必須獲得《憲章》賦予她的權利。

17. 因此,被告人CBSA人員為免在原告人抵達YVR(按照臨時逮捕手令的規定)立即逮捕她時賦予她《憲章》權利,反而假裝進行”海關或入境檢查”以拘留、搜查和訊問原告人。

18. 在2018年12月1日,CBSA人員蓄意進行違法YVR拘留。同時在2018年12月1日,Yep警員及不為原告人所知的其他RCMP人員為達致違法YVR拘留,即使知道CX838航班將於上午11:30抵達,卻蓄意罔顧其在臨時逮捕手令下立即逮捕原告人的義務。取而代之的是,Yep警員及姓名目前不為原告人所知的其他RCMP人員蓄意延遲在YVR逮捕原告人,以促成違法YVR拘留的目的。

c. CBSA人員在違反臨時逮捕手令和沒有法定權力下逮捕原告人

19. 在2018年12月1日約上午1:10,原告人乘搭CX838抵達YVR。原告人是首批前往離機棧橋的十數名乘客之一。當她在棧橋步行而上時,CBSA人員透過檢查CX838乘客的護照作為對他們的篩查。CBSA人員在認出原告人後逮捕她,其後立即停止篩查乘客。

20. CBSA人員是《IPSA》所指定的”治安官員”。即使這項事實存在,CBSA人員卻蓄意罔顧臨時逮捕手令”針對所有治安官員”立即逮捕原告人的命令。取而代之的是,CBSA人員駐守棧橋的唯一目的,就是拘留原告人並對她進行違法搜查和訊問,然後將她交由RCMP按照臨時逮捕手令作出逮捕。

21. 在所有與違法YVR拘留有關的關鍵時間,CBSA人員都是以公職人員的身分行事。不過,CBSA人員以此身分行事時的權力,只限於實現賦予他們權力行事的法規(即是《海關法》和《IRPA》兩項主要法規)所規定的目的。

22. 下文所述CBSA人員作出的行為,包括拘留、搜查和訊問原告人,沒有一項符合海關或入境目的,或者符合CBSA人員獲賦予權利執行的任何其他目的。除此之外,CBSA人員知道或罔顧他們對原告人作出的拘留、搜查和訊問(如下文所述)都是違法的事實,包括違反臨時逮捕手令的條款,並知道或罔顧他們在所賦予法定權力的範圍外行事,包括《海關法》或《IRPA》所賦予的法定權力。

d. 不合法地於機場被扣留

23.被扣留後,原告人一直受到CBSA官員控制,失去行動自由。有關扣留是不合法的,也含煳不清。

24. 原告人被扣留後,CBSA官員將原告人帶到機場內的CBSA二次服務及檢查區(簡稱:二次檢查區)

25. 原告人被扣留以及在二次檢查區被CBSA控制的整段時間,CBSA官員禁止原告人與她的同行旅伴或其他人交談,包括律師。CBSA官員指示原告人坐在指定地方,不能隨意走動。當原告人需要上洗手間時,原告人要由CBSA官員押送前往。原告人從來沒有被准許離開二次檢查區或聯絡任何人。

26. 雖然原告人被押留,但CBSA官員並沒有立刻告知原告人她遭到扣留的原因,亦沒有及時給予她取得法律意見的機會,亦沒有告知她在憲法中享有的權利。

e. CBSA官員不合法地扣押及搜查原告人的電子儀器,及不合法地搜查她的行李。

27. 在二次檢查區不合法地被扣留在機場期間,其中一名CBSA官員示意原告人交出她所有電子儀器和電腦,包括兩部個人手機、一部iPad及一部個人電腦,CBSA官員其後將這些物件不合法地扣查(統稱:扣查物品)。

28. CBSA官員其後將這些扣查物品帶到一個私人辦公室。不久後,其中一名CBSA官員要求原告人交出扣查物品的密碼。由於CBSA官員有目的地不告知原訴人她遭扣留的原因、她的法律權利和她保持沉默的權利,因此原告人在沒有其他選擇的情況下,向當局提供了密碼。

29. 不合法地取得原告人的密碼後,CBSA官員在侵犯原告人私隱下,不合法地打開及查看扣查物品的內容。被告人都清楚明白這一連串的不合法搜查和希望達到的目的。

30. 此外,CBSA向原告人的所有行李進行仔細、侵入性及集中性的搜查,違反原告人的私隱權利。CBSA官員知道或魯莽地忽視他們其實沒有權力進行有關搜查,指這些搜查行動是在假裝一般海關或移民檢查的情況。

f. 邊境管理局非法審問原告

31. 邊境局官員,代表皇家騎警,和/或者美國司法部,利用YVR的拘留,對於原告進行不合法審問。在此段時間內,不合法審問發生了2次。審問由邊境局2名官員進行,一名官員記錄。審問期間所提出的問題,都由熟悉美國起訴問題的皇家騎警,和/或者美國司法部代表,事先通知了邊境局官員。

32. 邊境局官員,沒有按照”臨時逮捕手令”的規定拘捕原告,而是先審問她,這是嚴重違反了原告的憲章權利。

g. 皇家騎警執行拘捕令需時3個多小時

33. 在不合法的YVR拘留開始之後的大約3小時,皇家騎警的Yep探員,在溫哥華機場的附屬區域,使用”臨時逮捕手令”拘捕了原告。直到這個時候,原告才知道她為何遭到拘捕,以及她找律師的權利。

34. Yep探員知道原告將於2018年12月1日上午11:30到達溫哥華機場。該探員應該按照拘捕令要求,立刻在機場拘捕原告。但是,Yep探員推遲了時間,在機場附屬區拘捕了她。這是不合法行為。

35. Yep探員有意推遲拘捕,目的是讓不合法的YVR拘留情形發生,包括邊境局官員實施的不合法拘留、搜查和審問,以邊境局官員正常檢查一個外國旅客的外貌掩蓋。

36. YVR拘留事件的整個過程中,邊境局官員和Yep探員都知道,或者根本不管不顧,就是他們的行為不合法,而且可能對原告造成傷害。如我們下文可以看到的,原告的確受到了傷害。

h. 非法的溫哥華拘留事件違反原告憲章權利

37. 邊境局官員對原告進行拘留的目的,是為了快速取得一些信息。這些信息,他們、還有皇家騎警和/或者美國司法部相信,如果原告被立刻拘捕、並了解到她的憲法權利之後,是無法再獲得的。

38. 採取了上述的行動之後,邊境局官員有意識地、或者不顧一切地違反了原告憲章第7、8、9,和10(a),10(b)等條款規定的權利。

i. 不合法的溫哥華拘留造成原告傷害

39. 不合法的YVR拘留直接造成原告傷害,包括心理折磨,焦慮,和喪失自由。

j. 替代責任

40. 邊境局官員的行為是在他們作為加拿大的僱員情況下進行的。加拿大因此對此負有連帶責任。

第2部分:申索

41. 原告宣稱,她的憲章第7、8、9 和10各條款規定的權利受到侵害。

42. 原告宣稱,因YVR拘留造成一般侵權行為損害。

43. 原告要求懲戒性或懲罰性賠償。

44. 原告要求開支或特別開支賠償。

45. 原告要求法庭認定為公正的其他補償。

第3部分 法律基礎

46. 邊境局官員干犯公職不法侵權行為。邊境局官員利用作為公職人員的職權,在溫哥華國際機場的非法拘留期間作出蓄意並不合法的行為,並且知悉他們的行為不合法,以及此舉可能損害原告的利益。

47. Yep探員干犯公職不法侵權行為。Yep探員利用作為公職人員的職權,透過其蓄意違反”臨時逮捕令”規定,以及參與溫哥華國際機場的非法拘留,作出蓄意並不合法的行為,並且知悉其行為不合法,以及此舉可能損害原告的利益。

48. 邊境局官員干犯非法監禁侵權行為。在溫哥華國際機場的非法拘留期間,邊境局官員所作出直接而蓄意的行為,導致原告在違反其意願以及毫無合法理據下遭到完全禁閉。

49. 邊境局官員的行為侵犯了原告在1982年《憲法》第一部分、《加拿大權利與自由憲章》第7、8、9,和10章規定的權利,可見於1982年《加拿大法1982》(Canada Act1982 (U.K.) c. 11)附表B。

50. 原告是依據《官方責任及訴訟法令》(Crown Liability and Proceedings Actv, RSC 1985,c. C-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