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

对于ISIS这个极端恐怖组织,相信大家都已经耳熟能详了,

该组织中的“圣战分子”在世界范围内发起过多次恐怖袭击,

甚至还拍摄对包括国际记者在内的平民俘虏进行斩首的视频来威胁国家政府,

如此残忍的非人行径,一直以来长期引起了各地民众的极度恐慌,

除了行为极其残忍之外,ISIS还很会利用互联网这种传播手段来为自己做宣传以吸收新的成员,

这些恐怖分子们打着宗教的旗号,诱导西方青年男女到中东地区参加“圣战”,

投奔组织的男性被武装起来成为“圣战分子”,女性则会被安排为“圣战新娘”,有些更惨的甚至被迫沦为性奴!

但由于叙利亚政府军以及美国支持军队近年来持续的强力打压,如今ISIS组织的势力已是日薄西山了,

所剩无几的余党目前被赶到了叙利亚东部一个名叫Baghouz的小镇上,而且还有不少原先投奔过去的国外成员想着逃离组织回家,

其中就包括下面要说的这位英国19岁女孩——Shamima Begum…

曾在大约4年前,也就是2014年12月时,

当时年仅15岁的Shamima瞒着父母偷偷带着自己的护照和1000英镑离家出走,当家人发现异常并报警后已是为时过晚,

这个小姑娘已经独自坐上了飞机前往土耳其的首都安卡拉,随后又只身去到了叙利亚,

在那之后,家人再次收到Shamima的消息已是她失踪的两周后了,

这位先前已被ISIS组织在网上宣传的“圣战言论”洗脑的小姑娘,在电话那头无比笃定地告诉父亲——

“我现在人已经在’伊斯兰国‘了,

而且再也不会回家了!”

尽管这一新闻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但由于后来几年英国方面失去了她的消息,因此这件事儿也逐渐被人们所淡忘,

直到时间来到上个月,英国《泰晤士报》的记者在叙利亚北部的难民营里偶然发现了Shamima,才让这个女孩再次被人们所记起…

当时Shamima欣然接受了记者的独家采访,并在镜头前说起了自己在投奔ISIS组织后的悲惨经历——

她表示自己在加入组织后不久便嫁给了一位荷兰“圣战分子”Yago Riedijk,顺利地成为了一名“圣战新娘”,

仅在短短的四年时间里,她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而且由于不停的战乱,她其中的两个孩子早前都不幸夭折了,

最惨的是,Shamima前不久在战乱中和丈夫失去了联系,

目前带着一个孩子还怀着9个月身孕的她只能暂避在难民营里…

然而这也并非是长久之计,毕竟如今难民营中的各项物资都非常紧张,

因此为了让自己腹中的孩子能在安全的环境下出生及成长,Shamima只好向英国政府发出请求,

希望能让她回到祖国生产,并留在那里生活下去…

但由于英国大部分民众无法容忍她加入ISIS的行为,最终Shamima被剥夺了英国国籍,到现在她仍不知该何去何从…

要说的是,

其实像Shamima一样投奔ISIS组织多年又想回国的人并不止在欧洲,即使是在地球另一端的岛国新西兰也有类似的情况,

其中最著名的一位,就是接下来要说的这名新西兰人Mark Taylor,

如果说Shamima为了保护孩子安全而希望回国的理由挺正常的话,那么他想要逃回新西兰的原因就有点可笑了…

今年42岁的Mark来自新西兰Hamilton市,到目前为止已经加入ISIS组织五年时间了,

早在2011年时,他就登上了

新西兰政府的恐怖分子黑名单!

按照Mark在投奔组织前的妻子的说法,他是一名情绪极为不稳定的人,平时还沉迷于玩战争视频类游戏,

Mark的这名前妻还表示以前经常因为他沉迷于游戏而吵架,

这可能也激发了Mark想要加入恐怖组织的决定:

“他每天都在长时间地玩游戏,他曾经答应过我多次要改变,但最后还是无动于衷。

因此我们每天都在争论他的这个坏习惯,也难免他会对我有所不满吧…”

后来Mark为了能够给家庭带来更好的收益,于是前往叙利亚投奔了ISIS组织,这样也刚好满足了他在现实中“玩”战争游戏的梦想…

但Mark的前妻还向媒体透露了另外一点——

“他是一个心里非常柔软又敏感的人,

极其容易相信陌生人。

而且他一直都很想要一个奴隶,

所以他才会加入了恐怖组织。”

为了实现在现实中“玩”战争游戏和要一个奴隶的可笑梦想就加入恐怖组织,怕不是脑子瓦特了…

然而这些都还不是Mark做的最荒唐的事,好戏还在后头呢…

2014年7月时,先前已经因为有投靠恐怖组织意向而被新西兰政府监视的Mark成功躲开了监管,逃到了叙利亚,

加入ISIS组织后不久的他,

便在他个人的推特帐户上

直播烧毁了自己的新西兰护照…

然而,

在2015年时,他在发推特时不小心标记了自己的位置,结果泄露了当时在那所有的恐怖组织成员的位置信息,

就因为这事儿,他被组织囚禁了50多天,还被世界网友们贴上了“Bumbling Jihadi”(笨手笨脚的圣战分子)的称号…

由于ISIS组织的势力不断被削弱,Mark最终在去年12月时逃了出来,主动向叙利亚政府投降并被关进了库尔德监狱…

他在面对采访镜头时表示自己加入组织的五年来从没杀过人,

也就是并没有为“伊斯兰国”而战,

“我在组织里只是担任守卫的职务,最多只是在旁边看过他们砍别人的头。”

被问到为什么要逃离组织时,他的回答更是令人哭笑不得:

“现在组织里几乎没有食物也没有钱,基本服务都崩溃了。

要买一个奴隶的话至少要花4000美元,而且买到的还是年纪很老、差不多50以上的女人。

要想买一个体面一点的奴隶的话,至少得花10000到20000美元,实在是太贵买不起啊!

到这个时候,心里还惦记着奴隶这茬儿…

总而言之,现在Mark就是希望能被新西兰重新接纳,

他还表示只要能回国生活,完全可以接受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并认为新西兰应该会接受他的,不然的话就太无情了…

在媒体报道了Mark的事儿后,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在记者发布会上表示,

针对像Mark这一类ISIS恐怖组织的支持者,新西兰政府已经想好了应对政策:

“新西兰人民的安全肯定是我们优先保证的,加入恐怖组织并为他们而战是非法的,而这也就是Mark所做的。”

新西兰司法部长则表示:“Mark是新西兰的公民,新西兰政府必须保证他的权利。

不过如果他回到新西兰,那么一落地就会面临调查和牢狱之灾。”

也就是说,Mark逃离了恐怖组织的魔爪后回国还是得继续蹲监狱…

早知如此,

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