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个生活在异国的移民,你可能常常听到身边的人发出的这样的感慨:xx人就是怎么怎么样(团结,勤劳,英勇,爱奋斗,强悍等等等),所以他们在移民国地位高,也没人敢歧视他们。这个xx可以是印度人,犹太人,日本人,爱尔兰人,越南人,穆斯林。。。但是从来没有被说成是华人。

而海外华人在世界各地约有5000万的人口(2012年数据),可在各移民国的地位却大相径庭。在华人羡慕其他少数族群在移民国地位的时候,我们不妨也去观察和分析这些少数族群在移民国成功的原因。

 

珍珠港偷袭,日裔美国梦碎

1942年12月7日,日军在珍珠港炸沉炸伤了21艘美军舰只,炸毁了188架美军飞机,也炸毁了近20万在美国的日本移民的生活。

 

当年美国的太平洋海军基地被日本人炸了,收了重创,美国人吃了大亏。不过,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这件事发生以后,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当时在美国最倒霉的可能还不是美国人,而是那些生活在美国的日本移民。

 

日本人把美国人给炸了,那美国人,美国社会首先就把气撒在了这些日裔的身上。有些日裔开的商店被打砸抢,还有的美国白人挂出了“Japs keep moving,this is a white man’s neighbourhood”的标语,意思是“日本鬼子滚开,这里是白人的地盘”。其实当时很多日本移民都有美国国籍,但是那些美国白人依然把他们叫做Japs – 一个对日裔非常侮辱性的称呼。(就好比把华人称作:Chinaman,Chink,Ching Chong – 中国佬)

日本移民渐渐的意识到不管他们是不是拥有美国国籍,只要他们长着一张日本人的脸,那么在当时他们就注定要倒霉了。此时,惊慌失措的日本移民开始转手他们的生意,去银行兑现他们的存款,也有年轻的日裔去征兵处报名参军,可是他们都失败了。原因是日裔当时被划为了4C类人群。

 

跟军美国的规定,4C类人群不仅不允许服役,如果是现役士兵被划分至4C类,还要被开除军籍。除此之外,4C类人群的财产还将遭到美国政府的冻结。4C类人群是美国政府针对敌对势力的划分,但这种划分不是专门针对日裔的,那只是珍珠港时间之后,美国政府依据现有的法律迅速做出的反应。

 

而真正专门针对日裔的行政命令,是在珍珠港事件3个月之后出台的。美国政府当时的电视公告是这样说的:由于日本袭击了珍珠港,美国西海岸随之变为潜在的战区,在这些地区居住着十万以上的日本移民的后裔,其中三分之二已经取得了美国公民的身份,另外三分之一还是外侨,众所周知,危险将会在他们当中的有些人身上潜伏。不过,一旦日军入侵美国这些的海岸地带,没人可以预知,在这些人的居住区将发生什么,所以,美国决策层决定,这些地区的日裔美国公民和外侨必须撤离。

(美国政府公告)

 

据统计,当时美国政府在加利福尼亚,犹他州,科罗拉多州等7个日本人主要聚集的州,共修建了10个所谓的安置中心,用以收治近12万的日本移民。这些被称作“安置中心”的地方设有哨塔,铁丝网,并且有荷枪实弹的哨兵站岗,其本质上已经等同于“集中营”。

(安置中心哨兵)

(安置中心住房)

 

根据美国政府的规定,在前往集中营时,每个成年人允许携带150磅约68公斤的行李,未成年允许携带的行李重量是成年的一半。多余的财产,在难寻买家的情况下只能贱卖。

(运送日裔去安置中心)

 

为了方便管理,每个人的脖子上都会挂上一个印有号码的标签,以替代名字。

当时是战争时期,美国政府这种把大量有日本血统的美国人不加区别的统统关在一起的“一刀切”做法,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

 

当时的美国社会主流和政府决策层认为,这些肤色相貌和自己大相径庭的人种,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被同化的,不管他们在美国生活了多长时间,他们依旧会效忠天皇。就因为这样的偏见,将近两代日本人在美国本土艰难创下的基业,一夜之间就被美国政府连根拔掉了。

(等待前往安置中心的日裔家庭)

 

日裔美国移民的第一代和第二代

第一批日本人抵达美国大陆时,是在19世纪八九十年代。日本的明治维新让日本认识到并来到了一个宣扬自由和平等的国家。可他们很快就意识到,现实并非如此。

 

第一代到达美国的日本人大多都作为劳工在西海岸从事种植业。但他们的辛苦劳作,并不能换做社会的认可,没有美国人愿意与他们组成家庭,他们只能让在日本的家人物色,并通过寄来的照片来选择自己的妻子,决定后就给女方寄一张到美国的船票。这种“照片新娘”几乎成为了日裔男性脱离单身的唯一途径。

(照片新娘)

 

照片新娘的出现使得日裔得以在美国组成家庭,而第二代日裔的诞生,则改变了第一代日裔的命运。因为在美国诞生的第二代日裔拥有美国国籍。他们成为了第一代日裔的保护伞。

 

第一代日裔利用他们孩子美国公民的身份,购买土地,积累家业。第二代日裔则通过努力的学习来获得高学历,已获得更多的就业机会。

 

来到“安置中心”的日裔家庭

 

一个大约八口之家的家庭大约可以分到44平方米的地方,一个四口之家则仅有不到15平方米的地方。安置中心内,每一排房屋包括有食堂,公共卫生间,集体浴室,洗衣房以及娱乐中心。每个日裔每天的食物开销大约在45美分。每周会有两次少量的猪肉供应。

(安置中心住房内部)

 

同时,美国的社会主流还在给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美国政府进一步减少开支。可另一方面,被关在安置中心里的日裔,超过70%都拥有美国国籍,他们是美国公民,他们本来就不应该被像罪犯一样对待,所以他们都在要求美国政府保障他们基本的公民权利,给予他们更好地生活待遇。

 

这样,美国政府就面临来自两方面的双重压力。美国政府最后想出的办法是,让这些生活在安置中心的日裔开始自给自足的生活。日裔因此获得权限建立自给自足的社区。

(安置中心升自发的升国旗仪式)

 

在近万人的安置中心里,有来自美国各个行业日裔。他们开始像最初踏上美国国土那样,重新建设自己的临时家园。他们凑钱买来种苗,并开垦土地畜养牲畜,以丰富饮食。

服装设计师教授安置中心里的女性制作衣服。安置中心内有招聘启事的贴纸板,来招收不同技能的工人。安置中心的管理者会给工人们发放工资,虽然非常的微薄,但是他们可以用挣到的钱在安置中心的商店里给孩子买到玩具。

(安置中心日裔自建的图书馆)

 

同时,有许多正值学龄的儿童。日裔开设了学校,里面拥有大学学历的人以及少数的有教师资格的人担任教师。安置中心里,甚至还有为成年人开设的专业课程。

安置中心完全看不到颓废,混乱的情况。反而他们生活的井井有条。这种现象有两种解读,一种是这些日裔虽然长期生活在美国,接受的是美国教育,但他们在内心深处依然保持了日本人固有的精神,那就是他们的忍耐力,他们的秩序性。另一种解读是,这些日裔虽然被关在安置中心里,但他们依然在为他们的“美国梦”在积极地做着努力。

(安置中心内日裔孩子的笑容)

 

面对这样的巨变,日裔是怎么想的呢?

 

安置中心内的第一代和第二代日裔对于美国政府的这种做法,接受程度是完全不一样。

 

第一代日裔,他们生在日本,长在日本,从小接受的是日本文化的熏陶。来到美国以后,他们干的是最底层的脏活苦活。在美国社会上,他们也普遍收到歧视。这些人直到老了,也讲不了一口流利的英语,当然他们根本就没有美国国籍,所以他们和日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内心深处,他们依然认为日本才是自己的祖国。现在美国和日本打起来了,美国政府把他们关起来了,心理上他们觉得是可以接受的。

 

但是,第二代日裔那就不一样了。他们生在美国,长在美国,接受的是美国教育,英语讲的比日语要好。而且,他们有美国国籍,他们认为美利坚才是他的祖国。所以,第二代日裔被关到安置中心的时候,他们心里就很憋屈,觉得祖国把我给抛弃了。于是他们就千方百计要证明自己对祖国的忠诚。他们要求美国政府相信他们,他们是爱国的。

 

第二代日裔证明证明自己效忠美国的行动首先从夏威夷发起了。1942年2月,169名被开除的日裔士兵想向美军夏威夷陆军上将埃蒙斯递交了请愿书,上面写着:

夏威夷,我们的家,美国,我们的祖国。

我们只懂得一种忠诚,对星条旗的忠诚。

我们希望像一个忠诚的美国人一样

无论通过上面方式

无论您觉得我们能够做什么

 

埃蒙斯接受了这份请愿书,随后他给这支队伍去了一个名字:大学胜利志愿团。因为这些士兵大多来自于夏威夷大学的后备役军官训练营,在给他们安排工作时,埃蒙斯出于对他们忠诚度的担心,将他们安排给了工程部队,负责建设各类的军事建筑。

(大学胜利志愿团)

 

然而,大学胜利志愿团卖力的工作,并没能完全消除埃蒙斯对日裔忠诚度的担心。他像上级申请,将夏威夷国民警卫队中剩余的1300多名日裔士兵编为夏威夷临时战斗团并送回美国本土接受训练,以防止在日本进攻夏威夷时这些日裔士兵会突然倒戈。

(大学胜利志愿团在做建设工作)

1942年6月,夏威夷临时战斗团被送到了威斯康辛州的麦考伊训练营接受军事训练。训练完成后他们被编为了“第100独立步兵营”,部队的的座右铭是:One Puka Puka。Puka是夏威夷岛上常见的一种珍珠贝,就是把他们比作来自夏威夷岛上的一颗颗珍珠宝贝。他们也是美国在二战中第一支由日裔组成的作战部队。

(第100步兵营日裔士兵)

对于这一支部队来说,他们的使命不光是要为美国而战,更是要为自己的日裔同胞争回他们本来应该有的尊重。

 

到了1943年,美国政府开始考虑让日裔参军入伍。首先,美国政府给日裔发放了一批调查问卷,用以考量日裔的忠诚度。其中第27和28题最为关键。

 

第27题专门针对符合征召年龄的男性:你是否愿意加入美国军队,参加美军战斗任务,无论美军将你派往何地?

 

第28题针对所有日裔:你是否能够发誓无条件的效忠美利坚合众国,并忠诚地守卫联邦,不受到国内外力量的打击?是否愿意发誓,发起任何形式的对日本天皇以及其他外国政府力量或是组织的忠诚或服从?

 

最后的调查结果,75%的人对这两个问题的都回答的是Yes,剩下的25%的人有的是填了No,有的是选择了放弃留了空白。最后,征召日裔入伍的计划照常实施了。

 

1943年,美国陆军在夏威夷地区招收了3000名日裔,在本土招收了800名日裔,组成了一支完全由日裔士兵组成的部队,第442团,部队的座右铭是:Go For Broke(全力以赴)。

442步兵团

442团的成立对于日裔来说,它的意义非同一般。文章开头说过,珍珠港事件之后,日裔被分为了4C类人群,也就是国外敌对势力。4C类的人是不能参军的,现在日裔平民通过自有报名参军的方式组沉了442团,这就意味着美国政府对日裔的态度和政策已经改变了。但是,这只是美国政府改变了态度,整个美国社会和美国军队并没有!

 

当日裔进入军营后,被没有得到心里期待的那种尊重,反而遭遇了又一次的歧视。在军营里,日裔士兵依然时常被称作是Japs(小日本或者日本鬼子),他们美日混合的奇怪名字与别人也格格不入。他们因为身材矮小而被美国大兵起了一个绰号:土拨鼠营。

 

这就是第二代日裔在美国一直在经历着的美国梦的悖论:只要你努力够了,你就一定能够成就梦想。可反过来,只要你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就说明你努力的还不够。因此,在他们的思维体系里,依然还受到歧视的原因是努力还是不够。所以,他们的尊严最后必须在战场上才能赢得。

 

1943年9月,日裔部队迎来了他们的首战。当第442团还在训练营中接受训练时,早前成立的第100独立步兵营被派往欧洲战场。第100步兵营成为了美国对轴心国集团开战以来第一批在欧洲登陆的美军部队。美国政府没有将他们派往太平洋战场,一方面是考虑到民族情感,另一方面则是对他们的忠诚度仍存有疑虑。

 

1943年9月29日,第100步兵营作为先头部队在行进到靠近意大利萨莱诺(Saleno)时,遭到德军伏击,开始与德军交火,当时,第100营的士兵乔治.高田成夫为了吸引德军火力点,强行冲出掩体,最终头部中弹身亡,成为了美军日裔部队中第一个阵亡的士兵。随后乔治被追授友谊服役勋章,成为日裔美军中第一个获得表彰的士兵。

 

在随后的意大利的战斗中,第100营一点不弱于德军的战斗力,于是就开始受欢迎,被编进了美军第34师。但同时也蒙受了巨大的伤亡,他们从整编时的1400多人,在攻打到罗马时,只剩下了500多人。

向442团投降的德国士兵

1944年8月,第100营正式并入第442团,但是他获得了特批保留第100步兵营的番号以表彰起卓越的功绩。442的全程变为第100步兵营442团。

 

在欧洲战场,日裔部队在对抗德军的战斗中表现的十分英勇。德国陆军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最强的,不管是苏联红军,还是美军其他部队,同样的编制跟德国陆军是没法打的。而日裔442团却能跟德军一团对一团平手打。也因此,442团被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发现,不停地被调往欧洲各个战线,成为了“救火队”,东奔西杀,哪儿危险,哪儿艰苦,就被派往哪。但442团的伤亡也是极高的,常常打到一个排只剩8个人,一个连打成10几个人。

442团投缴获的纳粹旗帜

 

这些日裔士兵用他们的实际行动表明了他们对美国的忠诚,可是他们的命运却没有改变。盟军解放罗马时,入城的军队中没有日裔士兵的面孔。而当时最先打到罗马城下的是第100营,但是他们却接到通知不许进入罗马城内,需要由白人官兵进入罗马城,接受罗马市民的欢迎。

扭转日裔命运的战斗 – Banzai万岁冲锋 

他们真正的命运转折是在1944年的10月,在一场为了营救“丢失的营”而发生的战斗。那一场因为“万岁冲锋”而被记住的战斗。

(电影片段:营救德克萨斯I连)

 

1944年10月27日凌晨4点,经历了连续战斗的442团休息了不到两天,就接到了命令,要对一支被德军隔断的部队实施营救。这支部队被上级称作“丢失的营”,属于美军第36师第141团,在10月26时,141团的275名士兵错误的进入了德军阵地后方两公里处,丢失在了德军阵地。之前美军已经试过了好几次,但是每次都因为德军的火力太猛过不去,只好撤退回来。

 

最后上级选择了442团来营救,因为他们一向比白人部队更敢于冲锋。在接到任务后几天里,442团接受了自参战以来最为猛烈的攻击,因为他们要冲破的是德军牢固的正面防线。442团的士兵从背靠的树干和躲避的掩体下一起冲出,口中大喊着Banzai Banzai(万岁)冲向德军防线。

(442团行军中)

 

这次自杀式的冲锋,442团才德军阵线上抢回了211名白人士兵,但为此442团却付出了将近800名日裔士兵战死的代价。差不多是用4名日裔士兵的性命换回一个白人士兵。

 

而值得欣慰的是,这些日裔士兵用他们的牺牲换来了整个日裔族群在美国命运的改变。

 

第100步兵营442团先后共有1万4千名日裔在这支队伍中服役,而他们最终受到过的表彰超过了服役的人数,达到了18143次,其中有8次是总统部队嘉奖,这个奖项就连美国著名的101空降师也只获得两次。

(美国总统杜鲁门向442团士兵致敬)

442团的战绩:

  • 伤亡率高达314%。回国的时候,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挂着3、4个战友的骨灰盒;
  • 21枚荣誉勋章(其中20枚为战后追授,整个二战包括战后追授美军荣誉勋章总共只颁发464枚);
  • 52枚优秀服役十字勋章(包括19枚后来转为荣誉勋章,美军整个二战共颁发5千枚优秀服役十字勋章);
  • 1枚优秀服役勋章、560枚银星勋章;
  • 22枚军团优异勋章;
  • 15枚士兵勋章;
  • 4000枚铜星勋章(包括1枚后来转为荣誉勋章);
  • 9486枚紫星勋章等。
  • 442步兵团的第100步兵营,因为获得的紫星勋章太多,则被誉为“紫星营”

 

这支完全由日裔组成的部队成为了美军历史上,至今为止,获得表彰最多,同时表彰级别最高的部队。

 

1946年华盛顿阅兵,442步兵团受邀参加。杜鲁门总统对他们说:“你们不仅仅要和残酷的敌人作战,还要面对友军的歧视,然而,你们战胜了这一切。”

 

442团全力以赴的拼死作战精神赢得了美国政府,美国政治家的尊重。但是442团更重要的使命那就是扭转了日裔在美国社会的地位。1983年,美国政府作出报告,承认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日裔移民都是忠诚的美国公民。2010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签署了总统令,决定向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在欧洲战场应用参战的日裔士兵收于美国平民的最高荣誉:国会金质勋章。

勋章上印着100步兵营和442团的番号,以及这支部队的座右铭:Go for Broke – 全力以赴。直到今天,经过二战后的大裁军,第00步兵营442团的番号仍然在美国陆军预备役得以保留。

时至今日,日裔在美国只有极少的人口比例,但是在美国军队中有着非常多的日裔高级将领,比如:

小哈里·宾克利·哈里斯,美国海军退役四星上将,曾任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

艾力·新关,美军首位亚裔四星上将,前美国陆军参谋长、联邦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

肯尼斯·P·森次海军少将

伯特·K·水泽

苏珊·K·益子空军少将

作为移民的第一代,似乎注定要为自己的身份认同,以及对原生国和移民国的错综情感而困扰。而作为第二代,第三代。。。每一代所要面对的困扰似乎都要比前一代减轻很多,直到最后对移民国的完全身份认同。
而作为移民国的少数族裔,我们在移民国主流社会的地位,不仅需要靠后代移民的努力,更少不了前代移民对移民国的贡献。毫无疑问的是,就像日裔美国人,贡献越大,地位自然也就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