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我們一直被灌輸着這樣一個觀點:可重複使用的購物袋是利於環保的好東西,一次性塑料袋則相反。許多城市都開始限制塑料袋的使用,不少商家已經停止提供塑料袋,或者給塑料袋標上價格。一些國家開始推廣可循環使用購物袋——或者你更願意叫它們「環保袋」。

商店裡常見的帆布」環保袋「 | Mario Anzuoni / Reuters

但實際上,所謂的環保袋對環境的危害可能比塑料袋更大。

環保袋可能根本就不環保

2008年,英國環境局(UKEA)發佈了一項研究:紙袋、塑料袋、帆布袋以及可回收聚丙烯(無紡布)托特包,到底哪種材質的袋子最不環保?結果令人驚訝——

在日常生活中,要使污染和碳排放量最小化的辦法是:使用塑料袋,並至少重複使用一次,比如用作垃圾袋或其他次要用途。就單次使用來說,由高密度聚乙烯(HDPE,即食品店使用的塑料袋材質)製成的傳統塑料袋對環境影響最小。而棉布購物袋對環境的影響是最大的,因為這種材質在製造和運輸過程中需要更多資源

這樣的研究結果與我們的直覺完全相反。

HDPE塑料袋具有異物感人造感。它們掛在樹梢上,卡在動物的食管中,爛在垃圾填埋場里,堆積在城市的角落,降解成微小顆粒漂浮在大洋環流中——直至幾百年後的未來。

bbc.com

雖然HDPE塑料袋不易降解,但是製造和運輸所需的資源非常少。塑料袋的碳排放量、廢棄物產生量和副產物量都低於棉布袋或紙袋。塑料袋不僅可以循環使用,還價格低廉,也許這就是塑料袋在我們的生活中無處不在的原因。

英國環境局的這個研究計算出,每隻HDPE塑料袋的碳消耗略低於2千克。要達到相同的水平,紙袋需要被使用7次,可回收聚丙烯做的托特包需要26次,而棉布包需要327次。還有這個研究沒有涉及的有皮革金屬裝飾的設計師款托特包,大概是個天文數字。

一場自相矛盾的鬧劇?

當各種材質的「環保袋」越來越普遍,人們已經不在意它們是否真的環保。許多店鋪在收銀處提供廉價的,甚至免費的環保袋,上面帶有商店logo,外觀被設計得更具時尚感。

五花八門的「環保」購物袋 | baggu.com

非盈利組織和商家將環保袋用作促銷或推廣贈品,這是自相矛盾的:出於環保意願的善舉其實是對資源的明顯消耗

這些環保袋和塑料袋一樣,也會泛濫成災,有些甚至沒怎麼被用過就被隨意丟棄在路邊、垃圾箱里,到處都是。設計師迪米崔·西格爾(Dmitri Siegel)曾在自己家中發現了23隻來自各種組織、商店和品牌的環保袋。如今這些袋子無處不在,導致消費者將它們當成一次性用品,違背了設計者的初衷。

這場「環保袋熱潮」本是為了避免迫在眉睫的自然災害,但似乎反而幫了倒忙,演變成一場低級且毫無重點的狂熱。

We Bare Bears「Tote Life」

大眾對於環保的誤解有很多

縱觀流行大眾的環保主義,類似環保袋的問題比比皆是:

肉食者譴責杏林果園的用水太多;好心清理的垃圾從垃圾桶中溢出、腐爛。有研究發現,從肯雅空運玫瑰到英國產生的碳排量要比從荷蘭船運低,從法國進口葡萄酒到密西西比東比從加州引進更加環保。

可生物降解塑料製成的一次性容器和器皿數量激增,滿足了我們對一次性用品需求的同時還做到了環保,卻還是受到了指責。我們總是倡導轎車和卡車應節約燃料和減少排放,但卻對諸如油罐車、集裝箱船和軍用越野車一類交通工具視而不見——它們的碳排放量是轎車的上千萬倍。

時尚產業或成最大贏家

西格爾認為設計師們是環保袋過度飽和的罪魁禍首。他注意到,這種以托特包為基礎的包型寬大平整,易於印刷,正是裝飾設計和廣告植入的絕佳對象。畫廊、書店、精品眼鏡店、食品店和紋身店都會為消費者提供環保袋,這些袋子還一度成為爆款。

設計師安雅·希德瑪芝的作品「我不是一個塑料袋」 | inhabitat.com

西格爾描述了時尚設計師安雅·希德瑪芝(Anya Hindmarch)設計的購物袋—— 「我不是一個塑料袋」,在2007年的發售經過:

這隻包一開始只在倫敦的希德瑪芝精品店、柯萊特時尚店和丹佛街集市裡限量售賣,但當它在塞恩斯伯里超市開架銷售後,8萬人為了買到這隻包而排起了隊。這個包被引入台灣的店鋪後,需求量大到不得不動用防暴警察來控制蜂擁而上的人群,還有30人因此進了醫院。

環保袋沒我們想的那麼實用

不論是精心製作的設計師作品,還是因日常使用而損壞的促銷產品,幾乎沒有哪個環保袋能物盡其用。它們的使用次數之低,完全無法彌補製作所消耗的資源。廣告詞上寫着「經久耐用」,但是破出孔洞、背帶斷裂、接縫開線以及灰塵和污跡都在所難免。

許多時尚品牌的手袋售價高達幾百美元,其中也包括了環保袋,這加劇了經濟的不平等。《華爾街日報》的作家艾倫·加默曼(Ellen Gamerman)在探討手提包轉變成展示符號的問題時,也引用了希德瑪芝的例子:

用來裝食物,這個包可能真的不夠大 | irishtimes.com

「35歲的莎拉·德貝倫(Sarah De Belen)來自紐約州霍博肯市,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她說自己每周要在食品店用掉30到40隻塑料袋。去年年底,她在超市看到一位女士背着倫敦設計師安雅·希德瑪芝的大熱帆布包後,便立即花45美元網購了一隻。」

「但德貝倫女士馬上意識到,她需要12隻帆布包才夠裝下她平日的一次採購量。『它只能裝下一顆生菜,』她說。除此之外,她補充道,這隻包太好,不適合用來裝紙尿布或濕淋淋的雞胸肉。」

所謂的「環保」只是中產階級的想像?

每種產品的製造和消費都與某些理念分不開。購物網站或者廣告里的人們拎着環保袋的畫面,就是我們心中理念的具象化——

用這些袋子裝着新鮮水果和蔬菜,行走在陽光燦爛的集市,三三兩兩,關係親密;打扮休閑隨意又溫暖,手上沒有電子設備;背着環保袋去海灘,去公園,去藝術節和音樂會,穿行於國際化的的城市社區與田園鄉村之中。

liagriffith.com

這些人看起來既愉快又富有創造性,他們是中產階級,他們居住在保袋所構建的理想世界中:健康,有環保意識,對生態有責任心,適度的種族多樣性,無憂無慮又具有生產力,富裕、寬容、愛冒險、樂觀。

簡而言之,他們是有道德的。

但是有關環保袋最有道德或者最不道德的一點是,人們實際上並不怎麼使用它們。市場調研公司埃德爾曼·伯蘭在2014年進行的一項網上調查發現,只有20%的調查對象表示自己更喜歡用塑料袋;幾乎一半的受訪者都說自己通常還是首選塑料袋,儘管他們有環保袋,也明知其益處。環保袋的實際使用率可能非常低——只有10%。

樂觀點來看,只要環保袋沒有被主人們扔掉,它們的負面影響還是會保持在最低點——它們仍有可能被用上個327次。從生態學的觀點看,環保袋的最佳使用方法有點極端:要麼你一直使用,要麼完全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