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有的读者一看到本文的标题就感觉不耐烦了: 难道这是个问题?  咱们华人有什么理由不支持咱们华人竞选美国总统? 你再去看看民意,有几个华人不支持他竞选总统的? 是的,这我同意。 我看到那些大标题就已经够感觉到杨先生有多火爆了:

看了这些大标题,我还真想补一句:关于杨安泽竞选美国总统这件事,在美国华人之中其实并不是千篇一律都说”Yes“。 你有你的理由支持他竞选,别人当然也可以有人家的理由对他说不。 这就是美国,没有谁可以ding于一尊。 而且美国从小学生开始就教一个能力,叫”critical thinking。“  什么事情越是千篇一律,越是人人都说那很好,人们就越是要怀疑一下。 当人们都夸赞皇帝的新衣很光彩夺目的时候,我就偏要去看个究竟。 事实上,那件新衣确实有不小的问题,这不光是我看出来的,而且很多人都看出来了。

昨天,杨安泽在休斯敦的演讲结束后,一位观众转达了一些华人会因为他对Harvard Lawsiut的评论而不支持他。他的回答是:他很了解这个问题(Issue),但是他的着眼点在于更重要的问题——如何改善美国经济,大学入学录取问题相对没有那么重要。 (大家知道,杨安泽是支持哈佛大学对亚裔考生的录取过程中实行的配额制的。)

或许他是对的,他在考虑如何改善美国经济,所以”大学入学录取问题相对没有那么重要“了。  我不想评论他这个答案了。 只想提醒他一句: 你要是在总统辩论时这样回答问题,你就干脆别竞选总统了,洗洗睡吧。  Civil Rights, equal opportunity, Affirmative Action, educational rights, 这些问题是美国社会一直关切的问题。 如果有一个白人或黑人女听众问你对于美国男女同工不同酬的问题,你要是也这么敷衍的话,估计女听众会激动地跑上台给你一拳。

估计杨先生在休斯顿演讲的听众里很多是华人,他才如此敷衍。 但有的华人还是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当作提高亚裔和华裔在美国的影响力的一个渠道。 很多华人认为:给他捐款 送,他上辩论舞台,目的主要是提升亚裔的影响力和 leadership visibility,至于他的政见如何,不在考虑之中。 ”华人有什么理由在21世纪还不可以放飞自己的总统梦。“

可问题是:杨本人有把他自己看作是华人吗? 大多数美国人有把他当作是一个Chinese American吗?

维基上面有一条关于杨安泽的条目,里面详细地介绍了他的BIO以及政见,但那里面根本就没说他是个Chinese America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drew_Yang)。

在他自己的竞选网站上,他详细介绍了他的背景以及相关信息,但他一个字都没提他是Chinese American。

在他的诸多演讲中,从来就没有明确地说他是一个Chinese American。 有三个面对华人的演讲里面,他有用”we Chinese American“这样的字句拉近跟观众的关系,但并没有明确地告诉观众 ”I am a Chinese American“。

所以,要指望杨安泽竞选总统为在美国的华人”长脸“,这恐怕是一厢情愿。 有些话我就不说了,您自己可以搜到。 我们要是硬说他是代表华裔去竞选总统的话,搞不好他还会丢我们的脸,让美国普通老百姓以为我们华人尽是些喜欢吃大锅饭,捧铁饭碗的懒汉呢。 就说他讲的那个主打纲领UBI,每人每个月发1000美元,就连左派严肃一点的评论员都普遍质疑。 下面这一段摘自《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他的UBI的文章:

每人每年一万二,拿一万二乘以3亿,结果是多少? 钱哪里来?

至于别的网站,就有些不客气了:

如果我们稍微认真一点,会发现更多的十分有趣的问题。 情况好像并非那么rosey。  例如,我很好奇,为什么人们要大张旗鼓地搞”一人一美元,送杨去辩论“运动呢? 我去FEC网站上查看了一下,他实际上前年就开始竞选总统了。 过去两年里他募集到的捐款早就远不止65000美元了。 原来是民主党要求参加第一次辩论的所有人至少要达到三大民意测验1%的人气,至少有65000个来自于20个州的捐款人。 他在去年和前年虽然已经募集了几十万美元的捐款,可捐款总人数还不到3000人(杨粉们要加油了!),这与65000相差甚远。 去年和前年他收到一共3557笔捐款,但其中有些人不止一次捐款,例如一位叫”Nancy Yang“的波士顿居民一共捐了10次。 而在这3557笔捐款中,一共有187位捐款额在1000美元以上,杨安泽的一半以上的捐款都是由这些大户所捐助的。 其中有7位捐了5400元,两位捐了4400元,59位捐了2700元(其中一位叫“TSANG, TERRENCE”的来自香港,参见文件schedule_a-2019-03-08T17_36_16.csv)。 这说明他倚重大款们的捐助。  这样的捐款分布,大致说明了杨安泽的UBI都是些什么人在支持。  草根呢? Humanity 呢?

今天MITBBS有编程高手发现杨安泽的捐款网站上有那么一点猫腻,也就是自动加钱:

上面这个59,392这个数字是自动地每隔一分钟加一,这可以从其代码中发现:

详见https://www.yang2020.com/wp-content/themes/aspire-pro/js/getDonors.js?ver=1.4.1 。

统计结果发现,他的捐款是呈直线型上升的:

这简直太神了。 这样的捐款增长方式,非凡人可达到啊!

他的网站发现有人看到了猫腻,然后如此解释:

What’s up internet. We know you‘re all over this. Here’s how it works.  We have to pull this data from a 3rd party provider, ActBlue. It’s slow.  So we do it manually. Thus we take our current growth rate and run at that rate every day.It’s been about 1 new person per minute. We then reset manually every 24 hours.  It’s a little behind the real number but as accurate as we can get.  We’ll report the most hyper accurate number every quarter to the FEC. Thanks for always keeping us honest.

#YangGang

照这么解释,原来这种直线上升不过是反映出捐款上涨的真实趋势,不算猫腻哈!  这就是神啊!

所以呢,杨先生当上了总统后,工资将是今天美国总统的十倍:

瞎侃到这里,该回答本文的标题了: 对于杨安泽,我们应该说“Yes”还是“No“?

对于他勇于参选总统,不说别的,就凭这种敢闯敢干的大无畏精神,我会说“Yes”!

对于他的政治主张,我会说“No”!

昨天看到了一篇报道,一个黑人女高中生,报考50所大学,39所录取,并给全奖。 她得到的奖学金总额是160万美元:

她的GPA是3.5,高考分数不知,课外活动也并不是最出色。 其它的英雄事迹,没有听说。 就连她自己听到这种好事都惊掉下巴。

试问,这种大好事永远会发生在一个亚裔美国高中生的身上吗? 不管亚裔学子多么刻苦地学习和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做出杰出的贡献,他们永远也不会碰上这种好事。 相反,他们大多数可能就只能去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学,自己家庭负责全部学费。

杨泽安先生,当你为哈佛歧视亚裔考生打圆场的时候,你想过这些亚裔的孩子们吗? 亚裔的孩子们什么时候才可以跟白人和黑人的孩子那样被平等对待?

我上班的那栋楼里第16楼和17楼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者,他们都有博士学位甚至博士后经历,他们每天做大量的实验,他们的薪资微薄。 我曾经就职的安德森癌症中心也是这样。 我去医学中心的一个餐厅里吃午饭的时候经常看到他们。  华人学者是这个国家里许多科学实验的默默无闻的顶梁柱,但他们的待遇也是最卑微的。 假如他们不是亚裔,或许就不会如此被忽略。 杨先生,这一类发生在亚裔身上的不那么令人振奋的事情还很多,你知道多少? 你对你同族裔的人们的种种遭遇知道多少? 你对这个国家的事情究竟知道多少? 你网站上那么多的政治主张,有几条是接地气,靠谱,和能够解决问题的?  就说你支持大麻合法化那件事,你懂不懂为什么这几年美国人的平均寿命有所下降? 就在你开始”一人一美元“campaign 的那一天到今天为止,美国有多少人死于滥用阿片类”药品“吗?

在杨先生的UBI计划中,人的原罪和惰性都被忽略了。 有一位群友说,他认识一个人在拿了大半年的失业救济后不得不出来找工作,干了三天就不想干了,说还是拿救济舒服。就这样辞职了,然后又去申请失业救济。 好在政府部门工作人员打电话询问雇主这个人是怎么丢掉工作的。 得知那人是辞职的,就没批准失业保险金。 按照杨先生的计划,每个月政府就该无条件给这个人发钱。 大救星啊!

历代的夸下海口给人民发放免费大饼的,这样的人要么是骗子要么是傻子。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技术越是先进,就越是需要人的管理水准提高。 虽然人的工作量减少了,被机器取代了,但管理的责任更大了。 当一个社会90%的人都是吃闲饭的人的那一天,人们会去思索进取吗? 当一个学生知道了毕业后不用工作也会有每月1000美元的收入,他会去努力找工作吗? 不会的。 他会去政府门前抗议示威: 这1000美元太少了! 要每人每月发10000美元才够。

现在我来谈谈杨先生的大锅饭将如何支付。 前面引用的纽约时报文章说没法支付杨先生的UBI。 按照杨先生的说法,这就是要在各个企业征收10%的增值税。 就以一台手机为例,您以为这就意味着手机价格要上涨10%吗? 错了! 首先,各个芯片出厂时就被加了10%的增值税。 线路板厂商、机壳厂商、电池厂商等也要缴纳10%的增值税。 手机在组装好以后,负责组装的工厂又要缴纳10%的增值税。 然后销售给各用户时,还要再缴纳10%的增值税。 这么多次征收增值税,最后就远不止10%了。 且不说很多企业会被吓跑,就是照办了,企业也不傻,干脆提高价格就是了。这样一来,美国的物价普遍大幅上涨。 这1000块钱,大部分都打水漂了,甚至都不够抵消物价上涨。 而且美国商品的国际竞争能力也要下降,贸易赤字大幅增长。 看来增值税这条路是傻叉。 那就来考虑如何增税吧,也就是劫富济贫。 想办法挪动现有的税收。要动军费那根本就不够,最多也不过就是动个一两千亿,不够塞牙缝的。 联邦税里比较充足的是Medicaid, Medicare, Social Security, Unemployment and Welfare Programs. , 这几项又叫做entitlement ,是纳税人为自己购买的退休养老金和退休医疗保险,还有给穷人的福利,动不得,谁动谁死定。 当年克林顿总统就搞了一点福利改革,想平衡一下预算,由此得罪了不少黑人,2016大选时还有黑人去克林顿演讲现场抗议捣乱。 民主党怕了,就再也不敢动福利了,相反却要扩大福利。

到了2020大选,桑德斯等人现在在大肆宣传 Medicare for all, free college tuition, 等等。 这些个玩意儿都需要天文数字的财政支出。 那么钱从哪里来呢? 你就是大幅提高现有税率也不够用。 这还没有提 AOC 的 green new deal 呢,那更是个空前的黑洞。 谁来出钱? 现在杨先生又在这些天文数字般的新开销上加一个 UBI 了,怎么支付? 林林总总,民主党的这几项革新,一定要把美国目前的联邦预算提高好几倍才行,可美国GDP就那么一丁点儿,怎么个提高法呢?  印钱? 你就是把美国富人的税率提高到100%也不够。 看来杨先生跟其他的民主党候选人有一场血战了。

有几位华人民主党到处说,杨先生的主张,比其它几位民主党候选人的主张靠谱多了。 这么看来,我还真不好说谁比谁更靠谱。 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他击败党内其它对手抱有厚望。

您还跟我昨天那样坚持支持杨泽安竞选总统吗? 您还坚持”华人就要选华人“吗? 好! 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