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上个月开始,叙利亚民主部队和世界维和部队已经将伊斯兰圣战分子打得节节败退,最后遗留的顽固分子也都将遭到驱逐或消灭。

就算ISIS被全部消灭,他们多年来的恐怖活动给人们带来的身心创伤也需要很唱的时间才能慢慢治愈。

但尽管如此,受害者中还是有人在替他们的恶行辩护…

据每日邮报和路透社、法新社等联合报道,一名疑似ISIS“妻子”的女性在一则视频里称:雅兹迪女性可以被强奸为性奴,因为在她承认自己没有读过古兰经之前,古兰经中就已经有战俘是“财产”的规定。

视频中,这名戴着黑色面纱和眼镜、身份不明的女子正在和另一名女子谈话,前者被询问在所谓的哈里发统治下雅兹迪人的待遇。

这则视频是通过手机拍摄,在镜头下,这名女子将自己对古兰经的理解描述为强奸和谋杀被掳作性奴的雅兹迪妇女的正当理由。

她说,因为穆斯林圣书将战俘定义为“财产”,所以被俘虏来的女性可以被当作物品对待

(在叙利亚巴格霍兹村附近,带着行李和孩子的几名妇女正在自卫队战士的帮助下行走)

然而事实上,她口中的“伊斯兰圣书”第24章第33节明确指出:“如果你们的女奴想保持贞洁,就不要强迫她们卖淫,好让你们享受世俗的生活。”

另一节也赞美了信徒尊重囚犯:“为了真主阿拉的爱,喂养穷人、孤儿和俘虏。”

同时,也有一些伊斯兰原教旨学者认为,古兰经中的一些章节为女性奴隶的保留和持有提供了理由。

视频中的女子后来还补充道:“在伊斯兰教中这不是强奸……因为她们属于财产。”

视频流出后,有人结合视频里的环境猜测这名女子应该是来自伊拉克和叙利亚之外,因为她是在库尔德人控制的叙利亚北部一个难民营发表了这番言论。

她说:“她们曾是战俘,后来沦为奴隶。她们是财产,所以在伊斯兰教中你可以”使用”她们。在伊斯兰教中这不是强奸,因为她们是你的财产、你的奴隶。”

紧接着,她还称:“如果这是古兰经里的内容,那我还能质疑谁呢?”

但当被问及古兰经中是否真的规定可以这样对待囚犯时,她又笑着说:“我对古兰经了解不多。”

2014年,ISIS在伊拉克北部的辛贾尔(Sinjar)占领了雅兹迪信仰的中心地带,迫使年轻女性成为武装分子的“妻子”,并屠杀大量男性和老年女性。

从那时起,数千名雅兹迪人的家园被武装分子占领,妇女们被ISIS的“丈夫”强迫成为性奴。

这些女性的生存状态有多暗无天日呢?

(在巴格霍兹镇,ISIS组织成员及其家人在临时营地搭起帐篷)

一名雅兹迪性奴曾17次更换“主人”,她被ISIS暴徒强奸和虐待,在她成功逃离巴格霍兹之前,还被强迫吃草;

一名女奴在她的瑞典圣战分子的主人去打仗时,会被锁在家里好几天,期间不能出门也没有食物;

一名9岁女奴被买下她的阿尔巴尼亚“主人”责骂后,手被用军靴踩到血肉模糊;

据进入收复ISIS地盘的英国SAS部队称,圣战分子此前斩首了数十名雅兹迪妇女,并将她们的头扔进了垃圾箱;

… …

(一名叙利亚民主力量(SDF)的战士在看到一名男子向他在巴格霍兹的阵地走去后,用他的冲锋枪瞄准了目标)

一个月前,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发起了“最后一场战斗”,占领了伊拉克边境附近巴格霍兹附近的房屋和农田,很多平民被迫离开家乡远离混乱,以免落入下一个魔窟。

与此同时,一些幸存的雅兹迪妇女和儿童出现在了成千上万的难民中,其中还包括ISIS的支持者。

眼看着ISIS在巴格霍兹的最后据点面临崩溃,叙利亚难民营中顽固的圣战分子誓言要报复,其中就有带着黑色面纱的妇女。

“我们已经离开了,但未来会有新的征服。”

(SDF战士站在巴格霍兹村附近一名从战斗中撤离的平民旁边)

在奥运村外一个美军支持的前哨站,10名黑袍妇女站在媒体记者面前,用食指指着天空大喊:“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会留下来!”

而剩下的顽固武装分子和他们的家人,则被迫在位于前进的库尔德部队和河岸之间安营扎寨,遭受重创的皮卡和帐篷是他们最后的栖息地,也是伊斯兰国控制的最后一片土地

(自由缅甸护林员发布的一段视频显示,在叙利亚巴格霍兹最后一块被ISIS控制的领土上,人们在一个临时营地的帐篷之间移动)

逃离巴格霍兹的人大多去了叙利亚东北部的al-Hawl难民营,那里的人口已经暴涨到6.2万人,其中90%是妇女和儿童。

据估计,仍有3000名雅兹迪人在被ISIS围困的巴格霍兹据点下落不明。尽管2014年已经有近20万人逃离。

国际空袭已经杀死了一些在哈里发做奴隶的雅兹迪人,据信在巴格胡兹仍有1000名雅兹迪人,其中包括130名接受圣战训练的男孩。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60岁女性也表示,ISIS将继续存在,因为在该恐怖组织的统治下,男孩们从小就接受了战斗训练,不会轻易消亡…

我们能想到的恐怖分子对人们造成的最大伤害是什么?

是被剥夺人身自由和生命、身首异处?

是被他们踩在脚下肆意蹂躏、被当作物品和“财产”对待?

是成千上万人被迫离开家园逃难、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这些都是,也不尽是。

恐怖分子最令人胆寒的,是对俘虏甚至是世界各地其他人的洗脑!

就像那个镜头下蒙着黑纱戴着眼镜的妇女,她也许曾经也是一名俘虏。

在ISIS恐怖活动猖獗时期,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自愿加入他们,这其中不乏自愿终止学业只身离家去给圣战分子当妻子的少女。

她们甘愿成为魔窟里的一份子,为恐怖轰动贡献自己,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孩子去做人肉袭击或成为新的圣战分子。

恐怖分子给世界带来的伤害需要很长时间去痊愈,就算那些被他们摧毁的文化和历史名城被重建,人们心中的恐惧和伤痛也不会被彻底抹去。

同时,他们给一部分人带来的负面影响也令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