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Max墜機一事牽動人心。據官方公布的消息,飛機的黑匣子已找到,各方都在等待調查結果。更讓人揪心的還有這個……

據前方救援人員透露,昨日失事的埃塞俄比亞航空ET302次航班黑匣子已找到,已由埃塞航空工作人員帶回檢測。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隨後,埃塞俄比亞航空在其社交媒體上證實,失事客機的黑匣子已被找到。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據央視消息,兩個黑匣子其中之一發現於搜索檢查過的廢品堆中,另一個是由中資公司中鐵七局工作人員在地下約20米處找到的。

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8飛機發生墜機空難,這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之後,波音737-8飛機發生的第2起空難。這次空難導致機上157人全部遇難,包括8名中國公民。

據航空公司公布的信息,罹難乘客和機組人員共來自35個國家,以及1名持聯合國護照的人員,此外仍有7人的國籍情況沒有公布。

除了8名中國公民外,此次空難事故的遇難者中還包括了醫生、教授、作家、法律系學生,以及諸多從事國際人道主義事業的年輕生命。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救援隊:飛機在農田撞出數米深坑

3月11日,新華社記者在現場看到,來自埃塞航空公司以及軍隊、醫療部門組成的救援人員已經封鎖現場,救援人員還在搜集飛機墜毀後四處散落的碎片。一些來自周邊村莊的村民把在附近發現的飛機殘骸碎片交給了救援人員。遇難者的遺體目前已經運離現場。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一名叫特斯法耶的村民告訴記者:「(當時)我聽到了巨大的爆炸聲,我的房子發生震動,我和家人慌忙跑到了屋外。後來我們知道飛機墜毀了,事故地點還冒着煙和火。」

在附近從事高速公路修建工作的中鐵七局員工派出人員和機械設備前往事故現場參加救援。「當地時間下午3點半左右我們到達現場,看到飛機在農田裡撞出了一個數米深坑。飛機應該是頭部朝下撞擊地面,在撞擊地面後已經完全變成零散碎片,根本找不到較大的飛機殘骸。」中鐵七局海外公司埃塞俄比亞地區黨總支書記王光輝說。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附近,人們聚集在墜機現場 供圖/視覺中國

埃塞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格布馬里亞姆在新聞發佈會上介紹,現在推測事故原因還為時尚早。他說:「埃塞航空公司將會與飛機製造商、埃塞民航局以及其他相關組織在內的所有利益相關方合作,進一步調查事故原因,在確定原因後會向外界發佈信息。」

事發後,聯合國和多個國家就客機失事表示哀悼和慰問。

事故原因究竟為何?飛行員的最後請求讓人揪心……

隨着調查的展開,飛機墜毀前的最後狀態同樣引發關注,而據報道,飛行員在墜機前,曾做出一個請求。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格布馬里亞姆在當天的新聞發佈會上對記者說,剛墜毀的埃航302航班起飛後,飛行員曾報告遇到困難,要求返回。根據空中交通管制員的記錄,他獲准返回。

只是,在未來得及返航前,悲劇就發生了,該飛機機頭朝下插進入地面墜毀。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格布馬里亞姆還說,這是該航司的高級飛行員,飛行了8000多個小時,有「出色的飛行記錄」。這架飛機此前剛從南非出發抵達亞的斯亞貝巴,在博樂國際機場地面停留超過三個小時,格布馬里亞姆還表示,起飛前的例行維修檢查沒有發現任何問題,目前,他們還沒有確定墜機原因。

他告訴記者:「現階段,我們不能排除任何可能性。我們也不能把原因歸咎於任何事情,因為我們必須遵守國際規定,等待調查。」

相關專家也表示,現在確定原因還為時過早。目前黑匣子已經找到,各方都在等待調查結果。

另外有報道指出,埃航302墜毀前遭遇的問題,的確與去年10月印尼獅航的墜毀情況有些相似。

報道稱,這架失事的航班起飛一分半鐘後,飛機開始因不明原因下降了將近一分鐘,然後才再次爬升。這段時間內,飛機持續加速,速度遠遠超過了飛機起飛階段正常的速度。三分鐘後,飛機墜毀。

而去年墜機的印尼獅航也有相似的遭遇。

2018年11月28日,印尼公布根據黑匣子得出的初步調查報告,披露10月29日造成189人遇難的印尼獅航墜機事件細節。

在11分鐘的飛行中,飛機的機頭自動下垂二十多次,飛行員一直在與出問題的飛機作鬥爭,將機頭拉高,但這場「人機互斗」最終以墜海為結局。

埃航客機最後6分鐘狀態曝光!飛機在農田撞出深坑,黑匣子已找到…

美國波音11日發佈最新聲明:波音公司對埃塞俄比亞航空302航班上乘客和機組的離世深表悲痛。我們對機上乘客和機組的親友表示真誠慰問,並做好準備支持埃塞俄比亞航空團隊。一支波音技術團隊將前往墜機地點,在埃塞俄比亞事故調查局和美國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指導下提供技術協助。

願逝者安息,

也希望早日公布調查結果。


細思極恐!埃航空難背後細節:是偶然,還是另一種可能?

東博社綜合報道,2018年10月末,印尼獅航JT610航班上188人因墜機無人生還;2019年3月10日,埃航失事客機157人同樣因墜機無人生還,其中有8名遇難中國公民。

從機型到飛機飛行軌跡分析,發生在兩個不同時空、不同地點的兩次空難,卻有眾多細思極恐的共同點。


央視新聞客戶端報道截圖

一、出事飛機為同款機型

印尼獅航出事的飛機的型號是波音737MAX8,是全新的飛機。而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在10日下午的新聞發佈會上也證實——失事客機是一架波音737-MAX8全新客機,於2018年11月15號購自波音公司,此前沒有查出任何機械故障。

實際上,在民航空難史上,失事飛機機齡不滿100天的事件是極其罕見的。

二、起飛後不久,印尼獅航、埃航機長都發出過返航請求

印尼獅航航班是在起飛13分鐘後失聯。就在墜機前,機長巴維亞曾發求救信號,但很快地面聯絡處與飛機失去聯繫,機長大喊「救命」的求助聲成了最後通訊。

而埃航也表示,駕駛失事客機的機長自加入埃塞航空以來,保持着優秀的飛行記錄。他自2017年11月開始駕駛波音737客機,是一名飛行8000小時以上的資深飛行員。剛剛起飛時,機長就突然對地面說,他遇到了困難想要返回,並且獲得了返回許可。

三、重合度極高的飛行軌跡

據flightradar24顯示,印尼獅航飛機墜毀前高度曾快速下降,空速上升。13分鐘內飛行數據明顯異常。

而據央視新聞消息,埃航失事客機在起飛後,曾經有過突然下降的跡象隨後又有拉升,之後消失在追蹤畫面中。

中國民航總局緊急下令停飛同款機型

民航總局通知稱,鑒於兩起空難均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737-8飛機,且均發生在起飛階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本着對安全隱患零容忍、嚴控安全風險的管理原則,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3月11日9時,民航局發出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2019年3月11日18時前暫停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目前,波音公司已開始配合埃航開展事故調查。

157人遇難!有8個中國人!中國緊急宣布停用這款飛機!一場悲哀的空難讓世人後怕:這種飛機,真的不要坐了!

2019年3月10日,註定將成為人類民航史上,

最黑暗的一天。

因為就在昨天,埃塞俄比亞傳來一則讓全球人們悲痛的消息。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 8型客機墜毀,

機上149名乘客與8名機組員全數罹難。

埃航客機失事

據《BBC》與《The Australian(澳洲人報)》報道,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8型飛機(註冊號為ET-AVJ)從亞的斯亞貝巴起飛後不久墜毀,

機上157人全部遇難,

其中有8名中國公民,3名澳洲公民。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表示,這架飛機上有149名乘客和8名機組人員,

有33名不同國籍的乘客(後更正為35個國籍)。

ET302航班是從埃塞俄比亞首都飛往肯雅內羅畢。事故發生在當地時間早上8點44分,

這架使用才幾個月的飛機起飛6分鐘後即失事。

據《南方都市報》援引中國駐埃塞使館的消息,

8名中國乘客分別為5名男性、3名女性,包含多名遊客與中資公司派駐人員,

目前確認有1名來自

中國香港的聯合國環境署職員。

據了解,失事的埃塞航空ET302航班為中國往返內羅畢,以及中轉至非洲各國,

華人搭乘較多的航班。

除了8名中國公民,埃航官方公布的機上乘客中還包括:

18名加拿大人,32名肯雅人,9名埃塞俄比亞人,8名意大利人,8名美國人,7名英國人,7名法國人,6名埃及人,5名荷蘭人,4名印度人,4名斯洛伐克人,3名澳大利亞人,3名俄羅斯人,3名瑞典人,2名摩洛哥人,2名西班牙人,2名波蘭人和2名以色列人。

此外,印度尼西亞、蘇丹、也門、挪威、烏干達等11國各有1名乘客。另有4名乘客持聯合國護照登機。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駐埃塞俄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大使館消息,

遇難的8名乘客多數是80後與90後,

他們中,有的是為了工作,有的是為了旅行,

這原是他們生命中的一次經歷,

卻無奈成了他們人生的句點。

據《觀察者》報道,

遇難遊客身份包括

遊客、中資公司派駐人員及聯合國環境署職員3種身份,

來自陝西、浙江、山東、天津和湖北等地。

埃塞俄比亞總理阿比(Abiy Ahmed)的辦公室推文,

對搭乘這班波音737班機乘客的家屬,

就失去至愛的家人表達最深的哀悼。

「地上散落着乘客的物品」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官方發佈了墜機現場圖片,

在遇難現場,到處散落着飛機上各種部件和乘客物品。

據《BBC》報道,一名知情人員表示,

直到上午11點救援人員才到達現場。

地上散落的飛機殘骸

土地上散落着一隻單鞋和包具,它們原本屬於靈動的生命,而現場卻一片死寂

工作人員在處理和辨認散落的物品

工作人員和搜救隊伍正在處理現場

最讓人感到心痛的,是在飛機墜落現場所發現的乘客屍體,

他們彷彿在用冰冷的身體訴說著這場空中浩劫,

願逝者安息,家屬節哀。

此外,埃塞俄比亞航空集團CEO已抵達飛機墜毀現場,

確認無乘客生還。

遇難者家屬痛不欲生,

他們在現場焦急等待着獲取更多墜機事件相關消息。

眼睜睜看着親人與自己陰陽兩隔,

這將是他們餘生中所不敢回想的事。

中國女孩原本打算去非洲看長頸鹿的…

據浙江省外辦消息,埃塞俄比亞失事航班上的浙江女性為金華蘭溪人,是浙江某大學學生,

3月9日從上海出發前往埃塞俄比亞。

我們也去疑似女孩的微博看了看,發現該賬號的最後一條微博信息顯示是在3月9日的21:07,地點在上海浦東機場:

「孩子,媽媽還想再聽你彈吉他、唱歌……」

在遇難者名單中,金某的名字讓父母痛苦不已。

1986年出生的他剛剛過了而立之年,但他卻再也無法嘗盡剩下的酸甜苦辣。

金某是山東青島人,畢業於西北工業大學,在非洲負責教育工作。他喜歡籃球,熱愛唱歌,曾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自己彈吉他唱歌的照片,還曾在大學期間組建樂隊。

一個生龍活虎的年輕人從此長眠,一顆熱愛教育的心從此熄滅。

他還有很多理想抱負還沒實現,而如今…

1981年生的周某也正值壯年,一腔熱血的他剛剛準備在中國一集團公司大展身手。

該集團發言人對記者說,周某長期在一線履職,

表現出色,盡忠職守。

但是這一腔愛國熱血未能大展宏圖,如今,凄涼的灑在了地上…

「他告訴我,已經登上了飛機,勿念…」

和以往的每一次送機一樣,55歲的Joseph Waithaka和兒子在機場擁抱過後,他轉身走向了登機口。

「那晚,我收到爸爸發來的短訊說道,

『飛機已經開始滑行了,我們以後再見…』」

然而,誰也沒想到,

「以後」再也沒有「以後」;

再見,是真的再也不見;

Joseph Waithaka的兒子哽咽道:

「第二天早上當我醒來,我沒有收到爸爸的消息;

而是鋪天蓋地的墜機報道,以及第二名被確認遇害者上父親的名字…」

「我當初還生氣,沒人願意幫我…」

據澳大利亞「SBS News」報道,3月10日,希臘一名男子因為遲到兩分鐘,沒有登上埃航的ET302航班,

從而幸運地逃過了一劫。

隨後他發臉書展示機票稱,「能看見大家都在登機,但我不被允許入內,因為當時還拿着行李,起初還生氣沒人願意幫我。」

在亞的斯亞貝巴,夜幕降臨,人們在災難消息發生後一直前往墜機現場。

一名女性得知自己的孩子未能逃過一劫後,

她試圖保持鎮定,

但淚水依舊翻湧而出。

在埃塞俄比亞機場外,人們仰天抱頭,

無法相信這一切就發生在今日。

在得知自己親人的姓名就在遇難者名單上後,

情緒已不再是可以控制的東西,

悲傷和抑鬱充滿了整個機場。

目前,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為想尋求更多航班信息的人設立了緊急熱線,

中國駐埃塞使館也已啟動應急機制,

正與埃塞政府、埃航保持密切溝通,核實情況,

並將做好後續工作。

那麼,究竟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埃航ET302在起飛6分鐘就「撒手人寰」?

多方報道顯示,

這次空難的原因,引人猜測。

空難原因引人猜測

這次航班失事後,

有方面表示,

現在推測失事原因為時過早,

將聯合飛機製造方波音公司、埃塞俄比亞民航局及其他國際力量

做進一步調查。

「機長想要回頭」

據《新京報》綜合報道,

執行此次飛行任務的高級機長累計

飛行時間超過8000小時,

副駕駛飛行時間超過200小時。

該航班的機長有請示過返航,

可不料還是沒能跑過死神,遭遇空難。

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

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首席執行官Tewolde Gebremariam說,

這架墜毀飛機的機長告訴博樂機場管制員,剛剛起飛時機長對地面說,

他遇到了困難想要返回,

並且獲得了返回許可。

他說:

「這架飛機從南非出發抵達亞的斯亞貝巴後在博樂國際機場地面停留超過三個小時,停留期間工作人員沒有做出任何發現該架飛機有故障問題的備註。」

「737-8 Max一直是危險機型」

據報道,

這架失事的波音737-8 MAX客機於2018年11月中旬交付給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

其飛行時間僅為1200小時,最近一次維護在2019年2月4日。

此外,機上飛行員系高級飛行員,於2010年加入埃航。

這讓不得不質疑這架飛機的安全性。

據資料顯示,

印度「獅子空難」便是由737-8 Max客機的「硬件問題」導致,

獅航空難的調查人員說,

當時富有經驗飛機飛行員似乎難以操控一個旨在防止發動機停機的自動化系統,

這是這個型號飛機的新功能。

調查結果顯示,儘管當時「獅子航空」飛行員努力糾正問題,

但新系統一再迫使飛機頭朝下墜落。

而據埃航的飛行數據顯示:

飛機起飛後反反覆復爬升下降,下降爬升,的過程,高度7000-8600之間,

最大地速到383海里每小時。

圖片來自:愛飛行

這個速度顯然超過了飛機正常的飛行速度。

通常在10000英尺以下錶速250海里每小時,

地速不會如此之大。

該數據了獅航的全球第一架737MAX空難有些相似,

都可以歸結為「空中失控」。

但埃航表示,

目前沒有跡象表明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飛機遭遇了類似的問題。

而據《人民日報》報道,

中國航空公司也曾多次購買波音737-8 Max機型,

數量甚至達到了300多架。

而鑒於兩起空難均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737-8飛機,且均發生在起飛階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本着對安全隱患零容忍、嚴控安全風險的管理原則,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

3月11日9時,民航局發出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2019年3月11日18時前

暫停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民航局將聯繫美國聯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

在確認具備有效保障飛行安全的有關措施後,

通知各運輸航空公司恢復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南航首架波音737-8 Max

「獅子空難」與737-8 Max

2018年10月,

印度時間早上6時33分,

一架印尼獅子航空客機墜毀。

這班航空編號JT-610的波音客機在當地時間早上6時20分,由雅加達起飛,

原定一小時後前往邦加檳港,

但客機在6時33分與控制搭失去聯絡。

印尼當局表示,機上有189人,乘客中包括一個小童和兩個嬰兒。

印尼財政部對BBC證實,

機上有20名是財政部的職員,

機上乘客全部遇難。

巧合的是,

該客機也曾經要求折返,

但最後從雷達上消失。

與埃航一樣,獅子航空此次使用的,

也是737-8 Max機型。

再有相似的是,

獅子航空的飛行員也有着豐富的飛行經驗,

絕不是業界「小白」,

兩名正副飛行員分別有超過6,000及5,000小時飛行經驗。

波音公司稱

737-8 Max這款客機更安靜和較以前的型號更節省燃油。

這款機2017年才正式投入服務,

相信是首次出現的大型事故。

而獅子航空出事的客機是2018年8月才交付,

印尼國家交通安全部門表示,

客機只投入服務了800小時。

波音發聲明表示,對獅子空難事件深表悲痛,已準備就事故調查提供技術支援。

印度航空顧問格里‧蘇亞特曼(Gerry Soejatman)表示,

737-8 Max自從推出以來一直面對不同的問題,

包括維持穩定的飛行高度上出現困難。

根據《BBC》所公布的文件顯示,

客機出事前一天從巴里前往雅加達時,

正機長位置顯示航速的儀器就出現過問題。

該航班的乘客投訴,客機空調及燈光出現問題,引擎傳出怪聲,最後延遲三小時起飛,

具體原因不明。

根據航班偵測網站FlightRader24,這班客機當時在頭幾分鐘的航速和飛行高度出現異常,

在27秒內下降875呎──

這個時間通常是向上升高的時間。

這樣的一架波音737-8 Max客機在被多次投訴之後仍然投入使用,

在正機長發現問題並舉報問題之後仍然沒有進行調整和修改,

其中原因為何,

希望波音公司可以給出合理的解釋。

3月10日的埃航空難讓人痛心,

機長在發現問題後申請返航,但於事無補,

全機157個生命全部隕落。

「墜機」「空難」等等,都是聽起來就令人倍感沉重。

一旦飛機在飛行過程中發生事故,如何逃生自救,是每個人都應該了解的課題~

據報道,這是波音737-8 Max機型在5個月內發生的第二起大型空難,

中國目前已經全面暫停了對該機型的使用。

而其他國家是否有所措施目前尚未知曉,

波音公司目前也未給出最實錘的解釋,

所以請小夥伴們在購買機票的時候盡量避開波音737-8 Max,

每一次航行都是對航空公司的信任,

願你們都可以安全到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