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3月10日,星期天,埃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37 max-8型的飛機,在起飛後不久墜毀,157人無一生還。

飛機上,有21位聯合國工作人員。紐約聯合國總部隨即下半旗致哀,聯合國秘書長古鐵雷斯說:這是聯合國悲傷的一天,一個全球性悲劇找上門來了……

飛機上,還有8名中國乘客:四名央企員工,兩名聯合國工作人員,另兩人因私出行。

看到不少懷念文章,作為一個曾長期駐外的人,他們的不少經歷和感悟,都有着強烈的共鳴,讀來真是讓人潸然淚下。

12日,星期一,美股開盤,波音盤中一度大跌13%,隨後因為美股整體向好,跌幅收窄至5.33%,報400.01美元 。

  但不折不扣,2019年又一隻黑天鵝來了,不僅僅對於股市,更對於人心,還有無價的生命。

因為就在5個月前,同樣也是一架波音737 max-8型飛機在印尼最會,機上289人全部遇難。

同樣的波音新飛機,同樣的起飛魔鬼時刻,同樣的類似原因,那,到底發生了什麼?

種種跡象,指向波音該機型的一個新功能——自動防失速系統。

應該說,這本是一件好事。一旦飛機機頭抬高到危險高度,該系統就會自動介入,接管飛機控制,使飛機低頭飛行,避免極端情況發生。

但這只是魔鬼的天使面孔,但另一張臉就很猙獰:按照一些專家所披露的,在某些情況下,該系統可以將機頭意外降低,而且幅度太大,以至於機組人員無法重新將機頭抬高,最終的結果,很可能就是飛機俯衝或者墜機。

2個月前的印尼空難,印尼官方按照黑匣子得出的初步調查顯示:在11分鐘的飛行中,飛機的機頭自動下垂二十多次,飛行員一直在與出問題的飛機作鬥爭,將機頭拉高。

這場「人機大戰」最終的結果,是飛機墜海,無一生還。

你可以想見飛行員拚命努力卻無力回天的絕望。

這次埃塞事故,情況似乎如出一轍。按照埃塞方面披露的信息,當天天氣不錯,飛機剛起飛後,機長即表示操縱飛機困難,要求立刻返航,得到地面空管的批准。

但一切似乎已經來不及了,起飛六分鐘後,飛機墜毀於地面,150多條生命就此隕滅。

魔鬼釋放了出來。

  (二)

印尼空難發生後,波音曾給全球的航空公司發出了相關安全警告。

但這個警告讓很多人憤怒,按照媒體的報道,不管是航空公司的管理層還是飛行員,居然都不知道飛機上裝了這樣一套系統。

《華盛頓郵報》去年11月13日的報道中援引美國飛行員協會安全委員會主席邁克⋅米凱利斯的話稱:「在飛機上安裝一個系統但不告訴操作飛機的飛行員,這太蠢了,尤其是還涉及飛行控制。為什麼他們之前沒接受過這方面的培訓?」

但亡羊沒能補牢,新的事故還是發生了。

所以,才有了中國民航局3月11日上午的緊急公告:停飛所有737 max-8型飛機。

公告也不客氣,直指可能原因所在:

3月10日,埃塞俄比亞航空一架波音737-8飛機發生墜機空難,這是繼去年10月29日印尼獅航空難事故之後,波音737-8飛機發生的第二起空難。

鑒於兩起空難均為新交付不久的波音737-8飛機,且均發生在起飛階段,具有一定的相似性,本着對安全隱患零容忍、嚴控安全風險的管理原則,為確保中國民航飛行安全,3月11日9時,民航局發出通知,要求國內運輸航空公司於2019年3月11日18時前暫停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民航局將聯繫美國聯邦航空局和波音公司,在確認具備有效保障飛行安全的有關措施後,通知各運輸航空公司恢復波音737-8飛機的商業運行。

  據統計,目前中國國內共運營該機型96架,涉及多個航空公司。

中國也成為國際上第一個禁飛該機型的國家。

這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肯定也有着某種的壓力。

對於這個決定,中國民航局副局長李健當天就透露,在作出該決定前,中國民航局已與波音公司及美國聯邦航空局進行溝通,「由於美方一直很難下定決心,民航局只得率先做出停飛該機型的決定」。

  據他判斷,波音737-8的問題目前很難解決。

「波音737-8機型出現的問題目前只有在自動駕駛狀態可以解決,人工駕駛狀態則來不及,再接自動駕駛也接不上。技術上有一些辦法,但不能根本解決。」

請注意,美國很難下決心。

為什麼?

首先,是龐大的經濟利益。

從經濟效益講,737 MAX是波音的王牌,利潤貢獻率佔到了波音的三分之一,而且隨着生產速度的加快,一年可望給波音帶來300億美元的收入。

美國人更多的考慮,可能還是聲譽上的。如果停飛該機型,無疑是對波音公司以後信譽是重大打擊,對美國製造和美國出口,更是一個壞消息。

這就是現實。如果是其他國家的飛機問題,美國肯定不會「很難下決心」了。

在這種情況下,按照中國方面的說法,航空安全第一,中國別無他法,只能率先做出停飛該機型的決定。

在中國之後,埃塞和印尼也作出停飛該機型的決定。

(三)

這是2019年春天的第一隻黑天鵝。

對於波音公司來說,最終的調查結果還未可知,但兩架新飛機的悲劇,預示着噩夢應該才剛剛開始。

但當天股價只跌了5%,也可看出美國人對外部悲劇多少有些漠視,或者說對嚴重情況還估計不足。

這不是2019年的第一隻黑天鵝,還記得2019年第二個交易日的暴跌嗎?

當天:

道瓊斯指數大跌2.83%,

標準普爾指數跌幅2.48%,

納斯達克指數大跌3.04%。

在聖誕節前最後一個交易日,美國人已目睹了有史以來最糟糕的聖誕行情。

2019年的第一隻黑天鵝,就是曾經如日中天的蘋果。引發暴跌的,就是當時蘋果糟糕的營收預期。

當天蘋果發佈2019財年第一財季的營收預期,調低至840億美元,大大低於此前的890億美元至930億美元。蘋果CEO庫克表示,之所以要調低,是因為iPhone在大中華區銷售不振,還有,其他國家消費者更新換代頻率的減慢。

這是12年來蘋果第一次下調預期。蘋果股價也應聲大跌9.96%,6年來蘋果最慘烈一次暴跌。

  作為美國創新的象徵,蘋果過去幾年股價持續飆漲,市值一度突破1萬億美元大關。

但蘋果的好日子或許也終結了。畢竟,隨着手機市場競爭的慘烈,蘋果創新也越來越乏力,下坡路跡象明顯。

現在,又是波音。

這不由讓人想起了墨菲定律(Murphy’s law) 。

美國一空軍基地的墨菲上尉在研究事故中發現:如果有兩種或兩種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種選擇方式將導致災難,則必定有人會做出這種選擇。

這就是「墨菲定律」,主要內容有四個方面:

一、任何事都沒有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二、所有的事都會比你預計的時間長;

三、會出錯的事總會出錯;

四、如果你擔心某種情況發生,那麼它就更有可能發生。

如果大家看過電影《星際穿越》的話,對「墨菲定律」或許並不陌生。這可以有多種解釋,但有一種是肯定的:一場災難,總是一個又一個糟糕的細節堆積而成,問題不可能100%掩蓋,總有一個細節會讓你露出馬腳。

這其實都說明一個問題:事故肯定存在隱患,應該也出現過異常現象的苗頭,只要一個隱患被堵住、一個徵兆被提前發現,往往就能避免整個事故的發生。

這個世界,出來混,都是要還的。

只是那些無辜的生命,卻最終成了代價。包括那八名同胞,不少人的生活還未充分展開,他們的事業才剛剛開始,就這樣永久地留在了非洲。

看到有報道說,有乘客只是因為遲到了兩分鐘,最終沒被允許登上那趟航班,當時很失望沮喪,但哪知道,自己與死神擦肩而過。

人世無常,一聲長嘆,珍惜當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