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曾有人把中国校服和其他国家校服放在一起比较 

很多人都羡慕:别人的校服真有设计感,好看!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好看”背后,其实有多少心酸……

 

在新西兰,每到新学年,大家都会听到这样的哀鸣: 

校服太贵了!真的买不起了!

 

不仅新闻报道频频刊登“校服问题”的文章

 

社交媒体上也铺天盖地都是家长们的抱怨。

 

人们甚至用上了Horrendous这样的词汇,呼吁政府出手来拯救这样“骇人”的价格。

 

Jayson Fong来自中国香港,他毕业于Macleans College,目前是奥克兰大学工程系二年级在校生,
对于新西兰“校服奇贵”的现象,他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思路和方法,然而,却遭到了来自母校Macleans College的强烈阻力……
于是,他大胆找到了新西兰当地主流媒体发声,讲述自己的故事,多家媒体都刊登了他的遭遇, 

而日前,天维网记者也采访到了这位年仅19岁的华人小哥,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两年前想卖掉旧校服发现“二手店”竟收50%佣金

Jayson Fong看上去干净整洁,大大的笑容里饱含着青春活力。

 

他告诉记者,其实这一切都要从两年前他刚从Macleans College毕业时讲起。

 

“毕业之后我打算卖掉我的旧校服,发现在学校的‘校服店’竟然要收50%的佣金,而且还是寄卖,我就觉得这很不合理。”

 

据Jayson介绍,在新西兰,一般购买校服有两种,

 

“一种是那家叫John Russell的专门的零售店——很多校服都只有在这一家能买,可以说是‘price fixing’。还有一种就是可以在学校的二手‘校服店’买,但他们收了50%的佣金,那校服的价格也就被推高了。” 

 

初步尝试自己卖校服学校职工威胁:遣返你!

Jayson表示,其实自己两年前卖二手校服,并不是为了赚钱,纯粹是出于不服,凭什么要有50%的佣金?

 

“这种商业模式不仅很旧,也很不公道,所以我就打算自己去卖校服。”

 

于是,他从一起毕业的同学和朋友那里又收了几套旧校服,打算连同自己的旧校服一起卖给还在校的低年级学生。

 

“结果才卖了三四件,还没有开始发扬光大,就接到电话了。”

 

高中时的Jayson与同学、老师合影
“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学校的一位职员就打电话给我说,你不可以再继续这样卖校服了,这样是违反学生visa条款的!可以对你遣返。” 

“我后来查阅资料才发现,国际生的确不可以这样进行买卖的,他可以抓住这个点来要挟我,”

 

“但本地生这样售卖就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Jayson认为,学校给他打这个电话,其实背后有更深原因:

 

“我觉得他们不是担忧我的visa,而是不想让我影响到学校的盈利。”

 

“据我所知,大部分学校,是能拿校服零售店30%的钱的。而那些开在学校的校服二手店,自然也要给学校租金等等。”

 

Jayson的推断并非空穴来风。实际上,根据Stuff的报道,曾经做过8年某校董事会主席、如今的进口商Eric O’Brien(下图)就表示,

“现实情况就是,校服销售的所有权,是在学校董事会手里。”

 

 
越想越不服气自己研发APP

当然,接到校方电话的Jayson,在当时是很懵的,

 

“说要遣返我,我吓死了。”Jayson说,

 

“但是我越想越不服气,大概半年之后,我就开始写一个可以专门供大家自己进行二手校服交易的APP。

 

这个APP的名字叫School Shop,目前已经在Google Play安卓版上线。

 

“为什么做这个app,我学生visa的身份受限,不能买卖是一个方面,但更想为大家创造一个平台。”
Jayson表示,其实校服太贵这个事情,大家都有感触, 

“比如在学校里,冬季丢校服夹克,是很常见的事……有时候其实不是丢了,别人会‘拿’走,因为它贵,大家都买不起。我认识有一个人,他的校服夹克丢了,他也不愿意去‘拿’别人的,就这样没有Jacket挨了一个冬天。”

 

高中时的Jayson
但在Jayson看来,真正站出来解决这个问题,或者认真讨论这个问题的太少了。他希望自己的APP能够带来一些改变。 

Jayson表示,他这个APP有点类似TradeMe,但却对校服进行了精细分类:

 

“因为校服是一个需要很细分的东西,比如各个学校都有专门校服,不同年龄,尺寸等等,我并不认为TradeMe的功能能够很好满足大家需求。而且我是不收佣金,也没有广告的。”

 

整个APP的制作,花了Jayson整整6个月时间。 

“就是我一个人,用业余时间,一边学一边做的。”

 

“现在已经有100多个下载,全部都是Macleans的学生,而且已经有买卖陆续发生。以后我希望我的APP能够有ios版本,然后能方便更多的学生。”

 

 

母校校长怒斥:根本没有校服问题!

据Jayson介绍,在APP成功上线后,他就通过自己母校Macleans College的内联网邮件,向自己的校友们发了一封email,

 

“我那封邮件就讲了校服贵的问题,以及我的APP可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新西兰主流媒体Stuff也就此事对Jayson母校现任校长Steven Hargreaves进行了采访,在访谈中,Hargreaves校长将Jayson的这封邮件称为“垃圾邮件”,是“不请自来”且“不敬”的。

 

Hargreaves校长表示,自己感到非常震惊,已经让学校的IT人员对这封邮件进行了删除,并把Jayson的邮件地址都进行了屏蔽。 

在英文媒体的采访中,这位校长表示自己对Jayson Fong卖二手校服的事儿并不介意,实际上自己还很赞许他“创业创新的能力”,但学校不能允许这种“垃圾邮件”的方式。

 

我们就校方的回应也问询了Jayson,而Jayson表示当时情况并非这样, 

“我给校友们发过邮件后,我收到校长给我的email,说,你这样发垃圾邮件的惩罚,最高是500,000纽刀,

 

Jayson称,两年前的那一幕似乎又再现了,

“这是什么意思,又想说会去告我,以此来威胁我吗?”

 

在新西兰电视台AM Show作客的Jayson Fong
“我认为我的邮件不属于spam。第一,是我做的这个app完全不盈利,我不收一分钱,这个是光赔钱不赚钱的事儿,第二我也完全没有欺诈。” 

Jayson表示,这位校长是在他离校之后才上任的,对于他之前的情况也不了解,于是他就发了邮件,让对方给他回电话,他会好好解释,

 

“我跟他(校长)打过电话,向他解释,但他完全不听我说话,只不断地说,你这样做大错特错,我很不喜欢这样,”

 

“我跟他说之前有职工威胁要遣返我的事情,他也一口否认,连说没有这回事,没有发生过,”

Jayson说,电话中他只是希望能和校长能真诚地聊一聊校服的事情,看是否能促使校长,最终帮助到校服的降价, 

“我表示想和他面对面谈,他说,我完全不会跟你谈,我不相信你这个人。”

 

“我最生气的是,我跟他说,所以你宁愿校服这个问题一直不得到解决?他跟我说,根本就不存在校服问题,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Jayson说,对校方的作法,他感到非常的气愤——他还知道有两个在校生,因为转发了他的邮件,挨了最严重的停课处分。

 

 

光是校服,一年支出就几千纽大家都说买不起

其实,新西兰校服贵得离谱,是大多数学生和家长的共识。

 

根据PureProfile的一份调查,有72%的家长都认为学校校服太贵了,53%的家长认为校服质量并不怎么样,69%的家长都希望能够有购买更便宜普通的校服的选择。

 

(一些孩子因为家里买不起冬装校服,只能在冬天穿着短裤去上学)

就此,我们也采访到了另一位华人家长,维心基金会的创始人Eva Chen。 

Eva有四个孩子,她表示,每年开学,孩子的校服费用对她来说都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

 

“老大上高中的必须配备就需要700纽,老二上初中,必需配备也要的200纽。一家四个孩子,一个月工资就这样没了,这还是公立学校的制服而已。”
而且这个费用不是一次性的。

 

Eva表示,高中里面的Junior High 和Senior High的校服款式还不一样,还要重新买。小孩子长得那么快,一年就要换一套。基本上一年都是几千块的费用支出。

 

据她了解,每年开学都有家长对校服贵的事情提出质疑。但是也没有谁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

 

正在试穿校服的学生 图据Stuff
Eva说,今年她打算回国去打听一下做衣服的费用,如果国内的制衣厂能够以更便宜的价格把校服做出来的话,她肯定会选择回国做衣服。在她看来,校服贵的很离谱,质量也没有和价格相匹配。

 

不过,曾经也有听说有家长在国内找制衣厂团购做衣服,结果被学校起诉和警告版权的事情。

 

“在沒有确定完全合法前不敢贸然行动,但也算是有个借用计划,不然校服真是太贵了”。

 

 

校服为何这么贵背后操手究竟是谁?

对校服为什么这么贵,Jayson有着自己的解读:

 

“我觉得校服这么贵,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新西兰)这是个垄断的行业,只有一个工厂做,只有一个分销店,他们的价格可以任意定。”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一般工厂到分销,到买家,普通产业价格可能是10%-20%的跳跃,可是我看已经有英文媒体报道,新西兰校服,每个环节甚至可以达到700%的跳跃,太夸张了。”

 

而实际上,新西兰现任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也在早前明确表示过,要对某些学校借着校服销售而进行的“秘密筹款”进行打击, 

“你去看看学校之间校服价格的不同,就能看出来很明显一些学校在趁机赚钱。”

 

据称,在新西兰,其实在校服定价这一块,并没有任何法律法规去限制学校自己对校服销售涨价,而学校也可以不断地“更新换代”,选择“更现代、更高科技”,当然也“更贵”的校服。 

在此之上,每个学校还有自己的Logo,需要特殊缝制,有些学校还有自己的衣领设计,以及特殊的色彩、尺寸、混纺要求……

这样一来,到达学生家长手中的校服,自然就是天价。 

比如,在Jayson Fong的母校,一件夹克或者毛衣Jumper,就要收100,哪怕一件衬衣,也需要55-65纽刀。据说在香港,这个价格都能买到整套校服了。而一套西装校服则是230纽币,跟名牌西服持平。

而如果去学校所谓二手店里的校服,也可能便宜个20块而已。

 

正在生产校服的服装厂
对此,Jayson Fong无奈地表示, 

“是的,我校内邮件里的确对我的app进行了宣传,但这个宣传对我本人没有什么好处的,我宁愿校长能在这件事后对校服进行降价,让以后都没有人愿意我的app,这个其实是我最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