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曾有人把中國校服和其他國家校服放在一起比較 

很多人都羨慕:別人的校服真有設計感,好看!

 

然而,你可能不知道,“好看”背後,其實有多少心酸……

 

在新西蘭,每到新學年,大家都會聽到這樣的哀鳴: 

校服太貴了!真的買不起了!

 

不僅新聞報道頻頻刊登“校服問題”的文章

 

社交媒體上也鋪天蓋地都是家長們的抱怨。

 

人們甚至用上了Horrendous這樣的詞彙,呼籲政府出手來拯救這樣“駭人”的價格。

 

Jayson Fong來自中國香港,他畢業於Macleans College,目前是奧克蘭大學工程系二年級在校生,
對於新西蘭“校服奇貴”的現象,他提出了自己的解決思路和方法,然而,卻遭到了來自母校Macleans College的強烈阻力……
於是,他大膽找到了新西蘭當地主流媒體發聲,講述自己的故事,多家媒體都刊登了他的遭遇, 

而日前,天維網記者也採訪到了這位年僅19歲的華人小哥,了解了事情的始末: 

 

兩年前想賣掉舊校服發現“二手店”竟收50%傭金

Jayson Fong看上去乾淨整潔,大大的笑容里飽含着青春活力。

 

他告訴記者,其實這一切都要從兩年前他剛從Macleans College畢業時講起。

 

“畢業之後我打算賣掉我的舊校服,發現在學校的‘校服店’竟然要收50%的傭金,而且還是寄賣,我就覺得這很不合理。”

 

據Jayson介紹,在新西蘭,一般購買校服有兩種,

 

“一種是那家叫John Russell的專門的零售店——很多校服都只有在這一家能買,可以說是‘price fixing’。還有一種就是可以在學校的二手‘校服店’買,但他們收了50%的傭金,那校服的價格也就被推高了。” 

 

初步嘗試自己賣校服學校職工威脅:遣返你!

Jayson表示,其實自己兩年前賣二手校服,並不是為了賺錢,純粹是出於不服,憑什麼要有50%的傭金?

 

“這種商業模式不僅很舊,也很不公道,所以我就打算自己去賣校服。”

 

於是,他從一起畢業的同學和朋友那裡又收了幾套舊校服,打算連同自己的舊校服一起賣給還在校的低年級學生。

 

“結果才賣了三四件,還沒有開始發揚光大,就接到電話了。”

 

高中時的Jayson與同學、老師合影
“毫無預兆的情況下,學校的一位職員就打電話給我說,你不可以再繼續這樣賣校服了,這樣是違反學生visa條款的!可以對你遣返。” 

“我後來查閱資料才發現,國際生的確不可以這樣進行買賣的,他可以抓住這個點來要挾我,”

 

“但本地生這樣售賣就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Jayson認為,學校給他打這個電話,其實背後有更深原因:

 

“我覺得他們不是擔憂我的visa,而是不想讓我影響到學校的盈利。”

 

“據我所知,大部分學校,是能拿校服零售店30%的錢的。而那些開在學校的校服二手店,自然也要給學校租金等等。”

 

Jayson的推斷並非空穴來風。實際上,根據Stuff的報道,曾經做過8年某校董事會主席、如今的進口商Eric O’Brien(下圖)就表示,

“現實情況就是,校服銷售的所有權,是在學校董事會手裡。”

 

 
越想越不服氣自己研發APP

當然,接到校方電話的Jayson,在當時是很懵的,

 

“說要遣返我,我嚇死了。”Jayson說,

 

“但是我越想越不服氣,大概半年之後,我就開始寫一個可以專門供大家自己進行二手校服交易的APP。

 

這個APP的名字叫School Shop,目前已經在Google Play安卓版上線。

 

“為什麼做這個app,我學生visa的身份受限,不能買賣是一個方面,但更想為大家創造一個平台。”
Jayson表示,其實校服太貴這個事情,大家都有感觸, 

“比如在學校里,冬季丟校服夾克,是很常見的事……有時候其實不是丟了,別人會‘拿’走,因為它貴,大家都買不起。我認識有一個人,他的校服夾克丟了,他也不願意去‘拿’別人的,就這樣沒有Jacket挨了一個冬天。”

 

高中時的Jayson
但在Jayson看來,真正站出來解決這個問題,或者認真討論這個問題的太少了。他希望自己的APP能夠帶來一些改變。 

Jayson表示,他這個APP有點類似TradeMe,但卻對校服進行了精細分類:

 

“因為校服是一個需要很細分的東西,比如各個學校都有專門校服,不同年齡,尺寸等等,我並不認為TradeMe的功能能夠很好滿足大家需求。而且我是不收傭金,也沒有廣告的。”

 

整個APP的製作,花了Jayson整整6個月時間。 

“就是我一個人,用業餘時間,一邊學一邊做的。”

 

“現在已經有100多個下載,全部都是Macleans的學生,而且已經有買賣陸續發生。以後我希望我的APP能夠有ios版本,然後能方便更多的學生。”

 

 

母校校長怒斥:根本沒有校服問題!

據Jayson介紹,在APP成功上線後,他就通過自己母校Macleans College的內聯網郵件,向自己的校友們發了一封email,

 

“我那封郵件就講了校服貴的問題,以及我的APP可以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不過,新西蘭主流媒體Stuff也就此事對Jayson母校現任校長Steven Hargreaves進行了採訪,在訪談中,Hargreaves校長將Jayson的這封郵件稱為“垃圾郵件”,是“不請自來”且“不敬”的。

 

Hargreaves校長表示,自己感到非常震驚,已經讓學校的IT人員對這封郵件進行了刪除,並把Jayson的郵件地址都進行了屏蔽。 

在英文媒體的採訪中,這位校長表示自己對Jayson Fong賣二手校服的事兒並不介意,實際上自己還很讚許他“創業創新的能力”,但學校不能允許這種“垃圾郵件”的方式。

 

我們就校方的回應也問詢了Jayson,而Jayson表示當時情況並非這樣, 

“我給校友們發過郵件後,我收到校長給我的email,說,你這樣發垃圾郵件的懲罰,最高是500,000紐刀,

 

Jayson稱,兩年前的那一幕似乎又再現了,

“這是什麼意思,又想說會去告我,以此來威脅我嗎?”

 

在新西蘭電視台AM Show作客的Jayson Fong
“我認為我的郵件不屬於spam。第一,是我做的這個app完全不盈利,我不收一分錢,這個是光賠錢不賺錢的事兒,第二我也完全沒有欺詐。” 

Jayson表示,這位校長是在他離校之後才上任的,對於他之前的情況也不了解,於是他就發了郵件,讓對方給他回電話,他會好好解釋,

 

“我跟他(校長)打過電話,向他解釋,但他完全不聽我說話,只不斷地說,你這樣做大錯特錯,我很不喜歡這樣,”

 

“我跟他說之前有職工威脅要遣返我的事情,他也一口否認,連說沒有這回事,沒有發生過,”

Jayson說,電話中他只是希望能和校長能真誠地聊一聊校服的事情,看是否能促使校長,最終幫助到校服的降價, 

“我表示想和他面對面談,他說,我完全不會跟你談,我不相信你這個人。”

 

“我最生氣的是,我跟他說,所以你寧願校服這個問題一直不得到解決?他跟我說,根本就不存在校服問題,然後就掛掉了電話。”

 

Jayson說,對校方的作法,他感到非常的氣憤——他還知道有兩個在校生,因為轉發了他的郵件,挨了最嚴重的停課處分。

 

 

光是校服,一年支出就幾千紐大家都說買不起

其實,新西蘭校服貴得離譜,是大多數學生和家長的共識。

 

根據PureProfile的一份調查,有72%的家長都認為學校校服太貴了,53%的家長認為校服質量並不怎麼樣,69%的家長都希望能夠有購買更便宜普通的校服的選擇。

 

(一些孩子因為家裡買不起冬裝校服,只能在冬天穿着短褲去上學)

就此,我們也採訪到了另一位華人家長,維心基金會的創始人Eva Chen。 

Eva有四個孩子,她表示,每年開學,孩子的校服費用對她來說都是一筆非常大的開銷。

 

“老大上高中的必須配備就需要700紐,老二上初中,必需配備也要的200紐。一家四個孩子,一個月工資就這樣沒了,這還是公立學校的制服而已。”
而且這個費用不是一次性的。

 

Eva表示,高中裡面的Junior High 和Senior High的校服款式還不一樣,還要重新買。小孩子長得那麼快,一年就要換一套。基本上一年都是幾千塊的費用支出。

 

據她了解,每年開學都有家長對校服貴的事情提出質疑。但是也沒有誰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

 

正在試穿校服的學生 圖據Stuff
Eva說,今年她打算回國去打聽一下做衣服的費用,如果國內的制衣廠能夠以更便宜的價格把校服做出來的話,她肯定會選擇回國做衣服。在她看來,校服貴的很離譜,質量也沒有和價格相匹配。

 

不過,曾經也有聽說有家長在國內找制衣廠團購做衣服,結果被學校起訴和警告版權的事情。

 

“在沒有確定完全合法前不敢貿然行動,但也算是有個借用計劃,不然校服真是太貴了”。

 

 

校服為何這麼貴背後操手究竟是誰?

對校服為什麼這麼貴,Jayson有着自己的解讀:

 

“我覺得校服這麼貴,最大的問題就是(在新西蘭)這是個壟斷的行業,只有一個工廠做,只有一個分銷店,他們的價格可以任意定。”

 

“……從商業的角度來看,一般工廠到分銷,到買家,普通產業價格可能是10%-20%的跳躍,可是我看已經有英文媒體報道,新西蘭校服,每個環節甚至可以達到700%的跳躍,太誇張了。”

 

而實際上,新西蘭現任教育部長Chris Hipkins也在早前明確表示過,要對某些學校藉著校服銷售而進行的“秘密籌款”進行打擊, 

“你去看看學校之間校服價格的不同,就能看出來很明顯一些學校在趁機賺錢。”

 

據稱,在新西蘭,其實在校服定價這一塊,並沒有任何法律法規去限制學校自己對校服銷售漲價,而學校也可以不斷地“更新換代”,選擇“更現代、更高科技”,當然也“更貴”的校服。 

在此之上,每個學校還有自己的Logo,需要特殊縫製,有些學校還有自己的衣領設計,以及特殊的色彩、尺寸、混紡要求……

這樣一來,到達學生家長手中的校服,自然就是天價。 

比如,在Jayson Fong的母校,一件夾克或者毛衣Jumper,就要收100,哪怕一件襯衣,也需要55-65紐刀。據說在香港,這個價格都能買到整套校服了。而一套西裝校服則是230紐幣,跟名牌西服持平。

而如果去學校所謂二手店裡的校服,也可能便宜個20塊而已。

 

正在生產校服的服裝廠
對此,Jayson Fong無奈地表示, 

“是的,我校內郵件里的確對我的app進行了宣傳,但這個宣傳對我本人沒有什麼好處的,我寧願校長能在這件事後對校服進行降價,讓以後都沒有人願意我的app,這個其實是我最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