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世界上的許多媽媽一樣,在生小孩之前,Cherry Healey (BBC知名主持人)認為養育孩子大概可以用三個詞來概括:1.輕而易舉;2.十分無聊;3.出於本能。

但當她真正成為一個媽媽時,她發現當初的自己還是“too young too simple”,養育孩子絕非想象中那麼簡單,當寶寶一次次偏離她的指導軌道,現在她的心情也可以用三個詞來概括:1.非常複雜;2.充滿挑戰;3.需要幫助!!!

圖片來源自BBC

Cherry Healey 是BBC知名主持人,同時也是一位新手媽媽,有個18個月大的女兒 Coco。和其他媽媽一樣,她對女兒的成長抱有很多的期待,當然,最大的願望就是女兒能夠成長為一個快樂且成功的人。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但是,期望是美好的,現實卻是殘酷的。顯然, Cherry 在當媽媽這方面並沒有什麼經驗,她的大部分養育行為都是出於本能。

比如,一歲多的Coco 不喜歡坐在她的高腳椅上,直覺告訴Cherry,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吃飯時間嘛,放鬆更重要。

但放縱的結果就是,Cherry 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裡,都要在午飯時間拿着碗追着女兒滿屋子轉悠,企圖勸她吃點東西。想要帶着Coco安靜地在餐廳吃個飯或者在咖啡店裡喝杯東西,那更是天方夜譚。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隨着Coco越長越大,她逐漸擁有了自主的意識和想法,開始越來越多地嘗試挑戰媽媽的權威,這樣類似的挫敗也越來越多,再聯想到未來的青春期、叛逆期,抽煙、喝酒、談戀愛,每一個可能出現的問題都讓 Cherry 異常苦惱,以及不知所措。

Cherry 意識到,好父母並不是一夜之間產生的,自己需要趁早決定自己想要成為怎樣的母親,但什麼樣的教育方式才是最合適的呢?我應該更嚴厲?還是應該做個樂天派,給予孩子更多的自由呢?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帶着這些疑問,Cherry 開始在網上查閱資料,閱讀書籍,並嘗試與其他 6 位媽媽交談,通過深入觀察這幾位媽媽的不同養育方式,她發現,這些媽媽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影子,同樣,不同的做法也帶來了教育成果的差異,Cherry 認為,她們的經驗之談對自己以及其他媽媽都有着很大的借鑒意義。

於是,以Cherry作為新手媽媽的困惑為基礎,BBC拍攝了一部紀錄片,記錄了這幾位媽媽截然不同的教育方式,名字就叫做《天下有所謂“正確的養育風格”嗎?Cherry的養育困境》( Is There A Right Method to Parenting? Cherry’s Parenting Dilemmas)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媽媽根本不愛我,她只想讓我當乖乖女”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erry 第一個拜訪的是 Lyndsey,她有兩個兒子 Cameron 和 Logan, 還有一個14歲大的女兒 Abby。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在養育三個孩子的過程中, Lyndsey 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特別是和大女兒 Abby 的相處,變得越來越困難。

從 Abby 11歲開始,媽媽 Lyndsey 就發現了女兒的叛逆行為。為了約束女兒的行為,她只能趁女兒不在家的時候翻看、檢查她房間里的物品,當 Lyndsey 和 Cherry 說起她在女兒衣服口袋裡曾發現大麻製品時,聲音有些哽咽。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Lyndsey 表示,自己可以理解青春期少女的叛逆心理,但這並不代表孩子可以為所欲為,作為一個母親,她同樣需要女兒對自己有着最基本的尊重。然而現實讓 Lyndsey 感到無比憂心和焦慮,她害怕女兒不服管教,不知改變,更害怕母女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無法逾越。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14歲的 Abby 是個陽光可愛的女孩,在學校里很受歡迎,對未來也有着自己的規劃。她向 Cherry 展示自己手上的紋身,還聊到未來想要成為一名紋身藝術家,然後移居美國。

但媽媽的態度讓她感到挫敗。她覺得媽媽從來不為她感到驕傲,總是批評她差勁又自私,甚至在過去的一年裡,她只聽到過一次媽媽說“我愛你”……

這樣的對待讓 Abby 萌生了一個想法,那就是媽媽根本就不愛我,媽媽只是希望自己變成完全不同的乖乖女孩,但那是不可能的。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吃過晚飯,Abby 走向廚房,向媽媽提出想要去看4月1號的演唱會,但媽媽擔心女兒獨自出門沾惹惡習,批評了幾句,駁回了女兒的請求,一時間,母女間的氣氛從僵硬尷尬變成了劍拔弩張。Abby 丟下一句髒話,氣憤地走開了。

在 Cherry 看來,Lyndsey 母女間的相處已經毫無信任可言,她們之間的溝通也被憤怒取代。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在 Abby 的反覆保證下,一周後,Lindsey 終於同意她去看演唱會了。但當 Abby 和朋友們聚到一起,馬上就把對母親的承諾拋到腦後,不僅未成年飲酒,而且髒話不斷,看到人群中醉醺醺的 Abby,作為觀察者的 Cherry 感到無奈而痛心,她無法幫助 Lyndsey 解決眼前的困境,更為未來女兒可能出現的叛逆期問題感到擔憂。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由於 Abby 未成年飲酒,Cherry 電話通知了 Abby 的媽媽, Lyndsey 聞訊趕來。女兒一而再再而三的“違約”讓她心寒又氣憤,兩人稍微緩和一點的關係再次凍結。

最後,她不得不求助於家庭關係專家,雖然專家給了母女倆一些建議,但 Lyndsey 依舊感到十分困惑和迷茫,她不知道,養育的正確方向到底是什麼。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犯錯就要罰站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erry 第二個拜訪的是一個崇尚傳統嚴苛教育風格的家庭—— Paul 和 Nikki 擁有兩個孩子,夫妻倆對兩個孩子的日常生活和行為習慣有着明確的要求,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通通白紙黑字,列好條款。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比如,進門必須要穿拖鞋;在家裡,吃飯和喝水都只能在餐桌上進行,窩在沙發里吃着零食看電視,想都不要想;待人要有禮貌,請求幫助時必須要說“請”和“謝謝”。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孩子犯了錯,或者出言頂撞父母,那就要乖乖到門外罰站。如果對爸媽不禮貌,就要受到懲罰,到室外罰站,即使在黑燈瞎火的晚上也不例外。

Paul 認為這樣的小懲戒對於管教孩子來說是十分有用的:“如果他們不想上床睡覺,我們會讓孩子去室外罰站,也許是30秒或者一分鐘,雖然時間不長,但再回屋,睡覺這個指令執行起來就不會困難了。如果面對孩子偶爾的不聽話,父母只是出言威脅,而不是真正採取懲罰措施,那麼孩子們會覺得這只是“虛張聲勢”,根本不足為懼,也就不會改正自己的行為了。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在這樣的養育理念下,兩個孩子都很聽話,吃完飯還會主動幫爸爸媽媽收拾碗筷,清洗盤子,父母也不干涉他們的熱情,對他們的加入表示十分歡迎。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但讓 Cherry 感到不能接受的是,當兩個孩子不聽話時,Paul 和 Nikki 會選擇嚴厲地打孩子,頻率大概是每周兩到三次,雖然下手不重,但 Cherry 依舊覺得“暴力會滋生更多的暴力”,因此這樣的養育方式並不妥當。

Cherry 回憶起自己的小時候,只被爸媽打過兩次:一次是因為自己用刀子把沙發割開、一次是因為橫穿馬路。Cherry 也感到十分害怕和後悔,並且再不敢犯。因此她認為,父母的責打應該只針對非常嚴重或錯誤的行為,過於頻繁的責打只會讓孩子習以為常,而不是深刻反省自己的所作所為。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得到最好的東西”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erry 第三個拜訪的對象是個28歲的單親媽媽Chantel。

她撫養着三個孩子,需要同時做三份工作,她是大腿舞女、美甲師,還要兼職服務員,有時候需要持續工作到凌晨4點鐘才能下班回家,這樣算下來,幾乎都沒有休息時間。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但 Chantel 別無選擇,她把對三個孩子的愛化成了物質上的滿足,家裡的角角落落都堆滿了各種各樣的玩具:“我希望我的孩子可以得到最好的東西,想要什麼都能去買。”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每天凌晨5點才能入睡,但到了早晨8點,當 Cherry 敲開 Chantal 家的門時,發現她早就已經起來了,因為她五歲的小女兒 Kamiya 需要媽媽的陪伴。

Chantal 困得直打哈欠,頭也很痛,但還是要強打起精神,陪孩子滿屋子轉悠,還要解決他們隨時隨地爆發的哭鬧。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antel 理所當然地覺得,周末陪孩子們最好的方式就是給他們買玩具,逛了3個多小時,三個孩子花了130多英鎊,但他們的臉上並沒有出現預想之中的快樂,他們早已對媽媽“慷慨”的行為習以為常,家裡的玩具堆積如山,這些已經無法帶給他們快樂。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兩個男孩子不好好坐着吃飯,在商場里追逐打鬧,Chantal 怕他們摔跤或是撞到別人,於是威脅說:“你們再亂跑的話,我就不帶你們買玩具了。”顯然,玩具對孩子們的吸引力並不大,媽媽的權威也沒有建立多少,因此兩個孩子都只當沒聽見……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erry 認為不能用簡單的物質取代耐心的陪伴,對於孩子們來說,玩具或許一時新奇,但不會帶給他們永久的快樂。她希望女兒 Coco 感受到自己的愛,但這並不意味着這份愛沒有界限,一味的遷就和妥協並不能換來孩子的順從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打定了主意,Cherry 決定花上一整天解決女兒不愛吃正餐、總想着吃零食的不健康行為。

和往常一樣,Coco 對 Cherry 做的意大利麵不屑一顧,她又哭又鬧,就是不肯乖乖賞臉吃飯。但這次, Cherry 沒有向女兒妥協,她放下碗,也不給女兒任何零食,一大一小兩個人在家乾耗着。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終於,在絕食11個小時之後,Coco 感到了飢餓,主動拿起了勺子,開始吃飯,一旁的 Cherry 露出了一個難以置信的笑容,像是戰場上久違的勝利。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我要保護好兩個寶貝”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除了吃飯,還有一件讓 Cherry 頭疼不已的事,那就是帶 Coco 出門,不僅要時刻提防着女兒在馬路邊亂跑亂撞,還要擔憂時有發生的兒童誘拐案件,她想,到底在孩子多大的時候,自己才有勇氣放任她獨自出去玩耍呢?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帶着這樣的疑問,她拜訪了一位媽媽 Fay。

對於Fay 來說,保護好兩個寶貝的安全是她每天最重要的課題。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Fay 和老公帶着兩個女兒住在一所公寓里,在她看來,公寓範圍之內可以被認定為是安全的,公寓之外則是實打實的危險區域。因此,她不允許孩子們獨自出門玩耍,她們最經常活動的場所,就是樓下封閉的網球場,因為 Fay 在家裡推開窗戶,就能看到女兒在網球場里的身影。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Fay 經常會和兩個女兒講述可怕的案件,提醒她們注意陌生人和騙局,在 Fay 的影響下,大女兒 Alice 對這個世界充滿了恐懼,她害怕和陌生人交流,對誘拐和謀殺也充滿了不好的想象。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Fay 平常帶兩個孩子出門時,總是一手牽一個,一刻也不敢放鬆。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不僅如此, Fay 還私下裡收集整理了一堆犯罪案件,對於 Fay 來說,這個世界很危險,每天都有不同的案件發生,每天都有不同的生命逝去,而她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平安長大,那麼他們就一秒都不能離開自己的視線。

或許這樣的想法過於“驚弓之鳥”,但對於所有的媽媽們來說,對孩子“放手”,都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堅持讓孩子在家接受教育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Kate 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同時也是一位素食暢銷書作家,她對孩子的教育問題有着自己的見解和思考。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雖然是周一的早晨,但 Cherry 預想之中一片手忙腳亂準備上學的場景並沒有出現,因為 Kate 堅持讓三個孩子在家接受教育,因此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一般在9點鐘左右,孩子們才會陸陸續續起床,準備一天的學習。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Kate 幫孩子們的課程安排得井井有條,包括幾點鐘學習數學,幾點鐘學習色彩和繪畫,鍛煉閱讀和寫作。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除此之外,Kate 也教導他們學習一些生活上的技能,比如如何洗碗、打掃房間等等。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Kate 在一個紀律嚴格的女校長大,學校各種規定,籠罩着一股濃厚的學術氛圍,這讓 Kate 一度喘不過氣來。

誠然,她認同這樣的教育也許可以培養出傑出的律師和醫生,但對於自己而言,這樣的生活本身並不美好。

對於自己在家教育的方式,她並不感到擔憂,因為她認為學歷證書並不是未來社會最具有決定權的東西,對於孩子的成長來說,成為一個“nice person”,擁有好的行為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因此,在 Kate 的養育理念里,培養孩子的自主學習能力是非常重要的,13歲的大兒子現在已經可以自主制定自己的學習計劃,並且通過網絡課程學習自己感興趣的課題。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課餘時間也是自主分配的,剩下的時間,他會用來寫科幻小說,目前已經寫了將近97頁。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在和這個13歲男孩交談的過程中, Cherry 發現他並不是為了學習而學習,相反,他對寫作由衷地感興趣,並且對未來充滿幻想,他期待有朝一日能夠成為一名暢銷書作家。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Kate 一家其樂融融的相處模式讓 Cherry 感慨不已,她十分認同 Kate 的“自由型養育方式”,這對於構建和諧的母子關係來說,無疑是一個正確的方式。

但問題在於,大多數的家長可能無法在家滿足孩子的教育需求,因此,對於普通家庭來說,培養孩子的自主學習意識是可以落實的,但“在家教育”卻要三思。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絕不輸在起跑線上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Cherry 拜訪的最後一位媽媽是 Emily。

Emily 可以說是典型的中國式家長了,她的教育理念就是比較、競爭、“絕不輸在起跑線上!”Emily 為兩個女兒精打細算,各種補習早教多管齊下,只是為了兩個女兒能夠一路領先同齡小朋友,考上優秀的大學,取得合適的工作。

Emily 自己本身就是成功人士、精英代表,她16歲就被牛津大學數學系錄取,一步登頂,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學霸。

面對 Cherry 的質疑,Emily 表示,自己的進取心只是為人父母的常態,從孩子出生到長大,每一個階段都離不開對比,哪怕是孩子出生早晚,都要擺在檯面上說一說,因此競爭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否認競爭才是自欺欺人。

話雖如此,Emily 的女兒們是否就能夠坦然接受媽媽的“精英式競爭教育”呢?她們能夠抵抗如此的高壓嗎?

星期六的早上,Emily 送大女兒去上語言課,自己則在家陪伴小女兒,順便給小女兒進行拼圖早教,對着動物圖畫,Emily 耐心地陪她練習不同動物和叫聲的匹配遊戲。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大女兒已經是上學的年紀,數學輔導班、英語輔導課是一個接着一個,雙休日還有芭蕾課、舞蹈班,不僅每晚都有作業,偶爾還會有小測試。而每周的課後輔導, Emily 總是陪伴女兒左右,因為這樣她能夠更直接地看到女兒的進步。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Emily 表示,現如今的社會競爭壓力越來越大,當找工作變得愈加艱難,她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幫女兒打好學習基礎,讓她有能力和機會在同齡人中脫穎而出。

但 Cherry 同樣有個疑惑,如果母親步步緊逼,一旦孩子無法達到預期的目標,那麼孩子該如何面對媽媽的期待,媽媽又該怎樣解決心理上的落差呢?

圖片來源自 BBC紀錄片

不過,看到這樣激進的 Emily,還是讓 Cherry 的內心感受到了不大不小的震撼,她隱隱懷疑,自己是不是做得還不夠,於是趕緊回家翻出幼兒讀本和字母海報,開始耐心早教……

圖片來源自網絡

看完整部紀錄片,我們能夠發現,面對教育孩子這個問題,沒有一位媽媽擁有所謂的最優解,不同的養育方式都有着不同的困惑、挫敗以及收穫,在養育過程中,碰壁和失敗都是常事,媽媽和孩子們一樣,在挫折中反覆反省、不斷成長,才能最終找到合適的教育路徑。

圖片來源自 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