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过去了,那些陪你打怪兽的小伙伴,现在都还好吗?

 

一直以为奥特曼是80、90后的独家回忆。

但实际上,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当我陪着六岁的小外甥走进玩具店,听他一路“赛文”“迪迦”“银河”数过去,才发现这个诞生于日本的超级英雄,依然活跃在中国。一波又一波,俘获童心。

奥特曼与中国有哪些故事?是谁创造了它?它的魅力又何在?

1. 25年前,奥特曼走进中国

第一个走进中国大陆的奥特曼是“初代奥特曼”。时间是1993年1月20日。当时,在改革开放春风再起的背景下,上海东方电视台引进了一系列海外影视作品,其中就有奥特曼。

这部剧播出了39集,播出时名为《宇宙英雄奥特曼》,几年以后还在上海教育电视台重播。也是在同一年的6月,51集的“杰克奥特曼”也播出了。此后,艾斯、泰罗、雷欧、爱迪等奥特曼系列都陆续播出。

对于这第一个走进中国大陆的奥特曼,许多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它的国语配音,是一个上海戏剧学院的大学生,一人分饰四角,为奥特曼、松村队长、怪兽等角色配音。他叫周杰,后来以“尔康”《少年包青天》等作品而闻名。当年配音时,他完全没有想到奥特曼会在中国大热,多年以后回忆当年的想法是“这么幼稚的动画片谁看啊”。

但真的有人看,奥特曼一经播出,迅速俘获了上海市儿童的心,也带动了奥特曼在中国大陆的第一波热潮。那真是一个单纯而又热烈的童年,与奥特曼有关的卡片也遍布学校周边的小卖部。每周三、周六傍晚五点多,许多小朋友都会端着板凳,守在黑白电视机前,等待来自日本的超级英雄变身。

当时,为了拓展中国大陆市场,奥特曼的制作方圆谷公司还一度在上海特别成立了办事处,负责奥特曼的中国代理运营。那时上海的房价还只有一千元左右。新民晚报当年还曾登过一则房地产广告:3万元拥有一个家,还送上海户口。送花园的别墅也只卖1268元每平米。

1993年,上海新民晚报的一则广告

但可惜好景不长,此后因为中日关系、海外影视作品引进政策的变化,奥特曼系列被划入“暴力类”作品受到管制,许多剧集都进行了删减,在中国大陆荧幕难寻踪迹,而大多只能以VCD碟片的形式口耳相传。

2. 1966年,奥特曼诞生日本

奥特曼的再度爆红,是在2004年。这一年,经过奥特曼出品方的努力,《迪迦奥特曼》取得了在中国大陆的播放许可,再次登陆中国大陆。这一年,中国各地有超过50个地方电视台引进了《迪迦奥特曼》。

一时间,在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无数儿童双手交叉,模仿奥特曼打怪兽时发射射线的经典手势。甚至还有媒体报道,因为姐姐被逼陪着弟弟看奥特曼,而没赶上约会导致分手的新闻。

事实上,《迪迦奥特曼》也是电视机时代在中国播放次数最多的奥特曼之一。要知道此时,彩色电视机已经大面积普及,当年中国卖了7200多万台彩电,占了全球销量的一半以上。

当时沉浸于“奥特曼打怪兽”里的小朋友,也很少有人会知道于1966年诞生日本的奥特曼,在当时已经年过而立了。52集的“迪迦”拍摄完成于1996年,正式走进中国大陆已经是8年之后。而彼岸的中国台湾则在1998年就引进了。

也许,更加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台湾播出时,刘德华的经典流行歌曲《笨小孩》,就是这部台湾版奥特曼的主题曲。“往着胸口拍一拍呀,勇敢站起来,管它上山下海”,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说是奥特曼精神的诠释吧。

台湾版《迪迦奥特曼》主题曲《笨小孩》

3. 65岁,这个老人创造了奥特曼

是谁创造了奥特曼呢?

它的“父亲”叫圆谷英二,一个日本电影特效大师。

圆谷英二在奥特曼拍摄现场

他1901年出生于日本福岛。三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另结新欢,由祖母一手带大,很小就痴迷于飞行,展露了超强的模型制作、设计天赋。据说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看到了好莱坞科幻巨制《金刚》之后,深为震撼,想法设法弄到了拍摄胶卷,一帧一帧地研究《金刚》的拍摄技巧,特技摄影之术日益精进。

1966年,65岁的他早已经在日本电影界功成名就。但这一年,他老当益壮,为世界贡献了一个超级灵感源泉:《初代奥特曼》拍摄完成。这部片子是奥特曼系列的开山之作。当年7月首播,轰动日本,平均收视率高达36.8%,最高时甚至达到创纪录的42.8%,单集收视率高达42.8%!

这是一个相当“恐怖”的数字。形象一点解释,就是有近一半的日本人看了这部电视剧。要知道,2019年的中国春晚收视率也只有30%多。圆谷英二也赢得了“特摄之神”“怪兽大师”的称号,成为日本家喻户晓的电影幕后制作大师。

圆谷英二在奥特曼拍摄现场

奥特曼的日语原文是“ウルトラマン”,英文写作“ultraman”,意思是超人。在中文语境里,也常被翻译成“咸蛋超人”“超人力霸王”。

当时,《初代奥特曼》的面具因为预算有限,质量不佳,还被观众吐槽为“硫酸脸”。也是因为预算有限,一集奥特曼的拍摄成本大约在五六十万元人民币,而奥特曼变身打斗的时间,一般只能限制在3分钟。因为如果超时,道具、模型就不够用了。

奥特曼设计草图

其实,在“奥特曼”之外,怪兽“哥斯拉”也是由圆谷英二一手打造。关于它的电影,目前已经超过30部。今天,还依然活跃在电影界的卢卡斯(《星球大战》导演)和斯皮尔伯格(《拯救大兵瑞恩》导演)都从圆谷英二身上汲取过不少灵感。

怪兽“哥斯拉”

4. 近50个奥特曼,在保卫地球和平

后来,在1970年,圆谷英二因病去世,奥特曼影片也时停时拍,屡有变动。五十多年里,日本已陆续拍摄了《归来的奥特曼》《艾斯奥特曼》《泰罗奥特曼》《雷欧奥特曼》《爱迪奥特曼》《迪迦奥特曼》等25部TV版奥特曼(最新的奥特曼是2018年上映的《罗布奥特曼》),如果加上剧场版、特别版等,那很可能有近百部。它很可能也是派生作品最多的电视节目。

奥特曼的剧情大致就是:来自M78星云的光之巨人,因为家园遭难逗留地球,为了保卫地球和邪恶的怪兽展开一次又一次的战斗。这些超人,一般高四五十米,体重达到四五万吨。

奥特曼日本主题公园

奥特曼的许多剧情背景都与战争、原子弹等相关。圆谷英二的出生地福岛,2011年因大地震,核电站出现重大泄漏。假若圆谷在世,不知道是否会有某种“预言成真”的悲伤之感。

以我微薄的观影体会,“奥特曼”系列的世界观设定至少有五种,名称各异的“奥特曼”接近50个,彼此之间的关系,或者是兄弟,或者是父子,或者是朋友,纷繁复杂。他们根据剧情需要,保卫地球和平。

诚如奥特曼粉丝所言:虽然奥特曼宇宙纷繁复杂,但如果具体到单集剧情上,无非就是“奥特曼打小怪兽”。

5. 3分钟,土味奥特曼走红

五十多年过去了,“奥特曼”早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相关电影、漫画、舞台剧、玩具、游戏、五花八门,数不胜数。从奥特曼的官方网站上,可以查询到在日本,至少就有13家以奥特曼为主题的实体专卖店、酒吧、体育场和游乐场。

以奥特曼系列中的怪兽为主题的酒馆“怪兽酒场”

在日本,奥特曼的影响力之大,可以从一个独特的现象看出来: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许多日本作家之间的代际是以动画片来区分的。出生于1960年代的作家,被称为奥特曼一代。然后是假面骑士一代、宇宙战舰大和号一代、机动战士高达一代等等。

即使在中国,如果在淘宝上搜索“奥特曼”,也可以发现无数售价从几十块到成百上千块的奥特曼玩具,排名靠前的店铺一个月销量逼近万件。百度贴吧的“奥特曼吧”关注超过45万,发帖量超过1400万——这个数字虽然不够惊人,但如果考虑到大部分奥特曼受众还是儿童,基本不上网,那45万也相当可观了。

今天的人很难想象得到当年奥特曼在小朋友心中引起的激动。那种狂热,大约和今天粉丝追逐TFBOYS差不多吧。

前一段时间,还有一段时长3分钟的中国“土味奥特曼”突然走红,甚至走出国门,逆袭日本,吸引了《情书》导演岩井俊二、奥特曼设计师丸山浩、《银魂》声优杉田智点赞!网友纷纷表示:哭出来了,太令人感动了。

中国“土味奥特曼”

6. 军国主义吗?过虑了!

其实奥特曼在中国火爆,认为它“幼稚”、“暴力”、“无聊”的观点也是如影随形,近年来甚至还有北京大学教授孔庆东给奥特曼扣上了“军国主义”的帽子。

2018年5月底,孔庆东在回答一条微博网友关于“孩子沉迷奥特曼怎么办的”提问时,认为“奥特曼的成功,就在于简单无脑,就是无限地重复打怪兽”,而且“背后隐藏着军国主义毫无道德观念的屠杀狂思维”“迎合了人性之中最低下的那些欲望”。

这种观点引来了奥迷的无情痛斥,认为孔庆东不了解奥特曼,明显误读。还有人引用了共青团中央的一则主题“喜欢动漫就是‘精日’么?当然不是!”的微博来反驳:

“欣赏国外的优秀文化从不妨碍我们去热爱自己的国家,同样,对外国文化的兴趣与爱好,也绝对不能作为某些人侮辱国家与民族尊严的借口,更不允许拿它作为自己挑战公众底线后粉饰颜面的幌子!”

客观而言,尤其是对于儿童来说,因为沉浸于奥特曼,模仿打怪兽的动作,以至于产生攻击性的事情也并不少见。“我是奥特曼,打死你这个怪兽”,“Biu Biu Biu”,“儿子特别沉迷于奥特曼怎么办”这样的焦虑,在网上俯拾皆是。

但这是没有必要的焦虑。这一代父母在成长的时候,上一辈担心武侠小说、游戏机、网吧会毁了他们,结果呢?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娱乐,每一代人也有每一代人的爱好,就像小王子里说说的:每一个大人都曾经是个孩子,只是我们忘记了。

从1993年奥特曼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大陆荧屏起,一晃已经整整25年过去了。当初守在电视机前的的小朋友,大多早已为人父、为人母。你们是否还记得当初的感动,那些陪你打怪兽的小伙伴,现在都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