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姐妹之间相互帮扶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若要你每天24小时待命,照顾智力残疾的妹妹,并且这一辈子都背负这个重任,你又会如何抉择呢?

最近,Reddit上有一位网友发帖,“不喜欢智力残疾的妹妹,请问我这样做很混球吗?”

背后的故事,看得人纠结又无奈……

我妹妹有严重的自闭症,需要人全年24小时无休地照顾,绝对不能让她独处。

她不会说话,生活也无法自理。

虽然现在只有12岁,但她破坏力惊人,而且非常暴力,任何东西一到她手上就会被砸个稀巴烂。

我讨厌她,可能这样说不太合适,但事实就是如此。

妹妹出生的时候,我只有6岁,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有单独获得过父母的关注。

自打我有记忆以来,这世界便是围绕着她而旋转

7岁那年,因为妹妹需要住在父母卧室旁的房间,所以我搬到了地下室

孩提时期,我所有的玩具都被她弄坏,父母对我的抱怨置若罔闻。

14岁那年,学校发的电脑也被妹妹砸了,父母却觉得这是我的错。

除了这些,父母还希望我承担起照顾妹妹的重任,

只要妹妹有需要,不论我在做什么都应该立即放下。

我从来不敢跟朋友约出去玩,因为父母照顾妹妹需要我搭把手时,他们希望我立刻出现。

就算我偶尔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父母一个召唤,我也必须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

如果我不这样做,就会受到惩罚。

最近的一次,我去看新的蜘蛛侠电影时把手机关机,回家后父母就把我禁足了。

对于他们来说,我不过是个奴隶罢了。妹妹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比我重要。

上周,我被选中在学校活动中进行演讲,我对此很期待,父母承诺说他们一定会到场。

但因为要照顾妹妹,他们最终还是没有露面。

类似的事情很多,我有事情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都在忙着照顾妹妹。

我忍了很久很久,今天终于爆发了。

跟父亲讨论选大学的问题时,他开玩笑说,让我选一个薪水高的专业,这样他们去世之后,我才能更好地照顾妹妹。

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崩溃了。

我哭着喊道,为什么什么事都要扯上妹妹?我对家里而言,就是个护工而已吧……父母心里只有妹妹,还希望我这辈子都成为她的奴隶……

随后,我把自己锁进房间里,父母到现在也没过来看看我,我真的是个混球吗?

看完这位小哥分享的故事,只觉得世人皆苦……

这种现实生活无奈又痛苦的困境一下子戳中了很多人的心。

大家纷纷在帖子下面留言劝慰这位小哥,“你不是混球……”

“你不是混球。你父母做得不对,但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混球,而是因为他们和妹妹在一起的人生非常艰难,导致他们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也失去了你

他们很有可能彻夜难眠,操心妹妹的未来,担忧谁会来照顾她。有一个终身残疾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情。

不过,你并不需要对妹妹负责。你的父母应该做出照顾妹妹的长期安排。这并非突如其来的意外导致父母双亡,大的孩子必须承担起照顾小孩的责任。

你的父母应该有足够的意识,为这件事做出长期的计划。”

“你不是混球。对所有人来说,这件事都很艰难。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让父母知道自己的感受。

另外,你的妹妹接受过治疗吗?应用行为分析疗法试过吗?”

“你搞错了讨厌的对象。你的妹妹没办法决定自己是残疾的事情,你为此讨厌她是错误的。

你愤怒的目标应该是父母,妹妹并没有做错什么,父母错了。”

看完热心网友们的回复,小哥更新帖子说,

自己要搬去爷爷家住一段时间,并且会找个时间跟父母好好谈谈。

但事情到此并没有结束,很快,他就开了新贴,向大家报告事情的最新进展。

原来,其中还有隐情

我把自己崩溃的原因告诉了爷爷,他显然被吓呆了,

家里所有人都不知道,父母在把我当免费的护工使唤……

我把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地告诉爷爷,包括我因为看电影关机而被禁足的事,爷爷快要被气疯了。

他告诉我,除非他在场,否则不要联系父母。他会提前跟他们联系,然后再安排他们和我见面。

后来,我又得知,父亲和母亲一直在以“给妹妹请护工”为名,从家里人手上要钱

但事实上,他们根本没请护工……

这一周过得非常艰难,但好在亲人们都给了我很多很多爱,我能感受得到。

爷爷说,要“补偿我失去的时光”,让我跟朋友们出去玩,做想做的事。

姑姑和叔叔们也一直在帮助我。

周六,我跟父母见面了。他们仍旧不肯向我道歉,还是认为“我应该把时间花在妹妹身上”

父亲甚至说,“你本来就是她的护工。”

我把妹妹需要专业护工以及他们从姑姑手里拿钱的事开诚布公地讲出来,

父母要么矢口否认,要么给自己找各种借口。

这次谈话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更糟糕了。

之后,父母又给我打了两次电话,绝口不提道歉的事,只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我不会回去的。

另外,我也发现了一件自己以前从未察觉的事情——

我并不讨厌妹妹,实际上,我全心全意地疼爱着她。

我不应该把憎恶投射到她身上,这样做不对。希望未来某天,我能弥补这一切吧。

不过现在,我要离开了。

我收拾好行李,拿上出生证明、社保卡已经其他文件,从父母家搬去了爷爷家。

收拾行李的时候,父母一直很安静。

但没过多久,父亲就带着妹妹出去了,母亲无言地在我们身边徘徊。

准备离开的时候,母亲崩溃了,她说她很爱我,会很想念我

我拥抱了她,跟她说再见。

此刻,我坐在这里,想着母亲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希望是真的吧。

从此刻开始,我要朝前看了……

一个残疾的孩子可以说是为人父母者一生最大的悲痛,但这种悲痛,不应该被强加于别的子女身上。

毕竟,该为她一生负责的,是生她的父母。

兄弟姐妹可以适当照顾,但无法永远背负着她的人生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