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中國發生了一件大事。

中國實現了自己歷史上的一次大突破——屬於中國自己的宇宙空間站即將開始建造了。

空間站預計建造時間為3年,建成後將在軌運營十年以上。

而中國也將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擁有宇宙空間站的國家,前兩個分別是美國和俄羅斯。

新聞一出,外媒炸鍋了。

各大外媒紛紛報道,稱中國的「空間站」時代正式來臨。

圖源:Forbes

圖源:NBC

BBC甚至還透露,此空間站也許還將是世界上首個太陽能空間站。

圖源:BBC

從上世紀90年代起,人類建成了第一座國際空間站。當時,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禁止中國參與國際空間站建設,也禁止中國宇航員登上國際空間站。

國際空間站是由多個國家聯合完成的,而中國要憑藉一己之力建造空間站,難度可想而知。

但和國外媒體一片沸騰相比,國內卻是遲遲沒有動靜。

這個新聞在微博熱搜的十幾名徘徊了一晚上,等到天一亮就被沖得無影無蹤了。

有網友評論說:

有什麼可牛的,美國人30年前就造出來了,現在才搞出來還有臉出來說?

是不是有點眼熟?

沒錯,這不禁讓我們回想起今年1月份,當中國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登上月球背面的國家時,外國人一片振奮雀躍。

NASA局長的推特:祝賀中國嫦娥四號成功着陸月球背面。這是人類首次完成的偉大壯舉!

之所以這麼激動,是因為上一次人類登陸月球,還要追溯到50年之前。

前蘇聯登月計劃「怪獸」N-1 四射四敗,最後無奈草草收場。

從1969年到2019年,這是人類第一次再次嘗試靠近月球,而且這一次我們還到達了月球背面。

這還意味着人類第一次目睹月球背面的真容。

面對如此重量級的突破,國內卻異常冷清。

不少國人還是從外國人口中,才知道我國實現了如此重大的突破。

有些人在聽到這個消息後,心情沒有任何波動,認為只是例行着陸罷了,外國人肯定做過,沒什麼可炫耀的。

其實,這就我們今天想聊的一個怪現象:

在歐美人越來越看高中國的時候,很多國人卻自己看不起自己。

比如在前一陣子,許多國人為了爭搶一個星巴克貓爪杯,互相推搡,甚至大打出手,都覺得外國人設計的都是好東西。

但面對自己的國產電影《流浪地球》,卻因為主演是吳京,認為他以前拍戰狼時無腦愛國,就直接給流浪地球在網上打一星差評。

前一陣子有一個新聞,上海一民辦國際私立小學對中國學生和外國學生收費雙重標準。

國內孩子學費21萬一年,入學標準相當高,不僅成績要好,還要有特長,會樂器,有出國經歷。

而相比之下,外國學生不僅學費只要2萬,而且學業方面基本上沒什麼要求,只要過了及格線就行。

基本上就是求着外國學生來上學。

在學校的走廊里,擺着各種學校活動的照片,站C位的永遠是外國孩子。

校方目的也眾人皆知,就是讓家長知道學校里有外國人,可以吸引到更多生源。

記得有一次坐飛機時,遇到旁邊一個中國女子帶了兩個孩子,一路上兩個孩子一直非常乖,靜靜地自己玩。

到下飛機時,我稱讚了一句:您家寶寶教養真好。

而這時母親卻說:

這不是教養問題,是血統問題,他們的爸爸是美國人。

當時我立刻十分尷尬,但那位母親也沒覺得什麼,就跟什麼都發生似的,領着孩子淡定的走了。

有一次在轉機,乘客很多,位子所剩無幾。

一對中國夫婦很疲倦,哈欠連天,但是仍站着。

妻子說坐地上休息一會吧,但丈夫擔心影響不好,遲遲不敢坐。

後來二人實在太累就坐下了,幾個中國年輕人斜着眼睛看他們,一個年輕小姑娘怪聲怪氣的擠出了一個字,土。

但緊接着,過來了幾個白人。

他們一邊大聲聊天,一邊把包一扔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們聊得很開心,開懷大笑,但就是沒有注意到當時已經凌晨2點了,周圍許多人都在睡覺。

而那幾個中國年輕人卻不停地往外國人那裡拋去試探的目光,蠢蠢欲動。

過了一會,兩個姑娘湊上去和這群白人搭訕,結結巴巴說:「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有些時候不是外國人有多高貴,而是自己覺得自己低賤。

說起相似的例子,一位網友也分享過一次無奈的經歷。

大概是11年吧,那時她還是學生。

有次去明十三陵玩,檢票員是個矮矮的黑黑的女人,白人夫婦在她前面。

檢票員給白人夫婦檢票的時候,滿臉微笑,非常禮貌,客客氣氣,她當時還有些意外想不到這裡的檢票員都那麼專業。

下一個到她,她清清楚楚的看到檢票員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換成一副黑臉。

檢票過程也就幾秒,那個轉變真是太突然,太刻骨銘心了,所以至今都令她記憶深刻。

或許檢票的過程中檢票員都不知道自己的表情發生了怎樣的轉變,或許在她的潛意識中,對外國夫婦微笑,對國人黑臉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人們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在跪着。

在日常生活中這樣,在商業領域中更是屢見不鮮。

Sandu是一名來自羅馬尼亞的交換生。

他經常能收到各種商家的邀請,請他扮演「模特」,出現在各種展會的現場。

Sandu明白,他的職業與走秀毫不相干,邀請方需要的,只是「藍眼睛、白皮膚、高鼻樑」的白人臉孔。

憑着「外國人」的身份,Sandu參加過地產、商鋪開業、醫美活動的走秀,短短3,4個小時就可以掙到3000-4000元。

一個月他靠當「模特」的收入,就可以過得很滋潤。

前一陣子,有人比較了浙江杭州一所私立學校的中國外國教師待遇差距。

一名學校的骨幹頂尖教師,拚死累活,年薪20萬。

但學校隨便找一個外教,年薪40萬起步,還給配單獨住宿,洗衣機、冰箱等電器一應俱全。

國內教師一個月兢兢業業,起早貪黑累到吐血,外教一個月才上12節課,沒有任何教學壓力,上課不備課,課堂組織混亂,內容就想到哪講到哪,校長還滿臉堆笑地頒發優秀教師獎章。

據調查,在中國三四線城市的私立學校,一個菲律賓來的外教都可以月薪上萬,福利都是普通教師的好幾倍,令拿着3000工資的中國教師們羨慕不已。

為什麼能這樣呢?

就是因為一副外國人的皮囊。

一位網友曾說,在一個平時不冷不熱的微信群里,突然有個人拉進來一個美國人。

拉人的那個人介紹這位美國人剛來中國,很希望能結交朋友,學習中文。

那個美國人隨後用中文打了個招呼:「大家好。」

結果群里就像突然被炸了一樣,潛水的裝死的平時不說話的全都被這個美國人炸出來了,群瞬間被英文淹沒了。

那位網友用中文發了一句話,有些人竟然跳出來說,能不能別發中文,照顧一下外國友人。

跪舔的嘴臉,有時候真的挺丑的。

那外國人真的值得我們這麼做嗎?

其實真不值得。

如今,外國人已經不是「高貴」和「文明」的象徵了,有很多外國人的素質都遠遠不如中國人。

記得幾年前在香港發生的「蘭桂坊老外事件」。

一對外國屌絲,David和Alex,倆人從未坐過飛機,到亞洲之後,以屌絲無業之身,在亞洲旅行把妹,拍成了紀錄片,整整十六個月,閱女無數。

兩人在香港,當街搶走中國人的女朋友,然後當場和那女人舌吻。

最後女子完全無視其男友的存在,和老外開房去了。

他們還把自己的這段經歷上傳到Youtube,在視頻中說教教人怎麼泡妞,講各國女人講了一堆,然後講到亞洲女性的時候,他是這麼說的:

對亞洲女人,你不需要什麼技巧,她們願意主動和你上床。

就是這樣兩個歐美底層人士,到了亞洲卻依憑白種人的面相與驅殼,受到亞洲女性的極度歡迎。

而像Alex和David這樣的人還有很多。

他們在國外過着底層的生活,找不到工作,然後憑藉外國人的身份,在中國輕鬆掙錢、玩樂、泡妞。

一位中國的士司機告訴我,有一次在一條著名的酒吧街接到一個白人,雙手各摟一個中國女孩。

他一開始以為肯定是做特殊職業的,沒有在意。

直到後來她們讓他把車開到一所著名高校的女研究生宿舍前,這才大吃一驚。

北京某醫院發現一名艾滋病人,是一位美國人,他承認,在北京短短几周里,他與六位中國女性發生關係,甚至不乏高級知識分子。

一位美國女漢學家懷着對中國歷史、中國文化的無比熱愛,攜帶丈夫來到中國,可是沒過多久她就決定提前回國。

因為「幾乎每天都有很多中國女人圍着我丈夫轉,有些人甚至當著我的面毫不掩飾,為了保護我的婚姻,我覺得回美國是最好的選擇。」

一項涉外婚姻調查發現,中國女人和外國新郎的結婚年齡,平均相差10.5歲,其中有13%的夫妻是兩代人,整整差了20歲。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呢?

我記得有人這樣一段話:

 

我們受欺負的歷史,在中國人心中刻下了一個「低等」的思想鋼印,當人們遇到一個外國人的時候,那張白種人的臉,已經在靈魂深處默認就是高價值的象徵,這張臉代表着「強者」。然而實際上,那所謂的高價值,只是一個幻覺而已。

在中國慘痛的近代史中,我們不斷的自我否定,對西方的絕對崇拜,演化至今,儼然變成了一種膚色崇拜。

就像是國際學校中始終讓外國學生站在C位一樣,我們默認了白人就是要更好。

而這樣帶來的後果,就是國內的孩子從小在潛移默化中被教育「外國人就是中國人要好」。

我們默認了白皮膚等於高價值,而對自我的自卑則深入骨髓。

中國人找白人就會被人覺得很厲害,不管這個白人是不是個loser;

中國電影就是爛,不管好萊塢電影的是不是用了相似的套路;

中國科技就是落後,不管我們是否已經在某些領域已經創造了歷史;

中國人就是沒素質,不管現在很多國人的素質已經遠超歐美人;

魯迅曾在《中國人失掉自信力了嗎》中曾說:

如果單據這一點現象而論,自信其實是早就失掉了的。先前信「地」,信「物」,後來信「國聯」,都沒有相信過「自己」。假使這也算一種「信」,那也只能說中國人曾經有過「他信力」,自從對國聯失望之後,便把這他信力都失掉了。

這種自卑感潛移默化的影響着我們,讓有些國人覺得外國什麼都比中國好。

外國人都在用facebook,中國人整天就知道玩微信微博,低端。

在澳洲還春意盎然的時候,中國的大部分的樹的葉子都已經掉光了,這說明了中國的空氣質量有多麼糟糕。

中國火箭每次發射都回有殘骸墜落,再看看人家,基本都成功發射了,我們還很落後啊!

向我國的兔子靜脈中注入10毫升空氣,兔子居然死亡!我們空氣有毒!

外國研究人員做了一項實驗,在持續接受中國生產的手機輻射52萬小時後,竟然有高達90%的實驗對象死亡。可見國產的手機多麼劣質!

英國人的坦克,穩定性極好,英國人坐在車裡喝咖啡,咖啡都不會撒出來來,反觀我國人都要被顛吐了,這樣的軍隊戰鬥力肯定弱!

我國平均每天死亡兩萬人,一年就接近千萬,超過了很多國家的總人口!我們這是怎麼了!

一些國人用血摘掉了劣等民族東亞病夫的帽子。

一些國人又拚命撿起來戴上。

而且還自認為很美。

但作為留學生,我們在國外上學時,更能感受到的,卻是歐美人越來越對中國刮目相看。

我一位朋友在比利時上學,一個暑假他去德國,和一個當地年輕人聊天。

他問,「德語難不難?好不好學」

回答「你不用學德語」。

「為什麼?將來也許我也希望能夠在德國工作。」

「不會的,你們中國人都很有錢,你們中國人只是來我們這裡學技術,然後你們會把技術帶回中國。」

然後年輕人就開始說「中國企業現在如何高級,如何來收購德國的企業,如何搶奪了德國本土企業的市場,表情十分憤憤不平…

歐洲最強國家,工業化強國,在中國如雷貫耳的日耳曼民族,卻對中國嫉妒了。

真真切切的聽到這些故事,就會有不同的看法,每次回國看到中國日新月異的變化,真的感到中國發展很快。

在外國人眼裡,中國人始終是效率高的代名詞。什麼事情交給中國人去做,絕對不會拖拖拉拉。

在外國人眼中,中國人,真的很優秀了。

那些還在跪着的人,快起來吧。

多接觸接觸世界,心態就平和多了,我們並不仇視西方,也不過度崇拜。

對待外國人,就像對待一個普通朋友一樣,自信,豁達,僅僅而已。

也希望在有生之年,能見到國人對文化的自信與認同真正爆棚的那一天,

若如此,今生無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