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英美主流媒体在内在全球媒体聚焦新西兰3.15恐怖袭击,其中包含对新西兰恐袭后安全局势的评估。从安全角度看,恐袭造成整体安全局势朝着恶化方向发展,今后几天内应该还有更详细报道,主流媒体中英国《每日电讯》今日一篇已触及这个话题:“新西兰枪击:专家警告,极端主义者已经在策划报复行动”。

和发生在欧洲的以极端主义者报复本地社区的恐怖袭击有所不同,发生在新西兰造成49人死亡的重大恐怖袭击事件,是由白人至上主义者策划并发动的针对难民、移民、穆斯林无辜群体的无差别攻击,攻击者已在其自白书将其定性为“报复”,并认为这些踏上欧裔白人土地的异族都带着原罪(新西兰毛利人历史了解下?),因此他会不承认自己是对无辜者开枪。

英《每日电讯》在上述报道中采访一位国际问题专家Will Geddes,后者评估这次新西兰恐袭者的目标和结果,认为可能会是一种“the worst kind of own goal”(为实现自己的目标,结果却走向反面结果),他说,“极右主义者(指白人极右势力)是抱薪救火只会殃及无辜的我们。”(“The far right extremists are dousing oil in the proverbial fire for the rest of us. ”)

“这是愚蠢、无脑、低能的行动,来试图对抗IS极端主义者,但结果却走向反面。

“毫无疑问,在IS极端主义者的一些app上会讨论这个消息,并利用这一事件造成的反应,来推动未来的进程。“Will Geddes说,应首先观察IS极端主义者在这一事件后的反应。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今日慰问基督城难民社区

同时,这一事件为西方世界长期忽略极右势力而关注IS极端势力敲响了警钟。“极右极端主义者和极右恐怖主义者经常被大众视野所忽略,通常都是IS极端主义占据了媒体头条”。

“他们经常在日常生活中被视而不见,从这次事件就可以看出,不管是新西兰情报部门还是澳大利亚的情报部门,都没有察觉。”这次的几个嫌疑人均无犯罪前科,也不在任何新西兰或者澳洲的监控名单上。

这让人想到就在去年,因为抵制加拿大的极右翼夫妇Lauren Southern和Stefan Molyneux来新西兰演讲,奥克兰市长Phil Goff拒绝向他们提供任何市议会的活动场地,结果被言论自由联盟(Free Speech Coalition)告上法庭。今天回看也多了一层理解,Phil Goff在这个问题上至少是冒了有一点风险的。

奥克兰市长去年抵制了极右翼人士来新西兰演讲

新西兰恐袭专题

2019.3.15

说到Lauren Southern和Stefan Molyneux试图来新西兰演讲这一事件,可以看成新西兰正在受全球政治氛围影响,而下一个问题是,极右翼复苏在新西兰处于什么阶段,这样的极端事件代表一个偶发个案还是带有趋势性。

基督城血案发生后,关注极右翼恐怖主义崛起的专家表示,新西兰一直有极端主义苗头,而且发生严重袭击的迹象已经很明显。

警察封锁社区 STUFF 图片

梅西大学国防与安全研究中心反恐专家John Battersby博士接受新西兰媒体采访时说,“很长一段时间(新西兰)都认为这种极端主义在这里不存在,情况并非如此。在互联网上,持极端主义观点的人可以聚在一起互相讨论、倾听、鼓励。我们早就警告过这种情况。”

Battersby称,虽然新西兰地理位置偏僻,但距离不会成为新西兰的保护伞,不会让新西兰远离全球极端主义的侵害。另外,新西兰对枪支管制的宽松程度也让极端主义分子看到了机会,这也是一个大问题。这次枪击案中,极端分子就携带了大量的武器(2支半自动步枪,2支霰弹枪和一支其他步枪)。

对于非组织化的枪手,政府通常很难锁定,“只有那些有组织、有后勤以及有策划的枪手,才更容易被情报部门发现踪迹。”即便如此,专家认为,新西兰情报部门对此事难辞其咎,“我不能接受他们‘漏掉’的说法,因为他们一直在寻找(潜在的恐怖分子)。他们一直把极端主义视为问题,无论是采取何种形式的极端主义者。”他说。

以基督城为基地的白人极右组织NZNF长期活跃

维基百科图片

Battersby说,基督城长期以来一直是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极端民族主义运动的温床,自从1989年末Glen McAllister谋杀了Glen McAllister(一起由极端主义引发的血案)以来,该市发生过几次暴力袭击。极右翼组织对年轻的工薪阶层男性特别有吸引力。

“他们认为自己正在失去所谓的社会主导地位,他们的文化受到多元文化主义的冲击。另外自‘9·11’以来,一个重要的国际阴谋论就是‘穆斯林成为主要威胁’。”Battersby说,过去几年,这种极右翼的极端主义在新西兰找到了土壤,像去年8月计划来新西兰发表极端言论的加拿大人Stefan Molyneux就是这样的例子,他的受欢迎程度就能反映出一些问题。

16日枪手Brenton Tarrant在基督城法庭出庭,

对外界作出“白人至上”手势

POOL NEWS图片

“这与新西兰的政治文化背道而驰,我已经做了足够多的工作,知道有一些非常极端的团体和个人总是能做到这一点。”他说,我们必须打造一个彼此尊重、有凝聚力的社会,防止网络仇恨。

新西兰恐袭专题

2019.3.15

奥克兰大学Douglas Pratt教授是宗教恐怖主义的国际专家,也是“宗教和极端主义:拒绝多样性”一书的作者。他称,从枪手发布的“宣言”来看,无论用语、观点还是措辞,都足以证实他是一名恐怖分子。“这不是简单的政治观点,而是一种深入骨髓的宗教极端主义。”他说。

Pratt自伦敦恐怖袭击以来一直追踪这类恐怖主义,他称新西兰一直面临着潜在威胁,这种宗教极端主义与极右翼的白人至上主义交织在一起,并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pre-emptive strike)。

“在普通大众变得更加世俗化的今天,宗教则变得更加地下化,包括其极端形式。在某个阶段就会通过暴力行为来表现。”宗教多样化的本质含义是什么?他认为这次事件将促使新西兰人更多思考这个问题。

今天,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还表示,新西兰将对枪支管理法进行改革。从整体来看,新西兰的枪支管制法规没有澳洲严格,也没有全国性的枪支登记官。据统计,全国有130万支合法枪支,非法枪支也是个大问题。

同时,近期新西兰航空会加强新西兰国内航线的安检,昨天一些航班因为安检问题造成延误,或需要更长等待时间,请大家谅解(很多人都吐过槽新西兰国内航线安检实在太松,以后也会紧了)。

今天,全新西兰从南到北的清真寺外均有持枪警察看守。

这是已经产生的变化,未来还有更多。

 3.15新西兰恐袭 

死亡:49人

受伤:48人

枪手:1人

逮捕:3人

下次出庭:4月份

“新西兰不能容忍他们,

“世界也不能容忍。”

——新西兰总理Jainda Arder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