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你三萬億人民幣,讓你殺一個人

你會殺嗎?

如果你遲疑了,請往下讀

1977年,美國福特汽車公司發生了一場世紀醜聞。

20世紀70年代起,美國各大車企開始製造小型汽車。福特汽車在1971年推出了一款溜背式設計的Pinto汽車,主打輕便省油,受到大眾喜愛。

Pinto汽車僅在生產的第一年就售出了超過350,000輛。

(圖源:fox)

但這款汽車有一個致命的缺點:

出於外形考慮,Pinto的油箱被置於汽車後輪軸承處,而非當時公認的比較安全的上方。這就導致了只要汽車追尾,就有可能發生爆炸的重大事故。

短短6年上市時間內,Pinto汽車發生了多起車尾被撞起火的案件,也發生了爆炸傷亡的慘案——

印第安納州三名少女因車尾碰撞油箱爆炸,三人不幸死於車中;

一對加州母子駕駛Pinto汽車出遊,遭追尾後汽車油箱爆炸,母親當場死亡,兒子全身重度燒傷,需進行長達10年的治療……

(加州母子Pinto汽車追尾後發生爆炸)

後來有證據表明,福特公司對這一安全隱患是完全是知情的。

對於Pinto汽車的設計缺陷,其實只需要在油箱和軸承之間安裝一個塑料擋板就可以避免這一風險,成本只需要11美元。

但是為什麼福特汽車明明知道汽車存在安全問題卻不召回?

因為當時福特的總裁奉行的是成本收益原則

福特公司很快算了一筆賬:如果召回生產的1000萬輛Pinto,每輛車安裝成本11美元的塑料擋板,需要1.1億美元。

通過估算得出,由於設計缺陷導致追尾爆炸引起的死亡人數大約為180人,一條人命的價錢,加上各種需要賠償的情況,差不多5000萬美元足夠。

1.1個億的召回成本遠大於5000萬的救人收益,福特公司選擇了後者,選擇了對安全隱患置之不理。

這就是資本的黑暗面:只要能有更多的利潤,死幾個人是可以接受的

「如果有10%的利潤,資本就保證到處被使用;

有20%的利潤,資本就活躍起來;

有50%的利潤,資本就鋌而走險;

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

有300%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

——卡爾 ·馬克思 《資本論》

Don’t Be Evil 不作惡

曾經是谷歌公司的座右銘

試圖讓人們牢記在追求資本利潤的同時

不要作惡,忘記人性

幾十年過去了,到了2019年。

福特汽車換成了波音。

截止到2019年1月,存在設計缺陷的波音737Max系列飛機已經在全球拿下了5011架的訂單。

這個訂單總價超過3萬億人民幣!

面對如此巨額的訂單,豐厚的利潤,波音卻面臨了和幾十年前福特汽車同樣的問題:

是屈服於資本,為了利潤而放縱一款設計有缺陷的飛機繼續大賣,同時承擔可能的乘客死亡?

還是要花掉數十億甚至上百億美金,重新設計飛機?

波音選擇了前者。

737客機,是波音公司賣得最好的飛機。讓波音公司日進噸金。

但是737客機確實1960年代設計的產物了,已經有50年的歷史了。

快被淘汰了。

面對來自空客的日益激烈的競爭,和逐漸下降的利潤,為何維護股東的收益和股價,波音迫不及待要推出能替代737的新款飛機。

於是波音給737客機裝上了更先進,更省油,也尺寸更大的發動機。(如下圖)

但是飛機外殼和整體氣動力設計基本沒變,因為如果要重新設計飛機,波音要花掉上百億美金。

現在倒好,換了一個發動機,就貼上一個新名字737Max,當做了全新的一款飛機出售了。

波音這個做法真可謂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

由於新的發動機大了整整一圈,也更靠前,抬頭力矩變得很大

使得飛機在飛行時,頭部容易「翹起來」: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波音公司想出了一個「天才解決方案」:

設計了一個叫做MCAS的軟體來解決飛機「抬頭」的問題。

這個方案其實十分簡單粗暴,就是在機頭裝一個感測器,感受飛機前方的氣流,

如果感測器發現飛機在抬頭,就自動調控飛機向下低頭。

這個感測器就長這個樣子,就是一個風扇葉子般的設計,簡單得讓人驚訝。

但是這個小小的感測器卻埋下了隱患。

如果這個感測器壞掉了,或者受到紊亂氣流影響誤判了飛機的狀態,

那麼他會啟動那個該死的MCAS軟體強行把飛機機頭拉向下……

如果感測器真壞掉了,飛機就會被迫持續向下俯衝。

結果,在現實中,這個感測器真的出問題了。

去年10月,一架失控的737 Max 8飛機俯衝墜毀,帶走了189條鮮活的生命。

據紐約時報報道,飛機上原本有一項新的自動安全功能裝置以防止引擎失效,但卻不知為何突然導致飛機不斷發生俯衝。

危機時刻,兩名飛行員進行了一場頑強又恐怖的鬥爭。

一次又一次,他們將飛機的機頭拉高,但無法阻止飛機持續俯衝。

最終這架僅服役一年的波音飛機墜毀,沉入大海。

飛機失事海面有漏油的情況

圖源:AFP

其實早在獅航空難之前,機長就已經發現了飛機的異常了:

就在獅航發生空難之前,那個感測器發生了4次異常,

按理說這麼重要的感測器發生異常,應該立刻停飛並進行維修,實在不行就全面召回。

結果在波音公司的「運作下」,波音答應給「換一個新的感測器」。

結果就在換上新的感測器的第二天,這家獅航的737Max客機剛起飛不久就又發生了感測器異常,飛機在軟體的指令下不停向下俯衝,

飛行員因為沒有被提前告知這個隱患,而措手不及,拚命和飛機的系統做搏鬥,試圖拉起機頭,挽救飛機。

但一切終於是徒勞。

每一次飛機系統把機頭降下去,飛行員就拉起一次,這樣來來回回,「人機搏鬥了」整整26個回合。直至機毀人亡。

波音在獅航的空難之後,沒有召回這款飛機,甚至還表示對737Max這款飛機的安全性十分滿意。

美國的一切媒體甚至在批評獅航是一家廉價航空,是因為飛行員缺乏訓練,沒能有效操控飛機才釀成空難。

而對於世界上大部分人來說,這場發生在遙遠印度尼西亞的一場空難,很快就下了熱搜,消失在大家的視線中。

3月10日,衣索比亞航空一輛滿載乘客的波音737-Max從亞的斯亞貝巴飛往肯亞內羅畢。

當天天氣晴空萬里,能見度良好。

起飛十幾秒之後,飛機開始不受控制地突然加速。

起初的幾秒內,有著超過8000小時的良好飛行記錄的機長亞里德•格塔丘(Yared Getachew)沒有太過驚慌,以為只是正常的飛行前的調試。

(圖源:The Citizen Tanzania)

他並沒有意識到這次是嚴重的技術故障,依舊像往常一樣,試圖用他熟練的技術操縱著飛機。

漸漸地,經驗豐富的機長察覺出了機器的異常。

飛機在明顯的加速,而且已經達到了無法控制的程度。

機長這時已經有點驚慌,仍保持著沉著冷靜的語調向空中交通管制人員彙報了這一問題。

空管人員也觀察到這架新的波音737 Max 8此時正在數百英尺的高空上下震蕩,這明顯異常的波動表明飛機正在面臨嚴重問題。

塔台於是緊急命令另外兩架朝機場飛來的班機轉變航向,暫時保持在高空中。

斷開、斷開,請求返回,」

就在這時,對講機那頭的格塔丘機長語氣已經在明顯請求。

「請求引導著陸」。

最後一聲求助發出之後,302號班機的信號便戛然而止。

任憑塔台再怎麼呼叫,那頭只剩一片杳然。

(圖源:Fighter Jets World)

距離起飛僅僅6分鐘。

飛機最終墜毀在亞的斯亞貝巴東南方60公里的比紹夫圖鎮附近。

(圖源:BBC)

由於機長和空管人員的通話內容沒有公開發布。

我們無法得知年僅29歲的機長為了挽救157條生命曾經做過怎樣的掙扎。

從僅僅已知的「請求返回」和「請求引導著落」中,我們卻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無助和絕望。

悲劇重演,難道真的是恐怖的巧合嗎?

據紐約時報報道,早在事故之前,至少有五名飛行員向聯邦政府投訴稱Max 8的自動駕駛系統在起飛後的上升過程中存在問題。

一名飛行員說,「事實是,這架飛機需要這樣的陪審團操縱才能飛行,這是個危險信號。」

(圖源:紐約時報)

但他們的擔心和投訴,最終均被駁回。

空難發生後,埃航的CEO明確表示在起飛後飛機就出現了操控問題,機長無法控制飛機。

而與此同時,造成157人死亡的空難後,波音公司 CEO在接受採訪時依舊錶示:「我們對737 MAX的安全充滿信心」。

波音涉嫌隱瞞關鍵信息,導致另一起空難

在印尼獅航空難發生之後,有媒體就將矛頭對準波音,認為它刻意隱瞞關鍵信息。

《紐約時報》2月3日發表一篇長文報道,通過採訪工程師、波音公司員工、參與調查的安全專家、飛行員以及行業監管人員之後得出結論——

「為了讓各家航空公司相信波音737Max的培訓成本比競爭對手更低,波音刻意在飛行手冊中隱瞞了配平系統MCAS,實際上該系統存在俯衝撞地的潛在風險,大多數航空公司和飛行員對此並不知情。」

就在美國時間14日凌晨,特朗普宣布了波音飛機停飛的消息後,波音公司也在14日宣布暫停交付737 MAX客機

13日下午,美國聯邦航空局(FAA)發布緊急命令,停飛所有波音737 MAX 8和737 MAX 9飛機。波音表示,公司因此暫停了最暢銷機型737 MAX飛機的交付。

但波音發言人查茲·比克斯表示:「我們會繼續製造737 MAX飛機,並同時評估形勢。」

而在美國政府決定停飛之前,歐洲航空安全局,來自中國、澳大利亞、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航空官員,以及全球30多家航空公司已經停飛了這架飛機。

(圖源:CNN)

特朗普表示,「作出這一決定是出於謹慎,而不是強制性的。或許,我們根本就不需要作出這一決定。」

在半年發生了兩起重大飛機墜毀事故後,美國政府仍然認為該機型仍然是安全的。

美國民眾卻不這樣認為。

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痛斥自己的國家,他們為遲遲作出停飛決定的美國感到丟臉!

「真噁心!!你們是最後一個國家!不停飛是因為你們跟波音是一夥的,貪婪永遠是第一位!」

「所有國家都作出停飛決定了,我不想這麼想,但你們等了這麼久,難道不是因為你們之前從波音公司接收的100萬賄賂么。」

美國是一個被資本裹挾的國家。

或許在資本家的眼裡,飛機事故帶來的幾百條人命,只是一串冰涼的數字。

美國民眾痛斥政府,或許也同樣是因為,他們早就見識過資本的黑暗。

回到波音事件本身,我們都知道波音公司是知名的航空公司,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波音公司遠沒有這麼簡單。

實際上,波音公司的商業客機業務只佔到公司整體業務的約70% 。那麼,剩下的30% 從哪裡來?

波音公司還有另外一個身份:世界上最有名的軍火製造商巨頭。

剩下的30% ,就是來自於軍火,來自於殺人。

(波音公司)

據美國《華爾街日報》,2014年波音工資總收入907.6億美元,其中30%是靠「履行美國政府的合同」,通過美國政府向外國出售軍備。

波音公司生產的殺人武器赫赫有名,包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著名的B-17(綽號「空中堡壘」),代表作品B-52轟炸機,服役後30多年中一直是美國戰略轟炸力量的主力。

(B-17 綽號「空中堡壘」)

波音公司為美國提供這些頂尖殺人武器,美國也靠它們稱霸一方。

去年四月,美國空襲敘利亞,一口氣投下了上百枚導彈。

這個美麗的國家,如今到處都是斷壁殘垣

這些剽悍的殺人武器之下,人命賤如螻蟻。

戰爭之下的人們,有手無寸鐵的孩子和老人,也是拼了命也要保護家人的父親和母親。

在這些轟炸機、導彈的背後,是不是都有波音的背影呢?

美國和這些公司之間,做著一筆筆嗜血的生意。

資本是嗜血的

為了利潤,可以踐踏一切

包括人命

今天國內就爆出來一個事兒,一家叫蛋殼公寓的出租屋公司被曝出來剛裝修完就上架出租,讓租客面臨甲醛超標的危險。

結果公司銷售人員卻說「公司這麼大,賠一個死人還是賠得起的」

的確啊,人命才值幾個錢?

曾經震驚全國的滴滴順風車空姐被殺案,也判決了,除了殺人犯被判了死刑外,只判了賠償62萬……

在這裡我們無權質疑判決的結果,但是讓人慨嘆的是,一條鮮活的生命的終結,最終父母就拿到了62萬的賠償。

對比順風車業務一年的巨額的營收規模,62萬,算不得一個零頭。

這幾天鬧得沸沸揚揚的成都七中實驗學校午餐問題,也是資本碾壓人性道德的一個縮影:

家長們發現收費昂貴的學校竟然用發霉變質的食材做成午餐餵給孩子們,義憤填膺。

後來又被曝出該學校為了上市與資本簽了對賭條款

為了能有足夠利潤上市,只能壓縮成本

結果壓縮了孩子們的午飯錢,就拿發霉變質食材來「節省成本」

小時候你是否聽過家長這樣的論斷:

別管人家小明調皮不調皮,可人家成績好啊

長大後,你有沒有聽過這樣的話:

你別管人家錢怎麼來的,反正有錢就很好啊

所以我們有了沒演技卻日進斗金的小鮮肉明星,因為資本追捧;

所以我們有了假貨泛濫的拼多多,因為資本追捧;

所以我們有了甲醛出租屋,坑人坑錢的XX系醫院,因為更賺錢;

所以大量年輕人只想當網紅賺快錢,越來越少人踏實做事做科研,因為賺錢太少……

如果我們放任資本吃人的本性,而任由其吞噬人性和道德,

我們離滑入深淵就不遠了。

當埃航的空難發生後,一名浙江的女大學生死於空難,網路上的鍵盤俠卻把她隱私扒得精光,還人身攻擊她,引起眾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