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9点30分新西兰警察总长Mike Bush宣布

基督城315恐袭中死亡人数

已经上升至50人

另外还有50人在此次恐袭中受伤

36人仍在基督城医院接受治疗

2人生命垂危

还有1名儿童

已转移至Starship Hospital治疗

警方认为只有1人和此次恐袭有关即昨天已上庭的28岁澳洲人Brenton Harrison Tarrant

其余2名被逮捕的嫌疑人:其中的女性被无罪释放,另一位男性被控涉枪犯罪。昨天在Brenton Harrison Tarrant之前出庭的18岁男子和恐袭无关。

今天,关于凶手更多的深度调查信息出炉,在发动基督城恐袭前,恐怖分子曾“圣地巡游”…

根据英国《电讯报》报道,英国最高安全部门军情无处正在调查基督城恐袭的恐怖分子和英国右翼极端分子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

据悉,在发动恐袭之前,Brenton Harrison Tarrant曾前往英国,于2017年在英国停留长达两周,此外,他还痴迷于十字军东征,并进行了2个月的欧洲之旅,这助长了他极端主义思想

十字军东征

这是一系列在罗马天主教教皇的准许下的战役,由西欧的封建领主和骑士对他们认为是异教徒的国家(地中海东岸)发动持续近200年的宗教战争。有人相信,十字军的最初目的是收复被穆斯林统治的圣地耶路撒冷。

在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的宣言中,他也提到了自己2017年4月至5月在欧洲,观点发生了“巨大变化”,以及如何决定发动“恐怖袭击”。据一位英国高级政府消息人士表示,Tarrant此前不在任何观察名单上。英国安全部门的消息人士表示,他们没有发现Tarrant与英国境内的极端组织或个人有任何联系。据悉,这位恐怖分子是使用他父亲在2010年去世后留下的遗产,以及通过投资在线货币赚的的钱,来进行的这趟欧洲之旅。

根据各国安全部门的反馈,恐怖分子Tarrant去和数百年前基督教徒和穆斯林战争有关城市旅行的线路和细节已经越来越清晰。

(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线路图)2017年夏天,他在法国东部租了一辆汽车,去参观了战争墓地,然后前往英国,可能是乘渡轮去的。法国情报机构正试图确定Tarrant是否与法国极端分子有联系。因为他去法国时恰逢总统大选,极右翼政治家Marine Le Pen一度有望获胜。

于此同时,土耳其当局也正在调查塔兰特在两次访问土耳其之间策划恐怖袭击或暗杀的可能性。

2016年3月,他在土耳其呆了4天,然后又在同年9月13日到10月25日期间再次来到土耳其。人们认为除了欧洲,他还去过亚洲和非洲。

土耳其的安全摄像头拍下了他抵达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时的画面。

Tarrant曾在网上呼吁刺杀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并宣称“我们将前往君士坦丁堡”,即今天的伊斯坦布尔。

去年11月,他从迪拜飞往保加利亚,并花了一周的时间开着租来的汽车,在Sofia和Plovdiv等几个巴尔干城市,以及基督徒与奥斯曼帝国军队作战的战场上转来转去。据了解,他还曾前往匈牙利。

保加利亚内政部长Mladen Marinov表示,他们正在调查他此行的目的。

2016年12月,他访问了巴尔干半岛并去了塞尔维亚、黑山和波斯尼亚。

克罗地亚警方证实,他曾于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访问过克罗地亚。

他还去了西班牙、葡萄牙,可能还去了托马尔即十字军东征时期圣殿骑士团的旧址。他还去过冰岛、波兰和阿根廷。

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在此次行程中或在网上与极端右翼组织建立了联系。

在Tarrant发布的直播视频中,可以听到他播放的一首塞尔维亚民族主义歌曲,这首歌与杀害波斯尼亚穆斯林有关。

除了在袭击中使用的步枪上涂抹“For Rotherham”(意指亚洲的恋童癖团伙),他还潦草地写下了与穆斯林军队作战的关键日期,以及14世纪一位塞尔维亚骑士、阿尔巴尼亚和纳粹指挥官的名字。

这起举世震惊的恐怖袭击事件成为新西兰历史上最致命的枪击案

人类往往热衷于破纪录

但这种记录

我们真心希望少一点、再少一点…

希望永远没有

我们都知道“枪不伤人,人伤人”这个道理一旦枪支被邪恶之徒滥用后果将不堪设想

新西兰是个可以合法持枪的国家

这场恐袭也毋庸置疑折射出了

新西兰枪支管理的巨大漏洞

或许,是时候改变了…

恐怖分子可合法持枪,但枪支进行过非法改装,中间折射出枪支管理法巨大漏洞…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确认,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在2017年11月就拿到了新西兰合法枪证,在发动恐袭之前,他持有A类枪证,可以合法拥有枪支。

但是,枪手携带了5把枪支,其中包括2支半自动步枪以及大容量弹匣……难道,这类大威力枪支在新西兰不受限制吗?

如此强大杀伤力的武器,

他又是如何得到的?

通过恐怖分子行凶时拍摄的视频,轻武器专家分析认为,他使用的是一把经过改装的军用半自动步枪,并携带了30发子弹的大容量弹匣。为了快速换弹匣,他用胶带把装满子弹的弹匣捆在一起,进一步增强了杀伤力。

半自动武器是一种可自动上膛、每次发射都必须扣动扳机的枪支,现有的证据表明,枪手Brenton Tarrant在2017年11月就拿到了新西兰合法枪证,而且没有犯罪记录但问题是,他可以合法拥有军用枪支吗?这类大威力枪支在新西兰是否受限?

事情并非这么简单。在新西兰,军用武器被定义为具有某些特征的武器,例如可折叠枪托、闪光抑制器和大容量弹匣(这类装备都带有作战特征)。

在新西兰,如果想合法拥有这类装备需要E类特别枪证以及警方的许可。

注:E类特别枪证是新西兰受管控最严的枪证之一。

而对于半自动步枪(没有其他附带装备),可以使用标准枪证购买。

专家分析,枪手Tarrant应该是买了一把标准版的半自动步枪,然后额外买了其他改装设备,但是,他的这种行为已经违反了枪支法案。

Ardern称,警方相信凶手使用的枪支经过改装

按照枪手持有的A类枪证,他的AR步枪所使用的弹夹是最多只能装7发子弹的短弹夹。但如果想买到装弹30发的大容量弹匣非常容易,去新西兰任何一家枪店都可以买到,甚至不需要枪证。“不幸的是,这个持有标准枪证的枪手买了30发子弹大容量弹匣,甚至可能买了能装100发子弹的鼓式弹匣,买这种弹匣本身也不需要枪证。”新西兰枪支律师Nicholas Taylor说,“但按照枪支法案,如果没有特别许可,给标准武器加装大容量弹匣是违法行为。”

昨天,新西兰政府承诺定将修改枪支法案……

漏洞已经显现,昨天上午,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在召开发布会时承诺将修改枪支法案,要求持有E类枪证才能购买大容量弹匣。昨天下午在奥克兰Aotea Square广场悼念仪式上,总检察长David Parker也承诺,新西兰将禁止半自动步枪

但新西兰枪支律师Nicholas Taylor认为,枪支法案重要的不仅仅是限枪,而是对持有火器者进行心理测试。基督城枪案证明,这套流程也需要修改。“他2017年获得了枪证。”Taylor说,如果回到2017年审批的时候,他会对该男子的背景进行详细审查,判断他是否有某种倾向,“我从事刑事案件已经20年了,非常清楚这种人的朋友或家人一定看到或知道些什么,总会有人知道的。”

Taylor认为,应该对申请枪证的人引入心理测试另一个解决办法是缩短枪证的有效期

“我们已经把终身有效枪证缩短到10年,也可以进一步缩短到5年,以便对持枪者进行更频繁的审查。”他说。

“人们常说,枪支法案就像玩橡皮泥,如果你把它牢牢抓住,它就会受到控制,但如果你把它握得太紧,它就会从你的指缝里漏出去。”Taylor说。

现在,新西兰民间持枪现状到底怎样?

新西兰人口不多,但是枪却不少…你也许会问,这么多的枪,为什么政府不去禁止呢?其实官方不是不想禁,但实在是没法禁。

美国举例,全美最大的拥枪组织美国步枪协会(NRA)拥有会员近400万人,几任总统都是会员。任何人想打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即美国枪支自由的法理基础)的主意都会在选票面前一败涂地。

再来看新西兰,负责武器管控法案的主管高级警官Mike Mcilraith在2018年曾给天维菌提供了这样一组数据:目前新西兰在册的合法枪牌持有者有24.2万人。这个数字几乎和新西兰华人人口总数不相上下,与新西兰人口总数的比例来看,平均每20个人中就会有1人拥有新西兰枪牌。24.2万张选票足以影响任何一个政党,因此谁也不把这件事摆到台面上来说

此外,新西兰虽然没有成文的宪法,但持枪传统基本上是从英国沿袭而来。民间持枪最主要的原因是狩猎用途——今天我们在新西兰看到的鹿、兔子等外来物种,最早即是英国人引进,用作狩猎用途的动物。所以说在新西兰,狩猎只是许许多多户外爱好的一种,而枪只是这种运动的必备工具。

天维菌大致了解了一下,明确有自己的枪支政策的党派目前只有行动党、绿党以及优先党,并且,在恐袭发生之前,只有绿党的枪支政策是提倡收紧的(禁止民众拥有半自动步枪、减少枪证有效期等)。但毋庸置疑,新西兰持枪政策必定会越来越紧。

恐袭暴露了新西兰持枪社群现状的巨大问题…

虽然与美国相比,新西兰的枪支管理更加完善。但这不意味着新西兰的持枪社群是没有问题的。比如,目前新西兰仍有无法估计精确数目的“黑枪”流入黑帮、毒贩等不法分子手中;此外,一些杀伤力较大的高压气枪则不需要枪证即可购买,为社区埋下了不小的安全隐患。

此外,此次恐袭也暴露出对于枪支改造工具和子弹的管理的问题,持有A级枪证可以不受限制购买枪支改造工具以及大量子弹。一旦被用于邪恶目的,后果不堪设想。

其实爱枪的并不都是坏人而且枪支问题并不是恐怖主义抬头的根源

根源仍然在极端思想抬头这一问题上

但是也不可否认

一旦枪支管理给了邪恶之徒可乘之机

造成的可怕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我们期待新西兰政府

能尽快出台更为完善的枪支管理法案

杜绝黑暗日子再次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