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午9點30分新西蘭警察總長Mike Bush宣布

基督城315恐襲中死亡人數

已經上升至50人

另外還有50人在此次恐襲中受傷

36人仍在基督城醫院接受治療

2人生命垂危

還有1名兒童

已轉移至Starship Hospital治療

警方認為只有1人和此次恐襲有關即昨天已上庭的28歲澳洲人Brenton Harrison Tarrant

其餘2名被逮捕的嫌疑人:其中的女性被無罪釋放,另一位男性被控涉槍犯罪。昨天在Brenton Harrison Tarrant之前出庭的18歲男子和恐襲無關。

今天,關於兇手更多的深度調查信息出爐,在發動基督城恐襲前,恐怖分子曾“聖地巡遊”…

根據英國《電訊報》報道,英國最高安全部門軍情無處正在調查基督城恐襲的恐怖分子和英國右翼極端分子之間可能存在的聯繫。

據悉,在發動恐襲之前,Brenton Harrison Tarrant曾前往英國,於2017年在英國停留長達兩周,此外,他還痴迷於十字軍東征,並進行了2個月的歐洲之旅,這助長了他極端主義思想

十字軍東征

這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准許下的戰役,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他們認為是異教徒的國家(地中海東岸)發動持續近200年的宗教戰爭。有人相信,十字軍的最初目的是收復被穆斯林統治的聖地耶路撒冷。

在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的宣言中,他也提到了自己2017年4月至5月在歐洲,觀點發生了“巨大變化”,以及如何決定發動“恐怖襲擊”。據一位英國高級政府消息人士表示,Tarrant此前不在任何觀察名單上。英國安全部門的消息人士表示,他們沒有發現Tarrant與英國境內的極端組織或個人有任何聯繫。據悉,這位恐怖分子是使用他父親在2010年去世後留下的遺產,以及通過投資在線貨幣賺的的錢,來進行的這趟歐洲之旅。

根據各國安全部門的反饋,恐怖分子Tarrant去和數百年前基督教徒和穆斯林戰爭有關城市旅行的線路和細節已經越來越清晰。

(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線路圖)2017年夏天,他在法國東部租了一輛汽車,去參觀了戰爭墓地,然後前往英國,可能是乘渡輪去的。法國情報機構正試圖確定Tarrant是否與法國極端分子有聯繫。因為他去法國時恰逢總統大選,極右翼政治家Marine Le Pen一度有望獲勝。

於此同時,土耳其當局也正在調查塔蘭特在兩次訪問土耳其之間策劃恐怖襲擊或暗殺的可能性。

2016年3月,他在土耳其呆了4天,然後又在同年9月13日到10月25日期間再次來到土耳其。人們認為除了歐洲,他還去過亞洲和非洲。

土耳其的安全攝像頭拍下了他抵達伊斯坦布爾阿塔圖爾克機場時的畫面。

Tarrant曾在網上呼籲刺殺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並宣稱“我們將前往君士坦丁堡”,即今天的伊斯坦布爾。

去年11月,他從迪拜飛往保加利亞,並花了一周的時間開着租來的汽車,在Sofia和Plovdiv等幾個巴爾幹城市,以及基督徒與奧斯曼帝國軍隊作戰的戰場上轉來轉去。據了解,他還曾前往匈牙利。

保加利亞內政部長Mladen Marinov表示,他們正在調查他此行的目的。

2016年12月,他訪問了巴爾幹半島並去了塞爾維亞、黑山和波斯尼亞。

克羅地亞警方證實,他曾於2016年12月和2017年1月訪問過克羅地亞。

他還去了西班牙、葡萄牙,可能還去了托馬爾即十字軍東征時期聖殿騎士團的舊址。他還去過冰島、波蘭和阿根廷。

目前還不清楚他是否在此次行程中或在網上與極端右翼組織建立了聯繫。

在Tarrant發布的直播視頻中,可以聽到他播放的一首塞爾維亞民族主義歌曲,這首歌與殺害波斯尼亞穆斯林有關。

除了在襲擊中使用的步槍上塗抹“For Rotherham”(意指亞洲的戀童癖團伙),他還潦草地寫下了與穆斯林軍隊作戰的關鍵日期,以及14世紀一位塞爾維亞騎士、阿爾巴尼亞和納粹指揮官的名字。

這起舉世震驚的恐怖襲擊事件成為新西蘭歷史上最致命的槍擊案

人類往往熱衷於破紀錄

但這種記錄

我們真心希望少一點、再少一點…

希望永遠沒有

我們都知道“槍不傷人,人傷人”這個道理一旦槍支被邪惡之徒濫用後果將不堪設想

新西蘭是個可以合法持槍的國家

這場恐襲也毋庸置疑折射出了

新西蘭槍支管理的巨大漏洞

或許,是時候改變了…

恐怖分子可合法持槍,但槍支進行過非法改裝,中間折射出槍支管理法巨大漏洞…

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確認,恐怖分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在2017年11月就拿到了新西蘭合法槍證,在發動恐襲之前,他持有A類槍證,可以合法擁有槍支。

但是,槍手攜帶了5把槍支,其中包括2支半自動步槍以及大容量彈匣……難道,這類大威力槍支在新西蘭不受限制嗎?

如此強大殺傷力的武器,

他又是如何得到的?

通過恐怖分子行兇時拍攝的視頻,輕武器專家分析認為,他使用的是一把經過改裝的軍用半自動步槍,並攜帶了30發子彈的大容量彈匣。為了快速換彈匣,他用膠帶把裝滿子彈的彈匣捆在一起,進一步增強了殺傷力。

半自動武器是一種可自動上膛、每次發射都必須扣動扳機的槍支,現有的證據表明,槍手Brenton Tarrant在2017年11月就拿到了新西蘭合法槍證,而且沒有犯罪記錄但問題是,他可以合法擁有軍用槍支嗎?這類大威力槍支在新西蘭是否受限?

事情並非這麼簡單。在新西蘭,軍用武器被定義為具有某些特徵的武器,例如可摺疊槍托、閃光抑制器和大容量彈匣(這類裝備都帶有作戰特徵)。

在新西蘭,如果想合法擁有這類裝備需要E類特別槍證以及警方的許可。

註:E類特別槍證是新西蘭受管控最嚴的槍證之一。

而對於半自動步槍(沒有其他附帶裝備),可以使用標準槍證購買。

專家分析,槍手Tarrant應該是買了一把標準版的半自動步槍,然後額外買了其他改裝設備,但是,他的這種行為已經違反了槍支法案。

Ardern稱,警方相信兇手使用的槍支經過改裝

按照槍手持有的A類槍證,他的AR步槍所使用的彈夾是最多只能裝7發子彈的短彈夾。但如果想買到裝彈30發的大容量彈匣非常容易,去新西蘭任何一家槍店都可以買到,甚至不需要槍證。“不幸的是,這個持有標準槍證的槍手買了30發子彈大容量彈匣,甚至可能買了能裝100發子彈的鼓式彈匣,買這種彈匣本身也不需要槍證。”新西蘭槍支律師Nicholas Taylor說,“但按照槍支法案,如果沒有特別許可,給標準武器加裝大容量彈匣是違法行為。”

昨天,新西蘭政府承諾定將修改槍支法案……

漏洞已經顯現,昨天上午,新西蘭總理Jacinda Ardern在召開發布會時承諾將修改槍支法案,要求持有E類槍證才能購買大容量彈匣。昨天下午在奧克蘭Aotea Square廣場悼念儀式上,總檢察長David Parker也承諾,新西蘭將禁止半自動步槍

但新西蘭槍支律師Nicholas Taylor認為,槍支法案重要的不僅僅是限槍,而是對持有火器者進行心理測試。基督城槍案證明,這套流程也需要修改。“他2017年獲得了槍證。”Taylor說,如果回到2017年審批的時候,他會對該男子的背景進行詳細審查,判斷他是否有某種傾向,“我從事刑事案件已經20年了,非常清楚這種人的朋友或家人一定看到或知道些什麼,總會有人知道的。”

Taylor認為,應該對申請槍證的人引入心理測試另一個解決辦法是縮短槍證的有效期

“我們已經把終身有效槍證縮短到10年,也可以進一步縮短到5年,以便對持槍者進行更頻繁的審查。”他說。

“人們常說,槍支法案就像玩橡皮泥,如果你把它牢牢抓住,它就會受到控制,但如果你把它握得太緊,它就會從你的指縫裡漏出去。”Taylor說。

現在,新西蘭民間持槍現狀到底怎樣?

新西蘭人口不多,但是槍卻不少…你也許會問,這麼多的槍,為什麼政府不去禁止呢?其實官方不是不想禁,但實在是沒法禁。

美國舉例,全美最大的擁槍組織美國步槍協會(NRA)擁有會員近400萬人,幾任總統都是會員。任何人想打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即美國槍支自由的法理基礎)的主意都會在選票面前一敗塗地。

再來看新西蘭,負責武器管控法案的主管高級警官Mike Mcilraith在2018年曾給天維菌提供了這樣一組數據:目前新西蘭在冊的合法槍牌持有者有24.2萬人。這個數字幾乎和新西蘭華人人口總數不相上下,與新西蘭人口總數的比例來看,平均每20個人中就會有1人擁有新西蘭槍牌。24.2萬張選票足以影響任何一個政黨,因此誰也不把這件事擺到檯面上來說

此外,新西蘭雖然沒有成文的憲法,但持槍傳統基本上是從英國沿襲而來。民間持槍最主要的原因是狩獵用途——今天我們在新西蘭看到的鹿、兔子等外來物種,最早即是英國人引進,用作狩獵用途的動物。所以說在新西蘭,狩獵只是許許多多戶外愛好的一種,而槍只是這種運動的必備工具。

天維菌大致了解了一下,明確有自己的槍支政策的黨派目前只有行動黨、綠黨以及優先黨,並且,在恐襲發生之前,只有綠黨的槍支政策是提倡收緊的(禁止民眾擁有半自動步槍、減少槍證有效期等)。但毋庸置疑,新西蘭持槍政策必定會越來越緊。

恐襲暴露了新西蘭持槍社群現狀的巨大問題…

雖然與美國相比,新西蘭的槍支管理更加完善。但這不意味着新西蘭的持槍社群是沒有問題的。比如,目前新西蘭仍有無法估計精確數目的“黑槍”流入黑幫、毒販等不法分子手中;此外,一些殺傷力較大的高壓氣槍則不需要槍證即可購買,為社區埋下了不小的安全隱患。

此外,此次恐襲也暴露出對於槍支改造工具和子彈的管理的問題,持有A級槍證可以不受限制購買槍支改造工具以及大量子彈。一旦被用於邪惡目的,後果不堪設想。

其實愛槍的並不都是壞人而且槍支問題並不是恐怖主義抬頭的根源

根源仍然在極端思想抬頭這一問題上

但是也不可否認

一旦槍支管理給了邪惡之徒可乘之機

造成的可怕後果是難以想象的

我們期待新西蘭政府

能儘快出台更為完善的槍支管理法案

杜絕黑暗日子再次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