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眼中,新西兰就像一个天真的小孩,

 

这里纯净,美丽,无忧无虑,仿若现实版的霍比屯

 

无论你来自世界的哪个角落,都能在这里看到友善的微笑,感受到宾至如归的温暖。

 

而3月15日,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极端分子

 

却在这里发动了举世震惊的恐怖袭击

 

截至目前,该恐袭案已致50人死亡。 

凶手说,之所以选新西兰,也是看中了它的天真无邪 

你们不是说新西兰像世外桃源一样吗?我要让你们知道这样的地方不存在!

 

但他没有想到,回应他的,却是这样的景象: 

不分种族肤色

在新西兰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

用实际行动

展现了一个多元国家的包容与团结

也得到了全世界的声援

 

也许,因为这个极端分子的袭击,新西兰的天真时代即将结束,但这绝不意味着善良与人性的结束。

 

“你好,兄弟”
凶手在网上直播了异常残忍的恐袭视频,以此散播恐惧,然而人们在社交网络上,转发的却是这样的主题——

 

人们发现,视频中第一位受害者,在见到枪手时的说了一句话,而这也是他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Hello,Brother。

 

他面前有一个人用步枪指着他,这个人有明确的杀人意图,但是他是如何回应的?他说:你好,兄弟——直到人生最后,他都在用真诚的勇气和温暖的态度来制止暴力,而不是加剧它。

 

在社交媒体上,已经有大量用户开始使用#HelloBrother 作为话题标签,缅怀受害者。 

 

 

恐惧不会赢
案发后,展开调查的新西兰警方由于还无法确认这是否是一起孤立的案件,出于对公众安全的担忧,要求群众暂时不要接近清真寺,

 

然而在事发的周五当晚,人们就已经开始在各清真寺附近,送上鲜花,卡片,点起蜡烛,自发地表达哀悼,和对穆斯林群体的支持并进行祈祷。

在事发的两座清真寺,Al Noor和Linwood Majid清真寺门口,成百上千的群众献出的花,已经成了一片海洋。
当看到警戒线挪动,人们还在第一时间,把之前所献的鲜花,挪到了离案发地点更近的位置……
昨夜的基督城医院门口,还有群众自发为死去的受害者,点起了49支蜡烛。
而在奥克兰,人们也纷纷自发前往各清真寺门口,留下鲜花和悼念卡片……
人们还在网上转发这样的信息:“如果任何穆斯林妇女、男性或者家庭感觉到不安全,不用怕,我陪你!我可以陪你一起走路,我可以在公交站台等你,我可以在巴士上和你坐在一起,你买东西的时候我陪你去…”
而为受害者及家属募捐的网页,也已经收到了超过400万纽币的捐款。 

随后第二天,新西兰多地举行了悼念和守夜活动。

 

当地尼泊尔群体打出标语牌:

Stay together stay strong

NZ is still the most beautiful country in the world

在奥克兰的Aotea广场,数千人聚集在一起,唱起了Stand by me这首歌。 

在汉密尔顿Claudelands Park,亦有数千人参加昨晚的守夜悼念活动。 

惠灵顿,基督城,但尼丁,提玛鲁,因弗卡吉尔,陶朗加…… 

人们纷纷选择走上街头,去切身地传播爱与温暖。

 

 

全世界与新西兰站在一起
此时此刻,语言是苍白无力的,全世界与新西兰一同哭泣。

 

为表达对恐袭事件中受害者的哀悼,法国埃菲尔铁塔熄灯

 

悉尼歌剧院亮起新西兰的银蕨标识
纽约帝国大厦彻夜灯光减暗
英国,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巴基斯坦……多国群众组织悼念活动。This will NOT divide us!

 

柏林,阿布扎比等地,也将举行大型悼念守夜仪式。 

在网络上,人们也大量分享空袭事件中涌现出的平民英雄的故事,以及各种感人事迹。

 

 

 是的,也许这场恐袭,是新西兰社会的一个转变点

 

人们会质疑,质疑情报部门,质疑应激反应,质疑事件的细枝末节……

 

人们会反思,反思新西兰社会中存在的歧视问题,反思社会对极右势力的忽视与纵容,反思助长极端思想的土壤,反思影响社会公平的种种政策……

 

人们会吸取教训,从而建立起更完善更有效地反恐系统……

 

但在新西兰,有一点不会变——仇恨没有立足之地

 

人们对善良与正义的寻求,不会变!

对爱与人性的坚守,不会变!

 

接下来在新西兰各地会举办的悼念活动;

 

惠灵顿:周日(3月17日)下午6点,地点the Basin Reserve

 

基督城:下周四(3月21日)下午8点30分,地点Cathedral Square

 

Timaru:周日(3月17日)下午1点半,地点Caroline Bay

 

但尼丁:下周四(3月21日)下午7点,地点the Octagon

Wairarapa:周一(3月18日)晚上6点,地点Masterton Town Hall

此外,奥克兰还将于下周五(3月22日)下午2点开始举行另一场悼念会,地点仍然是Aotea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