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五Al Noor清真寺的祷告按计划应该在1:30pm开始,持续约40分钟。1点30分,仍有几辆车在停车场停车,里面的祷告已经开始了。

当天的祷告人数规模约300人,其中的祷告者出生于世界各地,包括阿富汗、印度、叙利亚、约旦、巴基斯坦、沙特、埃及、巴勒斯坦、菲律宾、土耳其、马来西亚,此外还有访问新西兰的人——孟加拉国国家板球队队员计划第二天和新西兰国家队比赛,队员们的大巴也正在赶来。门口鞋架上放满了鞋子,所有进门的人穿着袜子或者光脚。

往西5公里,Linwood Masjid清真寺内的祷告也开始了,人数超过100人。

祷告开始后几分钟,离Al Noor清真寺几百米的一个工业园区里,一名男子打开了社交媒体直播,在几分钟前,他刚刚公布了他的一份声明文件的链接,并且已将文件发送给了包括媒体和政要在内的几十个地址。现在,他将直播以他的名义进行的暴行。

为了开到清真寺,枪手不得不绕个圈,从Mandeville Street和Blenheim Rd向南,然后转到Deans Ave再向北,沿着Hagley Park的西侧。这段车程6分半钟。来到清真寺旁,他将车辆掉头,车头朝外堵住路口,然后从他车上5件攻击性武器(含2支半自动步枪)中选出武器,向着大门走去。

这段直播一共持续了16分半钟,然后突然没了画面。在那个时候,枪手已经打出了数百发子弹,中弹者包括老人、妇女和儿童。在屠杀的中间,枪手回到自己的车上,换了武器再回去,冲着已经倒地的死伤者射击,然后回到自己的车上,开向下一个目标:Linwood Masjid。

Al Noor清真寺的屠杀一共持续了6分钟,造成了41人死亡以及接近人数的受伤,祷告者四散而逃,流落到附近街道上,据一位幸存者展示给Stuff记者的手机log显示,他的报警时间是1:41pm。

而在枪手到达Linwood清真寺前,他的直播已经中断,根据目击者对媒体描述,Linwood清真寺的祷告者没有立即对枪手进行合理反应。

2015年从斐济移民新西兰的Farhaan Farheez说,“我们不知道枪声是什么样的,在祈祷时不要注意外界也是一个习惯。外面枪声不停,里面的人还在祈祷。”

直到里面的人亲眼看到有人中弹倒地,一个男子拿着一把大枪出现来门口。在Linwood清真寺,7人当场死亡,1人送医后死亡。

枪手离开第二家清真寺不久就被新西兰警方逮捕,位置在城南的Brougham St,路过市民拍下了逮捕的过程,一辆Subaru Outback被警方逼停,前轮悬在半空,车内有两个爆炸装置,后被拆弹组解除。

事实是清楚的,也应该为普罗大众所知晓。我们需要看一下新西兰各机构在紧急情况下的反应速度。

恐怖袭击发生时间不可测,一般是在最短时间内设计造成最大伤害。3.15恐袭第一声枪响在1:40pm左右,基督城学校和高等学府发出安全警示短信、告知校园关闭时间为2:05pm,警方第一份声明,告知公众出现重大的”正在发生的“安全事件是在2:11pm。

警方说,在接到第一个报警电话之后的第36分钟逮捕了枪手,假设第一个报警电话是Al Noor清真寺内那个祈祷者1:41pm的那个电话,则逮捕事件不迟于2:20pm。

这时候安全级别还在持续提高,还没有达到高峰,因为怀疑还有其他枪手,紧张氛围持续到入夜。

事实就是一个人在半个小时之内,造成了50人死亡数十人受伤,并将新西兰没有恐袭的美妙印象彻底而永远的打破。在这一天之前,这些事情好像总是发生在很远、很远的地方。

遇难者的姓名和他们的故事正逐渐浮现,他们包括:

Haji-Daoud Nabi, 71

Haji-Daoud是基督城阿富汗社区代表,他的儿子Omar Nabi说他是为了掩护他人而中弹的。

Khaled Mustafa

从叙利亚全家来到新西兰仅几个月,“新西兰叙利亚团结协会”发言人Ali Akil称,他一个16岁的儿子死亡,另外一个13岁的儿子重伤。

Ali Elmadani

基督城一名退休工程师。

Atta Elayyan, 33

Atta Elayyan是新西兰室内5人足球国家队和坎特伯雷队队员,出生于科威特,在基督城从事技术工作,担任Lazyworm Apps公司首席执行官,WP平台的开发者,具有业界知名度。

Husna Achmed, 44

Husna Achmed在带领一些孩子走到安全地带后,回去找她丈夫时遇害。Farid说他的妻子是个”有勇气并照顾人“的好妻子。

Junaid Ismail

Junaid Ismail和他双胞胎兄弟都在清真寺内,事件发生后,他的兄弟带着Junaid的妻子逃出生天。Junaid死后留下一妻三孩,以及他原本照顾的母亲。

Amjad Hamid

Amjad Hamid是移民新西兰23年的心脏科医生,来自巴勒斯坦。

Hamza Mustafa, 16

Khaled Mustafa之子。

Hussain Al-Umari, 35

Hussain Al-Umari是22年前从沙特来到新西兰,在旅游行业工作。

Mucad Ibrahim, 3

Mucad的父亲和哥哥都从枪击现场逃了出来,但3岁的孩子却没能逃出来。

Lilik Abdul Hamid, 58

Lilik来自印度尼西亚,留下2个孩子。

Mohammed Imran Khan, 47

Linda Armstrong, 65

Linda Armstrong是当地穆斯林社区的热心人,经常去难民中心帮忙,帮助那些逃离战火的家庭在新西兰安家。

Sayyad Milne, 14

来自穆斯林家庭但从小在新西兰长大,一个爱踢足球的少年。

Ashraf Ali

Husne Ara Parvin

Husne来自孟加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