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2日,美國爆出史上涉及人數最多、金額最大的招生舞弊案。

不僅包括好萊塢明星、頂級CEO、大學教練和標準化考試管理人員在內的50名相關人員被逮捕,

還有南加大、斯坦福、耶魯等八所知名學校在聯邦起訴書和刑事起訴書中被點名。

圖源:CNN

隨着人們對招生醜聞憤怒之情的日益高漲,警方、學校以及各方力量都正在努力控制這件事的發酵。

據CNN消息,目前已有33名家長面臨指控。

各個學校也正在重審在校學生的材料,以確認沒有其他人牽涉其中。

此外,德州奧斯汀大學和維克森林大學已經解僱了網球教練Michael Cente和排球教練主Bill Ferguson,耶魯大學也不再聘用女子足球隊主教練Rudolph Meredith。

負責SAT的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和負責ACT考試的ACT Inc.也表示,他們將追究為作弊提供便利條件的人的責任。

圖源:People

家長被起訴,學校被徹查,教練被開除,看似一切都在向好的結果發展。

但是,那些涉案的學生們呢?

根據刑事證詞顯示,一些學生知道相應的作弊行為並參與其中,但也有一些人不知道。

對於後者,他們是否會面臨處罰?

被開除?還是或獲准繼續上學?

那些正處於申請過程的學生們又會如何?

這起案件牽扯到一個問題:

是否一些本來有資格入學的學生會因為富人、名人子女的舞弊而已被名校拒之門外?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美國高等教育所提倡的“公平公正”就如天大的謊言,讓人憤怒。

儘管涉案學生的姓名沒有公布,但所有人都十分關注那些涉案學生是否會受到處罰。

圖源:CNN

據CNN消息,雖然目前並沒有學生被起訴,但檢察官並沒有否認這種可能性。

加州州立大學前法律總顧問克里斯汀·赫威克(Christine Helwick)表示,對於學生,“這個事件沒有正確的解決方案”“最終的懲罰措施也會因每個人的不同情況而定。”

如果說,學生在SAT或ACT考試中存在作弊現在,或他們在入學申請中撒謊,那懲罰將基於他們現在是正在申請入學,還是已經入學,更或者是已經畢業。

圖源:NBC News

如果學生正在申請入學,那很簡單,學校完全可以撤銷他們的申請,或者對他們的申請不予考慮。

目前已經有至少兩所大學表示,一旦學生被發現與“舞弊案”有關,他們將拒絕該學生的申請。女演員 Lori Loughlin女兒所就讀的南加大就是其中之一。

南加州大學的發言人加里·波拉科維奇(Gary Polakovic)於周五表示,所有與作弊有關的申請者都將被拒絕入學。

目前,他們已經確定了正處於申請過程中的六名學生,他們將被拒絕錄取。

圖源:Instagram

第二種情況就是涉案學生已經畢業

赫維克說,她認為學校可能會取消學生的學位。

對於以上兩種情況來說,都還比較好辦。但對於仍在就讀的學生將如何處罰,才是學校面臨的最大難題。

赫維克稱,學校應該考慮這些學生是否意識到作弊,還是他們的父母背着他們作弊

於是,耶魯大學的前招生官埃德•博蘭(Ed Boland)提出可以發起一項調查來分辨學生是否在此之前就意識到作弊行為。

但這一過程學生是否願意配合呢?誰會去承認呢?

這也引發了另一個問題,是不是學生對父母作弊或行賄的事情一無所知,就可以從輕發落

根據目前掌握的證據,並不是所有的學生都知道他們父母的安排,但也不乏積极參与者。

伊麗莎白(Elizabeth)和曼努埃爾·亨利克斯(Manuel Henriquez)的女兒Isabelle Henriquez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一個。

(圖源:new york post)

本案長達204頁的起訴書稱,Isabelle在2015年10月參加sat考試時,她的父母花了2.5萬美元請了一名“監考官”在考場為她提供答案。

此外,完全沒有參加過網球錦標賽的Isabelle經過中介鼓勵,在個人陳述撒謊,謊報自己對網球這項運動的“熱愛”。

耶魯大學的前招生官博蘭表示,這種行為應該會被“立即開除”。

圖源:heavy.com

但對於那些並不了解父母安排的學生,博蘭表達出了同情。

他說,許多學生其實並不想從父母的關係中獲取好處

就像一名以田徑特長被錄取的南加大學生,他就對父母的行為一無所知。當被問及此事時,他感到無比驚訝。因為,他以為自己是憑本事考上的。

對此,法律總顧問赫威克有自己的看法。

她表示,所謂的騙局包括在sat、act考試中作弊,或者以運動員的身份出現在他們無意參加的項目中。很難想象一個學生對其中任何一項都不了解。

圖源:TSD

但赫威克同意,如果孩子真不知情,那應該給予他們第二次機會。

比如,學校可以通過檢查他們的課業表現,看看“他們進步了多少”,是否能用實力證明自己真的有能力和別的同學表現的一樣好”。

否則,學生就有可能會被要求退學。

圖源:界面新聞

對於這種處理方式,大家怎麼看呢?

SAT代考、作弊的現象一直以來都不斷發生。曾經就有中國留學生因SAT成績作假而被取消學籍、遣返的案例。

2015年,美國國土安全調查局和美國國務院外交安全處發現,一群中國學生在中國考區雇“槍手”替他們考美國大學入學考試(SAT)。

涉案的6名中國留學生在分別被判刑後,已“自願遣返”回中國。還有一位名叫胡宜霄(Yixiao Hu)的學生已在宣判前,逃會中國。

同年,賓州匹茲堡也曝出重大代考案,15名中國留學生涉案。

主謀佟韓(Tong Han)曾召集其他14名學生,謀劃使用假護照替委託人代考SAT,GRE,托福等大學入學考試,以騙取美國大學的錄取通知。

涉及此案的大多數留學生都已被判刑和遣返回國。

我們都知道學術誠信在美國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任何一個學生、留學生都不敢怠慢,任何人都不想讓自己的辛苦付諸東流。

曾經,日報記者採訪過美國律師Alisa,她說在美國一旦發現學生存在舞弊現象,即便畢業也會被追回畢業證書,撤銷學位。

美國刑事辯護律師也表示:“委託別人替考的學生儘管可能並不了解中介具體以何種手段為自己取得高分,但明知道自己牽涉作假還參加,已經構成共謀罪,因此要與組織和替考者承擔同樣的刑事責任。”

對於“舞弊案”,如果一些學校最後的處罰是給某些人第二次機會,那是否對其他憑本事考上的學生來說,太不公平了呢?

他們用假成績和金錢頂替掉的一個名額,也許就是一個有志青年們改變命運的可能。

在後台,總有一些人留言說,“這種事有什麼好生氣的,有錢能使鬼推磨”。

好像有錢人做了違法的事情就是正常。反而是為此憤怒,為此不平的我們沒有認清社會的現實。

我們必須承認,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

可是即便如此,我們就要順水推舟嗎?

這個世界是分是非對錯的,人也應該善惡分明。再黑暗、再醜陋的地方,也會有陽光照進來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