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年前雄霸伊拉克和叙利亚大片国土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如今已是强弩之末。到今年三月,“伊斯兰国”仅余的“领土”,就只剩下位于叙利亚东部边境的小村落巴古兹(Baghuz);而最近美国领导的联军已向“伊斯兰国”这个最后防线发动攻势,将之完全剿灭只是早晚之事。3月14日,由美军支持的库尔德人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SDF)收复了巴古兹的军事营地,数百名“伊斯兰国”圣战分子及家属投降离开。据信,仍有数千名“伊斯兰国”成员躲藏在该区域的若干据点。

△ “伊斯兰国”的最后据点,叙利亚代尔祖尔省,巴古兹村 / 视觉中国
“伊斯兰国”没落固然有众多因素,但单纯从军事角度来看,这莫过于是它野心太大,树敌太多,远超自身武装力量能应付的水平之必然结果。“伊斯兰国”曾经是基地组织(al-Qaeda)的分支,至2013年正式决裂并自立门户。自同年4月开始起兵,它迅速攻占敍利亚和伊拉克大片国土,并于2014年底时达高峰:据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估计,当时“伊斯兰国”的领土面积达到10万平方公里以上,受其控制的人口达1200万人。

△ 2015年5月,“伊斯兰国”最大控制区域为灰色部分,横跨叙利亚与伊拉克大面积领土 / 维基百科
“伊斯兰国”起兵初期势不可挡,主要原因是这个恐怖组织实质上吸纳了不少来自萨达姆(Saddam Hussein)时代的伊拉克共和国卫队,曾受正规军事训练,甚至富有作战经验的军官。这些军官让“伊斯兰国”能够取得其他恐怖组织难以比拟的资源和技术:他们会招揽其前部属加入,让“伊斯兰国”很快便拥有一支相当专业的武装力量,掳获如装甲车辆、野战炮等重型武装时也懂得使用;他们熟识行军用兵,知道真正战争的攻守策略如何运作。

简言之,当时的“伊斯兰国”就相当于半支正规陆军。而在2013到2014年时,叙利亚陷入严重内战,伊拉克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国政府军都跟各自境内的游击队和武装部队打得不可开交,相对训练有素的“伊斯兰国”部队自然能够异军突起。

2014年6月开始,美国正式军事介入并空袭伊拉克境内的“伊斯兰国”目标,并派少量地面部队协助伊拉克政府军的军事行动。同年9月,美国将军事行动扩展至叙利亚,并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多个区内国家、和澳洲及多个欧盟盟友共同行动。另外,与叙利亚巴沙尔(Bashar al-Assad)政权关系友好的俄罗斯,也于2015年开始介入叙利亚的战事。最终,参与军事打击“伊斯兰国”的国家超过20个,这还未计算敍利亚和伊拉克内部的各大势力,包括战斗力一向不俗的库尔德族武装部队等。

△ 加入库尔德武装力量的女战士 / 视觉中国
即使是一个正常的国家,若被包括美俄等强国在内的逾20个国家和武装力量联合进攻,也基本上毫无胜算;而虽然说“伊斯兰国”部队犹如正规军队,但与真正的国家武装力量相比仍远远不如。而且“伊斯兰国”的装备基本上局限于陆战,顶多拥有射程有限的肩托式防空导弹可以攻击低空目标,面对联军强大的制空及空袭能力,基本上束手无策,只能单方面挨打。
△ 2014年10月24日,土耳其桑尼乌法,美军持续空袭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武装 / 视觉中国
联军对“伊斯兰国”的空袭力度非常强烈。根据美国空军中央指挥部的数据,联军在2015到2017年间,每年都进行了9912至11825次空袭,投下的武器数量由2015年的28696枚,上升至2017年的巅峰,达39577枚。这还未计算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政府军的空袭行动。更何况“伊斯兰国”的武装都是掳获而来,不可能有稳定的供给和后勤保养,尤其是如装甲车之类的重型装备,在被毁坏后就无法轻易补给。
△ 2016年7月21日,叙利亚霍姆斯,俄罗斯空军图-22M轰炸机空袭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目标 / 视觉中国
更关键的是,那些前共和国卫队的军官和士兵们,要么在战事前线中阵亡,要么被联军空袭或特种部队杀死,人数愈来愈少。2014年至今,在敍利亚和伊拉克战事中被杀的“伊斯兰国”高层至少有15名以上,当中包括曾在共和国卫队时的空军上校Haji Bakr、陆军中校Abu Mohannad al-Sweidawi、陆军上尉Abu Abdulrahman al-Bilawi等在伊拉克军事学院毕业、从军多年的职业军人。虽然“伊斯兰国”一直有招揽新血加入,也有补充负责制定战略和指挥战术的军官,但这些新力军的质素和作战经验自然远不及之前的职业军人。于是随着战事发展,“伊斯兰国”损失愈来愈多武装和军事人才,而且这些失去的战力无法弥补,实力逐渐走下坡。

与此同时,各国部队对反“伊斯兰国”武装力量的支持则愈来愈强和有系统。以美国为首的多个西方国家,自2014年开始向伊拉克政府、库尔德族部队、叙利亚反对派等多股亲西方的力量提供各种枪械、榴弹、反坦克导弹等武装;其中伊拉克政府军更获美国“Building Partner Capacity”计划支持。这个是美国国防部向外国盟友提供军事训练、强化盟友国防能力的计划,内容包括作战和装备使用的训练,以至协助建构完善国防体制。而在伊拉克,除了美国以外至少还有11个西方国家一起参与,截至2016年10月,受训人数愈3.1万人。

△ 伊拉克摩苏尔,一名伊拉克特种部队士兵枪杀了一名“伊斯兰国”的自杀式炸弹袭击者 / 视觉中国
“伊斯兰国”经过2014年的巅峰后的陨落就变得理所当然。在伊拉克,政府军在2015到2016年间先后收复提克里特(Tikrit)、拜伊吉(Baiji)、辛贾尔(Sinjar)、拉马迪(Ramadi)、费卢杰(Fallujah)等地,最后在2017年6月收复北部重镇摩苏尔(Mosul)后,“伊斯兰国”失去了所有在伊拉克的主要据点。
2017年6月5日,伊拉克摩苏尔,伊拉克军队持续与“伊斯兰国”武装战斗 / 视觉中国
而在叙利亚,联军在2016年开始对“伊斯兰国”大本营拉卡(Raqqa)展开攻势,经历长达11个月、五个阶段的攻势后,“伊斯兰国”最终在2017年10月失守拉卡。自此“伊斯兰国”就兵败如山倒,到2017年11月失守他们最后一个主要城市据点代尔祖尔(Deir ez-Zor),剩下叙利亚多个小城镇的据点已不成气候。
3月14日,在巴古兹村,“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及其家属步行投降 / 视觉中国
联军空袭火力在2018年骤减,只有1591次空袭行动,也证明了“伊斯兰国”大势已去。在那时候开始,即使“伊斯兰国”变得“务实”,不再以征服世界为目标,也已经摆脱不了覆亡的命运。而它留下的,则是身后的成片废墟,和上千万流离失所的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