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年前雄霸伊拉克和敘利亞大片國土的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如今已是強弩之末。到今年三月,「伊斯蘭國」僅余的「領土」,就只剩下位於敘利亞東部邊境的小村落巴古茲(Baghuz);而最近美國領導的聯軍已向「伊斯蘭國」這個最後防線發動攻勢,將之完全剿滅只是早晚之事。3月14日,由美軍支持的庫爾德人武裝,敘利亞民主力量(SDF)收復了巴古茲的軍事營地,數百名「伊斯蘭國」聖戰分子及家屬投降離開。據信,仍有數千名「伊斯蘭國」成員躲藏在該區域的若干據點。

△ 「伊斯蘭國」的最後據點,敘利亞代爾祖爾省,巴古茲村 / 視覺中國
「伊斯蘭國」沒落固然有眾多因素,但單純從軍事角度來看,這莫過於是它野心太大,樹敵太多,遠超自身武裝力量能應付的水平之必然結果。「伊斯蘭國」曾經是基地組織(al-Qaeda)的分支,至2013年正式決裂並自立門戶。自同年4月開始起兵,它迅速攻佔敍利亞和伊拉克大片國土,並於2014年底時達高峰:據美國智庫蘭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估計,當時「伊斯蘭國」的領土面積達到10萬平方公里以上,受其控制的人口達1200萬人。

△ 2015年5月,「伊斯蘭國」最大控制區域為灰色部分,橫跨敘利亞與伊拉克大面積領土 / 維基百科
「伊斯蘭國」起兵初期勢不可擋,主要原因是這個恐怖組織實質上吸納了不少來自薩達姆(Saddam Hussein)時代的伊拉克共和國衛隊,曾受正規軍事訓練,甚至富有作戰經驗的軍官。這些軍官讓「伊斯蘭國」能夠取得其他恐怖組織難以比擬的資源和技術:他們會招攬其前部屬加入,讓「伊斯蘭國」很快便擁有一支相當專業的武裝力量,擄獲如裝甲車輛、野戰炮等重型武裝時也懂得使用;他們熟識行軍用兵,知道真正戰爭的攻守策略如何運作。

簡言之,當時的「伊斯蘭國」就相當於半支正規陸軍。而在2013到2014年時,敘利亞陷入嚴重內戰,伊拉克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兩國政府軍都跟各自境內的游擊隊和武裝部隊打得不可開交,相對訓練有素的「伊斯蘭國」部隊自然能夠異軍突起。

2014年6月開始,美國正式軍事介入並空襲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目標,並派少量地面部隊協助伊拉克政府軍的軍事行動。同年9月,美國將軍事行動擴展至敘利亞,並與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多個區內國家、和澳洲及多個歐盟盟友共同行動。另外,與敘利亞巴沙爾(Bashar al-Assad)政權關係友好的俄羅斯,也於2015年開始介入敘利亞的戰事。最終,參與軍事打擊「伊斯蘭國」的國家超過20個,這還未計算敍利亞和伊拉克內部的各大勢力,包括戰鬥力一向不俗的庫爾德族武裝部隊等。

△ 加入庫爾德武裝力量的女戰士 / 視覺中國
即使是一個正常的國家,若被包括美俄等強國在內的逾20個國家和武裝力量聯合進攻,也基本上毫無勝算;而雖然說「伊斯蘭國」部隊猶如正規軍隊,但與真正的國家武裝力量相比仍遠遠不如。而且「伊斯蘭國」的裝備基本上局限於陸戰,頂多擁有射程有限的肩托式防空導彈可以攻擊低空目標,面對聯軍強大的制空及空襲能力,基本上束手無策,只能單方面挨打。
△ 2014年10月24日,土耳其桑尼烏法,美軍持續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武裝 / 視覺中國
聯軍對「伊斯蘭國」的空襲力度非常強烈。根據美國空軍中央指揮部的數據,聯軍在2015到2017年間,每年都進行了9912至11825次空襲,投下的武器數量由2015年的28696枚,上升至2017年的巔峰,達39577枚。這還未計算俄羅斯支持敘利亞政府軍的空襲行動。更何況「伊斯蘭國」的武裝都是擄獲而來,不可能有穩定的供給和後勤保養,尤其是如裝甲車之類的重型裝備,在被毀壞後就無法輕易補給。
△ 2016年7月21日,敘利亞霍姆斯,俄羅斯空軍圖-22M轟炸機空襲敘利亞境內「伊斯蘭國」目標 / 視覺中國
更關鍵的是,那些前共和國衛隊的軍官和士兵們,要麼在戰事前線中陣亡,要麼被聯軍空襲或特種部隊殺死,人數愈來愈少。2014年至今,在敍利亞和伊拉克戰事中被殺的「伊斯蘭國」高層至少有15名以上,當中包括曾在共和國衛隊時的空軍上校Haji Bakr、陸軍中校Abu Mohannad al-Sweidawi、陸軍上尉Abu Abdulrahman al-Bilawi等在伊拉克軍事學院畢業、從軍多年的職業軍人。雖然「伊斯蘭國」一直有招攬新血加入,也有補充負責制定戰略和指揮戰術的軍官,但這些新力軍的質素和作戰經驗自然遠不及之前的職業軍人。於是隨著戰事發展,「伊斯蘭國」損失愈來愈多武裝和軍事人才,而且這些失去的戰力無法彌補,實力逐漸走下坡。

與此同時,各國部隊對反「伊斯蘭國」武裝力量的支持則愈來愈強和有系統。以美國為首的多個西方國家,自2014年開始向伊拉克政府、庫爾德族部隊、敘利亞反對派等多股親西方的力量提供各種槍械、榴彈、反坦克導彈等武裝;其中伊拉克政府軍更獲美國「Building Partner Capacity」計劃支持。這個是美國國防部向外國盟友提供軍事訓練、強化盟友國防能力的計劃,內容包括作戰和裝備使用的訓練,以至協助建構完善國防體制。而在伊拉克,除了美國以外至少還有11個西方國家一起參與,截至2016年10月,受訓人數愈3.1萬人。

△ 伊拉克摩蘇爾,一名伊拉克特種部隊士兵槍殺了一名「伊斯蘭國」的自殺式炸彈襲擊者 / 視覺中國
「伊斯蘭國」經過2014年的巔峰後的隕落就變得理所當然。在伊拉克,政府軍在2015到2016年間先後收復提克里特(Tikrit)、拜伊吉(Baiji)、辛賈爾(Sinjar)、拉馬迪(Ramadi)、費盧傑(Fallujah)等地,最後在2017年6月收復北部重鎮摩蘇爾(Mosul)後,「伊斯蘭國」失去了所有在伊拉克的主要據點。
2017年6月5日,伊拉克摩蘇爾,伊拉克軍隊持續與「伊斯蘭國」武裝戰鬥 / 視覺中國
而在敘利亞,聯軍在2016年開始對「伊斯蘭國」大本營拉卡(Raqqa)展開攻勢,經歷長達11個月、五個階段的攻勢後,「伊斯蘭國」最終在2017年10月失守拉卡。自此「伊斯蘭國」就兵敗如山倒,到2017年11月失守他們最後一個主要城市據點代爾祖爾(Deir ez-Zor),剩下敘利亞多個小城鎮的據點已不成氣候。
3月14日,在巴古茲村,「伊斯蘭國」恐怖分子及其家屬步行投降 / 視覺中國
聯軍空襲火力在2018年驟減,只有1591次空襲行動,也證明了「伊斯蘭國」大勢已去。在那時候開始,即使「伊斯蘭國」變得「務實」,不再以征服世界為目標,也已經擺脫不了覆亡的命運。而它留下的,則是身後的成片廢墟,和上千萬流離失所的民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