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伦敦金融城的玻璃大厦森林里,有一些不太高却宏伟的门厅,从这里可以通往伦敦金融城的隐秘宝库,这里的伦敦同业公会掌握着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BBC揭秘伦敦同业公会(Livery company),他们的历史远至千年,时至今日掌控着亿万英镑的资产,最初的宗旨包括服务于公共利益。但BBC质疑,伦敦同业公会似乎忘了初心。

啥是同业公会?伦敦同业公会(Livery company)由行会(guilds)进化而来,行会的历史可追溯到中世纪,在某些行业里,手工业者和商人组成团体对行业技艺和贸易往来进行监督。

历史相对悠久的行会都与居民生活密切相关,比如可追溯至975年的Butchers(屠夫)团体,又比如Fishmongers(鱼贩)团体。

怎么辨认同业公会?他们一般带有辨识度很高的名称,假如看到“Worshipful Company of…”字样,这极大可能是某个同业公会。

获得皇家特许状(Royal Charter)授权之后,行会便由松散组织成为合法机构,对本行业的培训发展负责,并且具备监管职权,例如有权管控薪资标准,关怀劳工福利,制定行业标准。

所有同业公会都能为行业商品制定标准,并且有权对他们在城中的贸易规则行使专有权,也因此掌握着一定的政治权力。

同业公会成员保留对高级公民办公室的投票权,例如一年一选的伦敦金融城市长(Lord Mayor of London)、伦敦金融城里的两名只有名义职权的治安官(Sheriffs)以及伦敦金融城的市政管理机构City of London Corporation。

伦敦有两个市长,我们熟悉的伦敦市长在英语中表述为Mayor of London,管的是地域范围更大的大伦敦区(Greater London),而且是由选民直接选出来的,现任伦敦市长是Sadiq Khan。

2018年的伦敦金融城市长(Lord Mayor of London)是来自国际银行家(Banker)同业公会的Peter Estlin,2016至2017年曾任伦敦金融城治安官(Sheriffs)。

目前伦敦金融城里有110家同业公会,由古现代贸易协会(trade associations)和行会(guilds)构成。

伦敦同业公会中有一些代表着古老行业,这些古老行业一度掌控着城市命脉;当然一些古老行业的贸易已经式微,如交易布料的布商(Mercers)和制造长弓的弓商(Bowyers)。

布商同业公会出过一位传奇人物Sir Richard (Dick) Whittington,前维多利亚时代圣诞季流行的民俗剧Dick Whittington and His Cat原型人物正是他。

Sir Richard (Dick) Whittington是中世纪晚期的商人兼政治家,4次任伦敦金融城市长,终其一生资助了不少公益项目,例如中世纪伦敦贫困区的排污系统、面向未婚妈妈的医院部等等,死后将毕生资产留给布商同业公会,建立了Charity of Sir Richard Whittington慈善基金,在他死后的600年持续帮助有需要的人。

布商同业公会也是伦敦同业公会中最“壕”之一,考文特花园有不少地块属于该公会。

据商业地产数据公司Datscha,布商同业公会和金匠同业公会(Goldsmiths)是伦敦最大的地主之二,分别在伦敦排名第55和第73。如果将这两大行会所持有的地块合并在一起计算,他们在伦敦金融城里拥有的土地比连锁超市Sainsbury’s和National Grid还多。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大同业公会都不必提供账号接受公共监督,很多比它们更古老的同业公会也都不受监管。

除了手握大规模地块,如今,一些同业公会还选择进入股市投资上市企业。

历经千年的积累,不少根深蒂固的同业公会已经手握大笔资产。

BBC通过查询8家同业公会及其慈善会的公开记录,可追查到11亿英镑的资产,而葡萄酒商同业公会(Worshipful Company of Vintners)成员David Ferris预计110家伦敦同业公会持有价值超过50亿英镑的资产。

David Ferris 对于自家同业公会的历史如数家珍且对公会潜力引以为傲,但他同时也认为伦敦同业公会在掌握大笔财富的条件下却没有履行应当的公共服务职责。

在葡萄酒商同业公会的年报中,其2017年产生了210万英镑的开支,其中用于慈善的款额为21万英镑,David Ferris认为这个比重太低了。

在慈善开支分配方面,同业公会无硬性规则可循,葡萄酒商同业公会向BBC提供的收入数据比慈善开支高得多,该同业公会仅将20%收入用于慈善。

David Ferris曾提出他的忧虑,但换来5年内禁止他参加同业公会活动的决定,并且接到信函命令他“停止以任何方式质疑行会管理和行政”,他没有停止质疑。

葡萄酒商同业公会对这件事未予置评,但表示他们向慈善项目提供免费的门厅场地,过去3年来他们通过这一途径募集了250万英镑,且计划在未来提高慈善捐助。

“同业公会是古老的机构,我最欣赏这点,它们很好地存活了下来,带着伟大而古老的传统,它们是文化瑰宝,”David Ferris说,但在最古老的一批同业公会中,很多已经忘却公共服务的初衷,“大约从1700年开始,同业公会变成了绅士俱乐部,而且是手握大笔资产的绅士俱乐部。”

同业公会是游说组织、监管机构及贸易联合会的结合体,历经千年,“钱”与“权”傍身,却也肩负公共服务责任,如今功能虽与早期大有不同,但注重同行业者利益、教育和慈善是他们一贯沿袭的传统。

当初的行会框架就促成了高校的出现,比如历史悠久的英国顶级高校牛津大学。

当然,每一家同业公会目标不同,与行业的关联性也不一样。同业公会的表现不能一概而论。

金匠同业公会(Goldsmiths)依旧在伦敦的珠宝行业中扮演重要角色,该同业公会中的Assay Office为稀有金属提供认证,同业公会也支持学徒制度。

手工戒指珠宝商Castro Smith这样评价 Goldsmiths今时今日在珠宝行业中的地位:

“同业公会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训练新人方面。珠宝行业技能习得需要花费漫长的时间。同业公会从经济方面事宜援手,帮助训练。他不仅是个中心,也是保护伞,还是联络网。”

还有不少同业公会已经与他们“老本行”没有太大关联,Tallow Chandlers(动物脂蜡烛)同业公会就是一个例子。

新旧同业公会也存在着一些微妙差异。

历史悠久、有恒存性赋予同业公会一个更容易吸引慈善捐助者和发展信誉的基础。行事公开透明、活跃健谈并且热切展现工作。

相对较新的同业公会则面临着不同的情景。以最为“年轻”的同业公会——艺术学者(Arts Scholars)为例,

“我们鼓励教育,这是支撑我们的中流砥柱。”公会的Georgina Gough表示,公会聚集了学者、专家和商人,资金支持来自公会成员,在维持资金时需要小心翼翼,而用于慈善用途的募资则是独立的。

葡萄酒商同业公会的David Ferris认为,老牌行会必须对自身作出改革。

隐秘对同业公会无益。例如,同业公会中的管理委员会类似于现代企业董事会,管理委员会会议通常是保密的。

一些同业公会还设置了参与门槛,加入同业公会需要拥有世袭资格,例如父亲是同业公会成员,则子承父业。不过,较新或者思想开放的老牌同业公会都尽量避免这点。

事实上,早从1884年起,皇家专门调查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启动过一轮调查,下令伦敦同业公会将更多资产用于公共服务,否则将面临被取缔的风险。

“我们需要牢记,我们的资产来源是中世纪人们的仁慈善行,”Mr Ferris说,“先人如果看到今时今日我们只将寥寥无几的部分收入用于服务公益,他们必定很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