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激进的「黄背心」代表德鲁维(Eric Drouet)。

法国「黄背心」运动第18波街头行动再度混入暴力分子,巴黎香榭丽舍大道餐厅、商家、书报亭遭到严重焚烧及毁损,政府官员坦承,维安任务有「运作不良」之处。

法国当局对16日的「黄背心」街头行动维持高度警戒,在巴黎动员至少5000人维安,但实际上暴力程度可能超出预期。

负责内政业务的国务秘书努涅斯(Laurent Nunez)在RTL广播电台受访时说,自去年12月初至今,街头暴力越来越密集,16日在香榭大道上,约有一万人真的存心要斗、要制造混乱,警力虽接获指示,若发现有人趁乱打劫商家即加以阻止,但他坦承,「(任务)未起作用,显然有运作不良之处」。「黄背心」运动于去年11月中旬展开,最初是因反对调涨燃油税而起,政府让步取消调涨后,街头行动未止,诉求转为赋税公平、社会正义、允许公民发起公民投票等,政府未再妥协。

去年12月初,「黄背心」街头行动特别暴力,香榭大道周边不少店家和银行被砸、汽机车被烧,此后警力加强维安,过去数周,上街人数递减,游行相对平和,媒体报导也随之减少。

但3月16日的第18个抗议周末,游行群众中混入许多身穿黑衣、蒙面的人,群起攻击警车、放火烧店铺及书报亭、趁乱打劫,暴力重回街头。

「黄背心」运动是群众自发组成,并无政党领导,依想法不同而有各种小团体,有些激进,有些保守。

偏激进的「黄背心」代表德鲁维(Eric Drouet)说,第18波行动结束后,他不再参加接下来的游行,群众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从事街头行动,但政府听不见群众声音,游行既然无效,接下来应开始「真正的行动」。

相对温和的「黄背心」代表柯西(BenjaminCauchy)接受费加洛报(Le Figaro)访问时表示,如今「黄背心」必须与暴力分子划清界线,这场运动已成「特洛伊木马」,游行被黑衣暴力分子利用,当作刻意搞破坏的掩护,这些闹事者会让运动诉求失去可信度,政府也会以此为借口贬低「黄背心」运动。

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16日晚间表示,他会在最短时间内采取强而有力的措施,制止暴力再度发生。随着「黄背心」运动每周末不间断上街抗议,陆续有人提出禁止游行的可能性,马克宏并未采纳这类意见,因为集会游行是宪法保障的公民权利,且断然禁止可能引来更大民怨。

但欧洲第一电台(Europe 1)报导,16日的暴力发生后,马克宏正考虑禁止在香榭大道游行。

法国国会于3月12日通过专门反制暴力破坏的法案,将允许警力事先禁止特定暴力分子参加游行,落实禁止蒙面的规定,并加强搜身,但法案尚未颁布,还不能实施。

「黄背心」运动发展满4个月,许多商家濒临忍耐极限。经济部长勒麦尔(Bruno Le Maire)今天预定与各领域业者及保险业者会面,检视「黄背心」运动对经济影响程度,以及16日游行暴力带来的后果。

费加洛报引述大巴黎地区贸易暨产业公会(CCI)的说法表示,当天约91个商家被破坏,其中8成严重受损,包括被砸、被偷、被纵火,受害者有法国品牌,也有国际品牌,还有至少3座书报亭几乎全毁,暴力一再重演,雇主和员工都很惊恐。

贸易暨产业公会提到,受影响的业者涵盖餐饮、旅馆、运动及时尚服饰配件、珠宝钟表、电信技术、香水美妆、眼镜店、面包及甜点店、银行等。受损商家绝大多数字在香榭大道上,目前还无法估计损失金额。

贸易暨产业公会要求政府采取有力措施,还要有一套紧急应变计划。

经济部先前针对「黄背心」运动邀集企业代表开会,同意给予有困难的业者一些税务优惠;但随着时间拉长,有产业估计营收损失达数十亿欧元,还有中小企业危在旦夕,约5万8000名劳工「部分失业」,意即店铺无法营业,员工不得不休假。

勒麦尔估计,「黄背心」运动整体上导致一个季度的经济成长减少约0.2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