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 属于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场大屠杀
  • 澳参议员评论“清真寺杀戮的起因是穆斯林移民”,右翼极端势力逐渐抬头
  • 他将被议会开除,但他的排外言论不会在澳洲消失
  • 结语

在新西兰警方又发现了一名受害人之后,基督城枪击案的死亡人数迄今已经超过50人。此外,还有50人在上周五的这次恐袭中被子弹击中受伤,其中12人的生命仍然命悬一线。包括一名年仅4岁的女孩,她在受到袭击后被紧急送到了奥克兰的一所儿童医院。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称:“这是新西兰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 来源:Hagen Hopkins/Getty Images

枪击案的主要嫌疑人于周六已经出庭接受调查。这名28岁的澳大利亚男子名叫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出庭时他身穿白色监狱服,带着手铐,并作出“白人主义者”的标准手势。

这场震惊了新西兰、乃至全世界的疯狂杀戮,在短时间内引起了极大范围内的关注。

凶手在6分钟内在Al Noor清真寺枪杀42人,之后又到了Linwood清真寺大肆杀戮 / 来源:《纽约时报》Jin Wu and Allison McCann

在Brenton Tarrant残忍地谋划、进行这场屠杀时,他还作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举动:用Facebook直播这个犹如“射击游戏”的枪杀现场。

而凶手的“作战宣言”以及现场的直播视频,也迅速在Facebook、Twitter、Youtube,甚至在微信等各社交媒体中引发了病毒式的传播。

他甚至事先准备好了一份题为“伟大的取代”(The Great Replacement)的自白书,并将它发布在自己的Twitter账户上。他说这是为了报复大批“非欧洲裔”移民来到“我们的土地上”,“使白人种族灭绝”。

除此之外,清真寺血案发生前9分钟,新西兰总理办公室还了收到凶手寄发的“宣言”。根据AFP报道,Ardern表示,“枪击案发生前9分钟有30多人收到这份宣言,我是其中之一。“

属于互联网时代的第一场大屠杀

令人震惊的是,尽管这场恐袭的暴力性质如此明显,而凶手却似乎早就对自己的行为会在网上被各种人群如何看待、解读而“胸有成竹”。

从某些方面来看,它像是第一场真正互联网意义上“全民围观”的大屠杀。

这场精心策划的恐怖袭击首先在Twitter上进行了预热,之后又在网络信息广播平台 8chan 上发布了宣言,最后在Facebook上进行了在线直播。随后,视频又在Youtube、Twitter和Reddit等各大平台上无休止地被重播。

“推荐算法”显然在这些视频的病毒式传播上也无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虽然这些平台都在忙不迭地删视频,但还是禁不住成千上万的拷贝版本每分每秒都在上线。

据Facebook声称,在枪击案发生之后24小时内,就已在其网站上删除了约1500万个视频。声明中补充,“迅速删除了射击者的Facebook和Instagram帐户以及视频”,并且正在取消对枪击事件的赞扬或支持类信息。YouTube则表示,它“正在努力消除任何暴力镜头”。 Reddi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正在删除“包含枪杀视频或宣言的链接内容”。

此前,这场枪击甚至在网络上被粉饰成一种代表“互联网活跃主义者”的行为。在8chan平台上,这场枪击被描述成一项“在现实生活中做出的努力”。有一张图片被题上了代表“新纳粹主义”的文字——“screw your optics”。

此句原出处为曾策划并执行了“生命之树犹太教堂枪杀案”的Robert Bowers / 来源:Twitter

事实上,在中国的网络平台上,关于此事也可以听见许多不和谐的声音,甚至不乏有人为此欢呼雀跃。

虽然把这一切归咎于互联网有些过分,毕竟种族歧视与民族极端矛盾早于这些网络平台的出现,但我们确实不能否认,互联网平台的设计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制造与强化极端民族主义信仰。

网络平台的推荐算法通常会引导用户接触更加尖锐的内容,从而提高用户黏度,使其将更多的时间花在应用上。这样一来,也就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广告收入。

其实近年来,许多线下的暴力行为都带着互联网的印记。

比如去年10月,鲍尔斯(Robert Bowers)被指控在美国匹兹堡的生命之树犹太教堂开枪杀害11人并打伤6人。此前,他经常使用深受极端主义者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Gab。

Gab网站的宣传语:“让言论重新获得自由” / 来源:Gab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互联网已开始成了种植和浇灌仇恨和暴力信仰的地方。在网络的背后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甚至可以把人从观看一个“游戏直播”般的枪击视频一步一步推向新纳粹主义的深渊。

而各大社交平台则非常“高效”地引导激化着用户们逐渐走向意识形态的两极,并且撮合着“惺惺相惜”的人们找到彼此,互相喂食自己的极端想法与情绪。

事实上,还存在着许多媒体与政客“煽风点火”,从而进一步催化了这个过程。

澳参议员评论“清真寺杀戮的起因是穆斯林移民”,右翼极端势力逐渐抬头

周六下午,昆士兰州议员安宁(音译,Fraser Anning)因前日发表言论“清真寺杀戮的起因是允许穆斯林移民”,而被一名17岁的反对者在采访时扔了鸡蛋。

采访现场,Fraser Anning(左)以及与反对者(右)/ 来源:9NEWS

安宁此前在Twitter上表示,“对穆斯林人士越来越多的恐惧”是新西兰恐怖袭击背后的真正原因。

之后在周六于墨尔本Moorabbin举行的保守国家党会议的采访中,一名年轻人拿着一个鸡蛋从背后靠近并把鸡蛋拍在了安宁头上,他反应过来迅速转过身反扇了对方一巴掌。

这位勇气可嘉的反对者立马被现场的工作人员制服并扭送至警察局,之后被无罪释放。

而此事发生后,已经有超过一百万人签署了请愿书,要求将安宁从议会中撤职。

事实上,与他的中文名刚刚相反,这位保守派议员可一点也不“安宁”。

去年8月,在自己的第一次议会演讲上,他大力推崇白澳政策并呼吁终止穆斯林移民,甚至使用了纳粹用来讨论在大屠杀期间消灭欧洲犹太人的用词“最终解决方案”(The Final Solution),引发激烈争议。

“最终解决方案”:犹太人被装上货运列车驱逐出境,通过繁重劳役加以消灭,幸存者则处死 / 来源:Holocaust大屠杀纪念馆

“在澳大利亚,一直表现出与其他西方国家最不能同化和融合的一个移民群体就是穆斯林,” 安宁强调,“我相信终止穆斯林移民的原因令人信服、不言而喻。在犯罪率、福利依赖性和恐怖主义方面,穆斯林的记录是任何移民中最差的,并且远远超过任何其他移民群体。”

他的指控并没有事实依据。

澳大利亚犯罪统计局和澳大利亚统计局都没有对犯罪者的宗教或种族进行细分;根据2016年的ABS人口普查, 2.6%的澳大利亚人信伊斯兰教,这一比例在2011年时为2.2%,而全国52%的人口是基督徒。2006、2011、2016澳洲人宗教信仰比例 / 来源:SBS; 数据来源:ABS近年来,除了“萨拉菲圣战”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之外,右翼极端势力的逐渐抬头,也引起了澳大利亚联邦以及各州领地警察们的重视。虽然从表面上看,澳大利亚的右翼极端主义,远没有欧洲的新纳粹运动或美国的白人至上主义和民族极端主义那么严重。

据ABC保守估计,2018年发生在美国的恐怖袭击至少造成了50人死亡,且几乎都与右翼极端主义有关。许多袭击事件都涉及仇视伊斯兰教的右翼极端主义,以穆斯林为主要目标,加入了对犹太人长期存在的敌意。而2017年,仅在德国就有850起针对穆斯林和清真寺的袭击事件。

孤狼式的行动,使当局更难排查 / 来源:Mark Baker

近年来发生的许多恐袭都是“孤狼”式的行动。无论是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还是右翼极端主义的启发,这些发动袭击的人通常都会有一个从“籍籍无名”成为“民族英雄”的执念。

澳洲当局也很难判断,究竟那些在网上发表极端言论的“无名小卒”会发展成真正的暴力罪犯,因为网上的信息实在太过纷杂,而且各个群体之间还充斥着对彼此的各种不信任、焦虑与责备的声音。

他将被议会开除,但他的排外言论不会在澳洲消失

来源:Parliament House

安宁虽然不会再于五月的联邦大选上出现,但是他想要再成为一国党(One Nation)的一员,估计其实也并非什么难事。毕竟,他曾经在那个位置上待过。

但他的名字并不重要,因为总有另一个“安宁”。而且不论如何,总会有人愿意为他们投票,还有一些为了赚足点击率而热衷扩大他们观点影响力的媒体机构,以所谓“平衡声音”的名义邀请他们参加辩论。

当安宁此前在8月14日向议会发表他的“最终解决方案”演讲时,他的辩护人、以及开除他之前的党内领导人凯特(Bob Katter),已将许多因此言论受到的批评称为过度反应。

Bob Katter / 来源:abc

两个月后,议员们投票支持一国党的动议,宣称“做白人挺好的”(OK to be white),至此,一条白人至上主义的信条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进了澳大利亚的参议院。

更多  女王不上学, 查尔斯上“地狱式寄宿”…四代王室的教训让我们明白了教育的真谛

事实上,除了一国党之外,澳大利亚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简称UAP)在“种族主义”、以及恶意抹黑其他民族群体方面也是“臭味相投”。

2018年底,曾遭解散的澳大利亚联合党,在备受争议的商人兼前议员Clive Palmer的精心策划筹备下, 经选举委员会批准再次正式成立。与此同时,离开一国党的参议员Brian Burston也成为了该党首位议会成员。

Clive Palmer / 来源:该党宣传广告

而随着大选临近,该党也开始在Youtube上大力投放宣传视频:“保护澳大利亚的未来”,并煽动关于中国的阴谋论。

UAP在Youtube上的大选宣传视频中声称,“工党纵容中国政府公司已经控制了西澳大利亚州的机场和港口” / 来源:Youtube @United Australia Party

事实上,只要有人愿意为了利益的趋势而去模糊道德界限,那么就永远都会存在另一个“安宁”。哪怕明知过激的言论会受人谴责,他们仍然还是会不管不顾地去为其添油加醋。

这些吃着人血馒头津津有味的网民、媒体,还有政客们,何时才能收手?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的新英格兰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镌刻着马丁·尼莫拉的一首诗:《First they came…》(他们来了…)起初,纳粹抓了共产主义者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当他们关了犹太人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当他们抓工会成员的时候,

我没有抗议;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他们抓天主教徒的时候,

我沉默了;

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当他们奔向我而来,

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