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慕洋犬”眼里,“美国精神”是怎样的形象?

绝对的公平、绝对的自由、绝对的人权!追求法律至上、原则至上、生命至上,连空气无时无刻都充斥着香甜的味道…

但我告诉你,在金钱政治的面前,所谓的“美国精神”狗屁都不是!

波音事件,正在撕下“美国精神”最后的伪装…

2019年3月18日,《西雅图时报》曝光一则惊天丑闻:

波音公司明知飞机存在安全隐患,却能安全上线飞行的真正原因,是为了追赶竞争对手空客的进度,FAA(美国联邦航空局)管理层不断敦促安全工程团队迅速完成授权认证,于是一边将安全认证工作委托给波音自己的团队,一方面缩减审查工作

FAA是裁判员,波音是球场选手。

FAA把裁判权下发给波音,让波音又当裁判又做选手,真的是太秀了!美国何不让法院解散,人们自己判自己?

这一刻,生命至上在哪?人权至上在哪?枉死的346条冤魂,又该找谁报仇?是波音公司还是美国政府?是美国丑陋的资本家还是这万恶的政治TZ?

慕洋犬们睁大眼睛看看吧,这就是“美国精神”。

在极致的利益之前,人命犹如蝼蚁。资本家就是嗜血的刽子手,而美国政府就是刽子手里的杀人刀!

美国政府为什么要做杀人刀?因为金钱,因为腐败。

慕洋犬总是认为,自己的祖国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但殊不知,他们心心念念的美国才是世界上最腐败的国家,没有之一!而被美国所领导的资本主义小国,也正跟随美国的脚步,把自己的人民踹向万劫不复的地狱。

大家知道美国新闻可见的腐败为何那么少吗?

真是TZ的问题!

在美国现代政治架构里,有一种叫“政治献金”的东西”:选民可依法出钱资助自己喜欢的政治家,让他们参与总统竞选。该制度设立的初衷,是避免政府沦为某一人或某个野心家以权谋私的政治工具。

早期的美国由于贫富差距并不大,没有形成富可敌国的寡头集团,再加上彼时美国实力弱小,其政府所能处理的利益分配问题并不多,所以政治献金在一定程度上的确促进了美国民主政治的发展。

所以你可以看到出生于贫农家庭的亚伯拉罕.林肯,能成为美国最伟大的总统。不可否认,那个年代的美利坚合众国的确最接近慕洋犬口中的“美国精神”。

当然,也仅仅是接近而已。

19世纪美国进入开疆拓土年代,一些从事开荒北美大陆的商人逐渐积累起惊人的财富,并在相互沟通中形成一股股庞大的寡头资本集团。

随着贫富差距的扩大,政治献金愈发倾向于“富人的游戏”。寡头集团有着平民不可撼动的经济实力,他们掌握着全国的舆论阵地。通过舆论与金钱的包装,凡是资本家指定的候选人几乎都能成为美国总统,区别仅限于哪个资本家支持的。

这个时候的“政治献金”,从民主的守护神彻底沦为“民主政治终结者”!

资本家为政客提供竞选时所需的活动资金,若政客成功当选,必须要通过一些符合该资本家利益的政策以作回报。若总统签署的法案在国会遭遇狙击时,资本家又会找到另一种利益集团——院外游说集团,对国会议员进行有针对性的政治游说。

大家发现没有,美国这种政治献金模式(官员与政府互相输送利益),搁中国就是赤裸裸的官商勾结,自古以来都是要被杀头的!

但在美国,别说腐败,连行贿受贿都算不上,这是为什么?

因为贪污腐败的最高境界,就是把贪污腐败合法化。国会与司法院为资本主导政治提供法律依据,这还是人民的政府吗?这还是国家的政府吗?

不,这是资本的政府!

当政府视资本利益为最高使命时,它不再是一把为国为民的利剑,而是一条任人差遣的走狗。

事实上,美国的“走狗政治”在其内部早有讨论,只不过慕洋犬们不愿意承认而已。

普林斯顿大学(美国顶级大学之一)著名文史学者本杰明在其论文《检验美国政治理论:精英、利益集团和普通公民》中,研究过1980年~2001年间1779项政府公共政策,结论显示:普通民意对政策影响不大,影响主要来自经济精英和利益集团

而出生于资本集团内部的特朗普,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美国政治的丑陋。

2017年,特朗普在就职演讲时,曾说过这么一段话:

长久以来,我们首都中的一小批人享用着利益的果实,而民众却要承受代价。华盛顿欣欣向荣,却未和人民公诸同好。政客贪位慕禄,而工作渐渐流逝,工厂一一关闭。建制派(也就是当权者)自顾利禄,而忘记人民应该被保护。他们的成功不属于你们,他们的光荣与你们无关,他们在首都庆贺,但是全国各地奋斗的一个个家庭却在挣扎。那些都将得到改变,从此时此地开始。因为这一刻是你们的时刻,这一刻属于你们。

这下大家知道特朗普为何能超越希拉里,成为美国政治里最大的黑马了吧?正处于水生火热的人民并不喜欢只会吐槽的“鲁迅”,他们更喜欢掀桌子的“革命者”。对于美国底层民众而言,特朗普就是那个“革命者”,至少他让美国人看见了希望。

当然,如果仅是官商勾结,波音也不至于猖狂到如此地步。说到这里,就涉及到美国政治构架中另一个模式——

美国的官商旋转门

在东方世界里,即便是官商勾结,官员与商人之间那也是泾渭分明,最多就是官员的亲属利用权力经商。但在美国,你根本分不清他是“官”还是“商”

因为按照美国宪法的规定,公职人员可以在私营企业与政府间来回任职。

以波音公司为例,它不仅通过利益集团扶持自己的高管去政府里任职,更在不停的吸收政府退休人员在本公司公职。

比如指挥部在前文提到的帕特里克.沙纳汉,在担任国防部副部长之前,是波音公司高级副总裁。而根据美国政治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2008年~2017年十年间,波音公司共雇佣了19名美军退休将领,他们分别来自于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参联会、以及国防部采购部门。

今天我在公司当高管,明天我在政府当部长

每一名退休将军或进入政府的企业前高管,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再把他们之间互相勾连成结,就是一张庞大的利益关系网。

苏子和美国官商旋转门越转越快,商人和政客裹挟的资本影响力就像癌细胞一样,从每个单一的部门疯狂扩散至整个美国政府。

企业公然为官员输送钱色利益,政府公然为企业提供政策方便。

这样的权钱游戏,难道不是世界上政治最腐败、民主最黑暗、法律最无用的国家吗?

等等,咱们似乎忘了什么很关键的问题?没错,美国总统的选举模式!

按照慕洋犬的说法,美国总统直选,人人都有选票权,这是决定民主政治的关键砝码。

事实如何呢?维基解密2010年档案显示:前总统奥巴马在07年大选中,曾出现1800万“非法选民”,其中超过200万的选票名字是已故的死人。而在2016年的大选中,统计票面参选人数只有1.35亿人,也就是说,有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没有投票。

从政治献金到官商旋转门再到漏洞百出的总统选举,无数事实证明:所谓民主灯塔的美国,不过是一个披着现代国家羊皮,内里却被资本集团提线牵动的现代寡头政治!

就连美国著名作家马克吐温都说过:跟国会相比,没有人称得上是真正的犯罪集团!

民主典范的美国如此,其他西方国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无产阶级革命圣地的法兰西,其首都巴黎市政府为了向医疗集团输送利益,居然公然在巴黎街道上开合法的吸毒室,每个吸毒室年利润可达120万欧元。

被美国树立为东亚民主桥头堡的韩国,一起简单的“女星性招待案”,只因牵扯到30名权贵,即便在受害者以死明志的情况下十年来依旧毫无进展。总统文在寅还是在65万人签署联合请愿书的压力下,才宣布彻查“张紫妍案”、“胜利夜店案”。

试问,这样的民主政治,你能要、你敢要吗?

所谓的西方民主政治,本质上只是代表权贵阶层利益的“阶级民主”!不然鼓吹打击建制派的特朗普如何上台?不然法国的黄马甲运动如何愈演愈烈?老百姓是好欺负,但至少眼睛不瞎。

波音坠机事件不是偶然,而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当资本家成为主宰国家的刽子手,当美国政府成为资本家手里的刀俎,总有一天,屠刀之下会流尽无辜者淋漓的鲜血!

因为嗜血是资本家的天性,尤其是平民的鲜血。

中国的慕洋犬们,是时候该醒醒了:美国不是天堂,中国更不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