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的李勝利夜店風波“高熱”難退。由最初的一起鬥毆事件,發展成了韓國娛樂圈“史上最大丑聞”。

 

截至目前,“勝利門”涉事人員已有40人被立案調查,3人被逮捕;韓國五大娛樂上市公司市值蒸發近6000億韓元(約合36億元人民幣)。

 

3月18日,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在記者會上表示,韓國總統文在寅在聽取有關事件報告後,親下指示要對李勝利“Burning Sun夜店事件”、已故藝人張紫妍案、韓國高官金學義疑受色情招待事件“逐一徹查真相”。

 

“如果不能查明發生在社會特權階層的這些事件的真相,我們就無法談論正義的社會”,文在寅說道。

 

一根藤上數十、上百顆瓜還沒待吃完,娛樂圈大地震怎麼就關乎到了社會之本?

3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下令徹查“勝利門”等事件

 

風波 

 

作為韓國天團Bigbang成員之一的李勝利,大概沒有想到圈內生涯會結束得如此“驚天動地”。

 

去年11月,李勝利經營的夜店Burning Sun發生了一起鬥毆事件。爆料者稱在店內看到一疑似被下藥的女孩、準備出手相救時,竟被安保人員拳打腳踢。原本一出“夜店暴力”,在警察到場後不由分說地帶走施救者、拒絕公布監控視頻後,活生生演變成了“全民‘深扒’夜店保護傘”。

戲份一度壯觀到,24萬餘韓國人在青瓦台網站上簽名請求徹查。

 

今年2月14日,警方在李勝利的夜店查出了毒品交易和警商勾結的線索;2月26日,韓國電視台JTBC曝光李勝利存在偷稅漏稅行為;3月5日,警方獲得李勝利涉嫌“性賄賂”的聊天證據;3月10日,李勝利接受關於“海外投資者性接待”的調查;3月11日,李勝利宣布退出娛樂圈。

就在退圈的同一天,與李勝利同在一個聊天群內的藝人送修手機,韓國電視台SBS進而曝光了手機內流出的聊天記錄,其中,多名男藝人偷拍、散播猥褻女性視頻,群聊文字低劣到難以直視。

 

但,事情顯然還有“黃色報道”之外的另一面。

 

有同行留意到,最早介入報道的並非娛樂記者,而是跑時政口的記者吳赫鎮。還有記者爆料稱,“勝利門”情色意味背後牽扯到了“毒閨蜜”代言人崔順實的殘餘勢力;15日下午,群聊藝人們在聊天記錄中提到的保護傘更被確認為是一位總警級幹部。

 

韓國總理李洛淵在國務會議上說,“對於警商勾結的疑惑,希望以警方的命運為賭注,徹底調查並依法處理。”

 

在談到偷拍事件時,這位韓國總理也將“讓廣大國民受到衝擊”的事件本質定性為“部分藝人和富裕階層脫離常識的行為”。

 

娛樂圈-財團-政界,賭注是“檢方和警方各自組織的命運”,事情的內面,遠比朋友們想象得要“精彩”。

李勝利

 

變味

 

這次文在寅要徹查的三件事兒,離不了兩個關鍵詞:一是“女性”,一為“特權階層”。

 

前方人士跟島妹聊起這幾年韓國各界“連續劇們”的錯綜複雜,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指望一紙總統令融掉堅冰、動搖地表,怕便是眾人未脫的“天真”。誇張點說,在韓國是有路徑可以“徹底”消除跨界勾結的,比如“革命或戰爭”——盤根錯節難解,只好一窩端掉。

 

消極了?不急,前車之鑒尚在。

 

十年前自殺的韓國女星張紫妍,留下遺書透露她曾被迫向31人提供過“性接待”,名單中涉及不少商界名流、高層精英。鬧多大?有韓國網友諷刺——“深入調查張紫妍案,恐怕會動搖國家”。

 

十年過去,張紫妍案經歷了四次“不了了之”,從最早的2009年警方傳喚19位名單中人、調查未果;到2013年,原經濟公司老闆與張紫妍經紀人二人分別被判以有期徒刑4個月與1年的緩刑。涉事“大人物”從未成功“出鏡”。

張紫妍遺書中提到的嫌疑人名單

 

藝人圈醜聞外,韓國前法務部副部長金學義接受性賄賂案,這次也借總統的徹查指令,重新回到公眾視野。2013年,金學義遭揭發涉嫌接受性賄賂,並被指控向女子施以性暴力,受害者超過30名,當時警方曾“掌握了關鍵證據”,但最終未深入調查,並以“無嫌疑形式”處理案件。

金學義事件相關報道

 

而這次的“勝利門”呢,在SBS拿到的10個月份的群聊中,僅鄭俊英一人就對十多名女性施以性犯罪。群里的男性對犯罪不以為然,甚至自誇,“生活如電影,除了沒殺人,其他能被抓進局子的事可是做了很多”。韓媒這兩天則曝光,群內的崔鍾勛曾在2016年酒駕被抓,事後尚在炫耀“警界大佬”的照顧。

 

警方、檢查機關、國稅廳,“大地震”的震源其實誰心裡都沒含糊過,有趣的是在事發後,“特權”總要捎帶上看上去更紙醉金迷的“娛樂”,粉絲圈裡的狂熱、迷信、性狂歡是最易點燃的火藥捻子,一旦點着,大眾自會虛晃而過。

 

這次“勝利門”後另一個扎堆抱團的輿論導向是女性與女權,人們出離憤怒之餘,對“張紫妍們”的得救也依然不抱希望,畢竟一個世紀前的論調已經說得很清楚, 所謂的女權主義從來不具有自主性,其部分是政治家的工具,部分呢,只能是“更深處的社會悲劇的附加”。

 

結合今日的韓國看,在性別鴻溝尤難逾越的社會境況中,“權力”二字就等同於政商權力與性主導;而政經跨界勾結的潤滑劑,就是再合適不過的,娛樂圈。

 

但真就沒法端本清源?

 韓媒曝光的“勝利門”群聊記錄

癥結  

 

“勝利門”如何進展尚難分明,但總統、總理的介入倒多少讓觀者的視線回到了“正軌”。

 

比如文在寅這次的表態,

“江南夜店相關的事件,是涉及藝人等部分特權群體的,包含非法使用毒品和性暴力等犯罪行為的營業,以及與犯罪行為相關、涉嫌與警察和國稅廳等部分權利機關的勾結的重大案件”“需要不顧忌任何禁區地進行徹底的搜查和調查”。

指示也很明確,要力祛“有權利、有後台的人的免罪符”。

 

有朋友可能不清楚韓國“免罪符”的“適用範圍”。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即是幾次娛樂圈爭議都脫離不了的警方與檢察官階層。

 

韓國民間素有“前官禮遇”之說。法官、檢察官退休後開辦律師事務所,利用在任期間人脈,給委託人減刑、保釋以換取巨額傭金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比如曾任檢察官和韓國大法院大法官的安大熙,2012年退休,一年後的2013年7月以本人名義開設律師事務所,到該年年底前的五個月內,凈賺16億韓幣(摺合人民幣970萬)。

 

嚴重妨礙司法正義?當然沒錯。但利益階層也一句就讓人瞠目——反對前官禮遇,就是妨礙公民就業自由。資深人士稱,總統下令徹查恐怕最後還是難逃“禮遇”的邏輯,畢竟韓國沒有死刑;而規模方面,替罪羊出頭率這回怕也會“應景”提高。

 

再來說“勝利門”性賄賂的對象,也即韓國社會暗潮洶湧的關鍵,財閥。

 

有人質疑韓國所謂的明星造夢工場,不過是以壓榨藝人聞名的“飢餓遊戲”產業鏈。明星火得快、涼得也快,擁有超高人氣如李勝利,也需通過性招待在過於成熟的資本運作機制中博財閥一笑,謀一席之地。

 

“勝利門”曝光的過去數十天,李勝利所屬的經紀公司YG娛樂股票價格震蕩下跌24.2%,市值縮水近2000億韓元(約合12億元人民幣),資本震顫之餘,也告訴人們,真正的醜聞當歸何處。

 

起源於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和朝鮮戰爭時期的韓國財閥是談論韓國一切問題都無法繞開的原點。土地開發之前提前購入獲取高額價差、利用住宅虛假交易套利、通過非法手段逃稅漏稅、每逢選舉就暴露出的政治金、致使藝人“娛樂至死”一茬茬牽涉無盡。以“勝利門”等案件為切入,去探索禁區,究竟能走到哪一步,各家也實在樂觀不起來。

 

“加分”

 

這次事發後,手機維修師傅將涉事藝人聊天記錄拋給律師諮詢,律師看到警商勾結的內容,認為不可盡信於一方,就向國務總理下屬的國民權益委員會進行了舉報。

 

一步步換來的總理、總統的親自指示,也讓不少民眾重燃“正義雖遲仍到”的希望。

 

而文在寅和其身後的共同民主黨為何趟定了這趟渾水?

 

今天公布的3月18日-20日最新民調結果顯示,受“勝利門”、張紫妍案、金學義事件影響,文在寅政府支持率較此前上升了3%。

 

在這之前,文在寅上任之初超過80%的支持率,一度因韓國經濟低迷不振、朝美會談陷入僵局等大幅下跌,過去三周“44.9%”的數字更是慘不忍睹。

 

不論是着眼於兩年後的總統大選,還是為了眼前的議員缺額補選,一場“全民大地震”中的反腐作為,都是當之無愧的加分項。

 

自“勝利門”牽連到的“金學義事件”,在這個意義上也格外“扎眼”。島友們可能已記不得,金學義當年成為“只在任六天”的法務部副部長,正是由前屆政府掌門人朴槿惠提拔。此時舊案重審,無異於向釘在恥辱柱上的朴槿惠和難辭其咎的保守黨再狠狠踢上幾腳。

 

“願望”可以說是美好的。但各方圍攻糾葛之下,“反腐”牌能否順利出手則要另說。

 

別忘了,韓國的政局從沒能徹底離開過“特權階層”的傀儡暗影,想回身指揮“提線人”,在相當程度上,也正是“賭上了自身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