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伊斯兰恐惧症已成为“全球流行病”的时代,随着恐惧、仇恨或偏见不断蔓延,越来越多的人对伊斯兰教和穆斯林感到焦虑,反对、辱骂、恐袭随之而来。而面对这一切,归属于这一信仰的大多数教徒似乎根本无力抗争。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时代,但着眼全球范围内针对穆斯林群体的疯狂打击,这也绝没到最糟糕的时代。

当人们齐声讨伐校园清真窗口的存在;各大网络平台转发着印有清真字样的冰激淋、提醒着大家不要购买;吃不吃猪肉也成了一种正误红线;“绿绿”变成了一种侮辱性的称呼;“可以,这很清真”变成嘲讽版的“不懂生命可贵”;穆斯林甚至还被加入中国人民“引以为傲”的表情包里,彻底变成了欺辱的日常,用众矢之的来形容他们的处境并不会显得过火。

整个群体被标签化,变成了伊斯兰信徒们无法逃避的宿命。但仍然有人试图在巨大阴影的笼罩下扒开一丝裂缝,发出微小的声音,即使小到听不见。

伊斯兰教徒真的暴力吗?

作为非穆斯林群体,在我们谈论伊斯兰教时,总是会首先谈到猪肉。伊斯兰教认定的清真食品的涵盖的范围里,猪肉永远不在其列。在他们古老的禁忌中,猪肉就是一种污秽的象征。

即使面对这样的传统,国内最多的声音依然是:“穆斯林竟然不吃猪肉”!但很少有人听到,穆斯林对外界惊诧“你们竟然吃猪肉”。

这其实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因为凡是宗教流派,必然会对信众的饮食有所要求。首先是国内最熟悉的佛教,不止是猪肉,连荤都不能开。然后是基督教,同样也有不能吃动物的血等和伊斯兰教相似的规定。

不吃猪肉似乎成为穆斯林的罪恶,曾经在加拿大,就有人专门挑“斋月”在当地的清真寺门口摆放猪肉示威,附上纸条让穆斯林们“慢慢享用”。一年之后,恐怖袭击也在那家清真寺发生,一名白人男大学生持枪导致6人死亡,8人受伤。

说完了吃的,再来看看其他方面。一直以来,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的媒体,营造出来的都是穆斯林即恐怖分子的假象。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还是先来看下数据比较好:


不同宗教暴力致死率

以上是violentdeath组织在2010年到2017年间,四大派宗教的暴力杀人和战争死亡率估计值。可以明显的看出,在这些教派中,基督教的暴力导致死亡的指数最高,为11.3;伊斯兰教5.5;汉传佛教4;印度教为2.9。除了基督教之外,穆斯林的谋杀率要高于印度教和佛教。

然而,与世界范围内的谋杀率相比,穆斯林的谋杀率仍然很低。

吊诡的是,除了伊斯兰教徒造成的死亡事件之外,媒体基本不会报道其他凶手的宗教归属。而一旦人们发现伤亡事件来自穆斯林时,新闻报道的标题就不会放过整个群体的代名词。以至于给人们造成了一种奇怪的假象,就是“凶手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信仰的宗教,而正是伊斯兰教,教会了他这些恶行。原罪不再是极端个人的行为,而是群体信仰”。

这样的污名,唯独指向了伊斯兰教,却没有发生在基督教、佛教和印度教的身上。

暴力行为是伊斯兰教徒特色吗?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几乎所有的教派都会有暴力致死案件。历史上,基督教由异教变成正统之后,也变成了制造并迫害其他异端的信仰独裁者。日本佛教徒曾经残杀过基督教徒。

还有更近的事件,就在2012年,缅甸极端佛教徒对穆斯林进行了无情屠杀,甚至还放火烧了当地的清真寺。数以百计的穆斯林被杀害,无家可归者达到14万人。

而对于这一切,领导这场反穆斯林的佛教僧人却声称,他们称他们的行动符合宗教信仰的要求,美其名曰保护国教。实际上却是,在整个地区开展种族清洗。

没有人会因为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美国约有超过1000名儿童遭到300多名“狼牧师”性侵而对基督教产生仇恨心理。也没有人会因为缅甸教徒的疯狂屠杀,污蔑所有佛教教徒。

实际上,任何一种宗教都有极端和温和之别。而所有这些教徒一旦变得极端,就会直接转向愚蠢,甚至是罪恶。

他不代表我们,我们不属于他们

在伊斯兰教教徒中,同样也有着温和与极端之分。就目前为止,全球对穆斯林普遍的批评是:面对以伊斯兰教名义出现的暴力、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他们保持沉默,所以在本质上,温和穆斯林也是同谋。

事实并非如此,对极端主义最响亮的批评者往往是同信仰的自己人,他们不想让仇恨的声音主导话语。尽管有太多的媒体选择忽视,但只要搜索一下,你就会发现并不是外界渲染的那样。

穆斯林谴责以伊斯兰教为名的恐怖主义网站

尽管温和穆斯林的声音并没不洪亮,但却真实存在。

从阿拉伯和穆斯林领导人谴责尼斯的恐怖袭击、穆斯林领袖:我们不会允许极端分子定义我们、美国穆斯林纷纷谴责奥兰多大屠杀、纽约穆斯林纪念奥兰多遇难者……

到7万名穆斯林神职人员联名对抗恐怖主义、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组织让ISIS滚开、穆斯林最痛恨ISIS、巴黎恐怖袭击后,穆斯林公开反对ISIS……”等等声明中,我们都可以看到:

温和的穆斯林群体并不希望人们把伊斯兰教,和宣扬伊斯兰教的恐怖分子混为一谈。


恐怖组织不代表我们

最近在Twitter 重新受到人们关注的,是一位名叫Heraa Hashmi的女孩。当她的同学问她,为什么穆斯林不谴责那些恐怖袭击时,她选择回家做了一张密密麻麻的表格。整整712页中,全是穆斯林在面对恐怖袭击时的谴责声明:


是不是还需要再做个PPT?

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事情,因为即使有人看到了这些反击,还是会依然认为:温和的穆斯林只是一种假象,实际并不存在,因为他们信仰中的经文中,没有教会他们和平。然而这样的偏见,却是来自两大组织头目。

一是本拉登,二是ISIS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

本拉登曾专门写过一篇文章,名叫《温和穆斯林是对西方的一种叩拜》。在他看来,温和穆斯林是叛徒,应当被抨击。真正的伊斯兰教徒思想是:人们要么屈服于伊斯兰教,要么生活在伊斯兰教的宗主国之下,要么就去死。

在ISIS头目看来,伊斯兰教从来就不是和平的宗教,而是战斗的宗教,ISIS则是战争的先锋。


温和穆斯林的改革倡议

很明显,温和的穆斯林并不赞成这样的想法,他们的倡议主要有以下几点:

  1. 我们反对对伊斯兰教进行任何暴力、社会不公正和伊斯兰教政治化的解释。
  2. 我们反对基于任何偏见,包括种族、性别、语言、信仰、宗教、性取向和性别表达对所有人的偏执、压迫和暴力。
  3. 我们主张世俗治理、和平、民主和自由。
  4. 每个人都有权公开表达对伊斯兰教的批评,这是人权的一部分。

而好笑的是,那些咒骂、反对穆斯林的人却总是被极端分子洗脑,更愿意相信他们的理论。

伊斯兰恐惧症到底有多严重?

所以为什么温和穆斯林的声音永远那么渺小?这个时代的伊斯兰恐惧症又有多么严重?

其实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媒体的渲染,这些媒体不止存在于国内媒体,还有美国、欧盟等等国家。传播恐惧和焦虑,远比和平与温暖要容易的多。一个很能代表的例子就是,对恐怖袭击的报道的收视率,远比事后的警方新闻发布会更高。

这就更不用说一些本来就有明显政治偏向的媒体了,不仅不如是报道,还做尽了抹黑之能事。中东难民进入欧洲强奸率暴增啦、欧洲马上要种族灭亡啦、穆斯林抢占美国社会公共资源啦,无一不是夸张的虚假新闻。

美国Malala Fund前主席梅甘·斯通在2017年的一篇论文中指出,美国电视新闻中对穆斯林和难民的负面报道导致了公众对穆斯林的负面看法,进而导致了特朗普总统的穆斯林禁令等政策。

两年内,没有一个月对穆斯林的报道是正面多于负面的

他对CBS、Fox和NBC Stone三家电视台报道的主要新闻进行分析后发现,从2015年至2017年的两年时间里,没有一个月关于穆斯林的正面新闻超过负面报道。而在这些报道中,恐怖主义活动和冲突是主要焦点,占报道总数的75%。在所有以穆斯林为中心的报道中,ISIS占据了5分之3的主角地位。


红线福克斯,蓝线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绿线NBC

当对这三家新闻媒体进行细分时,福克斯的报道是最负面的。在被调查的两年时间里,福克斯的报道在8个季度中有5个季度是最负面的,而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有两个季度,NBC有一个季度。即使新闻焦点都在穆斯林身上,来自他们自身群体的发言也只占据了3%。

在媒体的渲染下,穆斯林恐惧症越来越夸张。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的一项调查发现,45%的美国人表示,他们生活中只认识一个穆斯林成员。然而在人们的想象中,穆斯林代表的难民群体就像蝗虫或是蟑螂一样挤满了美洲和欧洲大地。

你们国家每100人中,你认为有多少人是穆斯林?

在一项全球调查中,很多人都高估了在他们国家生活的穆斯林人数占比。可以看到,不管是在美国、瑞典、西班牙、俄罗斯、荷兰、意大利等所有受访国家中,人们臆想中的穆斯林人口和现实总是有着巨大的差距(其中灰色为现实占比,黄色为感觉占比)。

这份报告同时指出,当调查者要求人们估计2020年穆斯林人口的比例时,受访者犯了同样的错误,而且更夸张。人们不仅高估了现在有多少穆斯林,还高估了穆斯林人口的增长率。

面对这样的现实,不禁让人产生疑问:被全球污名化的穆斯林,到底怎样才能响亮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而对于非穆斯林的个人而言,或许对伊斯兰教减少点偏见与歧视,才能更完整的了解到不同的群体。

毕竟国家都允许宗教自由了,你又何必去当恐怖分子去烧死异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