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李勝利夜店風波“高熱”難退,

由最初的一起鬥毆事件,

發展成了韓國“史上最大性醜聞”。

 

3月18日,韓國總統文在寅指示,

要對李勝利“Burning Sun夜店事件”、

及已故藝人張紫妍案、

韓國高官金學義,疑受色情招待事件“,

逐一徹查真相”。

一棵藤上無數瓜,

這次韓國娛樂圈真是讓我們大開眼界,

話說回來,

真的要感謝揭露醜聞的人,

讓我們看到真相,看到人心。

不過,對於揭露性醜聞這件事,

其實美國人,比韓國人更狠。

在美國的名人如若性侵,後果會怎樣?

今天,這個30歲的美國小夥子,

就能告訴你答案。

曾經在好萊塢,

有這樣一位重量級人物,

他的名字叫,哈維•韋恩斯坦。

他名下公司製作發行的電影,

有70多次獲得奧斯卡獎,

光提名就有300多次。

《英雄》、《無間道》、《十面埋伏》,

等華語電影的北美髮行,

都是由他操刀的。

他被稱為現代獨立電影教父,

好萊塢金牌製作人。

不僅娛樂圈,

他的勢力甚至滲透到政治領域。

特朗普認識他很久了。

奧巴馬夫婦和克林頓夫婦,

都曾是他的座上賓。

奧巴馬妻子米歇爾2013年,

公開稱讚他是,

“一位完美的人、一個好朋友”。

2016年奧巴馬生日派對上,

他也是白宮邀請的貴客之一。

如此有權有勢,

可以說他在好萊塢一手遮天,無人敢碰。

但是2017年這個大佬攤上事了,

短短數日,

他就引起全美國民眾的憤怒,

從人人讚頌的“金牌製片人”,

淪為人人喊打的流氓惡霸!

他的惡行震驚了全世界!

而讓哈維•韋恩斯坦身敗名裂的,

只是一個才30歲的美國男記者。

究竟,這個毛頭小子,

哪裡來的勇氣和決心,

不顧權勢,不顧生死,

敢去碰這樣一個重量級人物,

敢去揭發一個,

足以震驚世界的驚天黑幕?

他,就是羅南·法羅

(Ronan Farrow)

1987年12月19日,羅南生在美國,

他一個名副其實的星二代。

父親是大名鼎鼎的伍迪·艾倫

伍迪·艾倫是美國著名電影導演、

戲劇和電影劇作家,電影演員、

爵士樂單簧管演奏家,幾乎無所不能。

至今伍迪已獲23項奧斯卡獎提名,

並奪得4項奧斯卡獎,

其三獲奧斯卡最佳原創劇本獎,

及16次被提名的記錄至今無人能及。

伍迪·艾倫

母親米婭·法羅,美國女演員,

演出超過四十部影片並獲金球獎、

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最佳女演員獎,

光伍迪·艾倫的電影她就拍過13部。

米婭·法羅

米婭和伍德相識於電影,

相知於電影,相愛於電影,

兩人交往12年,雖然一直沒結婚,

但在外人看來,他們的戀情,

如同童話般美好。

可誰能想到,

這個外表看似溫馨的家庭,

竟然發生了,

連肥皂劇都拍不出來的狗血劇情。

米婭和伍德一共有14孩子,

10個領養的,4個親生的,

而羅南,是親生的孩子之一。

他的母親熱愛家庭,熱愛孩子,

所以,充滿愛心的母親,

領養了全球各種膚色的小孩,

無論是越南盲女、印度高位截癱男孩,

她都溫柔而仁慈,悉心照顧,

即使嚴厲管教訓斥,之後也會溫柔地,

親吻他們的額頭說:“我愛你,記住。”

她甚至為了孩子們,拒絕片約,

放棄自己的大好前途。

可母親的無私付出,

非但沒有得到回報,

反而還被其中兩個“家人”聯手背叛,

同時失去了愛情和親情。

宋宜是母親從韓國收養的女兒。

宋宜的生母是一個妓女,

經常虐待她,罰她跪在門口,

或扯着她的腦袋撞牆,

有一天宋宜生母竟直接,

把她扔到首爾街頭,不辭而別。

孤兒院撿到宋宜時,

她連話都說不清,長得很不好看,

智商測試也明顯低於同齡人,

有社交障礙和學習障礙。

右二:宋宜

米婭母親領養她後,

陪她學習,給她關愛,

付出了極大的精力和心血,

宋宜開始變得活潑開朗起來,

可以說,是米婭母親給了宋宜新生。

可在他5歲那年,

發生了一件荒誕的事:

母親偶然發現父親收藏的,

一組尺度驚人的裸照,

而女主角正是母親心愛的養女,

他一直當做姐姐的宋宜!

事後,父親承認在幾個月前,

就已經和宋宜發生了性關係,

而那些照片是宋主動要求拍攝的。

一氣之下,母親決定和父親分手,

帶着他和其他孩子迅速逃離。

 

米婭和養女宋宜在一起,以前的母女關係相當親密。

伍迪和宋宜

分手後,為爭奪孩子的撫養權,

父母打了一場曠日持久的官司。

在法庭上,母親又爆出一個驚人內幕:

伍迪一直在性侵兩人共同收養的幼女,

當時只有7歲的迪倫·法羅。

伍迪打死不肯承認,

說是米婭在唆使迪倫撒謊。

案件持續了很久,最終,

伍迪輸掉官司,

母親奪得了所有孩子的撫養權,

並和伍迪劃清了界限。

然而更加狗血,

更讓年幼的他崩潰的是,

5年後,62歲的父親伍迪,

竟娶了27歲的“姐姐”宋宜。

伍迪·艾倫和宋宜 

5歲,父親和姐姐破壞整個家庭,

10歲,父親成了自己的姐夫……

如此荒誕不已的少年時代,

讓他內心背負了巨大的壓力。

他說:

他是我父親,卻娶了我姐姐,

這讓我既是他的兒子,

又是他的小舅子,

這是何等的道德淪喪!

從此,他改姓母姓,

並且決定在任何事情任何場合上,

都不沾父親的光,還下定決心:

要和父親死磕到底,

揭露父親的醜惡嘴臉。

一個未來的超級英雄,

開始一點點地成長。

他是一個十足的天才少年,

智商高到嚇人,一路開掛:

10歲,他已經在研讀高中課程,

能獨立完成研究項目;

11歲,他就上了西蒙洛克學院,

這學院都是給跳級的天才上的,

可儘管如此,

大多數入讀的學生都在16歲左右,

而他卻是全校年齡最小的學生。

15歲,本應讀初中的年紀,

他就已經大學畢業了,

拿下哲學和生物學大學本科雙學位,

且刷新記錄:學校最年輕畢業生。

19歲,他就走上了從政之路,

成為當時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的幕僚。

母親領養的孩子多是重度殘疾者,

每次看到他們,他總會想,

我能為他們做點什麼?

所以,從政之後,

他一直致力於人道主義援助。

2001,

他擔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青少年發言人,

為蘇丹達爾富爾地區,

遭受迫害的婦女兒童發聲。
21歲那年,進入美國國務院工作,

隨後成為時任國務卿希拉里的,

全球青年問題特別顧問,

和全球青年事務辦公室的主管。

在擔任特別顧問時,

他多次為美國的弱勢群體發聲。

和希拉里對談

國務院的同事們都讚揚他,

是一位要命的天才,

雖然年輕,但其閱歷之深,

令兩倍於他年齡的人都望塵莫及。

難得的是,在出入上流社會這些年,

他從沒有“曝光”自己的身世,

他說:“我一點也不想沾父母的光。”

24歲那年,為了給自己充電,

他又跑去讀書,結果隨便一讀,

就拿到了,

世界上競爭最激烈的羅德獎學金,

入讀牛津大學國際關係學。

2012年,他被《福布斯》雜誌評為,

法律和政治領域三十歲以下俊傑。

帥氣、犀利、高智商的他,

連續兩年被評為“年度最性感男人”,

排名高過貝克漢姆。

有媒體稱:他在20歲的年齡里,

就取得了別人50歲才有的成就。

天之驕子的他本可以,

在從政這條路上走得更遠,

可他發現,如今的媒體都被,

像他父親伍德那樣的,

娛樂大腕和權力所操縱,

不敢發出正義的聲音,

不去追求事實的真相,

成為沉默的共犯。

父親伍迪從未因性侵兩個養女,

而受到任何輿論指責和懲罰。

2012年父親節,他公開發表“祝福”:

“父親節快樂,

更準確地說,姐夫節快樂。”

可根本沒有多少人關注伍德犯下的罪行。

於是,他毅然離開政治圈,

跑到新聞界,決定孤身一人手刃親爹,

並揭露好萊塢不為人知的黑暗。

做個媒體人,

用新聞讓虛偽的人無處遁形。

26歲時,他成了NBC電視頻道,

有史以來最年輕的主持人。

在節目里,他探討美國內外的新聞,

從教育到娛樂圈再到政壇:

他罵美國政府官員都是“南瓜”,

還把伍迪·艾倫團隊給記者發郵件,

列明各種“洗白”資料的行徑數落個遍……

他還將這些爆料集結成書出版,

名為《潘多拉的盒子》,

一躍成為暢銷書作家。

2014年,他的妹妹迪倫,

想揭露父親當年對自己的性侵行為,

99%的媒體都拒絕,

一是覺得事情已太久遠,

再者也不願得罪大人物。

最終只有《紐約時報》答應報道,

對於當年的經歷,妹妹仍歷歷在目:

我不喜歡他把他的大拇指杵在我的嘴裡。

我不喜歡當他,

只穿着內褲時和他一起睡覺。

我不喜歡他把他的頭放在我,

光裸的大腿上,呼氣吐氣。

我會藏在床底下或是把自己鎖在浴室,

來避免這些情況,但他總能找到我……

對7歲的孩子來說,

這是多麼可怕的經歷,

可這新聞僅僅在報紙,

不起眼的小小一角,

之後伍迪身後強大的公關團隊,

讓這則新聞迅速消失。

伍迪還是照樣拍電影,寫書,

活得風光無限。

媒體放過了伍迪,

可他這個親兒子卻不肯放過。

伍迪·艾倫的養女迪蘭·法羅

他立即在《衛報》、《華爾街日報》

《大西洋周刊》等媒體上發文。

他深知想揭示真相太過艱難,

面對的敵人,絕不止一個伍德,

還有那無數個保持沉默的幫凶。

可他在這條路上卻走得越來越堅定。

他說:

“這就是那些遭受侵害的女性,

需要付出的巨大代價,

她們沒有渠道發聲,

因為她們面對的是一個會將其,

撕成碎片的社會文化與權力系統。”

而他願意成為那個渠道。

在一次深入的挖掘中,

他發現了一位娛樂圈大佬,

他的惡行正如他的生父一樣,

令人深惡痛絕,

最終,正義的他,

搞出了一個轟動世界的大新聞!

1994年,在好萊塢半島飯店,

發生了這樣一件事,

演員格溫妮絲.帕特羅參加了一個會議,

她剛剛拿到《愛瑪》的電影劇本,

這個劇本將決定她未來是否大紅大紫。

會議很短,不一會其他人都散去了,

房間只剩下哈維.韋恩斯坦和她。

哈維甚至連簡單的敷衍都沒有,

就直截了當把手放到她身上,

接着命令她去卧室里,給他做按摩,

並站起來脫掉了自己的衣服。

格溫妮絲狼狽而逃,僥倖逃脫了魔爪。

然而這樣的事絕不是第一次發生,

而是整個好萊塢廣為人知的潛規則。

有人說:“一個奧斯卡金獎,

可以讓一個演員紅十年。”

哈維掌握着奧斯卡評選的生殺予奪大權,

所以他可以無所顧忌,

利用自己的名聲、權利,

達成自己的慾望,

他的真面目,是臭名昭著的性捕食者。

其實,

好萊塢對哈維性騷擾行為,

早已心知肚明。

早在2013年宣布奧斯卡提名演員時,

喜劇演員賽斯·麥克法蘭開玩笑說:

“恭喜,你們五位女士不用,

再假裝對韋恩斯坦有好感了。”

一部美劇中,

混跡在好萊塢底層的金髮妹紙,

自豪地說:“不要擔心我,我很勇敢的,

我拒絕過哈維三次,只接受了兩次。”

儘管有人調侃,

可卻沒有一個人,

敢站出來徹底揭發哈維的真面目,

作為一名記者,

最基本的操守就是揭示真相,

悲哀的是,知道真相的記者都選擇沉默。

敢和權勢作對的傻子,寥寥無幾,

而他,就是那極少數的傻子之一!

在了解到哈維的惡行後,

羅南決定揭開真相,

他私下採訪了哈維的前秘書,

順藤摸瓜找到了更多證人和受害者。

暗地調查10個多月,

採訪近30位女性,一半是受害者,

一半是韋恩斯坦公司的相關員工,

這才把這30多年,

黑暗的行業故事串聯起來。

哈維的前秘書曾負責給哈維,

安排房間和受害員工、女演員“共處”。

她說:“沉默讓我充滿罪惡感,

每當我看見那些女性的眼睛,

都不能原諒自己。”

 

證人、證詞齊全,

連哈維的釣魚錄音他都搞到了手,

可當他準備拿到NBC電視台播出時,

卻被電視台高層警告不準播。

於是,他把稿件寄給了《紐約客》雜誌,

將數十年沒人敢揭發的性醜聞,

一舉曝光,轟動整個世界!

主標題:對權利的控訴,副標題:被好萊塢最有權力的製作人傷害過的女性的故事

之後,憤怒的女性紛紛上街抗議,

格溫妮絲·帕特洛、安吉麗娜·朱莉,

等50多位女性都出面指控哈維。

事件影響太大,

已經遠遠超過哈維的把控,

當初拒絕播出哈維新聞的NBC長官

現在面臨被調查的危機。

哈維一手創立的電影公司宣布開除他,

奧斯卡主辦方,

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宣布,

取消哈維成員的資格,

這是奧斯卡主辦方首次開除成員會籍,

很有可能,哈維還會面臨10年監禁。

連希拉里和奧巴馬,

也終於站出來公開發聲,

希拉里在一份聲明中說:

“有關哈維•韋恩斯坦的事情,

讓我感覺吃驚和憤慨。”

奧巴馬也發布了類似的聲明:

“米歇爾和我對最近有關,

哈維•韋恩斯坦的報道感覺非常噁心,

任何以這樣方式貶低和,

貶損女性的男人都需要被譴責、

需要被追責,無論他處於什麼地位、

擁有多少財富。”

看到哈維的下場,

不知他的父親伍德作何感想!

有人說,不就是性侵嗎?

都已經發生了,

就算揭露又能夠改變什麼?

可你是否想過,

一個魔鬼邪惡的慾念,

就會毀了一個女孩的一生,

讓一個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而他怒懟性侵妹妹的“姐夫爹”,

踢爆專註性侵30年的好萊塢大佬,

美國人說:

他是現世魔鬼的終結者

年輕有為,不畏強權。

美國人還說:

他是現實世界的超級英雄。

因為他敢於揭露性侵,

甚至有媒體大膽預測:

他會成為美國的總統!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

那就抹黑生存;

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險的,

那就保持沉默;

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

那就蜷縮於牆角。

這是世上許多人的生存方式,

但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解,

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

不要嘲諷那些,

比自己更勇敢熱情的人們。

我們可以卑微如塵土,

但不可扭曲如蛆蟲!

如今“哈維性醜聞”之後,

又有韓國大瓜“勝利門”。

目前這件事涉事人員,

已有40人被立案調查,3人被逮捕;

韓國五大娛樂上市公司市值,

短短几天就蒸發了近6000億韓元。

調查還在進行,

惡人們開始被法律懲處,

這一次,正義不再勢單力孤,

因為全世界都在關注!

願作惡的人終被法律嚴懲,

願生前遭受了折磨的女孩,

終能討回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