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问起最为催泪、最让人不敢看的电影,对于报妹来说,一个必答选项就是《素媛》。

大部分人应该对这个电影不陌生,影片中的小女孩素媛在上学路上,遭到一名醉汉残暴性侵,手段之残忍,使得被害女孩大小肠流出体外、肛门等器官80%受损,终身残疾。

(图源:电影《素媛》)

最让人难受的地方在于,这个电影,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案件中受害的女孩叫做娜英(化名),当年才8岁。

而那个心狠手辣的罪犯,叫做赵斗淳(조두순),不出意外的话,将于明年刑满释放。

这个案子,曾让无数人落下泪水,也在如今,激起无数人的愤慨。

2008年12月11日,时间大约是早上8点半,娜英像往常一样出门,蹦蹦跳跳地前往学校,在离学校100多米的地方,遇到了时年56岁的赵斗淳。

(图源:youtube)

那个人,醉醺醺地盯住娜英,而后露出可怖的笑容。

他将娜英拖到附近一间教会公厕里,掐住她的脖子、拳打脚踢直至她昏迷,紧接着实施了侵害。

(图源:youtube)

侵害结束后,为了销毁犯罪证据,他用拖把等工具清理现场,并且把奄奄一息的小姑娘丢在冰冷的水池里,冲洗她身上的罪证。

随后扬长而去。

(图源:youtube)

而被送往医院的娜英,经过抢救后,挽回了生命,却落下残疾,不得不终日挂着排便袋。

(图源:youtube)

还有巨大的心理阴影,如影随形。

案发两天内,警方根据现场的指纹等线索,将目标锁定为赵斗淳,并前往其家中,但是狡猾的赵斗淳在家门口处贴着“已外出”字条,假装不在家。

(图源:youtube)

但是在蹲守了一个多小时后,警方听到屋内的水声,当即决定采取行动,进屋抓人。

其中一名警员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道:“他就像预料到会有人前来一样,事先准备了贴纸。”

(图源:youtube)

但是罪大恶极的赵斗淳,并没有一星半点的悔恨,面对铁证,他一次次否认罪行,假装无辜,并且一次次更改辩词。

第一轮审问

(2008年12月13日)

警方:孩子在医院接受治疗时,从9人中指认了你

赵斗淳:非常荒唐

警方:嫌疑人,你真的觉得非常荒唐吗

赵斗淳:对,我真的觉得非常荒唐

第二次审问

(2008年12月14日)

警方:在现场发现了你的指纹,难道你不认为这是本案凶手的直接证据吗?

赵斗淳:我要求请律师参与调查,再接受审问。我怎么知道指纹不是造假的呢?

第三次审问

(2008年12月17日)

警方:查到了嫌疑人你的衣服、袜子上,染有被害人血液

赵斗淳(开始更改辩词):我完全没有任何记忆了

从这时开始,赵斗淳开始主张自己当时喝了很多酒,处于满醉的状态,对于当天的情况完全没有意识。

(图源:youtube)

为什么呢?因为根据韩国《刑法》第10条第2项的规定,如若犯罪者因为精神状态不稳定,而失去基本辨别事物的能力,可以获得减刑。

在赵斗淳的陈述中,自己前一天中午12点,喝了一瓶洋酒,下午7点左右,在30分钟内喝了一瓶半的烧酒,接着又去便利店买了一瓶洋酒,一直在KTV喝到晚上11点。

可是,也有法学家提出异议,认为如果把18个小时内所喝的酒,统统算作犯罪期间醉酒理由的话,是不符合酒精效力的作用时长的。

并且,在赵斗淳陈述的所有喝的酒中,只有前一天中午喝的那瓶洋酒,具有小票证据和店主的作证。

(图源:youtube)

因此,为娜英辩护的律师也提出,(赵斗淳)一直在主张自己喝了非常多的酒,但是除了第一次喝酒的地方、喝酒量之外,其余所说无法确认。醉酒到了哪种程度,客观上的证据并没有。

与此同时,狡猾的赵斗淳,又开始改口,称自己从那天晚上到早上六点为止,一直在喝酒。并且喝酒的量,比之前说的多了两倍。

并且在审判过程中,全程彬彬有礼,鞠躬问好,被问到时,只会矢口否认:“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真的非常冤枉,我平时酒后行动就会过激,并且常常断片。”

(图源:电影《素媛》)

而最终,法院认为赵斗淳当时已经56岁,并且处于因醉酒导致辨别事物或决定意识能力变得微弱的状态,因此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

这样的判罚在韩国国内受到了广泛质疑和反对,民众前后共进行了6000余次的青瓦台请愿,请愿内容包括要求再审、公布犯人长相、反对出狱、化学阉割等等。

韩国电视节目《PD 수첩》报道时则犀利地指出:对于其饮酒状态的调查,法院判决书中没有详细记录,记录下来的只有第一瓶酒的证据,其他客观资料没有发现也没有记载,无法确认。

当时的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就表示:“通过再审阻止赵斗淳出狱,在现行法律来讲是不可能的。因为赵斗淳事件,国家强化了性暴力特例法,在饮酒或服用药物导致身心障碍的状态下发生的性犯罪,可以不适用于减刑规定。

从2012年开始,韩国正式实施《性犯罪者性冲动药物治疗法》,核心内容是允许使用化学药品对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

(图源:rediff)

根据法律规定,适用化学阉割的对象是,对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实施性犯罪,且难以克服这种非正常性冲动的犯人。

但在另一方面,这些新的法律手段,却无法施加在2008年犯罪的赵斗淳身上。因为法律效力只适用于法律生效后发生的行为。

获得轻判的赵斗淳已经在监禁中度过了11年,将会在2020年的12月13日被释放出狱。

图:赵斗淳在监狱中被24小时监控

这让无数韩国人感到了愤怒:强奸、虐杀一个小女孩儿的犯人,不该这么轻易地就走出监狱,回到正常社会中来。

更可怕的是,据韩国Channel A报道,赵斗淳在狱中接受了超过700小时的心理治疗,但仍被评估为29分,也就是“再犯罪可能性高”。

比韩国连环杀人犯姜浩顺,还高。

在关押期间,赵斗淳没有显示出任何悔过的痕迹,还写了300多页的申请书交给警方和法院,说自己不是那么残忍的人,辩称自己无罪。

申请书:“如果有我强奸的证据的话,请一定要给我最严厉阉割惩罚”

所以,韩国民众认为,不论是出于威慑罪犯、还是出于保护公众的目的,都不应该把赵斗淳释放出狱。

(图源:SBS)

青瓦台请愿网站上,“反对赵斗淳出狱”的人数已经超过了80万人。

“阻止赵斗淳出狱不仅是为了保护当时受害者,还是为了更多女性。”

但是,这些请愿都被青瓦台一一驳回:要重新对犯人进行新的制裁,就必须对他进行重新审理。但这在韩国法律框架下是不可能的。

2010年,韩国更新了《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规定重犯的照片可以公开。

但赵斗淳仍然不适用改法。

唯一的好消息是,赵斗淳出狱以后必须在一段时间内佩带电子脚链,这只是一种被动防范的措施,但法院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

到了2020年,“素媛”的原型小女孩儿娜英,也已经成年。

根据网上资料,她已经通过手术摘除了排便袋,开始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娜英读书非常努力,曾经的梦想是当一名医生。

(图源:电影《素媛》)

据父亲说,“孩子那么辛苦,我都想让她休息了,但是她上学一次都没有缺勤。”娜英现在应该已经上了大学。

然而2020年赵斗淳的出狱,给全家人都带来了不小的阴影。

犯人的长相没有公布,如果赵斗淳选择报复,家人肯定无法防范。最保险的做法,就只能隐姓埋名了…

罪犯享有了自由,受害者却要像老鼠一样逃跑,这样的结局,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图:赵斗淳被捕

所以很多韩国网友呼吁,政府在面对此类罪犯出狱后无法看管的问题时,可以借鉴美国的做法。

美国是对儿童保护最为严格的国家,大多数州对侵犯12岁以下儿童罪犯的判刑力度,是25年以上。(杰西卡法案)

杰西卡法案于2006年生效,为纪念被害的女孩儿Jessica Lunsfold

并且在全国建立档案,收录所有儿童性侵罪犯的记录。(梅根法案)

每当一个有侵犯儿童记录的人搬进一个社区,警察就有告知社区全体住户的义务。

(图:美国警方发布的梅根法案社区告知)

在网上也能看到所有恋童癖罪犯的资料。也就是说,只要你侵犯儿童过一次,你就永远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遇害的梅根,杀害梅根的凶手此前有两次犯罪记录。

和韩国一样,这些政策的出台,也是一起起儿童性侵案后,社会和政府对法律不断的修补和完善。

杰西卡、梅根、还有素媛,正是她们的悲惨遭遇,才唤醒了社会对儿童的保护。但如果每次法律的完善,都需要牺牲一个甚至多个孩子的人生,代价是否太大了呢?

当年,年仅8岁的娜英在接受心理治疗时,画了一幅画,在被问道这幅画表示了什么时,她稚嫩地回答道:

“我希望他被关60年,只能吃拌着土的饭,只能和虫子住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