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小时前,CNN、BBC、卫报

等世界知名媒体都被一则新闻刷屏了:

“ISIS被彻底剿灭了”

CNN报道的ISIS最后据点被剿灭

英国卫报的标题更简单直接:

哈里发国(ISIS)的终结

至此,这场漫长持续数年的恶魔般的组织

正式被宣告剿灭了

但世界真的迎来安宁和和平了吗?

今早,一艘无人机飞过了叙利亚巴古斯的战场的上空。

与往常不同的是,没有激烈的枪火交错,没有震耳欲聋的炮火声,更没有人的惨叫和哭喊,这片战场显得比平时格外宁静。

在无人机下方,成群结队的维和部队战士们聚集在ISIS的阵地上,他们跳着叙利亚传统的戴别克舞,唱着shaabi歌,那是当地人在婚礼时才会放的歌谣。

指挥官Kobani久违的激动地说,“几年前,他们遍布了叙利亚和伊拉克,那时候全是他们,简直是一团糟”,他指着一张破旧的地图说。

“但现在你看地图上,没有红色了,彻底没有了。”

说完,Kobani百感交集的望了望远方。

士兵们在跳舞庆祝,图右一为Kobani

正如Kobani所说,他们彻底没有了。

就在今天凌晨,叙利亚当地维和部队把最后一批仅剩的ISIS恐怖分子赶出了巴古斯,那是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片阵地。

从此,ISIS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领地”可言。

ISIS领土这几年对比,红色为ISIS领地

这个巅峰时曾遍布伊拉克和叙利亚,侵占土地面积相当于一个英国,控制了上千万人民,给全世界带来恐怖的恶魔组织,终于就这样走到了终点。

这个好消息很快也传到了美国华盛顿,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在不到15分钟后证实了这个新闻,随之宣布:ISIS已被100%消灭掉。

CNN、福克斯、纽约时报纷纷用头条报道了这件新闻。这不仅是对当地的人民,对全世界仇视恐怖主义的人来说,都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天大好消息。

这么多年的煎熬和等待,终于换来了胜利的这一天。

维和部队摆出“v”型胜利的手势

维和部队摆出“v”型胜利的手势

指挥官Kobani接着告诉记者,虽然ISIS已经没有领地,但还有许多顽固分子在四处游窜。

比如有人曾在幼发拉底河沿岸的洞穴里发现他们,他们藏匿在里面,伺机在搜查部队撤离后逃到更远的地方;

比如他们的宣传机器也许仍在运作,前几天他们就曾在网上发布了ISIS开枪反击的照片。

Kobani估计,大概有2万名ISIS男性士兵在逃。因为当他们最终占领巴古斯的时候,除了在战壕里来不及逃跑的,几乎没有一个男人,留下的都是女人和孩子。

当维和部队战士们刚踏进阵地时,他们惊呆了。

阵地里并不是死气沉沉,而是哭声一片,到处都是孩子们的啼哭声。

谁能想到,一片几个足球场大小的像垃圾场般的阵地上,竟有一万多名孩子和婴儿。

这些孩子满身污垢,已经很多月都没洗过澡;

有的饿昏摊坐在地上,面如土色,严重营养不良;

有的身上还绑着固定炸药的腰带,迷茫地问战士们爸爸妈妈在哪儿。

据一名被俘虏的ISIS恐怖分子说,这些孩子都是被留作“人肉炸弹”的武器库。

他们一天给他们一个鸡蛋,勉强维持他们活下来。

等到“有用”的时候让他们在战场中,在最后的苟且之时,最有效的进攻武器也就是这些看似没有威胁的孩子们了。

Kobani看到这些,恨得把牙根咬得咯咯作响。

就在前天,ISIS恐怖分子为了挡住枪林弹雨,竟然还抱着几个孩子挡在前面。

想起这一幕,Kobani觉得更加不可思议:

“这帮狗娘养的畜生,让他们下辈子都去下地狱吧。”

说着他往脚下的ISIS旗子上啐了口痰。

从上个月开始,ISIS就被打得节节败退,三万名ISIS的支持者开始陆陆续续投降,其中包括约5000名ISIS战士。

这些“投降者们”衣衫褴褛,形如枯槁,已经很多天都没有进过食。

当他们领到维和部队的救济粮时,一个个都像饿狼一样扑过去,瞬间就将食物分得精光。

但食物仿佛并没有改变他们的“信仰”。

十几名一周前就投降的伊斯兰妇女们,如今站在记者面前,用ISIS用来宣告上帝的统一姿势,食指指向天空,齐声喊道:

“伊斯兰国(ISIS)将在这里永存!”

还有些女人向记者们扔石头,并尖叫着喊道:“一帮猪!”。

还有一位女人攫住了一位女记者的头发说:“你没看过古兰经,你不感到羞耻吗?“

她还咆哮着辱骂女记者的穿着方式:“上帝会诅咒你们这些穿着像男人一样的女人们!”

即便如此,维和部队还是在尽力帮助着他们生存下去,给他们提供食物和水,并给他们保暖的毯子。

在维和部队剿灭ISIS前,有超过上完人逃离了ISIS的大部队。

但对于47岁的女子乌姆·穆罕默德来说,这些投降的人都是“懦夫”。

至于同样逃出来的自己,她说:“女人离开,是因为我们怕给男人带来沉重的负担。”

在难民区,一个小男孩在他母亲身边走过时,还哼着ISIS的圣战歌曲,他身上穿的是维和部队发给的外套。

另一名ISIS妇女说:“ISIS不会结束,因为它的精神已经根深蒂固的植在我孩子的大脑中了,他会替我继承下去。“

Abdul Najiyya则声称是IS的会计师。

他说,我们的领导人偷了钱,然后逃走了。

这位30岁的白发男子对领导人失望,却仍对他的信仰充满信心,他双手合十为哈里发祈祷,并祝愿“会有更多征服来临“。

在附近,一名腿部受伤的大胡子男子在喋喋不休的咒骂维和部队。

“我只是因为受伤,才来投降的,”他说道, “我的心一直和ISIS在一起。”

一位女士说她来自大马士革,她说:“我们现在的撤离只是暂时的,将来还会有新的征服”。

她从遮住脸的面纱后面说道:“我们会寻求报复的,你们的身上都会流血。”

那政府和维和部队,会给他们“报复”的机会吗?

答案是不会。

就在前一阵子,19岁的“圣战新娘”沙玛·贝居姆作为“难民”的身份投降,想要回英国生孩子。

但英国政府阻止了她的美梦,并计划将要剥夺她的英国国籍。

英国政府发言人表示,沙玛·贝居姆罪孽深重,不应受到普通“难民”的待遇,而是要作为军事战犯来处理。

而就在不久前,她的孩子因为肺炎,最终死在了叙利亚难民营。

2015年,15岁的贝居姆和另外两名女生一同离开伦敦,来到叙利亚加入ISIS,其丈夫是一名为“伊斯兰国”作战的荷兰人。

在加入ISIS的这几年间,她策划超过5次恐怖袭击,埋过超过20多枚地雷,亲眼目睹着她的丈夫射杀过超过个200余人,包括4名手无寸铁的孩子。

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公开表示,美国政府也禁止阿拉巴马州长大的“圣战新娘”霍达·穆萨纳返回美国。

国务卿蓬佩奥随后表示,将会剥夺穆萨纳的美国公民身份。

24岁的穆萨纳4年前用大学学费偷偷买了机票,取道土耳其抵达叙利亚后加入ISIS。

来到叙利亚后,她在推特上呼吁美国的ISIS战士们在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那天发动恐怖袭击,高喊要“流光所有人的鲜血”。

关于ISIS有多恶,其实在之前我们也整理过多次。

每整理一次,都能气得浑身颤栗发抖;

每整理一次,都能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每整理一次,都能感叹生而为人,怎么能恶成这样?

这个操控着伊拉克和叙利亚等中东地区的极端恐怖组织,汇聚了全世界最变态阴暗的人。

他们焚书坑儒,将一切当地文明的东西一律破坏掉,比如砸毁博物馆里的所有珍藏品。

4000多年历史的尼尼微古城,几天之内毁于一旦;哈特拉遗址在一天之内被夷为平地;还有数不清的尼姆鲁德古城、努里清真寺、巴尔米拉古城….

摩苏尔人民只能阅读ISIS指定的伊斯兰教书籍,其他书籍一律不准看,电视节目也不许看,如果有人违反,将被处以鞭刑或者斩首。

男人必须留胡子,女人必须穿黑色长袍,出门必须有男人陪同,违反者都也被处以鞭刑或者斩首。

一名被逮捕的ISIS武装分子说,自2014年加入ISIS以来,他已经处决了近500人左右。

“任何我们看不顺眼的人,我们都可以随时处决,以任何方式。”

在一开始长官培训他斩首的时候,他还觉得非常困难,但渐渐的斩首对他来说变得越来越容易。

“一次7、8、10个,30或者40个,就像杀鸡一样。”

不仅是臭名昭著的斩首,ISIS的许多酷刑都令人耸人听闻,残酷手段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回到中世纪。

逼着父亲向女儿处以石刑。

动不动就将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将几名士兵用火刑活活烧死。

将人关在铁笼中浸水淹死。

集体枪决战俘。

他们奸杀淫掠,无恶不作。

一名叫侯赛因的ISIS武装分子说,他曾经一年内强奸了伊拉克近200名妇女。

他表示,ISIS地方指挥官允许他们强奸雅兹迪教派等少数族裔的妇女,想强奸多少都行。

一名ISIS士兵在视频中公开谈论性奴女孩:

“无论谁,都可以卖掉他的性奴,也可以把他的性奴当作礼物交换。”

“今天是神指定的分配日,每个ISIS圣战士都有份儿。”

2014年,ISIS武装分子涌入辛贾尔,试图灭绝雅兹迪人,男性村民和年老妇女都一一被屠杀,而剩下超过5000名年轻女性就被抓去沦为“性奴”,遭受ISIS军人长期轮奸和虐打。

年仅6岁的女孩、少女、年轻母亲都无一能幸免。

有的女孩曾17次更换“主人”,在成功逃离巴之前,还被强迫吃草;

一名9岁女奴被“主人”虐打,手被用军靴踩到血肉模糊;

据英国SAS部队称,ISIS此前斩首了数十名雅兹迪妇女,并将她们的头扔进了垃圾箱;

2016年,ISIS恐怖分子强奸了一个10岁的女孩,并将其余拒绝和他们发生性行为的女孩活活烧死。

2017年5月,ISIS武装分子将一名母亲关进牢狱,不给饮食,关了她整整3天。

之后看押者送来一盘食物,盛有米饭和“肉食”,等到她狼吞虎咽地吃下肚,ISIS武装分子才微笑地告诉她,盘中的肉是她年仅1岁的儿子被杀害后烹制而成。

2017年7月,ISIS一下子活埋几十名伊拉克儿童。

2017年9月,ISIS抓走250名孩子,把他们送进了工业混合面粉用的搅拌机内搅碎,孩子们就像面粉一样被碾碎了。

尼日利亚的ISIS部队,曾在危急之时,绑架了1000多名儿童,拿他们当作和政府军冲突中的人肉盾牌。

不仅对女人和孩子杀人不眨眼,他们还训练幼童杀手。

在这段ISIS自发的视频里,一名成年恐怖分子将手枪上膛后递给了这个男孩,他瞄准一名锁在铁丝栅栏上的囚犯,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后,视频随即结束。

两岁的小孩,正是天真无邪、可爱的天使,ISIS 却要将他们变成魔鬼。

ISIS 训练了大量的未成年人,甚至部分小孩从小的训练便是为了以后进行自杀式人肉袭击,因为孩子更不容易被侦察到。

一名ISIS成员将他的两名小女儿,一个9岁,一个7岁,送去当人肉炸弹,在离别视频里他问女儿,你们会害怕吗?两个女儿说不会。

随后那位7岁的小女儿出门到了商店,ISIS父亲亲手按下了红色遥控按钮,女儿和碎石瓦砾融为一体。

这个名叫阿巴斯的孩子才7岁,在真正引爆自己前,他害怕了,他颤颤巍巍的和身前的大人们说,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

曾经有一位叫塔拉勒·德尔基的导演,伪装成一名支持极端组织的战地记者,花了两年多时间,潜伏在一个恐怖分子家。

恐怖分子名叫阿布·默罕默德,他有8个儿子,2个老婆。

他将自己的儿子们送进恐怖分子军事训练营。

其中训练内容包括教官会拿着枪在孩子身边时不时开一枪,美其名曰练胆。

还有的课是直接活生生的把小鸟的头砍掉。

这位父亲曾对儿子说过,如果看到两岁的侄女没带头巾,就命令他直接开枪射击她。

他还说:“每有一个孩子被杀死,就会有一千个孩子出生,愿主明年再赐我4个孩子。”

看到这里,不禁对这些虐待平民,奸杀妇女,残害孩子,无恶不作的恶魔们恨得牙根痒痒。

而如今这些投降的ISIS的成员们还在幻想着被以“难民”的身份对待,不得不觉得十分可笑。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正义不会错过冤枉一个好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恶人。

等待着这些ISIS成员的,只有军事法庭对他们最公正的审判,我们作为有血有肉的人,永远不会原谅你们。

Kobani面对着记者,眼神渐渐开始放空,他说他的妻子和小儿子也是被ISIS炸死的。

“他们查出了我的家人在哪里,就放了炸药,阿法芙和萨利赫一出门就被炸死了。“

而如今这场战争胜利,Kobani的仇也报了。

“但你知道么,我不恨他们。”

“这几年我见过太多ISIS留下的孩子,甚至是那些从人肉炸弹里解救出来的,关于这场战争,我只是想让它停下来。我没有任何仇想要报,我甚至希望回去之后,能够领养几个这里的孩子。”

Kobani停了下来,指了指周围。

“你看看这里,这里曾经是多么美丽和安宁,如今已经被战争毁得颓垣败壁、寸草不生。我现在每晚都会做噩梦,梦到我的战友们被炸死了,梦到我的孩子被炸死了,梦到这场战争失败了。不要有战争了,也不要再有仇恨了,这些都不要再有了。”

无人机飞巡逻了一圈又兜了回来,缓缓的降落在ISIS部队留下的帐篷旁。

远方是维和部队的战士们还在庆祝着,大家唱着歌跳着舞,歌词由远及近传来,大概是:

美丽多情的姑娘,啊请你和我说句话
为了你的美丽的眼睛
把我引到了井底下
割断了绳索就走开啦
你呀!你呀!你呀 !
我们一起忘掉悲伤!美丽的日子我会保护它 

也许这就是人生吧,恶魔不停在蚕食着阴暗,善良的人永远活在希望中。

这些年太多太多人承受了世间所不应承受的痛苦,经历了太多凡人不忍回顾的伤痛;

但愿在这片土地上,再也没有激烈的枪火交错,没有震耳欲聋的炮火通天,没有百姓的惨叫哭喊,也希望这里的人们能够永远跳着戴别克舞,唱着shaabi歌,永远快乐,安宁和恬静的度过这一生。

但愿岁月都能够温柔善待他们。所有失去的温暖,都能够补偿回来。

虽然在叙利亚境内的ISIS最后的战斗人员被剿灭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ISIS就彻底从世界上消失了。

从各方势力不断进攻ISIS“本土”以来,就有数以十万计的ISIS成员投降、逃窜出去,这些人有的甚至逃到了欧美的一些国家,低调地过着“隐形埋名”的生活。

谁也不能保证这些人不会在什么时候东山再起。

就像最后投降的那些ISIS分子叫嚣的那样:他们只是在战场上输了而已,但他们认为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有朝一日还会让愤怒凌驾于他们认为的异教徒身上。

其实二战期间的纳粹也好,ISIS也好,仇恨与极端主义,才是人类最大的敌人。

几天前的震惊世界的新西兰枪击案就是这样,不论是宗教极端主义,还是种族极端主义,都是会酿成人间惨剧的罪魁祸首。

回顾整个20世纪,人类因为仇恨和极端主义,互相杀戮,数亿人失去生命。

这种思想就像一个幽灵,永远不会魂飞魄散,而是附体在一些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等到时机成熟之日,他们就会卷土重来,大开杀戒。

就像最后攻陷ISIS最后据点的叙利亚反对派军队一样,他们是美国支持下的叙利亚反对派,而非叙利亚政府军,能想象到的是,虽然ISIS被剿灭了,但是叙利亚的内战还远远没有结束。

而只要有战争、饥荒、仇恨的土地,就是ISIS这种恶魔的生存沃土。

所以ISIS被剿灭,不意味着世界就天下太平了,反而,这可能是另一场更惨烈战争的开始。

望各国能警钟长鸣。

最后祝愿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