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时间偷懒,我们不能玩耍,因为习题真的很难!”

“没有书读还不如直接让我死!”

听到这样的话,你可能会以为这是正在备战高考的学生;或是满怀读书热情的超级学霸,但实际上,他们却是来自监狱的重刑犯

图片来源自 reasons to becheerful. world

没错!在美国纽约州,与世隔绝的监狱罪犯因为一所神奇的大学,重新接受教育,爱上学习,并在它的帮助下重获新生!

图片来源自 CNN

这里戒备森严,网络浏览和书籍借阅都受到严格的管控和监视,学习条件艰苦……而你周边的同学很可能是曾犯下滔天罪状的“亡命之徒”;缺乏教育基础的辍学少年。

但如今他们济济一堂,每天聊的不是杀人放火,而是学习!学习!!学习!!!日常更是为了论文、考试和学分愁白了头,你听起来会不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图片来源自网络

更神奇的是,这个监狱里走出来的“恶人组合”竟然在2015年的时候,过五关斩六将,一举打败哈佛精英们,拿下了全国辩论赛的冠军,震惊四座,瞬间席卷了全球报纸的头版头条。

图片来源自网络

实际上,这支辩论队在打败哈佛之前已经获得过不少大的小的荣誉,比如2014年的时候,他们就曾打败过美国西点军校的辩论队;弗蒙特大学的国家级队伍也曾是他们的手下败将。

虽然打败哈佛让他们一战成名,但这条辩论路上,他们一步一个脚印。

图片来源自 Facebook

哈佛辩论队事后也大大方方表示他们的对手非常聪明且善于表达,这样的成果全凭他们自己的努力获得。

图片来源自 Facebook

这个“罪犯逆袭”的传奇故事同样也吸引了华纳兄弟的注意,他们买下版权,打算将此拍成了电影,用来讲述巴德监狱学院学生们的学习经历。

图片来源自 Facebook

其实这所特殊的“监狱大学”最早是由一个叫做 Max Kenner (马克斯肯纳)的学生发起,作为巴德学院的本科生,马克思肯纳一直试图彻底改变美国的监狱系统。

他于1999年创立了巴德监狱计划,计划就是为纽约州监狱的囚犯提供大学教育。因为他认为:“教育是一项基本人权,即使对于犯罪者而言也是如此。”

巴德监狱计划起初只是一个学生志愿者组织,但在2001年的时候逐渐成长为一个正式独立的组织。马克斯说:“在我作为学生的那段时间里,我越来越意识到美国刑事惩罚制度中存在的社会危机。”

图片来源自网络

这项危机在于,美国作为当时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关押了全球1/4的犯人。对于罪犯们来说,最难的不是监狱里枯燥无味的生活,而是刑满释放后面对的“无地自容”的世界……

有数据统计,美国每100名囚犯中有近68人在释放三年内再次被捕,其中一半以上重返监狱。没有工作经验、没有教育背景、没有工作技能,超过半数的人都会因为无法融入社会,再次“犯事”,返回监狱……

因此马克斯认为,确保囚犯获得教育不仅仅是对其固有尊严的一种保护,更是为了确保他们能够重新获得工作,成功融入社会的一次重要尝试!

图片来源自网络

不过一开始大家都对马克斯的想法并不理解。在大家的惯有思维里,犯人们堕落的过往,社会危险分子的标签,都让人们对这个群体敬而远之。谁都没有想过让犯人们重获受教育的权利。

但马克斯想到了,并且坚定地要去监狱里面办大学!

他走访了当地的一所监狱,把自己的初步设想告诉了监狱的犯人们,他表示,如果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他们重回校园,通过学习拿到巴德学院的学位,出狱之后不仅和大学生们想有同等的身份,未来还可以进入一流的大学继续深造,你们愿意吗?

马克斯没有想到,他的话像一束阳光照进一颗颗暗淡无光、充满绝望的心,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渴望迎接正常的生活,而接受教育,无疑是他们重获尊重和平等最重要的一步。

图片来源自 luminafoundation.org

得到积极的回应之后,马克斯开始试图从外部寻求帮助。首先,他与大学校长莱昂薄茨坦建立了联系。在马克斯的反复游说之下,校长终于答应为监狱里的学生们同步提供正式的受认证的毕业证书。

并且,在校长的帮助下,学校的学生们都知道这个想法,大家都积极地参与到去监狱做志愿者教师的行列当中。

随后,在一些私人赞助和捐赠基金会的帮助下,2009年,BPI 建立了监狱文学联盟,其中有5所大学参与其中。

马克斯表示:“我们希望与全国更多的大学合作,这样我们就能改变监狱系统的格局。”

图片来源自网络

巴德学院于2001年启动了 BPI (巴德监狱倡议组织)计划,共有16名学生。自那之后,该计划每年都在迅速发展,2005年的时候,他们颁发了第一个副学士学位,2008年的时候颁发了第一个学士学位。

如今,BPI学院分布在纽约州的6所监狱中,招收了约300多名学生。每学年提供超过165门课程,并组织了一系列的课外活动,以复制普通的大学生活。

不过,对于缺乏教育背景的罪犯们来说,这个受教育的机会来自不易,不仅入选条件十分严苛,而且顺利毕业的机会也十分渺茫。但如同溺水时手边的稻草,大家都不愿意轻易放弃这个“重生”的机会,个个拼命埋头苦学,努力拿到一纸文凭。

图片来源自 luminafoundation.org

参加 BPI 的学生们必须满足严格的学分要求,旨在确保所有学生都接触到不同的学科和学习领域。

他们从每年提供的165门文科课程中选择,其中包括了高等数学和遗传学,浪漫诗歌和人种学概论,以及更多以职业为导向的公共卫生、计算机科学等等。

有些人基础较为薄弱,课下每天要花上5-6个小时不等反复温习功课才肯罢休。

图片来源自 BPI

他们的好学态度也让不少前来上课的老师们改变了看法,没有缺席,没有捣乱,他们曾以为的“凶神恶煞”都化作了一双双求知若渴的眼神。

图片来源自 BPI

有人说:“如果你要寻找大多数美国校园里的那种知识分子氛围,那么这些学生不在巴德的校园里,他们在监狱里。”

图片来源自 BPI

自 BPI 成立以来,已经有近550个学生获得了巴德大学学位,他们在校长和同学们的见证下迎来了崭新的明天。

图片来源自 luminafoundation.org

走上讲台的他们,内心的忐忑不安和希望憧憬都交织在一起,而这一次,相信知识能够带领他们走向正确的彼方。

图片来源自 BPI

更难能可贵的是,根据以往的数据统计,几乎85%的学生在获释后的两个月内就职。除此之外,97%的 BPI 毕业生离开监狱后,都没有再返回过监狱。

图片来源自 Stefan Falke

Anthony Cardenales 就是监狱大学的其中一个受益者。

在过去的十年里,他通过巴德监狱计划(BPI)在纽约州监狱获得了485个学分,顺利在监狱中读完了大学课程,并获得了学士学位。

在此过程中,Anthony 培养了自己对学术的兴趣和工作的自信,这段学习经历也帮助他在出狱之后成为了一位精明且成功的专业人士。

图片来源自 PEN America

安东尼在去监狱时只有17岁,在监狱里度过了十几年的时光,当他再次回到了布朗克斯的时候,他很快在威彻斯特的一家回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几年之后,他成为了公司的经理。

图片来源自 Bard Prison Initiative

Duran 也是如此,他是一个布朗克斯人,高中辍学,21岁因为过失杀人罪锒铛入狱,在监狱中度过了长达12年的刑期。

但如今,读书成为了他生命中最有价值的一件事。“我是一个贪婪的读者,毕竟当你自己一个人在牢房中,你手上有花不完的时间。”

罪犯们在学习西班牙语

图片来源自 luminafoundation.org

34岁的 Denny Contreras 在15岁以过失杀人罪被送进监狱,但通过在巴德大学的学习,他成为了家中三代唯一一个拥有大学学历的人。

他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希望,更重要的是,他想向这个世界证明,重新来过,他也可以拥有普通的生活。

图片来源自网络

让曾经的犯罪者重新回归社会,并被社会所接纳,这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而BPI 则有效地打断了伴随大规模监禁的代际循环

要知道,关押一个犯人需要消耗4到6万美元,这意味着降低重返监狱的比率将降低惩戒费用,并为卫生和教育等其他紧急需求释放稀缺资源。

图片来源自网络

此外,大学计划也减少了监狱中的暴力情况,大学课程的进一步传播也可能改善内部生活。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许多监狱管理者都喜欢这样的大学课程,它为在囚人士以及惩教人员都创造了福利。

马克斯坚信:“教育是囚犯通往自由真正的钥匙。”

图片来源自 The Chicago Ambassador

一直到今天,监狱大学取得了很多成就,但马克斯依旧对犯人们的重新生活心怀担忧:“学生们的表现超越了我们对他们的期望,但他们的成功让我们想起了人们对囚犯的偏见。”

被囚的身体,挡不住自由的思想。

曾经的过错或许无力更改,但在不远的未来,但愿他们能够成为社会中正直的力量,重新找回生活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