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贵族工人的没落”

我的父母都是一个国企的职工,在上个世纪80年代,那个国企因为引进了一条日本的生产线而风光一时,成为当时建材系统最耀眼的明星企业。

90年代初,在一次饭桌上,母亲在与父亲交谈中忽然感慨:现在厂里的工人都变成贵族工人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贵族工人?这样一个新名词让我很惊讶:工人怎么会是贵族?

母亲就给我解释。现在厂里的工人都懒得很了,什么脏活、苦活、累活都推给农民工(临时工)去干,工人上班就是动动嘴皮子——不是聚在一起吹牛聊天,就是指使农民工干活。所以,现在厂里有个新说法——正式工就是贵族工人。

正式工变成“贵族”,农民工就是“奴隶”了。虽然这种比喻有点阶级划分的味道,但事实上当时国企里正式工与农民工的待遇与工作强度是有天壤之别的。正式工每月工资有几百元,各种福利一应俱全,上班也轻松;而临时工呢?不仅劳动强度大,福利基本为0,就算是工资也只有可怜的几十元。

这些临时工都来自企业附近的农民,他们生活穷苦,即使是在厂里做工每月只有几十元收入,对于改善他们的生活条件也是有很大帮助的。那个时代城乡差别之大是现在的人无法想象的,我们这些厂里的小孩一般都不屑与附近的农民小孩玩的,偶尔在一起玩厂里的小孩也自觉高人一等。因为我们随便拿出2两厂里食堂的饭票都能指使这些农民小孩欢天喜地的去摸一大袋鱼虾来交换。

21世纪之后,厂里越来越难以招到临时工了,附近的农民都陆续跑到沿海地区去打工,那里他们能赚到远比本地更高的工资。临时工的减少导致这个企业劳动效率的下降,叠加越来越激烈的竞争,厂里的效益每况愈下,最后终于在几年后倒闭。

时代的大潮就是这样改变着人们的命运,因为中国加入WTO,外部需求增长,沿海地区拼命扩张产能,让内部的农民获得更多改变命运的就业机遇,与此同时,内陆的企业面对沿海地区企业强劲的竞争也迅速衰落。

20年弹指一挥间,那些早期去沿海打工的农民很多都改变了命运,而那些原来厂里的“贵族工人”却逐渐沦落为城市贫民。

假如,我们把这个国企当做一个标本,就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这个企业有技术优势,产品也有竞争力(没有技术优势在90年代中期就该破产了),但是企业却严重依赖廉价的“临时工”,一旦临时工消失,让习惯了做“贵族工人”的正式工去干过去不愿干的脏活、苦活、累活就必然导致企业劳动效率的下降,生产成本的上升,这就会削弱企业产品的竞争力,最后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落。

这个标本如果放大其实就是当下一大票发达国家的模式!

2

“非法移民”

上个世纪90年代,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伊拉克发动了两场战争。美国动武当然是为了维护石油美元的霸权。但是为什么一大票欧洲国家出钱出兵出力纷纷参与这两场战争呢?

如果我们把视线再拉长一个维度,近几十年来,为什么西方国家不遗余力的在发展中国家搞和平演变?

原因很简单:混乱的发展中国家才符合发达国家的利益!

首先发展中国家陷入混乱,就无法建立自己的自主产业,就自然成为发达国家工业产品的倾销市场,就可以轻易通过工农业产品的剪刀差掠夺发展中国家的资源。

其次,发展中国家陷入混乱,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为发达国家提供廉价劳动力——这些廉价的劳动力大都属于非法移民,工资低下,福利为0,但是却可以承担发达国家所有的脏活、苦活、累活,让发达国家的人民成为“贵族工人”与“贵族市民”。

如果在欧洲有生活经历的人应该很清楚,在欧洲,最繁重的服务工作——下水道、保姆、餐厅服务员、农场工人等等绝大多数都是外来移民承担,本国人宁愿失业领救济也是不愿干这些脏活、苦活、累活的。

另一方面,欧洲近几十年生育率一直在下降,正常情况下要实现人口的正增长,妇女的平均生育率要超过2.1,但是欧洲各国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6。其中德国只有1.59,法国最高也只是1.92。

为什么人口持续下降,欧盟近几十年还能保持繁荣?

原因就是它们引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让西欧成为最大的受益者!无数穷困潦倒的东欧人涌向西欧打工,为德法等一票西欧国家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这些东欧人没有合法的身份,所以没有任何福利与保障,同时承担着最繁重的工作,拿着最微薄的工资,是西欧一票国家能够保持经济活力的源泉之一。

法国除了吸收东欧非法移民,还源源不断从非洲原殖民地引进廉价劳动力——这些人最后能够获得法国国籍的只是很少一部分。

法国国家队合影

看看这只球队的面孔,你能想象这是一只欧洲球队吗?

法国的经济除了靠引进廉价劳动力,另外就是对原殖民地的掠夺。全世界海外军事基地法国仅次于美国。法国对西非、北非原殖民地的控制可谓针插不入、水泼不进;西非、北非一票国家理论上属于政治独立的国家,实际上金融、产业经济都被法国资本严密控制。中国在非洲花了很大的力气,目前影响力最大的还是前苏联的势力范围东非几个国家。

小男孩死在沙滩上的照片

去年这张照片一夜之间传遍欧洲,无数傻白甜欧洲白左的同情心被成功地调动起来,然后就是欧盟一票领导人顺水推舟的出台大量引进中东难民的政策。想一想,欧盟一票国家的政治精英包括默克尔、马利克等等,哪个不是老谋深算,你真以为他们引进中东难民的政策是被舆论绑架?

恰恰相反!西方一票发达国家最大的优势就是一直牢牢掌握着主流舆论的话语权!在西方国家,主流媒体都被资本控制,资本与政客本来就穿一条裤子。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标榜“言论自由”的西方媒体舆论都是在为政治服务。

比如上面这张小男孩死在沙滩上的照片,就是为欧盟政治精英出台大规模引进难民政策而制造有利的舆论。

美国的模式与欧洲也大同小异。

墨西哥紧邻美国,墨西哥毒贩猖獗,毒品泛滥——为什么美国视而不见?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以美国的国力,如果美国真下狠心要解决墨西哥毒贩与毒品问题,怎么可能做不到?

原因很简单:一个混乱的墨西哥才最大程度地符合美国的利益!

一个混乱的墨西哥才能源源不断给美国提供廉价的劳动力!墨西哥与美国地域、文化非常接近,简直就是最好的廉价劳动力源泉。目前墨西哥籍已经占美国总人口的12.5%,八个美国人就有一个墨西哥籍。这还是取得合法美国国籍的墨西哥人,至于非法移民美国的墨西哥人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墨西哥毒品泛滥对美国社会也有不利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更多是对底层民众的生存环境的冲击,对于美国精英阶层,毒品泛滥从来都不是一个问题。也只有川普这样非精英阶层出身的总统才会拼命打击非法移民,才会强硬地要求在边境修墙。吸纳非法移民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这是精英阶层的共识;但是却不符合川普的政治利益!

川普的政治利益是什么?是拼命追求连任,是要讨好底层的平民。

平民既不懂国家治理,更不懂经济是怎么运行的。他们只会根据自己直观感受去做价值判断。平民的感受就是——大量非法移民涌入美国,不但抢占了他们的工作岗位,而且带来了治安的恶化。非法移民对美国经济的好处是没办法摆到桌面上来说的,一贯强调“政治正确”的美国精英阶层总不能公开宣扬——我们就是要不停制造其他国家的混乱,美国需要以最廉价的成本吸收非法移民来干最底层的脏活、累活。

所以,川普打击非法移民以及修墙遭遇民主党最强硬的狙击,这不仅仅是党派之争,也是涉及到美国国家利益的重大问题。美国参议院目前是共和党议员占据优势,为什么会有部分共和党议员倒戈对川普投反对票?这说明边境修墙的争议绝对不是简单的两党党争!

呃,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川普不遗余力的打击非法移民,反倒能大大提升他在普通老百姓当中的支持度,即使是打击墨西哥籍的非法移民,墨西哥籍美国人也相当拥护(这与我们某些城市市民鄙视农民,即使在一个小区也要建立隔墙来划分界限大致是同一种心态),裹挟民意的川普居然可以单挑美国精英阶层的反弹而不落下风——让美国成为一个割裂的社会。

现在欧盟引进中东难民也遇到了麻烦,中东难民有自己的宗教信仰,这个信仰让中东难民很难融入欧盟一票国家,文化上的隔阂让难民与原住民冲突不断,各种恐怖袭击在欧盟此起彼伏。

群众都是群氓。欧洲原住民不会明白,引进难民是保持国家经济活力的基础,正是这些蝼蚁一样的难民存在,才能消化底层的脏活,才能大大降低服务业的成本,才能让他们游手好闲不事生产也能过上“贵族市民”的生活。

欧洲原住民看到的只是难民到来带来的治安恶化。他们把难民当做“入侵者”,所以,极端化的原住民对难民也展开了血腥的报复。

新西兰枪击案凶手是一个祖籍欧洲的澳大利亚白人,他在欧洲旅游恰好发生了瑞典恐怖袭击案,一个聋哑女童被恐怖分子用汽车碾压惨死,这给他巨大的震撼,同时也对信仰某个教宗的人群产生了巨大的愤怒。

凶手拉了一票澳大利亚同伙准备对信仰某个教宗的人群下手,但是在本国干却不大愿意,毕竟他们在澳大利亚还有自己的家人。所以,一开始就准备在外国动手。新西兰是西方国家中治安最好的地区。在新西兰报复某教宗人民对枪击案凶手具有特殊的意义,一群澳大利亚白人就用新西兰这个邻居作为展开报复的地点。在枪击案中凶手与同伙肆无忌惮用推特向全世界直播。

你看看,即使是在号称民众对政治生活参与程度最高的西方国家,同样一个难民问题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的认识是南辕北辙的。

精英阶层煞费苦心的制造难民引进难民来维持经济的活力与国家的繁荣;

民众却把难民视为自己家园的“入侵者”。

3

“大多数人对国家大政的理解都有很大的局限性”

同样是人口问题,中国的生育率也很低,中国怎么办?是引进难民还是鼓励生育?

谈谈我的观点——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

我认为中国既不需要引进难民,更不需要鼓励生育。在可控核聚变实现之前,人口绝对数量的下降才符合中华民族的最大利益。

支撑这个观点的逻辑很简单,中国人口基数太大了!中国目前的疆域与资源水平,9亿人口才是一个合理的数字。

看到两会很多政协委员提案各种鼓励生育的议案,我个人是很无语的。

美国仅仅3亿人就可以吊打全世界,我们很多人还觉得14亿人口都不够,都还要拼命增加人口才能应对竞争——这是一种何等自卑的心态?

可能很多人认为,美国3亿人是素质高啊。对!所以,提高人口素质而不是提高人口数量才是当务之急。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只有降低人口基数,才能让有限的投入最大程度提高人口的素质。

国家之间的竞争本质就是人的竞争,所以,理论上假如我们有3亿人口达到美国人的平均综合素质,即使不能做到吊打全世界,至少与美国平分天下应该没有问题吧?

那么,中国能否有3亿人达到美国人的素质呢?

这个从数据上看好像问题不大。

决定人口素质的就是教育水平。

美国适龄劳动力受过高等教育的大致是1亿人,中国差不多也是1个亿——这是存量。增量我们就远超美国——美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是300万,我们是830万。从数据上看,中国凑出3亿人达到美国人的综合素质好像问题不大。

这只是数字而已!

同样是高等教育,美国的高等教育水平是远远超过我们的。

那么,怎么缩小这个差距?

不管是提高教育水平还是提高人才的素质,关键就是投入!以公立大学为例,美国培养一个公立大学生每年花费大致是1.5万美元(包括学生负担的学费与政府补贴,私立大学是这个数字的几倍)

中国培养一个公立大学生每年花费还不到1.5万人民币(教育部每年给每个公立大学大学生补贴8000元人民币,学生学费大致是5000元——6000元左右)

这个差距就是将近7倍。

如果要缩小这个投入差距,就算每年国家财政在教育投入保持10%以上的增长,如果老百姓的负担不变,人口基数也得降下来。

这是人口的素质问题。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人口对资源的消耗问题

经济发展最终的目标就是提高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那么,时至今日中国人的生活水平在全世界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老百姓的生活不外乎就是衣食住行,我们来看看一组与衣食住行关系最紧密的数据,非常有意思。

:中国人均居住面积40平米(城市36,农村45),这个在全世界位列第三;:这个有点参差不齐。

中国人均蔬菜水果500公斤,世界第一;

人均鸡蛋300个世界第二;

人均粮食消耗不到300公斤,远远低于一票发达国家;

人均肉类消耗60公斤,大致是世界第十,但是与老牌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很大,英国德国都是80公斤,美国是120公斤。

:这个差距就大了。

中国每千人汽车保有量只有120台,连世界平均水平(160台)都达不到,与发达国家(400台)相比差距更大。

中国号称基建狂魔,铁路里程、公路里程全世界排名数一数二,但是人均就不够看了,无论是人均铁路里程还是人均公路里程连世界平均水平都达不到。

看了上述数据大家是不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更多  川普的秘密行销术:什麽数字都说「1万」

同样是关系民生的衣食住行,为什么不同领域的指标差距这么大?

原因很简单:决定这些指标的就是“外部资源约束”。凡是“外部资源约束”程度很低的,我们就干得很好;凡是“外部资源约束”程度很高的,由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导致人均水平很难提高。

比如住房。盖房子主要靠河沙水泥空心砖与钢材,这些资源我们都可以自行解决,钢材虽然需要外部的铁矿石,但是铁矿石不是什么稀缺的矿产资源,中国自己也有很多,土地资源虽然我们不宽裕,但是房子是可以向天上长的。所以,住房就属于“外部资源约束”程度很低领域,所以,我们就能在短短几十年就能把人均居住面积干到世界第三。

食物属于“外部资源约束”中性的领域。但是不同种类又不一样,蔬菜水果不用说,我们广泛利用大棚种植,利用各种荒地就能生产出数量惊人的蔬菜与水果——这个与发达国家水平差不多,我们的优势在于发达的物流与廉价的包装,所以这个时效性很强的农作物领域中国优势特别大。

粮食生产因为耕地有限,这个我们是有天花板的——18亿亩耕地每年拼命堆化肥也只能生产6亿吨粮食,扣除肉类生产需求的粮食,导致每个人消耗的粮食只有200多公斤。

肉类就属于“外部资源约束”程度很高的领域。生产一斤肉类需要几斤粮食,我们自给的粮食有限,就只能靠进口。我们每年进口1亿多吨粮食主要就集中在大豆,这个大豆除了榨油另外就是最好的喂猪饲料。全球主要的大豆出口国就是美国、巴西、阿根廷,每年大致出口1.1亿吨大豆中国就要采购9500万吨。去年因为与美国贸易摩擦,国际市场除美国外的大豆基本就被中国一扫而空。所以,中国要提高老百姓人均肉类消耗难度很大。

汽车属于“外部资源约束”程度最高的领域。

中国目前的汽车保有量有2亿多台,每年消耗的石油除了国内自己生产的,还要从国际上进口4.2亿吨石油,这就是全球石油产量的15%。假如千人汽车保有量要达到发达国家600台水平,就要拿到全球石油产量的50%!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汽车不仅要消耗石油,而且要占据公路,要有停车位。如果要将我们千人汽车保有量提高3倍,那么我们公路、停车场的建设至少也要扩充3倍——这也是很难做到的,我们没有这么多土地资源能够承受现有基础设施扩充3倍的能力。

所以,国家对汽车产业制定的基本路线就是3个:智能化、新能源、共享化。

新能源是为了减少石油的消耗,也是降低对外部资源的依赖;智能化与共享化是充分挖掘存量汽车的使用效率。

你看看,要维持14亿人口这个庞大基数的生活水平,“外部资源约束”就是很难突破的天花板。最好的解决办法还得把人口基数降下来。

最后就是人口的价值创造。

很多人盲目的认为,人多力量大,人口越多就能创造更多的价值,这个创造的价值大于人口对资源的消耗。

这个观点是错误的。

一个人要创造价值就得有工作。工作分为三类——农业、工业、第三产业。其中工业(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根本,第三产业的发展必须与制造业水平相匹配。

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文明后,国家竞争力其实就是工业水平。这个水平具体而言就是两个方面:工业人口的数量与工业人口的效率。抗日战争时期,为什么几千万人口的日本可以打得4亿人口的中国节节败退?原因就是日本无论是工业人口的数量还是效率都碾压当时的中国。所以,人多是没啥用的,工业人口数量与效率才是根本。

目前中国制造业产值已经等于美国+日本+德国的总和,中低产业链吊打全世界,差一点的就是高端产业。而中低产业已经出现严重的产能过剩——也就是说,目前中国的工业人口已经达到了巅峰甚至是过剩,可以挖掘潜力的只是工业人口的效率。未来随着我们工业人口效率的提升,必然会进一步带来工业人口的过剩。

为什么当前就业压力非常大?就是因为产业升级必然带来效率的提升,必然导致制造业人口过剩。未来即使我们拿下高端产业——但是高端产业吸纳就业是非常有限的,华为创造7000亿的营收,也就能吸纳18万人的就业。

那么,一大票人觉得中国现阶段应该鼓励多生育是什么逻辑?生一大堆孩子未来怎么解决就业?农业耕地有限,工业人口过剩,全去第三产业?随着智能化与机器人的广泛应用,第三产业未来也面临着吸纳就业能力下降的问题!

如果增加一大堆人口不能解决就业,那么这些人口就不能创造价值,就是社会的负担!

所以,无论是有限的资源投入提高人口的素质的层面,或者是在“外部资源约束”下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层面,或者是未来解决就业的层面;都需要将人口基数降下来!

至于养老的问题,这个也不是靠拼人口数量来解决的——最后还是靠拼人口的劳动效率来解决的。只要经济持续增长,养老就不是啥问题。更何况我们父辈还积攒下一块庞大的国有资产,2020年国有资产划拨30%进入社保——光是这一块国有资产划入社保的收益,就会超过1.5万亿元。到2030年,如果国有资产能划拨50%给社保,届时这一块的国有资产的收益会突破5万亿,仅此一项就足以养活1亿老人。

4

“两个目标”

去年我们GDP达到90万亿,但是一平均摊到人头上还不到一万美元,这个就与发达国家差距很大——人均GDP的差距本质就是劳动效率的差距。

未来经济转型,核心就是提高劳动效率。

包括近两年来我们的机构改革、教育改革、政府与央企的考核管理调整、产业政策、货币政策都是围绕着“提高效率”这个核心。

所以,我个人认为未来国家制定的长远经济目标可能更偏重人均效率,而不是经济总量。

比如到2035年,中国GDP大致在30万亿美元,如果届时人口能降到12亿,人均GDP就是2.5万美元,刚好摸到发达国家的门槛,所以,才是“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中国GDP大致在50万亿美元以上,如果人口能控制在10亿人,人均GDP就是5万美元+,大致就是现在美国的水平,所以,才是“富强民主的社会主义强国”

国家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是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领域。大多数人其实根本就搞不懂这个领域的系统性与专业性,大多数人其实也不知道经济是怎么运行的。别看很多公知大V对国家政策各种指手画脚好像很有道理,其实都是狗屁。

我对宏观政策的态度就是搜集信息与数据,努力思考内在的逻辑与目标。如果想不通这个,那只能说明我的眼界与层次还不够。如果能理解内在的逻辑与目标,那就不仅意味着我的理解力已经达到一个较高的层次,更重要的是,可以预见一些趋势性的机会。

我认为自己是没有资格与能力去批评宏观政策、国家战略的。

我同样认为大多数人也不具备这个能力。

前天无意在朋友圈看到某人对电影《地久天长》的推荐,其中对所谓的XX恶政咬牙切齿的抨击,很有点感慨,一时兴起写下了一段文字。

“国家大政哪有简单的善恶之分,更多的时候都是两难的选择。作为个人我很同情小人物坎坷的命运,但是从更高的历史维度来看,个体经历的大“恶”,很可能也是对群体的大善。年轻时代最震撼我的一句话就是——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年龄越大越觉得这句话博大精深,耐人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