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西米亚狂想曲》大家都看了吗?

片名来自皇后乐队的一首歌《Bohemian Rhapsody》,故事讲的也是这支传奇乐队如何成为世界级摇滚巨星的过程,同时聚焦乐队主唱Freddie Mercury一生的艺术创作、身份挣扎与情感表达。

 

 

不少皇后乐队歌迷已经在电影院里哭成了狗。

身临其境的场景氛围营造,和华丽的音乐声效,让“看电影”变得像是在“看演唱会”。

 

影片最后20分钟,神还原了1985年的“拯救生命”(Live Aid)慈善演唱会。哪怕你不是皇后乐队的歌迷,都恨不得起立,一起唱起那首风靡大江南北的<We Are the Champions>,肾上腺素飙升!

 

虽然这部影片也迎来了评论界的如潮差评,和很多死忠歌迷的不满。但不妨碍普通观众对这部影片疯狂买单。

你能想象吗?这部史诗级电影,成本只有5200万美金,却在全球狂揽近9亿美元票房,中国大陆上映3天就已经突破五千万大关,轻轻松松创造了音乐类电影的史上最高票房记录——把第二名《冲出康普顿》直接甩出4倍还有富余。

不仅票房一路开挂,奖项也是拿个不停,一路横扫奥斯卡、金球、英国学院奖、美国演员工会奖……最终捧回20个大奖,其中还包括了四项奥斯卡(最佳男主、最佳剪辑、最佳音效剪辑、最佳音响效果)。

而不管是评论家、粉丝还是普通观众,对影片的评价可能不一,但大家一致达成的共识就是:

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可能不是冠军,但皇后乐队Queen绝对是。

 

 

皇后乐队在英国,德国,荷兰,等国家历史专辑销量上,至今保持第一,地位无可撼动。

 

就连在今天红透半边天的LADY GAGA名字由来,都是受到皇后乐队《RADIO GAGA》的启发。

 

 

如果说皇后乐队是无数摇滚歌迷的“白月光”,那么这个乐队的灵魂人物:主唱弗雷迪·莫库里(Freddie Mercury)更是一个无可代替的摇滚传奇。

英国第一位亚裔摇滚巨星

最伟大的百名英国人之一

最有影响力的亚裔英雄之一

史上最伟大的摇滚歌手

 

这些都是被用来形容主唱弗雷迪的,足以见得他在乐坛的地位。

 

 

“风骚的走位,精致的服装,霸气的台风,标志的龅牙”,再加上能跨四个八度的神奇嗓音,完美概括了弗雷迪·莫库里在舞台上的风光。

 

然而看过电影后,很多人才惊觉,原来真实的弗雷迪·莫库里,并不仅仅是那个在舞台上傲视群雄的狂野人物,他的内心中更是充满着脆弱与挣扎。而他终其一生对爱的追求,也成就了他的音乐——直击灵魂。

 

在音乐和爱情上,弗雷迪永远抱有真挚,对于音乐,弗雷迪是绝对自信的,然而在爱情上,他却是一个悲观主义者。

 

“我写的大多数歌都是情歌,倾诉的是悲伤和痛苦。因为我就是一个非常悲剧性的人物。”

 

他一生只爱过一个女人。

 

 

1970年,弗雷迪通过乐队成员认识了玛丽·奥斯汀,在一贫如洗的事业初期,玛丽就成了弗雷迪的精神支柱和收入来源,这个女人成就了他的音乐梦想。

但随着弗雷迪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他知道自己与玛丽的爱情结束了:

“这会毁了一切”。

 

 

痛苦挣扎了几年之后,他鼓起勇气向玛丽出柜,但他们仍然是彼此一生的挚友。 电影中流泪的玛丽对出柜后的弗莱迪说:你的人生从此将会无比艰难。

 

之后的一段时间,弗雷迪真的“堕落”了。

 

处在事业巅峰却得不到真爱,连他自己都感叹:“即使你被成千上万个人爱,却依然是世上最孤独的人”。

 

弗雷迪开启了一段危险堕落的生活——混迹于世界各地的同性恋酒吧,寻求性的刺激和可卡因带来的短暂麻醉。

弗雷迪的狂野派对

幸运的是,始终渴望爱情的弗雷迪最终认识了吉姆·哈顿,一位对名利毫无兴趣的圈外人,他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那个人。

 

 

但是,之前纵欲狂欢的生活还是给他的生命按下了倒计时。

 

1987年,弗雷迪被确诊艾滋病。他只把这个这个噩耗告诉了自己最爱的吉姆。对外,他还是那个风采无限的皇后主唱,他的舞台上只有音乐。

乐队成员也是在两年之后的一次聚会上才得知这个消息,看着弗雷迪脚上那个流血不止的伤口,他们便知道什么都晚了。

 

 

弗雷迪拍摄的最后一部MV<These Are The Days Of OurLives>,回顾了乐队二十年来携手走过的日子,温暖却戳心。

当时弗雷迪已经瘦得只剩躯壳,右脚大面积溃烂,需要花几个小时在化妆间,抹上厚厚的脂粉遮去病容。

但在生前最后一支MV中,他的眼眸依然明亮。

 

 

唱到最后一句“当我回头一看,我发现我依然爱你”时,他看向镜头,留下一个充满爱意的笑容。

 

 

这不仅是向爱人的表白,也是向乐队,向世界上所有爱他的人的致谢。或许,也是道别。

在今年的奥斯卡上,Adam Lambert和皇后乐队成员重新唱响<We Are the Champions>。曲终,弗雷迪的影像出现了屏幕上。

所有人都眼含热泪,为一代摇滚传奇起立鼓掌。

 

 

就像电影中所说,弗雷迪生来就是一个表演者,给人们演唱他们想听的歌。

弗雷迪是传奇的,而皇后乐队之所以成为皇后乐队,恰恰是因为它的每个成员都是传奇。

上图:电影中的皇后乐队;下图:现实中的皇后乐队。

这支乐队是摇滚史上学历最高的乐队,而且除了主唱弗雷迪之外(弗雷迪在大学主修的是艺术设计,皇后乐队的著名徽章,其实是他设计的),全部都是理工男。

鼓手罗杰·泰勒(Roger Taylor)

电影中的罗杰·泰勒(左)和帅气的罗杰本人(右)

罗杰原来主修牙医,嫌牙医太沉闷又去念了生物学,最后发现还是打起鼓来帅翻全场。

和帅气值一样高的,还有他的音域,《波西米亚狂想曲》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一段高音就出自他。

作为乐队的门面担当、爱车狂人,罗杰·泰勒年轻时在舞台上疯狂圈粉。

金发碧眼的颜值超能打,在《I Want to Break Free》的MV里打扮成金发萌妹时,还被彪形大汉搭讪请喝酒。

现在年过70也依然英俊潇洒。

贝斯手约翰·迪肯(John Deacon)

电影中的约翰(左)和约翰本人(右)

约翰·迪肯读到了电气工程的硕士。不仅会写大热金曲(他为皇后乐队创作出的《Another One Bites the Dust》是至今仍然占据 Billboard 总榜前一百的神话),乐队录音、现场表演等声效上的技术,他也直接搞得定。并且还亲手打造了皇后乐队的不少效果器和功放,真正的技术大牛。同时也是乐队中最有理财头脑的一位,乐队的财政大权都由他过问。

弗雷迪去世后,约翰·迪肯只在几次纪念他的演唱会中登台表演过,之后就彻底退隐山林了。连皇后乐队入驻摇滚名人堂和献唱伦敦奥运闭幕式这样的的大场合,也没再出现过。

从左至右:Elton John、皇后乐队贝斯手约翰·迪肯、吉他手布莱恩·梅和鼓手罗杰泰勒,在弗雷迪纪念演唱会上。

时隔多年有粉丝在吉他手布莱恩·梅的的博客上问起他的近况,一直神隐的约翰突然上线冒泡回复:“我还没死呢!我就退休在家天天数钱。☺”

这就是低调华丽的人生赢家,一如他的贝斯。

吉他手布莱恩·梅(Brian May)

电影中的布莱恩·梅(左)和本人(右),我脸盲症发作了

这位可是真正的大神,不仅写下了“We Will Rock You”等传世摇滚名曲,还是位货真价实的学神。

他手上这把吉他,就是他自己做的。

布莱恩16岁那年,想要拥有一把自己的吉他,而市面上的吉他不是太贵就是音色效果达不到他的要求,于是,他就在工程制图师父亲的帮助下,亲自动手,最后制作出了这把享誉吉他界的Red Special。

时年16岁的布莱恩·梅,他手中的吉他是他和父亲亲手制作的

布莱恩一直是超级大学霸一枚。

刚组建皇后乐队时,布莱恩·梅在著名的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读博士,读的还是天体物理。

一边读博一边搞乐队的布莱恩·梅还抽空和其他学者联合写了两篇论文,不是翟天临那种,而是正式发表在顶级国际学术期刊《自然杂志》和《皇家天文学会月刊》上的。

但随着皇后乐队越来越出名,录唱片、做宣传、全球巡演日程越来越忙,布莱恩只好中断了博士学位的攻读,那时他的博士论文都已经进入修订阶段了。

这一断就断了30年,直到布莱恩59岁,已经闻名全球的吉他大师决定重返母校,再重新捡起当年的科学研究。

可想而知,当这位长得像牛顿的摇滚大神来当你的同学,学校会是多轰动。

校友们还为他成立了专门的讨论群

布莱恩仅用一年就成功完成了博士论文,论文主题是“黄道尘埃云的镜像速度”(对不起,学渣美国君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之后,除了继续音乐创作、全球巡演外,他还做过利物浦的约翰·摩尔斯大学五年的名誉校长,直到今天还是美国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特约研究员,成为了真正的天文物理学家。

和著名科普作家Patrick Moore合著了一本很畅销的科普书《大爆炸——宇宙通史》。

和霍金探讨宇宙的奥秘。

参与了美国NASA的新视野号探测器飞掠冥王星项目,制作了史上第一套冥王星高清3D立体照片。

今年年初又作为NASA新视野号飞掠天涯海角项目团队成员,还为该项目创作了新单曲。

所谓天才,就是玩得了摇滚,写得了论文,还能拥有浓密的头发。

被称为“最像牛顿的科学家”

而现在71岁的布莱恩·梅仍在制造传奇。

所以,皇后乐队能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乐队,正是因为乐队中每一个人都做出了非常了不起的贡献。

而《波西米亚狂想曲》这部电影能让人这么热血沸腾,也正是因为皇后的音乐,穿越了时空直击人心。

当你听到熟悉的旋律响起,你也听见了自己发自灵魂的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