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糟糕的情況要發生了。

3月29日,發生了兩件意味深長的大事,一件在大西洋這邊,另一件在大西洋那邊。

最親密的朋友,突然間就似乎成了最陌生的對象。

(一)

有道是「事不過三」。但對英國來說,這個春天,卻是一個完全讓人看不清方向的春天。

3月29日,原定的脫歐大限日子,英國首相梅姨辛辛苦苦和歐盟談了兩年的脫歐協議,第三次被英國國會否決。

第一次,今年1月,國會投票,被否決。

第二次,今年3月,國會投票,仍舊被否決。

為了第三次能夠被通過,前幾天,梅姨幾乎是聲淚俱下,公開向國會承諾:只要你們通過協議,我就辭職!

但結果,仍舊是344票反對、286票支持,毫無懸念地被否決。

當初不甘心被歐盟管,英國鐵了心要脫歐;但卻似乎又挪不開步,最終真要被拖進深淵了。

英國國會第三次否決後,歐盟執委會的聲明簡單:

英國國會第三次否決後,歐盟執委會的聲明簡單:

目前看來,英國有可能在4月12日無協議脫歐。歐盟從2017年12月起就開始做準備,現在已完全準備好因應英國在4月12日午夜無協議脫歐。

歐盟已經對最糟糕的情況做好了準備。一旦真硬脫歐,英國經濟真可能會陷入崩潰,尤其是敏感的金融市場,倫敦金融城將被恐慌籠罩。

談了兩年,就談成這樣的一地雞毛。歐洲人也很生氣,英國人你太不像話了。

按照英國《泰晤士報》的報道,歐盟明確發出威脅:如果英國想在無協議脫歐後為避免經濟崩潰而啟動緊急談判,那麼英國須先支付390億英鎊,並實施有關愛爾蘭,邊境的後備方案。

一名歐盟外交官說:「歐盟方面部分應急措施,可以緩解斷崖壓力。如果英國希望在措施結束後避免『突然跌落懸崖』,就必須履行規定的義務以及尚未履行的財政義務……」

一句話,先交390億英鎊來,我們才再接着談。

對梅姨來說,現在是內憂外患。

不僅歐盟在步步緊逼,國內更是群起而攻之。反對的工黨以及不少執政的保守黨同僚,都明確要求:你趕緊給我們下台。

工黨領導人科爾賓說:國會的意思已經很清楚,這份協議必須修改。如果首相不能接受,那她必須走人,不是在未來某天,而是現在就走。讓我們通過大選來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

本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脫歐就脫歐,和和氣氣分手,痛痛快快告別,也算是一種紳士行為。

但偏偏,英國不是,一直在折騰。折騰了兩年,又折騰回原點。

以至於法國歐洲事務部長娜塔莉·盧瓦索,公開在臉書上嘲諷:

我最終決定給我的貓取名「英國脫歐(Brexit)」……它每天早晨瘋狂地喵喵叫,把我吵醒,因為它很想出門。但當我把門打開,它卻坐在那裡總是猶豫不決。當我把它擱到門外時,它看上去還氣呼呼的……

法國人這麼刻薄,英國人很生氣。但歐洲人卻拍手,英國人不就是這樣嚒。

(二)

在大西洋那一邊,3月29日,特朗普很生氣,連發三條推特,炮口對準了墨西哥。

大致意思如下:

1,墨西哥一直薅我們的羊毛,一年賺1000億美元。

2,墨西哥只是拿錢,或就是空談,就是不幫美國阻止非法移民。

3,如果墨還不採取實質行動,我下周就關閉美墨邊境。請注意:下周。

4,特朗普還總結了一下:關閉邊境,是一件好事。

特朗普的邏輯也是很清楚的:墨西哥啊墨西哥,你既然從我這裡賺了這麼多錢,還不給我採取點實際行動,那對不起,我就關閉邊境,讓你賺不了錢,反正對美國來說,這樣子也不會虧本,這是一件好事。

一言不合,美國又跟墨西哥懟上了。

而且,還不像英國只搞切割,不會真停止與歐盟往來。特朗普倒好,乾脆,關閉美墨邊境,一刀兩斷,而且下周就關。

墨西哥真急了,哪有你這樣的老大哥啊?

人有人格,國有國格。墨西哥外交部長埃布拉德當即回應:我們的國家「不會受到威脅而行動」。

在特朗普這三條推特發飆前,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也解釋:非法移民問題,是美國或中美洲國家的問題,我們墨西哥人說了可不算。

按照墨西哥的看法,非法移民之所以產生,一是你們美國的問題,因為他們的目的地不是墨西哥,是你們美國;二是中美洲的問題,這些國家面臨貧窮動蕩,人們需要尋找生計。

墨西哥只是一個過道,你叫墨西哥怎麼辦?這需要治本之策。

但特朗普不管,都是從你墨西哥過來的,你不替美國攔住,我就關閉美墨邊境,讓你們都沒生意,反正,對美國來說,這是一件好事。

(三)

怎麼辦?

梅姨在苦苦掙扎。英國脫歐,似乎走入了死胡同,她本人鞠躬下台,應該也是指日可待。

墨西哥也在苦笑。美國你那麼富,不給錢幫助這些貧困的鄰居,卻要求我們從中當惡人,對我們各種撒氣,公義何在?

特朗普也很憤怒。讓你賺了這麼多錢,這點小事都做不好,那對不起,我就關閉邊境,下周就要關。

這或許正是世界的悖論。

一方面,我們說,現在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大家都在一條船上;但至少這兩件大事,這些大國正好倒過來了,忙着切割,忙着分家,甚至還要徹底關閉邊境。

最後,幾點粗淺看法吧:

第一,最糟糕的事情確實在發生。兩年前英國脫歐公投,曾引發世界金融市場暴跌,是當年最大的一隻黑天鵝。但兩年過去了,各種兜兜轉轉,卻仍在向最糟糕方向墮落。大家還是準備好吧,一隻更肥的黑天鵝,說不定隨時都會飛起來。

第二,國家利益的博弈,變得更加赤裸裸。哪怕英國已經加入歐盟大家庭很多年,一言不合,說分手就分手。哪怕墨西哥一直視美國為老大哥,大哥不高興,說翻臉就翻臉。你最愛的人,往往傷害你最深。這個世界,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是永遠的利益。

第三,這個世界,確實變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英國,曾經的日不落帝國,現在淪落到和歐盟這樣鬧分家的地步,國內更是各種撕裂;美國,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對貧窮的小兄弟這樣打壓。大國有大量,但更多時候,大國也有大自私。

這個世界,總有太多的無奈和眼淚。也難怪墨西哥人總感嘆:墨西哥的最大的悲哀,就是離美國太近,離天堂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