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西兰基督城本月15日爆发纽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恐怖攻击,造成49死48伤的惨剧。枪手透过脸书直播虐杀过程,制造出高达150万次的影片上传量,不但使得脸书疲于奔命,影片的传播也令脸书遭到抨击。脸书指出,这要归咎于那些「不良人士的配合」,他们想方设法将视频重新分享给其他人。教授苏·泰特(Sue Tait)分析指出,有些人在谈论如何「享受」这些影片时所说的话,是创伤压力症候群(PTSD)的症状。

曾任职纽西兰基度城坎特伯雷大学的苏教授,曾经研究过散播恐怖影像网站「Liveleak」的前身「Ogrish」。受访时苏教授表示,一些用户以浅薄的审美用语来评价这些恐怖影像,并且描述如何从其他类型的影片中获得更多刺激。苏教授指出,随着时间推移,对于恐怖内容的敏感度也会降低,「但在这里我们看到人们在有意这么做。」

在基督城枪击案过后,1位居民在超市偶遇苏教授和时曾对她表示,抢手的影片他看了2遍,并说到那影片并不如他想象中那样影响他。「他让我想起Ogrish上的人」苏教授说,「我的感受是那个在观看影片的人有点失望。」

「一些人会谈论他们如何享受这些视频,以及他们的愉悦如何随着时间减弱,但他们在表达自己如何享受这些东西时说的话,是创伤压力症候群的症状。」苏教授指出,这些人是在描述焦虑。一些用户网站上重新体验他们所感受的时刻,就像人在经历创伤后一样,但却带着一种成就感进行描述。此外,苏教授说,「我留意到将这种创伤转移到他人身上的欲望,这样你便可以让他人和你一起谈论它。」而散播影片,只是整体运作上的其中一环。

外界以为,谈论并散播恐怖影片只是少数人的行为。不过该报导表示,专家们一致认为,不要将暴力内容的消费当作一种边缘现象。史密斯学院电影和媒体研究的助理教授詹妮弗(Jennifer Malkowski)指出,「当你从脸书上看到这些数据数据时,你就面对着这样的现实。你会意识到,这些视频并不只有少数不适应环境的人在传播。」

报导指出,有人认为,基督城枪手对网络运作方式有敏锐的感知,并以此制定了一套复杂的传播计划,然而事实正好相反,他真正做的事情要简单得多,「他打开了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社群媒体,按下一个按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