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很多年前,媒体上就出现了气象学家对于全球气候变暖的预言,

例如若干年后,地球南北两极的冰山将融化,海平面会上升数米,全球很多海拔较低的城市都会被海水淹没,人们被迫迁往海拔更高的地方居住….

不经意间,这些预言正一个个变为现实,

两极的冰山持续消融,北极熊和企鹅的栖息地正日益缩减,马尔代夫的小岛正在越来越少….

而今天,在南亚的孟加拉国,许多人受气候变暖的直接影响,被迫离开家园,背井离乡去别处艰难生活,他们被称为“气候难民”。

今天我们要说的,就是关于“气候难民”这个特殊群体的故事…

孟加拉国的地处南亚,南临印度洋,南部的孟加拉湾是世界上第二大的河流三角洲,

贯穿孟加拉南北的两条大河,布拉马普特拉河(上游是雅鲁藏布江)梅格纳河在这里交汇,

也因此,孟加拉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平原,且无数河流川流其中,冲刷而成的肥沃的三角洲平原,

这让孟加拉成为了土地肥沃的地方,却也让它不幸成为了气候变暖最易影响到的国家….

全球气候变暖,给孟加拉国造成的直接影响有以下三个方面:

1.喜马拉雅山的冰雪融化更多,造成下游洪水泛滥。

2.雨季越来越长,洪水泛滥的几率越来越大,发特大洪水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过去20年发一次的大洪水,如今3到5年就要来一次。

3.海平面迅速上涨,龙卷风海啸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气象部分的官员表示:

“毫不夸张地说,整个孟加拉国的1亿6千万居民,如今都处在了这类危险之中….”

这位名叫Momtaj Begum的女士,他们全家数口人,曾世代居住在这个村子里,如今,Begum一家是孟加拉国成千上万“气候难民”中的一员…

Begum家所在的村庄就处在布拉马普特拉河流域,雨季的时候,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水位上涨异常迅猛,河道某些地方比过去几十年宽了很多倍,有些地方甚至达到了9公里….

Begum一家所在的村庄刚刚遭到洪水侵袭,短短三天,就摧毁了这个村庄。

这里的300户人家,61公顷土地全都被洪水毁得一干二净。

让村民们始料不及的是,今年的雨季不但比过去更早,洪水的水量也比过去更大,

村里很多居民不得不开始准备迁往海拔高一点的内陆村庄,村子的中心地带,是洪水席卷过的痕迹,如同打过一场大战….

一家人在这里住了很多年,Begum显得万分无奈:

“发洪水那天,我整晚都没睡,我害怕失去我们世世代代的家园,然而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我在这里结婚,生了4个孩子,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要被迫离开…”

Begum的大儿子则在思考下一步的出路,他先去首都达卡找工作攒点钱,再想办法把家迁到别处去,毕竟生活还得继续: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因为洪水搬家了,但是没想到又要被迫搬一次….”

两年前,Begum的丈夫和大儿子到阿联酋去打工,攒了一些钱才建起了这栋房子,如今却只能要把它拆走:

“我非常悲伤,我父亲辛辛苦苦建起了这栋房子,现在我却不得不把它拆掉….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看到这么多洪水,这些水都是从哪儿来的?”

Begum的儿子只能盼望着,以后在达卡赚的钱能让他其他村子买到一块土地,重新建房子安家。

像Begum这样的家庭,在村子还很多,没有一户人家想去首都达卡工作和生活,但是没办法,家园被毁,只能被迫走上了打工,奔波迁居的日子….

孟加拉的西南边是名为Sundarban的林区,这里覆盖着10,000平方公里的树林,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红树林。

这里被称为孟加拉的氧吧,也是这个国家净化空气污染最大的保护伞,此外,它还肩负起了为整个孟加拉抵御龙卷风,为大量野生动物提供宝贵栖息地的重任。

然而今天,这个对孟加拉来说赖以生存的宝贵森林,如今正面临消失的危险。

随着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逐年升高,大量的咸水涌入Sundarban的淡水河道,不仅侵蚀了林区的淡水,也让森林植被遭到日趋严重的破坏。

而这片区域附近的村庄,同样遭到了惨重的破坏,

Swapna Kahn是森林附近村庄的村民,她以前住的村子一年前发了洪水,已经搬了一次家了。

上一次洪水中,她原本的大房子被冲毁之后,再也不敢修好的房子了,于是只能搭了一个简陋的棚子居住:

“我原本住在世代生活的村子里,哪儿也不想去….现在,依旧我不确定这个村子是否安全,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继续搬家….”

然而,今年雨季来临,水位又一次持续上涨,Kahn无比担心,她觉得,今年洪水来临,自己的房子很可能又要被淹一次….

Kahn的邻居老太太也同样担心洪水:

“我已经老了,这几年看着土地不断被洪水淹没,我跟儿子说了好几次了,到我死的时候,如果以后没有了埋葬我的陆地,就直接把我扔水里吧….”

邻近的村子里,Mustafa Maji看着岸边新修的堤坝,无语凝噎,去年,他原本所住的村子就在一夜之间被洪水冲得干干净净。

他们一家被迫搬到这个有防波堤的村里来,Maji原本是种地的农民,如今不得不改行当了渔民,毕竟打渔不用担心一夜之间土地被淹掉,庄稼被摧毁….

现在住的这个村子,虽然有新修的防波堤,愿意迁入难民并不多,Maji之前所在村庄的村民,只有2000多户居民迁到此,重新定居下来…

Maji算其中比较幸运的,当地的村民愿意把地租给他盖房居住。

他总算在这里重新安家,然而,即便是这个有防波堤的村庄,Maji也不确定能在这里安住多少年:

“我已经搬了3次家了,如果这一次,这个村子又被洪水或者海水上涨淹没的话,那我们只能迁到达卡去了….”

这一切并非危言耸听,因为就在两天前,隔壁村子的防波堤刚刚被冲毁,修筑了一年的防洪工事毁于一旦….

当地一位村民Muhammad表示:

“对我们这些住在水不远的人来说,来查看水位有没有上涨已经成了我们的日常…..过去,孟加拉人的传统里,水是我们的生命和财富之源,然而如今,水却成了我们的死神….”

除了因为气候变暖导致的每年洪水泛滥,雨季变长,海平面上涨带来的直接危害更是显而易见。

孟加拉湾东面的kutubdia岛,海平面以每年21毫米的速度上涨(要知道世界海平面上涨的平均速度才每年3毫米…)

气象学家表示:

“海堤每年都在加快速度建设,却根本应对不了海水上涨的速度,海水侵入内陆,沿海大量土地被腐蚀,房屋地基被毁坏,更影响了附近的淡水资源,人们喝的水越来越不健康,含有大量盐分,随着而来的是人们的血压升高,和各种饮用不健康水源带来的各类疾病….”

就这样,因为气候变暖导致村民们不得不离开自己家园,四处迁徙,成为了这个时代最特殊的“气候难民”,有一些村民迁到别的村庄,又随时面临着再一次洪水侵袭,被迫搬家的高风险,而另一些人,则直接背井离乡,放弃农民渔民的生活,去首都达卡打工为生…

每天,都有数千孟加拉村民,搭轮船进入达卡,开始艰难的生活….

孟加拉国的首都达卡,每天有大约2000人涌入这个城市谋生,雨季的时候,每天涌入的人口高达4000人。

这些人拖家带口,扶老携幼,携带全部的家当,这些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气候难民”….

在达卡,大概有2000万“气候难民”没有合适的居住环境,他们住在郊区或者贫民窟,靠打工维持一家老小的生计,

Salauddin便是这些“气候难民”中的一员,他在达卡的一家纺织厂工作,和妻子孩子住在贫民窟里,对于这样的生活,他直言一切都是被迫的:

“如果我老家没被洪水冲毁,我本来应该还在村里的学校读书,因为搬了4次家,家里的钱都花光了,老家的生活平静而又美好,我上学,住在宽敞的大房子里,有广阔的活动空间,可你看看,如今我们一家挤在狭小的公寓里,靠我在纺织厂那点微薄的工资过活….”

对于“气候难民”的问题,孟加拉国的政府官员一边疲于奔命地寻求解决办法,一面也忍不住对国际社会抱怨:

“孟加拉的‘气候难民’才是全球气候变暖的最大受害者!他们每年的碳排放量只有3千克,和发达国家动辄每人每年15到20吨的碳排放量,他们不是气候变暖的帮凶,却要承受气候变暖,被迫成为难民的恶果….”

最后他意味深长地总结到:

“气候变暖影响的是整个世界,孟加拉也是世界的一部分,是首先遭受影响的部分,海平面上升,洪水泛滥,这些我们正在遭受的灾害,迟早会蔓延到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如果我们不正视问题,全球国家携手解决气候变暖的问题,

未来,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