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又一位女性國家元首誕生了!

她就是蘇珊娜⋅卡普托娃(Zuzana Caputova),斯洛伐克新當選的總統,同時也是斯洛伐克歷史上首位女總統。

3月31日凌晨1點05分,根據斯洛伐克國家統計局對99.96%的投票統計結果,進步斯洛伐克運動副主席卡普托娃以58.38 %打敗對手、現任歐盟委員會副主席馬羅什·謝夫喬維奇( Maros Sefcovic),贏得總統選舉。

這位在大選中擊敗在斯洛伐克政壇備受矚目的政治家謝夫喬維奇的女性究竟是何許人也?

卡普托娃現年45歲,曾為非政府組織擔任律師達17年。而在此之前,她從未擔任公職,幾乎沒有任何從政經驗。

在從政之前,她曾用14年的時間與一家在佩濟諾克設立垃圾填埋場的公司對簿公堂,與對方律師馬里安·科奇納在法庭上交鋒。

2013年,法院宣判卡普托娃一方勝訴,認定這家公司的垃圾填埋場是非法的。卡普托娃因這場訴訟獲得2016年戈德曼環境獎,並獲得了“斯洛伐克艾琳·布羅克維奇”(電影《永不妥協》中的女主)的稱號。

去年,卡普托娃呼籲上千遊行者走上街頭,對記者揚·庫恰克(Jan Kuciak)及其未婚妻疑因調查斯洛伐克政治人物與意大利“黑手黨”的關係而遭殺害表示抗議。

這場遊行聲勢浩大,震動政府,斯洛伐克內務部長羅伯特·卡利尼亞克、總理羅伯特·菲佐也相繼辭職。

這場示威運動,使得卡普托娃在斯洛伐克民眾心目中的聲望大為增加。

2018年1月,卡普托娃宣布參加2019年斯洛伐克總統選舉。在此次總統選舉中,她號召關注司法公正、環境保護、社會改革以及打擊腐敗問題,並打出了“對抗邪惡”(stand up to evil)的口號。

她在獲勝演講中告訴支持者:“我很欣慰,不僅僅是因為投票結果,也是因為這證明了各種可能性:不屈服於民粹主義、實實在在說話,提及利益相關議題時,也用不着訴諸挑釁意味的字眼。

路透社認為,自由主義律師卡普托娃趁着公眾對腐敗的憤怒浪潮,在斯洛伐克總統大選中獲勝,抵制住了民粹主義、反歐盟政客在整個歐洲大陸的前進趨勢。

卡普托娃是斯洛伐克的首位女總統,但在這個世界上,她並非首位女性領導人。

在國際舞台上仍然有一批娘子軍團捍衛者女性的權力及地位,讓我們來認識一下這些叱吒風雲的娘子軍團。

默克爾

默克爾已經連續七年及第十二次登上“全球100名權勢女性”排行榜,可以說默克爾是全球實力女性的代表,被稱為德國的“母親”。

默克爾曾當選《時代周刊》2015年度風雲人物,《時代周刊》總編讚揚她在歐洲主權債務、中東難民及俄羅斯干預烏克蘭等危機期間所展現的非凡領導能力。

雖然默克爾已經辭去了基民盟主席的職位,並且承諾不再競選德國的總理,但這個女強人在謝幕之前,領導着德國、歐盟走向成功。

特蕾莎梅

大家熟悉的梅姨,英國第76任首相。

最近這些年,因為英國脫歐的事,梅姨可以說是焦頭爛額。

一而再、再而三的來回拉扯,究竟脫歐還是不脫歐,總之梅姨再難都還是堅守在那裡。

梅姨曾經也是牛津大學的學霸,被眾多媒體評價為,英國新鐵娘子,與保守黨女傑撒切爾夫人不無相似之處。

她還登上過英國《金融時報》2016年全球年度女性領袖榜單。

撒切爾夫人

既然提到了新英國鐵娘子,那這位鐵娘子本尊撒切爾夫人也不得不提一提。

英國第49任首相,第一任英國女首相,著名政治家,1979年~1990年在任。

在任期間,對英國的經濟、社會、文化進行了深而廣的改造。因在任時高調反對共產主義,被蘇聯媒體戲稱為“鐵娘子”。

在任期間,曾4次訪問中國,香港也是在其任上交還中國。

希拉里

作為離美國總統寶座最近的一位女性,在2008年、2016年的總統大選中先後失利,希拉里是美國歷史上第五位贏了普選卻最終輸掉總統大選的候選人及美國歷史上勝算最大的敗選者。

雖然希拉里失去了總統的寶座,但是其在當國務卿時成為美國民眾2011年和2013年最受歡迎的政治人物,曾經支持率一度超過奧巴馬。從某些方面來說,希拉里是美國政治界的一位女強人。

季莫申科

曾任烏克蘭總理的尤莉婭·弗拉基米羅芙娜·季莫申科,以美艷外表和政治鐵腕著稱,譽為烏克蘭的“美女總理”。

季莫申科在參與政治之前是位成功但極受爭議的能源大亨,因大量轉售盜採天然氣與躲避交易徵稅而被稱為“天然氣公主”,並被認為是全國最富裕的人士之一。在成為烏克蘭第一位女總理前,是橙色革命的領袖之一。

科琳達·格拉巴爾-基塔羅維奇

在去年世界盃法國奪冠的現場,除了馬克龍夫婦之外,還有一位女性領導人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她就是克羅地亞總統科琳達·格拉巴爾-基塔羅維奇。

科琳達·格拉巴爾-基塔羅維奇出生於1968年,曾任克羅地亞駐美大使、外交與歐洲事務部長、北約公共外交助理秘書長。2015年1月科琳達·格拉巴爾-基塔羅維奇當選總統,成為克羅地亞獨立以來最年輕以及首位女總統。

對於想要參政的女性來說,政治活動是昂貴的,政黨也都由男性主導。同時,許多女性參政過程中經歷過暴力、嘲諷等不公正對待。而有時媒體過於關注女性政治家的性別而非其經驗和政治主張。

世界上的女性政治家不止她們,還有很多人像她們一樣,在男權主導的社會裡,活出女性更多的可能性。

這些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大放異彩的女士,活成了風雨中行走的鏗鏘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