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生命中真正的春天,是对一种普通家庭生活的希冀。
作者:咖喱
2019年4月1日,“平成”谢幕,“令和”初生。当天上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宣布新年号为“令和”。“令和”出自1200多年前日本最古老的诗歌集《万叶集》中的“梅花之歌”,寓意是“寒冷的冬天过去,温和的春天就要来临”。新年号将于5月1日皇太子德仁即位同日启用。

这次的年号更迭在日本引发了高度关注。从标志日本近代化的“明治时期”开始,日本的年号制度就改为每个天皇只有一个年号,天皇更替才会更改年号。上一年号“平成”延续了31年,之前的“昭和”更是“超长待机”64年之久。年号的突然更替,可能会让日本人有诸多不适,毕竟,包括居民卡、身份证、驾驶证等证件上的生日年份,日历、电脑、手机上显示的日期等,全部是用年号纪年。

作为日本首位在世期间退位的天皇,85岁的明仁也将亲眼见证此次年号更迭。届时,德仁将成为日本第126任天皇,开启温暖如新生的“令和”时代。

△德仁和父亲明仁(右二)以及母亲美智子(右一)

痴情皇太子等雅子7年
德仁皇太子,人如其名,是一个行为举止都温文尔雅的绅士。1960年出生的德仁,作为明仁天皇和美智子皇后的长子,自幼便被当做继承人来培养,不仅要成为国家的象征,也要更进一步地贴近国民。在父母的授意下,德仁不仅学会了登山、滑雪,还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中提琴乐手。

学业上他也当仁不让。1982年,他从被誉为“皇族大学”的学习院大学毕业后,进入牛津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并在1991年获剑桥大学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同年,被正式立为皇太子。

在英国读书期间,英国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对德仁的评价是“平易近人,但有些腼腆的年轻人”。

腼腆的德仁,在恋爱这件事上也显得十分“内敛”。

1993年,当时的德仁已经33岁了,却迟迟没有娶亲,成了日本近代年龄最大的“单身太子”。在皇室的反复逼问下,他才说出一句话:“我想,小和田小姐还是独身吧?”

德仁心心念念的意中人就是小和田雅子。

当年的雅子可以说是一个响当当的才女,具有强烈的主角光环。因为父亲是外交官的缘故,雅子从小就在苏联、瑞士、美国等不同国家生活和学习了9年时间,精通英语、德语、俄语等多种语言。从哈佛毕业后,雅子女承父业,成为了一名女外交官。

1986年,在迎接西班牙公主的一场晚宴上,雅子以女外交官的身份参加,邂逅了日本皇太子德仁。德仁对她一见钟情。

但雅子深知皇室不是一个好去处,所以一再拒绝了德仁的追求。为了避开德仁,她还跑到英国的牛津大学去进修,想以此断了德仁的念想。

谁知痴情也遗传,和当年父亲明仁非美智子不娶如出一辙,德仁这个痴情男痴等雅子7年之久,始终心意未变,甚至指天发誓:“皇室虽然规矩多,但我会一生一世,尽全力来呵护你。”

皇室没有办法,只有动用皇家的关系,找到在外交部工作的雅子父亲,这才让雅子接受。

1993年夏天,德仁终于如愿将雅子娶入皇室。

“传宗接代”爆发皇室内战
有了小家庭之后,德仁的麻烦也接踵而来。

30岁才结婚的雅子,在婚后7年时间里,除了经历过一次流产,再就没了动静。在外界的压力下,夫妻俩不得不在试管的帮助下,才生出独女爱子。然而,按照日本现行的法律,只有男性才能继承皇位,所以,夫妻俩“传宗接代”的任务远没有完成。

日本宫内厅认为,问题主要出在现代派的太子妃雅子身上,于是采取措施,严格限制这位前外交官的宫外活动,甚至采取收集其月经周期这样近乎侮辱的举动,以促使其专心备孕,为皇室诞下继承人。

就这样,哈佛毕业的外交官雅子沦为“生子工具”。在一片“加油生儿子”的呼声中,她的职业女性骄傲被碾压得渣都不剩。种种压力之下,她还患上了抑郁症,并开始长期缺席日本皇室的公开活动。

爱妻心切的德仁知道雅子受了委屈,坚决站在她这边,公开对宫内厅表示不满,但最后还是敌不过皇室压力,发表声明道歉。

这样一来,原本关系不错的父子之间也爆发了冷战。

2011年,明仁天皇因支气管炎入院,德仁并没有到医院看望。之后,皇后美智子77岁生日时,雅子突然中途离席,也被批评为不识大体。2004年,雅子患上重度抑郁症。她不再参加皇室祭祀活动,连太子奶奶的葬礼都没去。

一时间,天皇父子的关系闹得很僵。甚至有小道消息表示,太子受到压力即将离婚,也有人称,是天皇要废太子。

△德仁和父亲明仁(右)

这期间,爱妻女成魔的德仁也曾尝试运筹让女儿爱子来继位。当时的小泉内阁曾考虑修改《皇室典范》,承认女性也可继承皇位。

就在绝大部分日本国民渐渐接受有女天皇这个事实的节骨眼上,德仁的弟弟文仁发力。2006年,其妻纪子在40岁的“高龄”生下了目前皇室第三代唯一的男丁——悠仁。

△文仁和刚诞下皇子的妻子亮相。

也许你要说,毕竟爱子公主才是长孙女,怎么着也应该宠爱多一些吧。可从皇室近些年公布的全家福来看,照片C位已从爱子逐渐变成了悠仁↓↓

△2005年新年全家福,爱子是绝对的C位。

△2008年,爱子和悠仁在全家福的两边。

△到了2014年,悠仁已经是绝对的C位。

△2018年的全家福,悠仁看起来更抢眼一些。

生了儿子后,文仁曾在多个场合对兄嫂颇有微词,坊间也传出兄弟不合的说法。

以往皇太子即位后,总是立自己的孩子为储君。此次德仁即位,要废弃女儿立弟弟为第一继承人,以便日后可以将皇位传给自己的侄子。按照一般人的思维,德仁心理上这道坎很难跨过去。

△媒体整理的日本皇室家族谱。

命里没有莫强求

当然,德仁继位的烦恼不止于此。

他的性格一直被日本右翼保守派认为“多愁善感,优柔寡断”,很长一段时间,都被质疑是否能胜任天皇之位。

另一方面,德仁与父亲一样是立场鲜明的“开明自由派”,对日本右翼的主张并不认同。

2015年,在二战结束70周年时,德仁呼吁正视历史:“我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我认为随着战争记忆逐渐淡忘,虚心回顾过去、正确将这场悲剧经验和历史传承下去,在今时今日相当重要。”不少评论认为,这番话是针对首相安倍晋三及其他右翼分子所言。

分析人士称,德仁继位后,可能比明仁更勇于表达守护正确历史观及和平宪法的立场。在日本右翼人士眼中,这恐怕不是他们理想的“王室传统守护者”。

内外夹击,可以预见的是,一个月后即将走上天皇之位的德仁依然烦恼多多。

不过,已近花甲之年的德仁也并非心胸狭窄之人。

在经历了婚姻危机、看惯了皇室纷争之后,这个温暖的男人对妻女之外的事都变得超然起来。现在的德仁在新闻发布会上只谈妻女,只要妻子的病好一些,他就非常开心,只要学霸女儿功课进步,他也非常知足。

△德仁和雅子一同参加女儿爱子的毕业典礼。

尽管皇位流向了弟弟文仁一家,德仁似乎正在以一种“命里没有莫强求”的姿态示人。天皇之位对于他来说或许只是例行公事的一个过渡,他生命中真正的春天,是对一种普通家庭生活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