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走過繁華的街道,無意中看到縮在牆角瑟瑟發抖的流浪者,他們衣衫破爛,臉色蒼白,看上去和這個光鮮亮麗的世界格格不入。這時候,你是不是會泛起一絲同情,掏出零錢,轉而離去。

我相信有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然後腦海里閃過一絲好奇:這些流浪者們究竟過着怎樣的生活?露宿街頭是無奈之舉還是另有所圖?以及…… 金錢上的給予真的能夠幫助他們改變生活嗎?

圖片來源自 CNBC.com

在英國,人們同樣有着這樣的困惑。

自2010年以來,英國流浪漢的數量增加了一倍多。在曼徹斯特,這個數字增加了足足7倍,而在倫敦市中心,夜晚露宿街頭的人數在短短一年內飆升了647%。

和很多居民一樣,Ed Stafford (埃德 斯塔福德,曾經是陸軍上尉、亞馬遜河徒步冒險者)發現自己生活的街道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無家可歸的流浪者,他感到十分不解,地區遊民的聚集愈發嚴重,難道象徵著社會結構正在變得越來越糟嗎?以及,他可以做些什麼來幫助這些受影響的人們呢?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於是,在英國 Channel 4 電視台的支持下,一部紀錄片——《60 Days on the Streets(街道上的60天)》應運而生。

紀錄片中,斯塔福德隱姓埋名,在倫敦、曼徹斯特和格拉斯哥度過了兩個月居無定所、流浪街頭的日子。

在這個嚴酷的英國冬季,他沒有錢、沒有食物,也沒有住所,和這些無家可歸者一起生活,用隱藏的攝像頭捕捉他們經歷的現實。而透過斯塔福德的視角,我們也看到了流浪者這個群體不為人知的另一面……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告別妻子,斯塔福德獨自踏上旅程,來到了英國第八大城市——曼徹斯特。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夜晚的曼城是個狂躁的城市,城市裡穿堂而過的寒風混雜着暴力的蕭瑟氣息。

斯塔福德想在市中心找到一個勉強可以度日的棲身之所,但轉悠一圈,除了目睹街頭混混們的打架鬥毆,他一無所獲。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斯塔福德不敢做過多的停留,他必須要混入流浪漢組織,和他們一起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作為暫時的落腳點。

在路上,他結識了第一個流浪漢朋友“Mark”,Mark 經驗老道,“乞討”、“露宿”對於他而言都是家常便飯。路程不算近,於是兩個人聊起天來,Mark 告訴斯塔福德,這是他在曼城街頭流浪的第7年。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他一邊接過路人善意遞來的香煙,一邊回憶往事,這樣的事情,他做起來似乎得心應手。

Mark 說道,他曾經也有一份體面穩定的工作和一個美滿的家庭,但後來婚姻破碎,他開始流浪街頭,直到今天。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晚上睡覺的地方是一個建築的走道,剛好可以容納一個人躺進去,遮風避雨,還算不錯。而今天,Mark 決定和這位剛認識的朋友共享這塊風水寶地。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夜晚對於流浪者們來說並不是專供休息的好時間,兩個人躺着聊了會兒天之後,他們決定藉著周五的時間出去賺點錢。

Mark 帶着新手斯塔福德走上街頭。斯塔福德注意到街道拐角處有個姿勢詭異的人。Mark 告訴他,英國很多流浪漢都在嗑一種叫做 Spice 的毒品,嗑完之後,人就會失去意識,像喪屍一樣低垂雙手,站在街頭。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但晚上的賺錢計劃並不順利,Mark 的“根據地”今天被一個街頭藝人佔據了,爭論無果之後,兩個人互相道別。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暫別了 Mark,斯塔福德知道自己的當務之急是需要找到一個可供棲身的地方。

人生第一次,斯塔福德裹緊睡袋,聞着周遭複雜的氣味,窩在一棟建築的牆角睡著了。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但這一場睡眠並不持久,天剛蒙蒙亮,斯塔福德就被一陣涼意驚醒,原來是清潔工人在用水沖地的時候把他的睡袋弄濕了。抖了抖濕淋淋的睡袋,斯塔福德覺得人生似乎更加艱難了。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起來之後,他需要面對一個更現實的問題——吃飯。

但他驚訝地發現,有些事情比他一開始想象中的要容易許多,比如尋找食物。事實證明,街頭的垃圾桶里存在着大量的食物,尤其是在倫敦。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除了意外地在撿到的沙拉里吃到了一塊被人丟棄的口香糖之外,吃飯這件事倒也還算過得去。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他無所事事地在街頭閑逛,事實上,沒有人會在乎今天的曼城是不是多了一個迷茫的流浪者,但有些人除外。像斯塔福德這樣的流浪漢,是毒販們的主要目標客戶,他們要向他兜售毒品,或者希望藉由他得到毒品。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通過這些流浪漢和毒販,毒品在這個城市裡肆無忌憚地蔓延、泛濫。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夜幕降臨,斯塔福德遇到了一位女性流浪者——Deana,她在 Piccadilly Gardens 旁邊的漢堡王對面給自己搭了一個小棚子,還配有床上用品。這裡地處繁華,即使深夜也是人來人往,這讓她感受到一絲絲安全。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在 Deana 很小的時候,她的父母就離婚了,她在15歲時結婚,生了6個孩子,但最終兩個人還是以離婚收場,想到自己的孩子和如今漂泊無依的生活,Deana 覺得有些難過:“這令人心碎,因為我不能把我的孩子帶到這裡。”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在自己的國家環顧四周,整整齊齊的建築里依稀亮着燈光,而它們卻不能為 Deana 提供一絲一毫的庇佑。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斯塔福德為 Deana 感到無奈和悲傷,但當第二天,他回來看望 Deana 的時候,她正神情癲狂地四處找人借打火機。

她走得匆忙,顯得有些着急,嘴裡還叼着大麻煙蒂…… 直到吸到煙,她才長舒一口氣,緩了緩神色。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雖然總有好心人伸出援助之手,但對於流浪漢們來說,生活的考驗還有很多。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為了城市治安和環境管理,警察勒令 Deana 拆除她搭建在道路旁的小棚。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斯塔福德也被要求禁止在繁華的道路邊上乞討。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洗澡只能用廁所里余留的水,沒有毛巾就偷偷用烘乾機烘乾身體。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在很多人眼中,這樣的生活處境無疑讓人無法忍受。但斯塔福德發現,他遇到的很多人都屈服於自己的處境,而不再試圖逃避它。

他們每天都能得到好心人免費贈與的食物——三明治、披薩、漢堡,足以果腹。而周圍的街景,過路的行人就是天然的電視機,除了沒有房子和工作,他們活得十分滿足。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斯塔福德曾認為,如果人們有所選擇的話,沒有人會想要做個沒有尊嚴、依靠乞討為生的流浪漢。但事實上,大部分的流浪漢都安於現狀,甚至利用福利系統,把乞討變成一件有利可圖的事情。

在倫敦,乞丐們可以在晚上賺100英鎊或200英鎊,這甚至比普通人的工作收入都要高。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在倫敦的“卧底”旅程中,斯塔福德認識了一個名叫尼爾的假乞丐,他向斯塔福德透露了他是如何在30分鐘內在倫敦街頭“賺取”30英鎊。

夜晚的街頭,尼爾戴着棒球帽,穿着一身迷彩防水服,他淡淡地說:“我坐在那裡,和一個真正無家可歸的人一起分享過路人的善意。但我不是,我有一套兩居室的房子。”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另外一位自稱為 Darren 的男子告訴斯塔福德,他可以通過瞄準救濟者一天狂賺100到200英鎊,然後再回到自己布利克斯頓的公寓里吃飯洗澡。

他年輕的時候坐過牢,在離開監獄的時候,住房協會為這位47歲的男子安排了現在的公寓作為住所,他一開始也想要尋找一份工作,但那份工作只能提供每小時8英鎊的工資。

對比之下,乞討就顯得輕鬆很多:“街上有很多人故意在那裡。你可以在一天內通過乞討掙到100英鎊。”

圖片來源自網絡

流浪街頭的真實體驗完全改變了斯塔福德對於流浪漢們的看法,他們有足夠的食物,因此會把獲得的大量現金用於吸毒和酗酒。

或許對於他們來說,體面不過是被拋棄的選擇。“我擔心的是,公眾的慷慨在一定程度上幫助實現了這種‘寄生式’的生活方式。”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倫敦街頭的流浪漢們甚至組成了一個微型社區,他們彼此認識,了解對方的業務,還會互相照顧,幾乎就像一個小型組織。

其中,26歲的傑夫是個癮君子,小時候開始為一個販毒團伙工作,13歲時第一次嘗試海洛因,因而上癮。

從此,他失去了兒時的乾淨和樂觀,變成了一個渾渾噩噩、無家可歸的人…….

圖片來源自網絡

人生最壞的,不過是失去希望,混沌度日。

一旦走上街頭,沾上毒癮,這樣的生活就成了無底的深淵,人們將無力擺脫也不願擺脫這樣“醉生夢死”的生活。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兩個月的拍攝結束之後,因為食用了太多的三明治和漢堡,斯塔福德去醫院進行了血液檢查,醫生髮現如果斯塔福德再繼續這種飲食方式,今後患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將會很高。

儘管如此,斯塔福德仍然對這些人感到極大的同情,因為他認為沒有人想要最終流浪街頭。從深層次來看,這並不是他們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他們被過去的悲劇推向了街頭,可能是悲慘的童年、畸形的家庭,以及錯失的教育。

圖片來源自 Channel 4

斯塔福德的親身見聞也告訴我們,現金補貼並不能真正幫助和改變這些流浪漢的生活。相反,他們需要的是重燃生活的希望和追求,只有下定決心擺脫墮落的生活,才能真正逃離沉溺的深淵,重拾有尊嚴的人生。

但橫隔着慾望、毒品和酒精,這條回歸之路也註定太難太遠……

圖片來源自網絡

 

《Is ‘60 Days On The Streets’ enough to learn about our homeless epidemic?》

《60 Days on the Streets review – truly revelatory TV that damns us all》

《Explorer spending 60 days living on streets claims beggars can make £200 a night》

《吸毒,暴力,日收入200鎊…他卧底英國流浪漢人群,讓人看到了這個群體的黑暗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