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咱们中国人又成为了西方舆论反面教材“座上宾”。

3月30日20点30分,具有典型西方白左思想的舶来品——“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在中国如约而至。香港维多利亚湾、上海陆家嘴、广州小蛮腰…等一批中国知名地标建筑纷纷熄灯,以响应2019年“地球一小时”活动。

上海陆家嘴熄灯照

这项以环保为噱头开展的活动,从2009年传入中国至今正好十周年。2009年,中国正经历产能扩张阶段,各种工程大批量上马,因工业建设而导致的环保问题日益突出。也正因如此,“地球一小时”从传入之初便备受国人追捧。

但随着生态环保战略的推进,不少中国人从狂热开始理智的看待“地球一小时”活动——

面对中国网民的质疑,西方舆论不仅未能正面回答问题,反而避重就轻批评咱们为拒绝保护地球找借口,各种偷换概念的强词夺理,估计连顶级律师看到都自叹不如。事实上,“地球一小时”不仅对环保没有任何作用,甚至还是中国工业的一颗超级定时炸弹!

白左舶来品

2004年,美国广告公司李奥贝纳与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澳大利亚分会达成战略合作,双方一致决定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搞出个“大新闻”。经过李奥贝纳的精心策划,三年后,悉尼举办了第一届“地球一小时”活动。

随着地标建筑悉尼歌剧院从霓虹斑斓突然陷入茫茫黑暗中,其震撼景象瞬间让“地球一小时”在全球范围内爆燃。

根据WWF的规定,以后的每年三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当地时间20点30分,一切无碍于国家正常运转的电产品关闭一小时(主要是家庭和商界用户),以此来表明他们对WWF及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支持。

说辞听上去很冠冕堂皇,但我怎么看,都像是一场秘而不宣的“交易”

李奥贝纳是美国第一大广告公司,也是世界最大的广告代理商,拥有全球最顶级的营销策划团队。1994年,李奥贝纳中国分部在上海成立,迄今为止都是中国最大的外资广告公司,在我国沿海有着非常大的市场影响力。

毋庸置疑,以李奥贝纳公司为切入点,WWF便能轻而易举的将宣传理念植入中国东部。这一地区,是中国工业最密集、最发达、产业链覆盖最完整的地区。

以WWF为核心的非政府组织(NGO),向来是西方在舆论场上抨击我国的重要工具。难民问题、环保问题、人权问题,是它们百试不爽的攻击点,所图阴谋不外乎三个:破坏中国工业发展以削弱国家实力、抹黑中国国际形象、分化中国国民凝聚力

假环保攻击真环保

按照WWF的官方说法:地球一小时停电活动旨在节能减排,用减少能源消耗来保护地球生态环境。但从电力学的角度来说,熄灯与环保之间并无任何联系,反而容易对电网造成巨大冲击,严重者会导致瘫痪

首先必须明确一点:即便在电子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人类还没有发明出大容量的电能储备。

划重点:大容量!大容量!大容量!

手机电池算大容量吗?华为mate20pro,4200mA电池,手机界妥妥的歼20!

但与供应整个国家工业及社会正常运转的电网相比,4200mA那就是沧海中的一滴眼泪。所以,电力系统讲究一个供应平衡。即终端用户用多少,发电就发多少。

而中国采用的是全国一张电力网,这里就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结构性浪费

城市电力需求构成包括交通系统动力需求、工业生产需求、居民生活需求、城市照明需求等。关灯的人只能节约自家用电,供电厂的发电机组还是正常运转,发出的电并没有节约下来,反而还白白浪费掉了。

第二、易打破电力供应平衡

正如前文所言,由于人类缺乏大容量储存电能的技术,需要保证电网的发电量与终端的用电量时时处于动态平衡状态。供电厂每天都会根据用电负荷的大数据预测,来安排发电机组第二天的发供平衡。若某一地区同时减少的用电负荷超过当地电网的空余容量,就很有可能导致电网垮塌。这就好比大坝蓄水,当水流量超过大坝容量时,轻则溢水、重则决堤。

中国之所以没有出现这种问题,是因为在地球一小时活动开展前,国家电力部门就提前对电网的发供平衡做出周密安排,但这绝不是提倡“地球一小时”的借口。反,它正在严重的浪费公共资源!

在正常情况下,某地区在一个月内的用电需求相对固定,变化幅度不大(通常而言,居民用电变化幅度不大,变化幅度较大的主要是工业用电及交通设施用电)。即便供电厂每天都会作负荷预测,也不会发展到启停机的地步。

但是,当用电幅度变化突然过大时,就需要发电机组启停机来重新安排。

从图中可知,火力发电仍是中国主力发电模式,供电量占比高达74.57%。而火力发电厂启停机一次需要提前6~8小时,整个过程效率极低且污染巨大。

换言之,不论用电量降低多少,地球一小时的所作所为都是在降低发电机组的工作效率。而在降低工作效率中所产生的资源浪费,远比关灯节约的电费要多出几百倍!你们说这算不算浪费国家公共资源?

工业定时炸弹

普通人对电的概念,基本都停留在家庭用电,如手机、空调、洗衣机等方面,很容易忽视电力对国家生产力的重要性。电力是工业二级原材料(铁矿石、石油、橡胶等自然存在的资源是一级原材料,像电力、钢铁这种需要人工合成再运用到工业制成品的能源是二级原材料),现代工业越是精密发达,对电力的消耗就越是恐怖

复兴号高铁

动车高铁大家都坐过吧?北京到上海高铁通勤时间6小时,标准票价553元,是K字普快车的4倍。为什么贵?除了性价比的因素(高铁空间更宽敞、载客量少、乘客舒适度更高),主要还是消耗的能源过大。

还是以北京—上海线路为例。当列车以250km/h高速行驶时,每小时耗电量高达4800度。京沪线(时速350km/h)一趟跑下来6个小时,耗电量在60000度左右,够普通家庭用5年还不止。

耗电量夸张吧?但跟芯片生产相比,又是小巫见大巫。

台积电在岛内的3nm芯片生产线,耗电量相当于宜兰+屏东+花莲三个地区的总用电量。而中国与欧洲建立的强粒子对撞机,10小时用电量高达7亿度,比整个日内瓦的耗电量还多。

请注意,以上只是单一工业运转的用电量。你算算中国有多少个芯片生产厂、有多少对高铁动车?在地球停电一小时的活动中,如果稍有差池,比如电力系统调度不及时,那可不止是损失千亿那么简单,搞不好要闹出人命啊!

爱狗人士高速公路拦车导致多车相撞

这么多年来,西方白左一如既往的反智,咱们有些同胞想拥抱国际潮流,跟着他们没少折腾。田园女权与爱狗人士,正是拥抱国际潮流的产物,但结果怎么样?打着“保护”的旗帜,去做危害公共安全的蠢事,无一不是声名狼藉!

正如丁仲礼院士所言:

这是人类拯救自己的问题,跟拯救地球是没有关系的,地球用不着你拯救,地球比现在再高十几度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二氧化碳的浓度比现在高10倍的时候有的是,地球不是这么演化过来?都好好的!

西方也从未想过拯救地球,他们拯救的不过是自己为非作歹的霸权,居然还有中国人屁颠屁颠的去抱大腿。